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寻死

    灵犀散人从梦中醒来,独院中尚算得安静,六识敏锐也有一桩不好,周边人声自然钻入耳中,如蚁蚊嗡响,搅得人心中不宁。在不在天日的地底,很多人的作息完全就是乱的,红牙坊的生意也没有早晚之别,人流不算密集,却是时刻不断。

    身边女子身上不着寸缕,或是前头乏得过了,在昏睡中犹自无意识地低声呻吟,活色生香,却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

    红牙坊不算是青楼楚馆,里面的女子做些皮肉生意,也多是招待熟人情郎之类,生面孔的灵犀散人,就常理而言是捞不到的,可他既然有心,便有十七八种手段,让女人乖乖就范。

    粉腻温香,是他最喜欢的调调,可如今,得偿所愿,他却是愈发焦躁。

    “在这儿荒唐,那厮也不管,便是‘饵’也放得太长了吧?”

    身不由己就是这样难过,想着他又有些自怨自艾,拼命搏一条出路,眼见成功却一头栽进绝地,任是谁都控制不住。心中烦闷之下,他不再理睬这边,整理下装束,径自出了小院。在门口却是恍惚了下,不知往哪儿去。

    这时小径那头处拐了个人影出来,灵犀散人记得那是红牙坊中的牙郎,非常年轻的样子。

    “是兰姐的朋友吧……”那人像是路过,见到灵犀散人还愣了下,随后脸上就摆出非常职业的笑容,冲着他点点头:“客人要走了?”

    小子倒机灵。灵犀散人心中冷笑,明明是发现他太过面生,觉得“兰姐”允许客人留宿不对头,过来窥探虚实吧。只是这又如何,吃抹干净了,难道还能让他吐出来?

    咧嘴一笑,也不说话,灵犀散人负手离开。后面,那小子也不再维持虚伪的态度,急匆匆进去院中查看。看着事情趋向变坏,灵犀散人倒是莫名地高兴起来,也许他到红牙坊,潜意识里就是要惹事儿吧……

    不过他也不准备干等那年轻人出来,随便寻了条路,一路走过去。小路曲径,两侧假山花墙拼接出一个又一人半独立的空间,或安静、或嘈杂,移步换景,步步不同。

    两个侍婢模样的女子走过来,叽叽喳喳地说话,内容颇是大胆:

    “……原来宝蕴姑娘好这一口,这回可是遇到能降住她的人了,旁人谁也不见,整日里陪着那位。”

    “谁降住谁还不好说呢!两三个月了,那一位还在这儿驻留不去,貌似还不是城里的人!”

    “肯定是宝蕴姑娘弱势些啦,你看这段时间,温温柔柔,娇娇怯怯的,可不是她的性子……”

    两边错身而过,两个小婢还对灵犀散人露出笑容。

    宝蕴?他有印象,似乎是红牙坊里最漂亮火辣的一个,想来比刚刚那女人要强上一些,他开始感兴趣了,今儿不妨来个双响,哦,有相好……那是什么?

    带着坏人好事的邪恶愿景,灵犀散人觉得身子都轻快了很多,找人问了问路,七拐八绕,闲逛似的,眼看到了目的地。宝蕴的独院在红牙坊中稍靠里一些,布置什么的并没有多大差别,已经看见那边半截花墙,正想着用什么手段,把那美人儿炮制一番,却见独院花墙后,人影闪动,正好有人出来。

    红牙坊的独院设计都是半遮半掩,讲求一个意趣,灵犀散人看得分明,屋中走出两个人。其中一袭红裙,灼然如火的佳人,自然就是宝蕴了,果然韵致生动,对得起他一路的想象,尤其此时似乎方起身,服饰大胆,衣钗横乱,勾得他喉咙里发火。

    娘的,上了!

    正摩拳擦掌上前的时候,一直在假山花墙阴影中另一人走出来,意态悠然。灵犀散人心中冷笑,这小白脸儿……呃?

