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鱼饵

    余慈只觉得气虚力弱,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心力的损耗,从万里遥感中退出来。

    元神为人身神通之源,灵性萌发之地。人心意念、显识隐识,说白了就是外力刺激元神,堆积起来的各式“反应”,成规模后,彼此联系贯通,渐转复杂,成就识神,这里面有一个先天后天的差别。

    白虎真意与《未来星宿劫经》碰撞,正是在元神归属上的角力,其间的碰撞,就是最强烈的刺激,由此形成的新“反应”,正是识神的“原料”,也势必会对人心意识产生极大的影响。

    若是个孩童,心念单纯,这种影响还没什么,但灵犀散人已经是个具备完整成熟思维的成年人,这种激烈的“新反应”,势必会与其原有的思维产生剧烈冲突,远非自然成长式的迂徐和缓,造成的冲击就相当痛苦。

    这等若是一次强行洗脑,有什么“后遗症”之类,并不意外,余慈也不关心。

    他只要知道,现在的灵犀散人由他控制,就足够了。

    心念转到步罡七星坛上,他略有些感慨。

    他借白虎七宿星力,强化神魂,最终影响万里之外的神意星芒,其真正用到的力量,恐怕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可就是因为早先趁其转生之机,将神意星芒植入元神,像灵犀散人这样,能够在无数修士追杀下,也能进退自如的强人,竟然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固然是让他捡了个大便宜,但多想一层,也觉得寒意森森。

    这里有照神铜鉴的魔力,但亦可证明元神的重要性,拿捏住了元神,当真是一言而决人生死,他下定决心,日后一定要死死守固元神,不使人有可趁之机。

    身前,道经师宝印光芒直透印堂,这是发挥法印的灵效,调匀白虎七宿星力中的凶煞之气,使之不至于伤损神智。侥是如此,余慈心念自灵犀散人那边移回来的时候,也觉得心头有股子躁动之意,便像是厚厚的冰雪上,浇下的沸油,冰冷和滚烫的感觉交缠在一起,折磨得人要发疯。

    不能再耽搁了。余慈目注法坛上、龟鹤炉中燃起的香气轻烟,依着《白虎七宿感应心诀》所言,对着袅袅烟气躬身拜下。上清宗为道门宗派,礼敬道尊,亦认为白虎七宿各具神性,这也是施法完毕,收式敬神之意。

    本命星辰当即切断了与白虎星域的联系,凶煞星力也从他体内退内,亦有一部分化入本命金符之中,使修为更进一层。不过,残余的煞气也让本命金符跃动不休,因其太过活跃,心念也受到影响。

    余慈长长呼气,要将那些不可控的负面情绪全都呼出去,但这样做,效果实在不怎么样。他念头转动,手中七星剑一振,以剑为指为笔,就在空气中虚画,灵光闪烁,又带着剑刃的寒芒,冷意森森。

    虚空亦被这轨迹切割成无数块,便从诸裂隙间,生就一组略显狭长的符形,在半空中翻滚,可听得铮铮之音。

    余慈随手取出一枚空白玉符,投入进去,灵光符形立时聚拢至玉符上,这是用“剪虹绝光法”制的符,自然可称之为剪虹绝光符。白虎星域位于西,五行属金,与符意相合,余慈指剑成符,自有凌厉锐气化蕴其中,威力凭添三成以上。

    一符已成,余慈心中却还堵着东西,当下半点儿不停,收剑归鞘,随即伸出手,划破指尖,直接催发血气,再度凌空虚画。这次画的符形,则是“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

    此符据传是当年上清宗某位前辈,在九天域外,碰到一位旁门大神通之士,论道切磋时,摹画对方神通得来,故而杀意极重,甚至有残毒之相。凝化的星砂打入神魂,便可造成无法逆转的重创。

    这一符箓,余慈早就结成了种子真符,威力自不待言,恰又符合白虎七宿凶煞之机,彼此催化不说,余慈还火上浇油,以自身精血为引,将其暴戾凶煞之威尽数引发,此符的质量,还要远胜过前面那“剪虹绝光符”。

