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莲花

    余慈扭扭脖子,都膨胀一圈儿的筋络骨肉发出细细的摩擦声响,自顶门贯入的森然锐气,已经转化为岩浆般的灼热力量,蔓延全身,这正是余慈发动“白虎七宿感应心诀”,从星空中引来的白虎星力。

    如此力量,作用在肉身上实在是浪费了,余慈也没这个打算,他虽是肉身异变,却置之不理,继续持剑作势,颂念心诀,同时在心中观想白虎七宿星图。

    他修行就是从存思入门,心内虚空更是最适合存思观想的地方,法门使来驾轻就熟。感觉着火候将至,余慈突地迈开罡步,在步罡七星坛上来回游走,白虎星力猛地暴涨,凶煞之气横溢,几乎要将他身躯撑爆!

    不过等充溢到了某个节点,凶煞之气反倒开始收敛,气魄则越来越足,如猛虎踞而将跃,扑杀凶顽之势。

    如此蓄势,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

    以他这接引星力的速度,真到正面强敌时,早给击杀了十回百回,实用性几近于无,但当前施以符咒,却能从容安排,将状态逐步调整到最佳。

    此刻,心内虚空的天穹,除了本命星辰闪耀之外,西方天际,白虎星域所涉及的数百颗星辰,亦如晶钻般缀挂天幕,亮度大增。在余慈观想时,诸星联线,其骨架真若一头行将跃击的白虎,渐渐皮肉丰满,神意如真,倒似随时都会扑下来。

    所谓“白虎入梦”、‘神通上身’,不外如是。这也是余慈所能承受的极限,如今他阴神颤动,已经很难再接受新的星力加注。知道火候已成,余慈长长吸气,直至腹部鼓胀,全身肌肉都在微微颤动,这才逆转气机,“昂”地一声闷吼。

    静室四壁猛地一颤,低沉的音波如同海底暗潮,碾压四方,碰到周围的崖壁,只是稍稍一窒,略有反射,但还有大部分穿透过去。岩层厚实,层层阻挡,音波也层层削弱,可不管是怎么削弱,其根本的脉动依旧存在,并具备着无以伦比的穿透力,一直打穿到空旷之地。

    外围,陆青和铁阑正扑杀那些阴魂厉鬼,莫名地心头一激,先后停了手,

    此时此刻,静室之内,步罡七星坛上,余慈张开嘴巴,又是一声吼啸。

    这声音比上回还要低沉,势头却更猛,音波后浪赶着前浪,推挤过去,这一回,厚重的岩层几乎完全起不到阻碍的作用,相对空旷的地下森林中,低沉的声浪就从岩层内扩散而出,瞬间席卷三里方圆,直到这时,蓄积的凶煞之力,才轰然迸发!

    离得最近的寇楮,鬼体剧颤,但它受余慈特别照顾,体外自有一层波动抵消了冲击,

    它也是唯一一个受照顾的,声浪扫过,只要是在范围之内,一切阴魂鬼物都是像是被强酸泼了一般,惨叫嘶吼,鬼体阴身纷纷扭曲崩解,有些较弱的,直接就灰飞烟灭。

    如此冲击,便连陆青和铁阑都不幸免。当然,两个步虚强者,也不至于被伤到,陆青只是觉得心神摇动,稍一定神便无事,铁阑则是挥剑,以精纯剑气屏蔽掉那凶煞音波的冲击。

    这时候,第三声低吼响起。

    但这回,吼声的杀伤反而降了下去,倒是那些被抹杀掉的阴物,其怨厉之气缭绕不散,第三次吼声起来,反被卷缠在声波脉动之中,化成一个内聚的漩涡,如百川归海,反输回去。

    新的声浪又起,但已经不是吼声,而是呼噜噜的怪响,好像声波全在嗓子里面打转,冲击性渐无,振动之力则愈发明显。

    陆青皱了皱眉,返身往回走。不一刻,她来到余慈闭关的静室外,这里还处在完全的封闭状态,女修伸出手,想推开石门,然后手指沾到岩壁的时候,却有一波细密的震荡顺着那微小的接触点传导过来,她整个身子骤然一麻,感觉随又消失。

    她微微一怔,仔细体会,心头却像是压上了重物,莫名地有些发闷,而且,这“重量”还在一层层地累积,受此影响,神意运化有些不顺畅。

    陆青见识不俗,立刻作出判断:由外而内,由肉身至神魂,煞气横溢,应是某种锻炼阴神的偏激法门,却不知是什么来路?

