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排毒

    “你……”幽蕊盯着余慈,一时愣了,也不知余慈是依言帮忙呢,还是暗中使了坏?不怪她多疑,委实是这场面太过妖异,以前妙相修行,可从来没有落得这般境地。

    余慈不让她胡思乱想,直接瞪了过去:“还不扶法师上来?”

    幽蕊如梦初醒,再看余慈一眼,跃下鬼池。

    余慈觉得这个蛇蝎女人那一眼意味儿复杂,正细品之时,就听到她惊呼一声,以更快的速度弹射出来。在她身后,那条久违的四翅双头蛇紧追不舍,振翅间,翅上鬼眼流转,四个蛇瞳放出幽蓝光芒,阴森可怖。

    这算是怎么回事?

    游蕊花容失色,叫道:“快救我!”

    开什么玩笑,你还是个还丹修士呢!呃,说起来,那怪蛇似乎战力更强的样子。

    见余慈站在那里不动,游蕊好悬没气昏过去,偏偏还不能当真发怒,只能以最快的语速解释:“这是法眼豢养的鬼翼蛇,用来守护鬼池,她昏迷之后,这蛇会攻击一切靠近她的人……”

    说话间,她已是连遇险情,那双头蛇趋退如电,似乎还可流布邪毒之气,若不是游蕊对它也算有些了解,恐怕早被击中。

    这种境况下,游蕊再也按捺不住,近乎失控地尖叫:“快叫醒她,我撑不了多久!”

    这女人的小聪明总算发挥作用,道出了最适合的解决办法。

    余慈摇头,真叫一个麻烦!感叹中,他随手取了妙相之前褪下的缁衣布袍,很谨慎地绕过鬼翼蛇那边的战场,跳下池去。

    还未落地,便见到池底中央,妙相仰躺在那,修长圆润的玉腿微微支起,全不动弹。可这本就不是一个放松的动作,说明她的肢体还在绷紧状态,铁青鬼火就在她身边燃烧,似乎还能听到“滋滋”的声响。

    余慈恍然,暗骂自己也昏了头,再一动太阴幡,将那处鬼火排开,这才落地。

    离得近了,看得更清楚。

    长年浸泡在阴煞之气中,又受鬼火炙烤,池底的土壤呈现某种晶化状态,仿佛铺上了一层粗砺的卵石,尚算得上干净,妙相就躺在上面,一对眸子依然是空茫无焦点,身体则在无意识地颤抖和抽搐。

    没了鬼火炙烤,大量的汗液从她毛细孔里排出,全身肌肤都镀上一层水光,原本这都是通过与外界天地元气交换来代替的,如今这般,只能说明她体内元气流转失衡,情况看起来相当严重。

    余慈靠近的时候,发现她肌体又一次比较明显的颤动,同时二人气机碰触:“咦?没晕啊……”

    妙相显然对他有所感应,可就保持那个姿势不动,不知是无力还是无意。

    余慈叹了口气,展开缁衣,盖在对方身上,遮去了那让人目眩的景致。有物罩体,妙相仍保持那个姿势不变,外袍盖在支起的腿上,也顺着笔直的线条滑落到腰腹处,只能说聊胜于无,溢出的汗水很快将衣袍打湿。

    想了想,余慈半蹲下身,取过妙相一只手,为她把脉,指尖按在手腕上,也感到汗液的滑.润,但观其脉相,却是强健有力。余慈愣了愣,再看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瞳光渐渐开始凝聚,现在,余慈更相信她对着鬼池的上方出神。

    “法师?”

    手上突地一滑,余慈本能要抓住,两边腕指却是交错而过,一愣神的功夫,倒是他的手腕被抓个正着,力量很大,一时也挣不脱。

    余慈有些不悦:“妙相法师……”

    妙相仍无回应,握着他手腕的力量反而更大了。

    余慈正要使个手段挣开,目光恰好扫过妙相的面庞,却见原是木然的脸容,略微有了变化,闭合的唇瓣后,她在咬牙!绷紧的面部肌肉已过了极限,唇瓣亦是微微颤抖,显然,她正处在极大的痛苦中。