    一连两道符箓画成,余慈再次呼气,心头重压终于消散,呼吸也渐均匀。这时候,他倒是明白了一件事:

    修炼《白虎七宿感应心诀》的时候,最好是与“诸天飞星”的某些符箓相结合,就是那种讲求煞气杀伤,又或是镇鬼驱邪的,除了剪虹绝光法、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之外,还有五方星陨杀印、太阴役禁厉鬼术等等,这样两相结合,彼此促进,或许是更佳的修炼之途。

    如此借归宫入垣之术,循周天运转之法,连转玄武、青龙、朱雀三星域,再入中央三垣,每转一个星域,都可促进与其质性相似的符箓,这种“待遇”,那些结了本命金符后,才辛苦归宫入垣的上清宗修士们,可是享受不到。

    当然,这只是余慈的推论,毕竟那归宫入垣之法,极少用在他这样本命金符没有大成的修士身上,效果如何,还要看实际的情况。

    收了诸法器和步罡七星坛,余慈开门,迎面就碰上陆青。两边视线一对,他咧嘴笑道:“没事儿了……”

    “恭喜。”

    “同喜同喜。”

    这种客套话随口而发,谁也不会计较里面的意思恰当与否,陆青微微一笑,让开了通路。

    余慈心情真的不错,但更多的还是迫切之心,把灵犀散人暗中降伏,确实是个无以伦比的大收获,不管那家伙能不能形成助力,单只是他脑中记忆的诸多信息,就让余慈眼界大开,也让他对后面的行事,有了更明确的规划:

    “我们可以离开了。”

    “去哪儿?”

    “唔,先去黑月湖一趟。”

    ***********

    在余慈一行人风尘仆仆,回返黑月湖的时候,灵犀散人也踏入了阴窟城的地界,在这里,他的名号是臭的,只是以他现在的颜面、装束,别说走在街上,就是大摇大摆走进三家坊,到那些管事、执事眼前转几圈儿,也没有人能认出他来。

    他早早就想用转生化妖的方式,来一个金蝉脱壳,转移掉那愈来愈不可收拾的压力,故而在预备身份上很下了一番功夫,化成人身之后,身形、容貌都有调整,当真是连亲娘都不认得。更妙的是其中全无易容、幻法的痕迹,连气机运转都有了变化,完全是天然生就,不虑被人看出破绽。

    黑袍这回是真的和他拉开了距离,他也不知道那人究竟在哪儿。不过他确信,那家伙肯定跟在后面,不会给他丝毫脱身之机。进入阴窟城之前,那家伙说是让他在城里呆上两天,做什么他都不干涉,这更坐实了“放饵钓鱼”的意思。

    灵犀散人面上正常,其实心思到此刻都还是乱的,除了被“熔核神火禁”控制的沮丧外,更多还是因为脑子里莫名多了许多信息,每当想深究的时候,又是一片空白。如今他更像是在做梦,又渐渐模糊了梦境与现实的边际,越是想分开,越是乱作一团。

    哎呀呀,当真可恼!

    他心思焦躁,便想着找些事情消消火,在城中转了一圈儿,于僻静处宰了个看不顺眼的小辈,拿下其储物指环,又慢悠悠地离开。

    短短三五个时辰,他在阴窟城中寻到了三五只肥羊,连下辣手,到后来已经是薄有身家。这种事情在阴窟城、在北荒那是再寻常不过,不会有人注意。当然,堂堂还丹上阶高手,眼看就进入步虚的强人做出这等事来,也实在是掉价儿。

    灵犀散人完全不在乎,一方面他确实一贫如洗,急需本钱;另一方面他也是在测试本人修为的进境。结果让他比较满意,九窍迷神丹化为妖核之后,神通自生,剧烈的妖毒不说,以前操驭香气的手段也有精进,如今他只是要再做适应而已。

    转了这么久,他也厌倦了,想找点儿新乐子,便慢悠悠踱步到最繁华的南海街,在周边寻到了一个好去处。

    红牙坊……听说这里不错。

    *********

    囧,真断更了。不过这个星期一定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