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白虎

    天垣本命金符之所以被形容为“繁复”,便是因为它从还丹境界算起,要经过五道关口,才可大成。

    定鼎枢机是其一,不涉金符本身;九曜六符是其二,为其雏形;元辰六符为其三,算是巩固成型;二十八宿为其四,是再跃升一阶,可算小成;周天星数为其五,这才算圆满。

    其实这个也贴合正常丹诀的定鼎枢机、玉液还丹、金液还丹的三阶段,但在后两个阶段,都用了两个关口加强,又是以最考较心力的符法为根基,说它繁复最为恰当,但道基也打得是一等一的牢固。

    如今余慈理论上讲,是完成了前两个关口,进入还丹中阶的门槛。

    唯一有些不同的是,追复生魂定星咒和延生度厄本星咒两个涉及生死大势的符箓,一举凝成了种子真符,并且融为一体,这里面涉及到某些东西。

    细想来,再无他物,唯生死而已。

    寄托星辰,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触动生死玄机,余慈通过前面的“复盘”,参透了简韶生死大限,得以“落子应手”,一举突破之前限制他的迷障,借顿悟之力,将那生死玄机触发,恰又逢本命金符成形,这才能寄托星辰,一举达到金符圆满成就时的功效。

    然而生死间的玄机,哪会是轻易就能参透的?

    当年,绝大部分上清宗修士,都是通过苦修,用水磨功夫,硬生生将诸天飞星三十六符磨成了真符种子,全心全意凝练本命金符,又有砺心、磨练等一番艰辛过程,这才了悟生死,厚积薄发,当然可以在三垣星宫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相比之下,余慈的认知还显得浅薄和浮飘,寄托在散星之上,也就顺理成章了。早走两步,根基却不牢,眼下他也说不出这里的好坏,不过,日后要做什么,他倒是了然于心。

    “归宫入垣……是这个名目吧。”

    观看紫红木珠中记录的“天垣本命金符”修行法门,余慈终有所得。

    机缘一事,虚无缥缈,寄托本命星之事,纵然要看实力和感悟,却也有一份运气在,若是某人一时失了运道,在三垣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这里倒也有补救之法,虽然比正常的修行要艰难许多。

    这便是“归宫入垣”之法。

    循星辰经天之道,从散星到四象二十八星宫,再遍历三垣,直至进入最高成就的紫微垣,“归宫入垣”之法上,都有涉及。

    这个方法,对那些辛苦修炼,好不容易金丹大成,却难入星宫的修士来说,显得太过漫长,他们也很难激发出更多的潜力,以供移位所需。相比之下,余慈的情况则完全不同。

    他刚刚成就九曜六符,后面至少还有元辰六符、二十八宿、周天星数三个关口,亦即三个全面提升修为的机会,若是规划得好,未必不能转入三垣。对了,刚刚星辰陨落,观其位置,正在紫微垣……

    余慈心中略有异样,还没想出个一二三来,心内虚空中,他那颗本命星的投影陡地明暗变化,以极大的幅度闪烁几次,这才稳定下来,相应的,他心内虚空振动的气机也急剧波动,最终平缓如故。

    余慈不以为怪,他知道这是寄托他生死玄机的星辰终于稳定。不过,此时再感应星位,似乎是偏移数分,方位大概是……三垣以西?

    这代表什么?低头又看“天垣本命金符”的法门。

    四象二十八宿大体上是围绕三垣的庞大星域,整体以青龙、白虎、朱雀、玄虎命名,一象为一星域,一宿为一星宫。在天垣本命金符的本命星系统中,这是那些未能得入三垣的修士,寄托本命星的次一等选择,侥是如此,也比散星强上太多。

