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不屑

    陆青这一喝,声音不响,却以特殊法门发出,撼魂动魄。屋外就有一声轻爆,空气中嘶嘶作响,随后再无声息。

    这是演得哪一出啊?余慈就看向陆青,女修低声道:“有人以秘术窥伺。”

    余慈一奇,他知道,论感应的敏锐程度,精修天魔裂魂分身的陆青是要胜过他的,看着陆青当先出了门,他也跟上去。

    他们一行人的临时居所,是一处租赁的庭院,处在村寨边缘一个较清净的小岛上,紧邻水边,又有陆青这等人物,入住第一天晚上,她就将此地打扫干净,颇是清爽,不过此时在院中角落,平白多了一滩污水。

    余慈摸摸下巴,如今他见识日增,很快就辨认出,这污水,应该是某种阴秽之物所化,刚刚陆青一声喝,将其震散。

    这鬼祟之举,可不像有善意的样子。

    余慈眉头微皱,转过脸去的时候,幽蕊若有所思,正要开口,头顶振翅声响起,一只乌鸦在金黄的“月光”下,略一盘旋,来到:“还以为是哪个,原来是进了新人。”

    又是它!

    余慈也不知见了多少只类似的鸟儿,却始终不见其真面目,不想这厮粘粘乎乎的不说,还挺多事儿!

    余慈实在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又未明确其来间,没有第一时间回复,忽听到幽蕊冷喝道:

    “老鬼,你管得太多了!”

    好个蛇蝎女人!余慈闻言大怒,若是他不知其中来龙去脉,绝看不出里面的门道,这个老鬼什么的,分明是一个修为不俗的步虚强者,本来是纠缠妙相,久不能成功,可幽蕊一句话,岂不是将其怨气,移到他身上来了?

    这女人其心可诛!

    他越是发怒,脸上越是安定从容,甚至还露出一点笑容,做个手势,阻止幽蕊再说下去,幽蕊不是那么好相与,但她此时是客人,也不好做得太明显,余慈就上前一步,对那黑鸟道:

    “哪位前辈传话?敝人卢遁,修行远游,初临此间,正结交各路前辈高人,不知可否面见,聆听教益?”

    他把姿态放得很低,一来不愿让幽蕊称心如意,二来也是测试那位的性情。

    “不用玩这些虚的,唔,对了,小子,原来我见过你!”乌鸦背后那位放声大笑,“那晚上你是好眼福,幽家的婆娘可还风骚么?”

    余慈当然可以笑眯眯地应一声是,不过他做人也有底线,在背后嚼舌头,正是他极不屑去做的。故而,他抽动嘴角,直接将此问略去。

    乌鸦紧接着传声过来:“小子,给你一个忠告,要从别人嘴里分一杯羹,也要先看看自家的资格。”

    稍一顿,对方又将矛头指向幽蕊:“那边的婆娘,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别急别慌,你们姑嫂两个,我都有安排!”

    说罢又是大笑。

    这位真是粗鄙……相对于其步虚强者的身份而言。

    其实余慈并不歧视这种人,食色性也,不管粗鲁还是文雅、具不具备格调,本质都没差别,便是余慈自己,对当夜紫月之下,那成熟丰腴的美尼姑,也不是没有任何念想。

    在这种事情上,个人的好恶更为明显,他就是不喜欢那人的腔调,仅此而已。当然,他也不会虚伪到义正辞严地喝斥,只是维持着唇边的弧度,不知是笑或是嘲弄。

    “去死!”厉叱声中,锐风破空,那乌鸦尸分两半,污血溅了一地。

    余慈没有阻止幽蕊动手,回头看,见这女人俏脸眸光冷厉,杀意灼灼,显然是气恨交迸,只是这里面,又有几分是真实,几分是伪装呢?

    这女人,势必要给她一个教训!

    余慈本来还想着是不是要趁机将神意星芒收回,眼下也不着急了,不过他对幽蕊的印象真是糟糕到极点,也不愿再和她纠缠,冷淡地道:“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如今麻烦上门,我要想想对策,夏夫人,不送。”

    不给幽蕊说话的时间,他挥袖回屋,至于送客一类,自有陆青去办。

    至于幽蕊怎么想,与他无干。

    说是“祸从天上来”,但那是对幽蕊的说辞,其实余慈本心是不怎么担心的。

    从一系列事情来看,乌鸦背后那位,是步虚强者没错,但实力未必就比妙相强出多少,否则以其粗鲁的行事风格,不会这么粘粘乎乎。而在他身边,步虚战力足有两位,若是应对得当,余慈本人也能发挥作用。穷奇、蛊雕这样的步虚大妖,他们都能杀伤之,对这位,便是硬桥硬马地对撼,又能怎样?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关注这件事情的背景,好像妙相与此人还有点儿说不清的关联,更有一个未明的背后势力……魔门?又不太像!

