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劫经

    灵犀散人!

    那个正被包裹在茧子里的家伙。

    只一瞬间,余慈就做出了判断,他只在灵犀散人的深层意识里,见识过这段经文。

    念头明确的同时,经文引导着他的感应,依稀判断出对方所在的位置。那是个极远的地方,距离……参照寇楮和幽蕊计算,起码也是从华严城到阴窟城那么远,也就是说,自从当初大战之后,黑袍根本就没动窝儿。

    如此距离,远远超出余慈任何一次感应极限,出奇地却并不怎么模糊,只不过绝大部分信息,都让经文盖过。经文如流水般绕过心头,说不出是什么声音颂念,却是缥缈来去,自有其独特的脉动。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灵犀散人好像……在苏醒!

    一个微弱的意识,正从虚无中萌生。

    最初只是单纯的反应,余慈以为是针对这段莫名其妙的经文,但很快就发现不对,经文与灵犀散人本是一体,无分彼此,那微弱意识真正针对的,另有其物。

    除了经文,还有什么刺激……是了,它针对的正是神意星芒。

    余慈哑然,难不成弄了半天,最后是他把灵犀散人从沉睡中惊醒过来的?

    这个,情况貌似不妙!

    他不好猜测那边的黑袍会是怎么个做法,但如果是他代入进去,毫无疑问会在灵犀散人苏醒后第一时间,施展各种手段,将有关黄泉秘府的讯息盘问出来。或者更干脆些,用魔门最擅长的魂魄心意之术,直接攻破心防,撷取其中的情报。

    这些个念头转过来,对解决当前的局面没有半点儿帮助,余慈就骂,刚刚白虎星力贯注的时候,怎么没把这厮直接灭杀掉?

    他还发现,这么远的距离,终于超出了法宝碎片作用的范围极限,五彩光线够不到,那个居高临下的旁观者视角也就无从谈起,想在里面使点儿力都不成。不管是钉头七箭书还是北斗劾魂注死术,在相隔数万里的漫长距离下,都没可能发挥半点儿作用。余慈现在能做的,也仅仅是观察而已。

    长生真人的感应灵敏程度,绝对不容低估。仅仅是数息时间,极微弱的意识波动就引来了某种力量的窥探。

    当明显属于长生真人级数的神意力量探入之时,余慈也给吓了一跳。

    虽然神意星芒藏身于灵犀散人的神魂深层,可说是相当地隐蔽,但如此“近距离”地接触真人境界的搜魂法力,有意识地来“捉迷藏”,还是平生第一回。

    应该是黑袍吧,那家伙对神意力量的操控非常精到,真难想象,一个举手便是熔岩如潮,震动百里的强悍人物,操控神意时,竟是缥缈若虚,如烟似雾,虽是侵入神魂浅层,却没有对仍处于相对静寂状态的灵犀散人,造成任何额外的刺激。

    显然,这位也是被第一回强行催醒目标造成的后果,心有余悸。

    灵犀散人意识的萌发,显然瞒不过黑袍,那位在神魂浅层驻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仔细“观察”那微弱意识的状态,好久才退了出去。可以想见,在接下来这段时间内,黑袍肯定会提起十二分的精力,把茧子里的这位给看死了!

    余慈平缓心情,看着灵犀散人的意识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滋生,从最原始的反应,到基础的判断,像一颗颗珠子,逐一地串联起来,渐渐成形。如同复现一个婴儿接触外部天地的全过程,只是这过程好生迅速,毕竟已经有了一个完备的结构在,现在要做的,仅仅是复苏或是填充罢了。

    莫名地,余慈想起了一位很久没见的朋友。那位姓叶的大少爷,谈及神魂结构之时,就做过类似的描述,只不过当时余慈是绝不可能有这样直观的体会。

    同心圆结构中,元神居内,识神居外。灵犀散人的昏睡,其实就是识神消寂,不管是显识还隐识,都像是枯死了一般,只有元神如灯火般,依旧燃烧,统驭其体内气机,维持生机。

    现在他意识苏醒,照余慈看来,应是其元神受到神意星芒的刺激,重新开启后天识神的养成之路,有前面的基础在,想来不会花太多时间……咦,神意星芒已经渗入到这种程度了吗?