    三垣以西即白虎星域,行庚辛之气,主兵凶战危、杀伐灾劫,亦有震慑邪妄,降伏鬼物之灵应。这隐然和他当前精通杀伐剑道,擅摄鬼驱邪的修行方式相对应。

    余慈便有些明白了。

    寄托本命星辰,说到底还是天人感应,自然要循天道之理。显然,他这颗散星要想想早早打入四象星域,便要依从性情,先从白虎星域着手。这样一来,修行的脉络也可以明确了。

    以此为参照,余慈便寻到了对应的‘白虎七宿感应心诀’,这是一篇符咒兼通的法门,需要日常修行,以此呼应庚金之性,提升杀伐之气,逐步向白虎星域靠拢。

    余慈尝试着默念咒文,心结符形,有玄元根本气法傍身,只要是与符箓相关,他都可以很快入手,没用多长时间,寄托星辰与本命金符的共振就有了细微变化,在此过程中,莫名地有股森然锐气自他顶门刺入,遍体寒透,然而寒至极处,却有灼热之气生发,转眼如滚沸油,通达筋络骨血,无一不至。

    闷哼一声,余慈只觉得眼珠子有些发烫,视野都在发红,抬头上看,只看到了厚厚的岩层。可是借助对本命星辰的感应,他能够感觉到,此时本命星虽没有明显的移动,却是隐然与西方星域建立了微弱的联系。那个方向,正有一股奇妙的力量,如同一道光束,先‘命中’了本命星,又折射而下,刺入他的顶门。

    “这就是白虎星力。”

    余慈正要细细体会其中微妙,心头又是一动,寇楮杀猪似的叫声响起来:

    “上仙饶命!”

    微微一怔,余慈将心念移到闭关场所之外,那里正是他最虔诚的“信徒”所在。只见那鬼修蜷成一团,整个身体都缩了一圈儿,正瑟瑟发抖,鬼体时隐时现,竟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余慈猛吃一惊,这才想道,寇楮与他心念气机隐隐相通,他刚才的突破、承受的星力都会对其造成影响,至于最后面借到的白虎凶煞之威,对阴邪鬼物的打击简直是致命的,要不是寇楮及时嚎一嗓子,说不定就给灰飞烟灭了。

    “这就是标准的无妄之灾啊。”

    余慈哭笑不得,忙进行调整。其实这也好办,再凶煞的星力,终归是要通过他来起作用,他只要及时调整心念,给寇楮一个特例就好。

    寇楮压力骤减,却是承受不了急剧的变化,一松劲儿就昏睡过去。余慈确认它没有大碍,苦笑着摇头,与之同时,他又想起一事:和他有联系的对象,也不止寇楮一个啊。

    心念一转,感应便有不同。

    余慈放开感应,首先就要提升五感六识的灵敏度,由此涉及本命金符的运化,本命金符又与寄托生死玄机的星辰保持着玄妙的共振状态,而本命星正与白虎星域建立着微弱但实际的联系。如此逐级推动,级级上升,莫名的,余慈的意识便如同飞空的焰火,直登天穹,一个恍惚,便似在九天之上,凌虚而立,俯瞰下来。

    站得有多高,看得有多远。

    刚闪过这个念头,其实他什么也没看到,心头“嘭”地一声闷爆,漫天烟花四散,余慈一个激零,无法保持那绝高层面的视野,从九霄云外直跌下来,眼前心中一片空茫。不,也不尽是空空如也,有几点或强或弱的光芒,在心内虚空呈现出来。

    那一瞬间,余慈已经与几个相对强一些的信息源头建立了联系,毫无疑问,都是神意星芒寄生的对象。

    最近的当然是寇楮,略过。

    相对来说,比较接近,也在成千上万里外的……啧,是游蕊,不,是幽蕊!这确实是除寇楮外,最“近”的一个了。

    余慈的感应出奇地清晰,那边,一贯精致打扮的骄美女子正按着额头,秀眉微蹙,有些痛楚,更多的还是迷惑。瞧她的模样,应该是余慈进阶,还有白虎星力的灌注,也对她造成影响。

    当然,能有这样独立的视角,不是神意星芒的能耐,而是法宝碎片的功用。然后……

    余慈心头骤然一紧,他又“听”到了一段熟悉的经文:

    “他年劫来时,五阴烦恼,三毒炽盛,轮转生死,无有竟已;他年劫去后,三界天通,不设障锁,六道浑一,难分贵贱,混染泥中,挣扎无从。惟诸佛子、诸善信、善布施者,必得涅槃永离三涂生死之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