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奴才

    翟雀儿没有阻止黑袍离开,还挥了挥手,表示送行,只在最后叫了两句:“师哥别忘了常联系啊,对了,要是那个大马蜂耍滑头,你提一句‘怨灵坟场’,肯定没错的!”

    黑袍怎么想的不好说,但这话音传过来的时候,意识深层,灵犀散人的心念却是狠狠抖颤了一记。

    能够在被人一剑贯脑后,还可以转化妖身的人物,当然不可能因为一记闷棍而彻底失去意识,他仍可通过特殊的方式,感应外界的变化,两个魔门修士的交谈,他也听了个真切。

    可听得越是明白,他心中越是凉意浸浸。

    一是来人和缓的态度,导致他趁乱逃走的计划胎死腹中。

    二是那个翟雀儿对黄泉秘府的熟悉程度,那“五岳真形图”、“玄符锢灵神通禁域”等信息,还有对玄灵引的了解,包括那一部“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上乘法门,都是他这几年来辛辛苦苦打听出来,却不想别人已是如数家珍,单人之力,与魔门这样的大门阀相比,何其不堪!

    最后,那一声‘怨灵坟场’,几乎就让他魂飞魄散,他险些跳起来质问:

    你怎么知道?

    “原来那黄泉秘府,就在地下森林里吗?”缥缈的意念莫名地掠过,随即扭曲掉了。

    灵犀散人先是心头一紧,却又觉得自己一定是昏了头,迷茫间,肉身传导过来一个强烈的刺激,那是黑袍要他醒转,他不能耽搁,意识回到浅层,接管了玄蜂妖躯。然后就是令他的窒息的力量碾压下来:

    “你要死要活?”

    “自然要活!”

    “很好,正好我出门在外,缺个奴才,你就暂跟着我吧……对了,这北荒我不太熟,你说,往哪儿走?”

    灵犀散人愣了愣,待看到黑袍兜帽下燃起的两点火光,才醒悟过来,却不能立刻回应,只能道:“我要施一门法术……”

    黑袍再盯他一眼,不言不语。

    灵犀散人知道短期内,他别想逃出这人的手掌心,只好努力平复气息,调运心法。刚刚被黑袍打成重伤,不过妖物肉身恢复很快,他已经缓过劲儿来。眼前他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个将他一剑贯脑,抢夺走玄灵引的家伙,那也是他现在活着的价值所在,虽说就本心而言,他不认为玄灵引还有这样的价值。

    他是修成妖身后,头一次运用精妙的法门,与之前凭借妖身本能攻击,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因为《未来星宿劫经》残篇,他从人身转化成玄蜂妖身,虽然听说前半辈子修炼的法门,并不会因此而被抹消,他还是非常谨慎地尝试。

    转生之前,他修炼的是“九窍迷神丹诀”,讲求的就是将炼化精气,如烟似雾,与特殊香料结合,看似缺乏力量,实则迷、毒、毁、杀等等手段,一应俱全,算是旁门丹诀中非常特殊的一种。

    《未来星宿劫经》神通广大,转化妖身时,可以针对目标的实际情况自发调整,他成就玄蜂妖身,大半是自己斟酌选择,但也有一部分,是由《未来星宿劫经》的微调。

    现在就是看效果的时候了。

    法力运化,原本的九窍迷神丹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一次波动,其影响直抵神魂最深处,触发了那朵粉红的百叶莲花。

    灵犀散人转生之前,已经是还丹上阶的修为,成就玄蜂妖身,其实已经一只脚踏进步虚阶段,登上新境界,只是时间问题,这个阶段,他运化法术,已开始借重元神,粉红百叶莲即是元神的显化。

    元神者,禀受先天真性种子,可谓生灵自具神通之源,在各类修行法门中,都是一等一的重要,《未来星宿劫经》也是如此。

    灵犀散人便觉得有一团光从神魂深层扩散出来,与九窍迷神妖核的气机浑融在一处,自生变化,心中莫名地就有感应。

    若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罢了,可奇怪的是,他还觉得心中有一股焦躁凶悍的气息,随着元神之光弥散开来,他就发现,这凶厉之气,竟与《未来星宿劫经》隐隐冲突。

    这是妖物自带的戾气?

