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谈判

    “啊呀呀,黑袍师哥自从离了师门,做起事来,越发地小气了。”

    话音里,一身男装打扮的俏丽美人负手踱出来,笑嘻嘻的十分可亲的模样,见黑袍目光扫至,她又抬起手,学男子一般作了个揖:“师兄一向安好?”

    “翟雀儿,亏得你敢过来。”

    只是怔了一下,黑袍就嘿嘿冷笑。女修神出鬼没的手段确实烦人,可身为鬼铃祖师的亲传弟子,没有这手段才真叫奇怪。他确认若给翟雀儿时间,这女人前途无可限量,但如今,以二人修为的差距,他真要发难,起码有七成把握将眼前的鬼丫头化为飞灰。

    然而出于对眼前女子的了解,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周围——这女人确实胆大包天没错,但也总有后手埋伏着,绝不是轻易将自己置身险地的笨蛋。既然能捕捉到他的踪迹,又怎么会单身至此?嗯,话又说回来,她手下有那种能威胁到他的高手吗?

    黑袍心念转了几圈儿,还没得出结论,便见翟雀儿笑眯眯地说话:“师哥看起来真的很在乎那黄泉秘府,嗯,是想着把那里占为己有吗?”

    “你话真多!”

    “秉性难移,师哥你就见谅哈!”

    翟雀儿拍了拍手,依旧是摆出笑脸:“不过我也是刚知道,师哥你除了修为日益精进,连符箓、阵法等等,都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黑袍森然道:“你什么意思?”

    “佩服你喽。”

    女修笑靥如花:“那黄泉秘府怎么说也是奇门洞天的水准,里面各类禁制阵法层叠不穷,师哥你敢单枪匹马过去,若不是符箓、阵法造诣精深,又怎么攻破那‘五岳真形图’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摘取里面的宝藏呢……靠他?”

    翟雀儿视线在昏迷的蜂妖躯体上一绕,撇了撇嘴:“玄灵引充其量是个指路的标识,它能打开的,我们也能打开;但那些我们打不开的,它难道就能打开吗?”

    黑袍听到了翟雀儿的自我称谓,他冷冷一笑,没有答理,可是心念的转速却是越来越快;

    鬼丫头态度微妙,杀气全无,惑敌之计?又或是想和我谈价钱?荒谬……

    他至今没摸清翟雀儿的底牌,若按他的脾气,便是不将翟雀儿击杀当场,卷了灵犀扭头走人就是。然而,属于长生真人的灵觉,却压抑住他的冲动。

    再看看,再看看!

    他没有等多久,女修已经取出了一样东西:“黑袍师兄,你看这是什么?”

    纤纤素手捏着一样东西,很是眼熟,但相隔时间比较久了,黑袍一时没有辨认出来。翟雀儿叹了口气,直接将那玩意扔过去。黑袍心念百转,终于还是伸手,将其接着,乍一入手,就是愣住。

    那玩意儿本体是一块牌子,偏偏看不清形制,一入手,就有一圈黑影扩散,把他的半边手掌吞没进去,场面十分诡异。换了别人,或许会以为这上面有什么害人的机关,但黑袍不一样,他怔了半晌,终于挤出一句话:

    “二叔?”

    翟雀儿双眸笑得如月牙儿一般:“不错,正是柳师伯刚刚造出的‘影虚空令’。”

    “他不是囚困在血狱鬼府吗?”

    “黑袍师兄若是一直关心咱们‘东支’,早该知道,四年前,柳观师叔重归魔主麾下,回返天辰宫的消息。只不过近些年来一直闭关修行,上个月才出关,恰好小妹我将师兄你的消息报上去,听闻你修为长进,已是长生中人,他老人家很是欣慰呢。”

    黑袍沉默不语,作为柳观的族侄,他知道,这里十有八九是真的。

    当年闯下赫赫声名的“影天魔”柳观,与魔门东支如如今的祖师鬼铃子份属同门,本是天南地北,却巧合是同年同月同日同个时辰出生,以此为机缘结识,互称师兄,关系极佳,当年柳观被黄泉夫人戏耍,也是鬼铃子第一个为他出头,这份儿交情,并没有因为柳观囚于血狱鬼府而有什么失色。

    当年黑袍拜入鬼铃子门下,是柳观的推荐;后来叛出宗门,几十年里能在鬼铃子的阴影中活得好好的,也有一大半是柳观的缘故。

    作为当事人,黑袍又何尝没有以此为仗恃的想法呢?