    灵犀散人身上陡地一僵,脑子里有一刹那,出现了完全的空白,

    然后,在生机危机中千锤百炼出的本能接管了身体,依旧保持着原有的步幅和速度,从独院前面绕过去,恰与那人擦肩而过。距离越来越远,灵犀散人却不敢停步,沿着小路一直向前,又是七拐八绕,好不容易停下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到了哪里。

    扶着一旁的花墙,又转了半圈儿,见了人才知道已经要快到后院,那里面不允许外人进入,换了以前,灵犀散人说不定非要进去瞧瞧不可,但如今,他懵懵懂懂,按人言找了个路径,返身折回,一路走出红牙坊去。

    等到红牙坊的招牌从视野里消失,他脑子才开始转圈儿,鼻窍中,那特有的气息似乎还缭绕不散,排斥掉其他一切气味,化为庞然压力,堵在心头。冷汗刷地一下溢出来,转眼背上湿透。

    他其实没看到那人的面容,但只凭气息,已足以给他留下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记忆。在他精修苦读的香料典籍中,将此气息冠以一个名目:

    长生香!

    ***********

    灵犀散人在阴窟城惊魂甫定的时候,余慈一行也到了黑月湖附近。这处北荒难得的修行胜地,因为西边那处新辟丛林区域的缘故,一部分常驻于此的修士已经前去挖宝冒险,上次余慈在湖心村寨,都觉得冷清,更不用说黑月湖外围。

    一路上几乎没见到半个人影,便是有什么阴魂鬼物,也被轻松解决。

    眼看黑月湖在望,余慈收到了万里之外的讯息。其中,灵犀散人的惊惧情绪相当明晰,相比之下,他的经历就模糊很多了,余慈还要费心梳理,脚程不自觉慢了下来。

    陆青就在他身边,自然生出感应。

    “怎么?”

    “唔,没什么。”余慈当然没法解释,含糊了过去,心中则在想,“长生香?要说还有点儿印象……这一位,十有八九就是和黑袍争夺‘猎场’的强者了,”

    所谓长生香,全名应该是‘觉道长生香’,为世间修士迈入真人境界后,与天地元气吞吐交换,生就的气息,身具‘长生香’的,自然就是长生中人。一般没人去研究这个,但那部无名香经典籍上面,就有记载,灵犀散人是使弄迷烟的行家,对此自然非常敏感。

    “觉道长生香”也有分别。一般来说,释、玄、儒三类修行法门,气息都比较统一,很容易辨识,魔门修士则各有特点,隐晦多变,像是黑袍,真要感应,便如火烟一般,入鼻就令人窒息难受。

    至于在红牙坊碰到的那位,气息应是倾向于玄门,不过又略有不同,具体是什么差别,仓促之间,灵犀散人也分辨不出,仅是那点儿端倪,已经惊得他汗如泉出——他本也不至于这么没用,可是想想刚才差点儿出手,在一位长生真人眼皮子底下,害人“相好”,那自寻死路的憋闷感觉,也实在不好受。

    活该……

    余慈没想到就这么一日夜的功夫没理睬,那厮就办出这等事来,方知此人恶名,自有来处。这时他忍不住朝陆青看了一眼,想不到红牙坊里会出现这样一个人物,且还留连不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此时他不免就想到,当初陆青莫名地从阴窟城出来,到偏僻地区独居,和那人有没有关联?

    刚才不好回应,现在也不好询问,余慈心中苦恼,终于决定暂将此事按下,又通过元神莲花向灵犀散人发出“暗示”,要他将此事告诉黑袍,看那边是如何反应。

    他定定神,将注意力放到眼前。他回黑月湖,一方面是幽蕊脑宫中那颗神意星芒,有点儿着相,过来看看该怎么处置;另一方面,他新近从灵犀散人那里得到了些信息,正应在外围某地。

    当然,他现在不会去实地勘探,径自往黑月湖那边去,先找到落脚地再说。

    一脚踏入黑月环阵范围,天空中银白的“月轮”悬挂,正是“月光”效力最差的时段,这时候修炼效果不好,此地修士普遍都会闲下来,在外走动。可惜余慈进来,还是没看到人,只看到一只惊起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