    她暂时没有答案,但如果余慈在这儿,会这么回答:

    白虎炼神,便是如此了。

    借白虎七宿凶煞星力,养心炼神,使气机与星域遥相呼应,神意暗合,直至形神蜕变,也是“白虎七宿感应心诀”、乃至“归宫入垣”的四象二十八宿阶段,不可或缺的一步。

    步罡七星坛上,余慈已经抛了剑,增巨了整整两圈的身体微躬,做出一个蓄而不发的势子,白虎真意便借势发动,且并不外烁,而是一层层累积到神魂层面,用如山强压和凶煞戾气,淬炼心神。

    养心炼神之时,务必要心窍澄静,虽受白虎凶煞之力浸染,却要始终留一线清明之心。也多亏余慈经了不少杀伐之事,白虎星力虽是暴戾凶煞,他短时间内,也能支撑得住,慢慢的,还能再分出点儿心思出去。

    毕竟,淬炼心神是一方面,余慈真正要得到的效果,还在别处。

    借白虎星力磨炼神魂,星力及其独特的煞气,自然会贯注其中,且由于余慈是刻意接引,其来势比寄托本命星时少了许多圆融,冲击力却是更强。按照余慈的推断,整个过程中,白虎星力不只是作用于他的神魂本体,而且会延伸出去……

    分出的一缕心念转移,略过寇楮,落在了相对较近的那位身上。

    那位正是在黑月湖的幽蕊。

    余慈心念一触,便知这女子当真是吃了一番苦头。此时她正跌坐地上,紧蹙秀眉,勉力运功宁神,在她身后,站着妙相尼姑,正伸手按在她头顶,助她行功。二人所在的房间已经是一片狼籍,各类摆设碎了一地,倒似被暴风刮过一般。

    莫不是受白虎凶煞之气刺激,发了狂性?

    这很有可能,若是余慈不慎被白虎凶煞浸染,也要大开杀戒,发泄一通才会罢休,那幽蕊猝不及防之下,着了道儿,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

    只是这样,便是傻子也要起疑心了,幽蕊本人也就罢了,那妙相尼姑出身不凡,修为又高,余慈还真有些担心她会看出什么端倪,便想着寻一个机会,将植入幽蕊神魂的神意星芒取出。

    不过,这种事儿可以回头再考虑,当前余慈还是更关心别的。

    心念再转,刹那间跨越数万里的距离,来到灵犀散人所在,直接打入其神魂深层,投入金色莲子之中。眨眼间,灵犀散人元神照映的一切,都呈现在余慈心中。

    《无量星宿劫经》依旧缭绕周边,无时无刻不想渗透进来,但与前面不同的是,此时金色莲子内部,也有一股外烁的力量,无时无刻不想冲出去。

    与经文深邃无尽的感觉不同,莲子中的力量凶横霸道,形成了巨大的斥力,时时都与经文作对,两股力量来回冲突,灵犀散人刚刚萌生的意识被夹在其中,竟是越来越弱。

    适当的刺激会加速意识的成长,但过分强烈的刺激,对那相对简单的意识来说,就等于灭顶之灾了。让白虎凶煞之力与《无量星宿劫经》打对台,重创甚至灭杀灵犀散人的意识,正是余慈打的主意。

    “死吧,死吧,死吧……”

    余慈喃喃说话,看着灵犀散人的意识反应越来越弱、越来越弱……蓦地,他心头跳动,某个信息反馈回来。

    “你妈!”

    只来得及咒了这么一声,那边虚空中,已是明光大放。

    在白虎凶煞之力和《无量星宿劫经》的对冲下,金色莲子积蓄的力量,已经过了临界点,不管内外力量冲突得多么剧烈,它要绽开了!上下四方无边无际的虚空,就此轰然破碎,尽化为亿万流光,但感觉中,更像是金色莲子迸发出的无量光芒。

    余慈的心念一阵恍惚,他和金色莲子本就是共享感应,这一刻,他分不清本体和分神的不同,也分不清余慈和灵犀的差别,他就是一颗莲子,在莫名力量的驱动下,将内蕴的生机显化。

    萌芽、抽茎、展叶、开花!

    顷刻间,一朵粉红的百叶莲花就此呈现。

    灵犀散人周身气机转眼勾连而上,随莲花绽放,由沉寂渐转为活泼,转眼完备。

    有大笑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