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鬼池

    余慈愣了愣,放开感应。随即发现,在十余里外,一处区域亮起,只一转念,那里情形,就历历在目。

    原来是她们。

    附近能给他这感应的,除了寇楮外,也只有幽蕊了,此时,那女人正笔直站着,感觉中,心情略有些发紧的样子。原因无他,只因在幽蕊眼中,正呈现一幕让人头皮发炸的情境。

    那是一处宽逾两丈,深及十丈的方形地窟,一看就是人工开凿而成,地窟中满溢的,竟是一片惨绿光芒,光芒密密交织,乍看去就像是燃烧满窟的鬼火,明明是虚无的东西,却给堆积成了实质,其密度之高,让人咋舌。

    此时正有一个人影,在其中翻滚挣扎——那是妙相。

    说她是“挣扎”,半点儿没有夸张,透过幽蕊的视角,虽然大多数时间,妙相的身躯都在惨绿光芒的遮掩下,但每一次显形的时候,她丰腴光赤的肉身都在剧烈抽搐,虽没见到她的脸容,但是皮肉较少的脖颈处,发青的血管已是清晰可见。

    当然,还有那嘶哑凄厉的呼叫,每一次响起,都是对人心的折磨,如此情状,实在很难让人联想起那位相貌端庄,气态安然的比丘尼。

    幽蕊明显就是满心的不适,见惯了的还这样,余慈这初次见识,为之汗毛倒竖,也不奇怪了。

    “这是……鬼池!”

    想到当初暗探二人底细,听幽蕊说起的只言片语,余慈总算能对号入座。当时听到幽蕊向妙相解释,说要他到黑月湖的目的,就是为妙相梳理鬼池,减少修炼时的痛苦,现今看来,倒也不完全是辩解,如此修行,实在是偏激诡谲到了极致。

    余慈也是怔了半晌,才动起脑子。这次回来,还想着和这姑嫂二人打几回交道,现在再看,势必要调整策略。使用这种偏激手段谋求修为精进的,本人性情势必也要受到影响,最是不可估摸,还要重新评估才成。

    正想着,那鬼池中,惨绿火焰倏地暴涨,颜色似是有些变化,未等细看,就听到妙相用撕裂喉咙的力量喊叫,整个身体却是骤然凝定,在熊熊绿焰中悬浮不动,从幽蕊的那个角度,只能看到女尼肩背腰.臀顺滑的曲线,同时还有“滋滋”的低响。

    有那么一刻,余慈几乎以为妙相燃烧了起来。

    这种事情总算没有发生,惨绿火光最猛烈的*之后,似乎是耗尽了元气,甚至不再维持火焰的形态,而是化为茫茫气雾,能见度大大降低,很快将妙相遮掩起来。

    又过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妙相分开惨绿雾气,一步踏上鬼池边沿。

    赤足才接触实地,便是晃了晃,几乎站立不稳,双眸光芒黯淡,状态可说是糟糕到极点。然而不能忽略的是,她在惨绿火焰停留这么长时间,全身肌肤竟是愈发光洁白净,细看去竟有一层莹光流动,如宝珠美玉,极是养眼。

    这修炼法门是叫‘阴幻舍利’吧,看起来果然妖异得很。

    正奇怪间,那边呼拉拉一声响,却是一只乌鸦飞临,高踞枝头,又呱呱叫了两声,清清嗓子,再有响动时,已是人声:

    “幽夫人,你看你修这阴幻舍利,有甚好处?”

    眼前、远方,没有人会为乌鸦开口说话而疑惑,这类事情,他们早见怪不怪。

    乌鸦呱噪地说下去:“浴鬼炼体的手段,固然能维持青春活性,然而外强内虚,时刻受鬼厉之气扰动,就是修炼成了又能怎样?只要前往九天外域,必难逃域外天魔夺舍之厄,精进无门,你这是自讨苦吃……”

    仅从视觉效果上看,一只乌鸦在那里侃侃而谈,实在有趣,不过妙相和幽蕊显然都不觉得这有多么好笑。其实妙相身躯仍微微颤抖,接过幽蕊递来的衣物时,动作也很缓慢,至此还是沉默。

    见无人回应,乌鸦又道:“想你一个弱女子,破门出户到北荒来,真心不易,求人相助也不丢人,何必倔强……当初,那一位传授给你阴幻舍利的法门,助你起沉疴,祓巫毒,如今要进阶精修,为何不去求他?”

    妙相终于开口,沙哑得几乎听不清,神态却甚是从容:“我信佛,不涉旁门。”

    谁都能看出她的敷衍和嘲弄,乌鸦传递的声音也笑:“幽夫人真是豪气!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不求那人,为何不来求我?我那天王伞,如今祭炼至十三重天,足以携夫人去九天外域,不受天魔所伤。价钱取得也公道……”

    幽蕊厉声喝断:“无耻之尤,我飞魂城主母,也是你这不入流的野鬼能打主意的?”

