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勘探

    乌鸦振翅飞过,漆黑的毛羽隐透蓝光,还嘎嘎地叫了两声,在鬼气森森的怨灵坟场中,这场面实在称不上赏心悦目,余慈抬头瞥了一眼,没说什么。

    在湖边找了船,一行人往湖心村寨去,准备先安顿下来。值得注意的是,那乌鸦在众人头顶很是绕了一通,直到上船渡湖后,才不见了踪影。

    “这么嚣张?”一直跟随在后的寇楮低声嘟囔,其实鬼修并不清楚乌鸦的来历,但鸟儿的行径又能瞒得过谁?

    余慈是一行人中,唯一能猜到乌鸦来历的,但也并不上心。他和那人没什么利益冲突,而且真要惹出什么事,他也不惧。

    一行人已经是轻车熟路,很快找好了住处,余慈以连续赶路,需要休息为由,一个人呆在屋里。

    他先用照神铜鉴看一下周围局势,果然还是和上回一样,无法形成照神图,倒是借用神意星芒的时候,还比较清晰,只是寄生星芒的对象,也就是幽蕊,此时正在发呆,看不出什么来。

    因为前日白虎星力贯入的影响,女修颇是吃了一点苦头,也让余慈动了收回神意星芒的念头,免得露了形迹。但眼下,他还可以观察一段时间,余慈真正上心的,是另一个打算。

    看着无人打扰,余慈顶门一道无形波动透出,随即消失在空气中。

    自从控制了灵犀散人,那家伙对余慈来说,就再没有秘密可言,除了“翻阅”记忆时,比较耗费精力外,其他一切都很好。余慈此番回黑月湖,就是从中搜索到一系列极其重要的信息:

    有关黄泉秘府的。

    自从黄泉秘府上一任主人死掉,就再没有人能够确定秘府所在,灵犀散人因缘巧合,得到了玄灵引,由此得知,黄泉秘府外,是由修行界一件著名的宝物——“五岳真形图”卫护,

    这宝物肯定已是“法宝”的级数,其防御守备之力,也是修行界最顶尖儿的层次,传说可聚五方地气龙脉,只要挨着地面,便有雄浑浩大的地气源源不断地供应,后劲堪称无穷无尽。

    更令人惊叹的是,此宝一旦展开,聚拢地气到了一定规模,就会自然生成地心元磁,到最后蓄积雄厚了,甚至会化为‘九地元磁神光’,离合变化,妙用无穷。但作用到黄泉秘府上,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干扰一切探索手段,并与地层最深处的地心元磁遥相呼应,随地气走势,移转变化。

    黄泉秘府封闭已有三劫,万年时光,足够“九地元磁神光”成形,也就是说,人们至今寻不到黄泉秘府,除了秘府位置确实隐秘到极致外,更重要的一点是,秘府其实也是在不断移动的,黄泉秘府,其实就是一处可以时刻移动的奇妙洞天。

    如此秘府,实在是闻所未闻。当初剑园归墟,奥妙无穷,却也是深植剑园,不像这黄泉秘府,到处转圈儿来着。

    当然,就算五岳真形图真的形成了“九地元磁神光”作用,也还要有个限度,不可能带着黄泉秘府,满天下地乱跑,其活动范围,总还是有一定限制的。按照灵犀散人得来的消息,这个范围大约就是三万里方圆,至于黑月湖,其实就是当初黄泉秘府主人陨落前,最后一次出现的位置。

    如果以此为参照的话,黄泉秘府再怎么移动,也不会超出怨灵坟场的范围。话又说回来,纵然划定了区域,想找到黄泉秘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三万里方圆的广大范围,已经让人抓狂,更不用提受地心元磁的作用,黄泉秘府在地层中的深度,也是捉摸不定,真要在数百里、甚至数千里深的地底,世间除了劫修一流,还真是谁也进不去了。