    “总之快刀斩乱麻,尽快把事情解决了才好,否则被这事儿绊住,如何腾得出手,做更重要的事?”

    余慈便想着,如何将这麻烦解决,最好也不让幽蕊那女人如愿……

    然而没过多久,外间忽又有人前来拜访,这次仍和幽蕊那边有关,但来人让余慈有些意外:

    “妙相法师?”

    虽说正式见面只有两回,但利用神意星芒,人前人后地探查,余慈知道,这位外表雍容恬淡的比丘尼,也是一个内心颇为高傲的人,也许是出身不凡的缘故,言谈举止中,总有那种发号施令的做派。尤其她还是步虚强者,亲自登门拜访,面子可说是给得十足。

    余慈迎出,见那位美貌尼姑缁衣小帽,静静站在院中,手捻佛珠,意态自若,自有其独特的气度。念头转了转,余慈降阶相迎,然而妙相也不见礼,只用她沙哑的嗓音道:

    “今来登门求助。”

    咦?

    “我有一处鬼池,里面戾气躁乱,久未整治,修行时效果不佳,听闻你是符修,又精通魂魄心意之术,故而登门拜访,想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梳理鬼池。”

    对妙相来说,这是比较艰难的长句,余慈则被这尼姑弄得稀里糊涂,当初湖面上,她明说不需要符修帮忙,接下来与幽蕊单独说话时,也说不信任这边的实力,音犹在耳,怎么又变卦了?

    “是这样吗……”余慈也不好说“老子早知你们的根底,少来搞这些弯弯绕绕”之类的话,只能打个哈哈,稍做缓冲。

    然而妙相远比余慈想象的直白得多:“去实地验看一下?”

    我还没答应呢!

    余慈真是服了这位幽夫人颐指气使的派头,可话又说回来,幽蕊来请和妙相来请,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在北荒这地界,步虚强者对还丹修士,完全有资格这么讲,甚至还算是客气的,要是余慈拒绝,才真叫不识抬举。

    倒要看看你打的什么算盘。余慈脸上带笑,略一沉吟,便答应下来,也没有让陆青跟随,若真有什么事,藏身在云楼树空间内的铁阑,足够应付了。

    黑月湖上不适应飞行,二人当下移舟过湖。至半途,余慈还在转动脑筋的时候,忽听妙相道:

    “游蕊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

    余慈眨眨眼,他已经见识过妙相给小姑子拆台的场面,只是一笑,保持淡定的姿态。

    妙相立在船头,缓缓道:“她今日恶了你,也没什么,然而她又祸水东引,激得马槐将怒气抛到你们头上,这事做得却是蠢之又蠢,且无半点儿格调。”

    余慈品味其话中意思,心中略有些感叹,这个尼姑,当真是眼明心亮,什么都瞒不过她。不过他有个小疑问:“马槐?是那个驱使黑鸟的?”

    “这人东边一个小宗门的首脑,上一劫末,得罪了我俗世的夫家,被灭了门,他只逃出残魂,不想这些年转了鬼修,仗恃一柄祭炼十三重天的天王伞,登临九天外域,眼看又恢复了修为,如今是步虚中阶,比我强上一筹。”

    妙相语气淡然,并不以那人为意,不得不说,她们姑嫂二人的眼界之高,真是一样一样儿的:“此人天性凉薄,灭门之仇,在它眼中,远不如毁身之恨,我那俗世夫家颇有地位,它不敢真去报仇雪恨,故而是在我身上打主意,大约是觉得这样做,能折辱那边罢。”

    她语速缓慢,余慈耐着性子听完,方道:“那法师让我去梳理鬼池,和这个有什么关联?”

    这纯粹就是装样儿,妙相的回应他都能猜出个八九分。果不其然,妙相稍稍解释了里面的缘由,最后道:

    “我在鬼池中多坚持一日,他便一日难以如愿。幽蕊便在此事上做文章,引他怒气,只是,我又何需让人替我挡灾了?”

    *********

    大伙元宵快乐,且看看午夜前能不能再出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