    终于,余慈和她的视线碰撞,那刚刚恢复些神采的眼睛转过来,似乎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要求……帮忙?”余慈脑子转了一圈儿,其实他心中已有判断,却不太敢相信,然而,妙相盯着他不放,始终坚持。

    很好!余慈发现他有些佩服这个美尼姑了,他也是干脆的人物,也不再犹豫,头上太阴幡波动,新的指令放出去。正在半空中与鬼翼蛇纠缠幽蕊,便见到鬼池底部,已经被排出丈许开外的铁青鬼火,骤然内聚,转眼将两人吞没。

    一声压抑到极至的呻吟从里面透出来,旋又中绝,至此再无声息。

    幽蕊几乎要咬碎银牙,那两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也在此时,那四翅双头蛇倏地退开,不再紧逼,但那四只幽蓝蛇瞳,依旧死盯着她,没有丝毫放松。

    幽蕊气极,眼下凑近你主人的,不是那个卢遁吗?

    鬼翼蛇才不懂她的心思,这个战力强绝的灵物,自有其判断的标准,依旧护卫在鬼池边上,不让幽蕊靠近半步。女修只能远远看着,半透明的铁青鬼火中,余慈和妙相的姿势,都没有明显的变化,像是变成了两座雕塑。

    幽蕊心中不可避免地生出疑虑:怎么感觉着,那位下堂的嫂嫂对她越来越疏远了呢……也许从来没有亲近过,可像现在这样,明显地表现出来,还是头一次。

    扑楞楞的振翅声响起,某个粘粘乎乎的家伙又派了他的传声筒兼探子过来,幽蕊冷哼一声,反手将其打落。出了手,她忽地一惊,这里的情况可不太妙,那个马槐不会趁机动手吧?

    幽蕊一下子紧张了,不过事情似乎不像她想象得那么糟,自那黑鸟被打落后,再没有别的事发生,如此过了小半刻钟左右的时间,鬼池中铁青鬼火终于也到了极限,“呼”地一声,迸成惨绿色的气雾,转眼又被太阴幡排开,露出中央那两人。

    余慈终于抽回手,看着腕部乌黑的指痕,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在他身前,妙相依旧是那个姿态,刚刚披在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鬼火烧化,连灰烬都没剩下来,此时依旧是不着寸缕,但之前大量出汗的情况已经停止,全身上下莹洁透光,无有瑕疵,眼神也已完全凝聚。

    然后她坐起身来,曲起右膝,加上胳膊,就那么发怔……或者是思考。

    鬼翼蛇无声退出鬼池角落,幽蓝失了钳制,稍怔,随即也下了鬼池,来到二人身边,关心道:“妙相法师,可无恙吗?”

    妙相抬头看她一眼,唇边微勾:“是我不自量力。”

    她嗓音更为沙哑,但吐息稳定:“卢道友的符箓之功,远超出我的想象。”

    若是余慈记得没错的话,她还是头一次称呼自己为“道友”,这就是最明显的改变,而隐蔽一些的,就像自家遭殃的手腕,鬼火二度炼体时强行抑止的呻吟,都指向一点:

    妙相认识到了他的价值,不再视他为猪狗牛羊之属,自然而然多了些礼数和矜持。

    此时幽蕊取出一件披风,披在妙相肩头,美尼姑略掩身姿,慢慢站起,仍有些摇晃的样子,幽蕊忙又扶着她,才一碰触,就低呼一声:

    “好热!”

    “巫毒排出,自然如此。”

    “巫毒!”幽蕊脸上变色,闪电缩手,如避蛇蝎。她本能的反应做出,才知失态,一时就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妙相也不理她,面向余慈,慢慢道:“总算见识到卢道友的能耐……”

    巫毒,什么巫毒?

    余慈正在心中向影鬼询问,闻言分心回应,也是检讨问题:“惭愧,第一次操控,加压减压都太快了……”

    这有点儿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意思,很容易让人想到妙相之前的狼狈,不过余慈也是就事论事:他一方面是经验不足,另外罡煞运化的风格,也以明快凌厉为主,这种循序渐进,掌控火候的手法,还需要多练几回。

    妙相并不在乎这个,追问道:“改造鬼池后,不知能否达到这一效果?”

    余慈真佩服了,原来这美尼姑还没受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