    所以,测算黄泉秘府的方位、深度,是最关键的问题。而玄灵引,就是为此而生的。

    值得注意的是,灵犀散人手握玄灵引,逃到北荒之后,也曾经用过一回,那是在三年前,当时测定的位置,也在黑月湖附近,只是那一次,事机不密,被人发现,功亏一篑。

    余慈今日到黑月湖来,正是要实地勘查一番。

    放出心象投影,真幻转化间,已经到了黑月湖上,外间陆青亦无所觉。投影依旧隐着形体,深潜入湖,湖下,正是三劫之前,黄泉秘府所在。而不久前测出来的,则是在此往西南去,两边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里。

    这次入湖,已经没有美人儿出浴,余慈很快下到湖底。地下湖水颇是静澈,但三劫以降,沧海桑田,湖底那处所谓“遗迹”,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来。

    上一劫,黑月环阵建起,黑月湖周边的改变颇大,且对四方地脉都有影响,便是翟雀儿背后那个大势力,在计算黄泉秘府位置的时候,十有八九也要把黑月环阵的影响加进去,否则必定谬以千里、万里。

    这里的算法实在复杂,余慈只是想想,就觉得脑仁儿痛,他也很快离开湖底,按着灵犀散人的记忆,前往三年前测出的方位。

    那时灵犀散人第一次动用玄灵引,由于这“钥匙”的功效,那一次黄泉秘府出现的深度,可说是最适合修士进入,只在地下两百里左右,可因为事机泄露,还有其他一些因素,灵犀散人没能进去。也是那次,他第一次假死,即骗倒湖海散人那回,诸般盘算也是功亏一篑,重又回到遭天下人追讨的死局里。

    世事移易,不可测度,如今湖海散人早就尸骨无存,灵犀散人也被余慈控制了元神,纵不是行尸走肉,也再无前途可言,倒由余慈尽得其间好处。

    有前车之鉴,余慈无论如何也要沉住气,绝不能露了马脚。无声无息到了预定位置,这里已经是黑月环阵外围,但还在修士常规的活动范围里,当年灵犀散人事机泄露,不得不说与这位置大有关系。

    眼下黑月湖冷清静寂,倒是没什么人在此,余慈维持着心象投影的隐形状态,直接深入地层里去。

    两百里深度不算什么,就算因为距离过远,心象投影的力量削弱一些,但在已经臻至还丹中阶、成就本命金符的此刻,余慈有大把的手段临时强化投影,感应范围并未受到影响。

    在这里,最有价值的,无疑就是三年前黄泉秘府留下的移动轨迹。纵然“九地元磁神光”与土层作用,分地如分水,过而无痕,但毕竟是进入了规整有体系的黑月环阵区域,两边相斥,必然有所遗留。

    以余慈如今的见识,想从那痕迹中寻找信息,略嫌不自量力,事实上,他只是要得一个答案:

    “确实有拓印、破坏的痕迹。”摇了摇头,世事果然没有侥幸可言。

    上次灵犀散人事机败露,其实已经泄露了天机,那些有心人又怎会不抓着机会?要知地脉流动总有一定之规,如今又知秘府在黑月湖先后两次出现的时间、位置、移动的轨迹,将种种条件代入计算,纵然无法确切捕捉,但对黄泉秘府,再不是没有脉络可循。

    如何算法,余慈不知,但若真找到了计算的方法,没有玄灵引又如何?前日翟雀儿之所以胸有成竹,很可能就有这样的因素。

    若对黄泉秘府有想法的话,眼下势必要抓紧了。

    呃,他有想法吗?

    余慈忽地哑然失笑,他当然是有想法的,虽然他对外物的渴求不是那么严重,可真有机会在眼前,也绝不可能漏过去——只要那确确实实是机会的话。

    在地层深处移动,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余慈便要直接回归,也在此时,一声嘶叫,从土层间透过来,嘶哑刺耳,似乎含蕴着无尽的痛苦,令人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