    灵犀散人先是驱动《未来星宿劫经》,试图将其化去,但莫名地心头沉重,警兆频生。等到了一个极点,他的脑子陡地一片空白,但又很快醒觉,然后就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

    怎么能太过倚重那经文呢!听说这经文用得多了,必须敬奉那劳什子上仙,老子从闻香教出来,可不能再转回去……

    “拖拖拉拉干什么!”

    黑袍不耐的情绪甚重,灵犀散人不敢再耽搁,立刻顺着感应道:“往东,那个人应该在那个方向!”

    黑袍嘿然冷笑,重重一脚踹下来:“还能转成人身吧,换个形状,看得烦人!”

    灵犀散人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当下咬牙忍辱,在地上一滚,身上一片灰蒙蒙的光华抹过,再现身时,已经是恢复了人形,就是全身光赤,不挂寸缕,妖身的伤势也被转过来,血肉模糊,焦痕密布。

    “前辈……”

    他的储物指环已经被那个一剑贯穿他脑子的凶手取走,眼下只好眼巴眼望地看着黑袍。

    呼地一声,一套与黑袍修士穿束差不多的袍子摔在他脸上:“快点儿,老子没那么多闲功夫!”

    草草披上袍子,灵犀散人站起身,低眉垂眼,听任黑袍吩咐。至于心中怨毒之意,他不会蠢到表现出来,但也不会以为,黑袍会忽略掉这点。

    “去东边,就先到阴窟城吧……你是从城里出来后,被那人跟踪,然后被杀的?”

    这话里味道有点儿怪,不过灵犀散人还是点头。

    黑袍嗯了一声,蓦地出手,袖中一道赤红强光打出,灵犀散人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胸口上已挨个正着,一圈热力就此扩散开来,深入四肢百骸。灵犀散人呃了一声,其实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还稀里糊涂的时候,就听黑袍道:“你去打个前站,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两天后和你会合。”

    灵犀散人拿出茫然的姿态,其实心中念头百转,在猜度黑袍的心思。这时候,心底深处又有一个奇特的念头升上来:

    那家伙要投石问路、放饵钓鱼!

    等下,为什么是“又”?“投石问路”、“放饵钓鱼”是什么意思?

    灵犀散人心头寒意陡生,他觉得自从醒来以后,自家的状态就很是不对劲儿,难道是《未来星宿劫经》修炼岔了?

    正惶惑间,耳畔传来黑袍的吩咐:“小心点儿,别动什么歪心思。老子能容你,打进你体内的‘熔核神火禁’可没那么好说话,要是搞到形神化灰,别怪老子没提醒过!”

    说罢,黑袍倏地不见。

    灵犀散人呆在原地,没有动弹。他不急着往阴窟城去,他必须要搞明白,自己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心念一动,神魂深层,元神所化的百叶莲花便是震颤,同时《未来星宿劫经》颂响,他将心意沉淀到此,却奇怪地发现,自己像是成了一个旁观者。

    无需他催动,经文在心中自发颂响,化为一圈彩光,明灭变化,自具神通,便是如此,它竟然只能在百叶莲花外围打转,虽是每时每刻都想着渗透进去,偏偏就不能如愿。

    而在百叶莲花之中,确实蕴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凶煞之气,与彩光抗衡着,但那一点儿都不像是玄蜂妖身自具的原初本能,倒像是,倒像是……

    “昂!”

    神魂深层剧烈震荡,一道略显模糊的虚影从百叶莲花中腾起来,张口吼啸,竟是将外围圆转的彩光震散!

    然后,那愈发模糊的虚影扭转,两道血红的目光直刺过来,灵犀散人心念剧震,那力量其实说不上有什么强大,可莫名地就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冲击之力,碾压过来。

    是了,那是元神之力,是一切本我神通之源!

    可为什么,我转化的是玄蜂妖身,莲花现出的却是……

    白虎!

    无可抵御的震波横扫而过,灵犀散人全身抖颤,身子一软,跪倒在地。

    “你搞什么鬼?”

    刚刚隐去的黑袍重又现身,一脚踹在他身上:“别想破解老子的熔核神火禁,你现在要寻死,老子我还不愿意呢!”

    灵犀散人也不答他,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以黑袍的角度,看不到他的眼中,光芒聚散不定,好半晌,才恢复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