    而如今,若柳观真的回来了,对他来说,情况恐怕还有些不妙。

    他沉思良久,直到翟雀儿道一声“黑袍师哥。”

    “嗯?”

    “实话实说,凭你当年做的蠢事,想要重回宗门,是绝不可能了。”

    翟雀儿微敛笑容,轻声道:“便是我,也不会允许师哥你回来,平添一个对头。”

    “哼。”黑袍表示不屑,他既然叛出宗门,就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可是呢,师哥你出门太早,本门的度劫秘法都没修到,日后修行,怕是有些不便,要么说,怎么叫蠢事呢?”

    兜帽下,黑袍如火炭般的双眸燃起,显然听了这话,很是不爽,但这话确实打在他心尖子上。

    翟雀儿说得一点儿不错,他当年在步虚上阶叛出宗门,虽然东躲西藏的日子刺激了修为,让他一举突破长生三关,成为真人,但没了更进一层的度劫秘法,对他来说,已经不是能否精进的问题了,而是关乎生死存亡。

    “师哥有没有想过走柳师伯的关系?”

    黑袍心中一颤,举目望去。却见翟雀儿哈地一声笑:“真不好意思呢,柳师伯已经答应师傅,他绝不插手你和‘东支’的恩怨,完全置身事外,你要去找的话,也就是叙叙旧,然后他老人家肯定会把一脚踢出来!”

    被耍了……黑袍双眸欲燃,但同时也知道,被这鬼丫头东拉西扯一通,他的心思已经有些乱了。

    冷静,冷静!

    偏在此时,翟雀儿又道:“师哥你常年在外,见多识广,有一个事儿正好向你求证。三劫以前,黄泉秘府最后一任主人‘无归羽客’死掉,那一门惊天动地的‘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法门已成绝响,但据说其正本是藏在秘府中,是也不是?”

    黑袍狠狠咬牙,险些真的一巴掌将女修轰杀当场,好险忍着,长吸口气,道:“还兜什么圈子!”

    翟雀儿闻言,轻轻击掌,笑道:“师哥好聪明,咱们这就说开了吧。凭着香火缘份,‘东支’愿给师哥你一个机会,黄泉秘府中,可任由你挑选一件法宝,法器若干,若那‘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尚在,也给你带走,剩下的,自然是由我们支配,如此可好?”

    黑袍森然道:“打得一手好算盘!”

    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确实是当世第一流的修行法门,但对驻世久远,底蕴深不见底的北地魔门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至于法宝什么的,更不用说。

    对一个宗门而言,真正有价值的,只有秘府洞天本身,那是能够扎根固基的关键。翟雀儿一下子划去了真正的大头,胃口当真好得很哪!

    翟雀儿笑吟吟地道:“哪里,量体裁衣罢了。”

    黑袍当然不会就此甘休,他还要再说,却又被翟雀儿抢先一步:“黑袍师哥,前段时间,和你拼斗的那人是谁?那家伙先一步斩了三家坊请来的灵巫,不知抢了什么东西去,最近一段时间,可是没有了声息……”

    黑袍心头又是一紧,漫声道:“路数驳杂,不过有些东西,和北边有些牵连。”

    嘴上说着,心头转得却比风车还快:不能再谈下去了,至少现在绝不能再说!

    黑袍脑子一清,忽地哈哈一笑,抓起地上灵犀散人,施了个遁术,转身就走:

    “师妹你说得很有道理,让我再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