    乌鸦那边嘎嘎大笑,对幽蕊的喝声完全不予理睬:“夫人破门出户,自绝于幽家,如此决绝,怎地还放不开?再说,我等得起,夫人等得起么?这浴鬼炼体的法子,早晚都要毁伤神智,时间可是不多。”

    至此,笑声忽地沉潜了些:“就算夫人意志顽强,那一位等得起么?你我都是一般,串在一条线上,若不能同心协力,眼前的日子亦不可求……”

    妙相终于不再听下去,挥挥衣袖,乌鸦直接倒毙,摔在树下,话音亦是中绝。

    这时幽蕊倒有些不安,迟疑了下,道:“嫂嫂……”

    仍无回应,幽蕊只好再换称呼:“妙相法师,那厮虽是其心可诛,但有些话也在理,一直这么下去,真是难以为继,我们应当尽快决断才好。”

    妙相瞥她一眼,也不说话,缁衣罩体,遮住了丰腴柔美的身躯,径直离开。幽蕊垂下头,心中情绪翻涌,最终却无奈何,只能追上去。

    十几里外,余慈没想到又碰上这样一出,不免又奇又笑,但抛开事情本身不谈,那乌鸦还真抛出了几个比较新奇的讯息:妙相孤身在此,站住脚跟,原来背后还有人支持,只是听起来相处不太融洽……

    一边想着,一边到了鬼池前面,看看这个差点儿和他扯止关系的鬼池,究竟是什么东西。

    离得近了,余慈看得分明。这里其实是一处阴煞之地,天然就能聚集鬼物,若是放任不管,几十上百年后,就能生出具备灵智的厉鬼阴物,只是此刻,内里鬼物粉碎,又受秘法控制,无法消散,越积越多,怨厉阴毒之气,着实令人触目惊心。

    若是再特意将其凶煞之气引爆,引气入体……如此“洗浴”,真不知会是怎样的残酷。

    不过余慈在外面一站,相邻的部分就安定许多,说起来,余慈具备的能力、拥有的宝物,如天龙真意、白虎凶煞、还真紫烟暖玉等,大半都有这等功效,倒也不足为奇。

    满足了好奇心,余慈也不再逗留,转身欲去,心中忽觉有异,后面咝地一声低响,来势好快,等声音传入时,已有一物贯胸而过,比强弓硬弩还要凌厉迅疾百倍,更有一缕极致阴寒之力透入。

    只是鬼池边上的余慈,实为心象投影,真幻变化,随心所欲,实物攻击,几无效果,而那阴寒之力,自有天龙真意抵御,如此凌厉一击,竟没有半点儿用处。

    余慈轻咦一声,已将那物看个分明。

    “双头蛇?”

    那东西长有四尺,径不过三分,自中部分叉,两颗三角形的脑袋各连在一截细长颈子上,上下游移,蛇信吞吐,四只小眼,放出幽蓝光芒。尤其醒目的是,此物背脊两侧,竟是伸出两对极小的羽翅,翅上羽毛花色,便如孔雀翎似的,成孔成眼,十分妖异。

    余慈心中点头,此地既然是妙相修行之所,自然要有防护措施,这四翅双头的妖蛇,怕就是妙相豢养的吧,呃……还有!

    鬼池周边,又有殷殷鸣响,分明是哪个防护法阵开启之兆,余慈哪还不知机,依旧维持隐形状态,第一时间归返本体,这种状态下,什么法阵也困不住他。便在他离开的瞬间,林外人影连闪,竟是妙相感应到问题,迅速折返,两人算是擦肩而过。

    ***********

    “觉道长生香……玄门!”

    黑袍兜帽下两点火光燃起,让人不能逼视:“你确定?”

    这有什么不能确定的?在最擅长的领域,灵犀散人是自信的,因此,他虽没有正面回应,但神态已足够说明问题。黑袍死盯他半晌,随后进入深思状态。灵犀散人只听他喃喃说着“玄门,玄门”,好像很是意外的样子。

    此时灵犀散人已经和黑袍碰面,说起在红牙坊的遭遇,果然黑袍对此很感兴趣。任何一位真人修士的思维速度都不容小觑,很快,黑袍就哈地一声笑:

    “有意思!”

    这家伙猛地兴奋起来,甚至是绕了几个小圈儿,最后一拍巴掌:“干了!”

    什么干了?灵犀散人完全不懂,但感觉着,黑袍似乎猜出了那人的身份,且有什么谋划。接下来,黑袍快速制成了一道传讯玉简,却又按住不发。北荒地势特殊,平常的飞剑传讯等方式都受到很大限制,安全性也不好,还是要另选渠道。

    “你把这个送到三家坊去……”

    *********

    尼玛星期天开大会……今天要补更,所以晚上九点左右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