    余慈这才想到,如今神意星芒寄生的位置,已经是神魂结构的最深处,也就是说,已经触碰到了灵犀散人的元神,那可是在寇楮这个虔诚信徒身上,也没有实现的植入深度。

    这算什么……一念既起,那边轰然大震,余慈的心念刹那间坠入一个莫名的空间。上下四方极尽虚无,无边无际,这感觉是如此熟悉,余慈很快就记起来,这里应该就是灵犀散人的神魂最深层,在最初植入神意星芒的时候,他来过的。

    而且在这里,他的视角有些古怪。

    此时此刻,他是空间中央一颗金色的莲子,隐透光芒,照映虚空。

    这是一个相当奇特的代入,但不是第一次了。余慈还记得,最初时莲子还是黄中透红,不知何时已转化为纯金色。也是这颗莲子,外皮已绽开小口,余慈自然就明白了,灵犀散人意识不生发则罢,一旦生发,必是从此中出来。

    这正是灵犀散人元神照映的景象。

    还有那经文,什么五阴三毒、三界六道的辞句,化为纯粹的脉动,缭绕在莲子周边,一层层加持上来,莫名地就有充实之感,这让余慈明白,其实就算没有神意星芒的刺激,被这篇经文连番加持,“莲子”也已臻成熟,随时可以重启生机。

    余慈不免有些好奇:这经文是什么来着?念动甫动,莫名地答案已浮在心头:

    《无量星宿劫经》!

    心头隆声巨响,似乎这篇经文的名字,也有着无边法力,余慈只觉得神智一昏,魂魄摇动,至此刻起,经文的每一个字音,都带着动摇心志的力量,更有着无孔不入的渗透之能。

    他看出来了,这篇《无量星宿劫经》是要通过层层加持,渗入到金色莲子中,也就是要渗透到灵犀散人的元神中来。

    在经文之力骤然加重的渗透冲击下,金色莲子在虚空中跳动,受此刺激,灵犀散人的意识越发地清晰,可波动也越来越大。余慈仔细感应,似乎这一位对经文的力量,也不是毫无选择地接受,其元神仍有一个本能的排斥之力。

    灵犀散人愿不愿意,余慈不知道,但余慈本人肯定是不愿意的。如今他神意星芒植入了灵犀散人元神,也就要直面经文之力的冲击,纵然只是一缕心念在此,也觉得很是吃不消。

    唔?也许可以……

    余慈心头闪过一个念头,若真是这样的话,他也许真的可以做点儿什么。

    心念瞬间转回到他闭关之处,此时外面阴邪之物的冲击,已经被扫灭大半,再没有什么威胁,寇楮也已缓过劲儿来,正在调息。余慈给他一个“静心安神”的意念,随后站起身来,略作调息,突地往地上一指。

    云楼树空间打开,已经缩小了数十倍的步罡七星坛平平落地,像当初一样,盖在地脉灵窍之上,余慈一个法诀打上去,坛体急剧增大,磅礴的灵光迸发出来,扫荡整个静室。

    余慈深吸口气,迈步而上。先擎出了七星剑,又取出道经师宝印,悬于身前,并燃起妙洞真香,却并未取出太阴幡,而是面向西方,持剑肃立,缓缓举剑过顶。

    随他姿势,本命金符振动,心内虚空星辰投影闪烁,穿透数十里地层、百里沙暴,再至无限高远处,那颗寄托他生死玄机的本命星辰,立生反应。

    余慈调匀呼吸,闭上眼睛,缓缓吐音,字字清晰:“五行感化,元精所致,清音肃肃,威慑山林,执搏挫锐,噬食鬼魅,用彼化身,来立吾右……急急如律令!”

    随字节一一吐露,整个静室无风生啸,憾人心魄,下一刻,森然锐气当头刺下,直入顶门,余慈身躯剧震,整个身体都胀大了一圈儿,窜动膨胀的肌肉硬生生撑裂了外衫。

    他睁开眼,整个静室都涂上了一层血红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