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寄托

    一样星空,两样天地。

    刚下了一场细雨,便有几十股清流自峰顶泻下,山泉漱石,妙音潺潺,空气中又有幽香浮动,绕转亭阁,溪声花香染化一处,浑不知是水中蕴香,或是香滴水响。

    这里有个名目,便叫听香苑。

    园林中,女主人素袍赤足,长发自然垂肩,斜倚在竹榻上,正自观书。忽地心有所感,透过枝桠间隙,遥望星空。

    “本命新星?”

    她一向待人宽厚,身边近侍也没那么多规矩,一左一右两个美婢都抬头看天,十分好奇:“什么是本命新星?”

    “在上清宗里,但凡修炼天垣本命金符的修士,一旦金丹圆满,便可接引星力,并在星宫中定一颗本命星,将自身生死玄机寄托于星辰之上,天人感应,平日修行多有仰仗,使符施咒时也有增益之效……这是本命星。”

    两个美婢都是灵动之辈,齐声道:“那新星呢?

    “天垣本命金符乃是此界最艰难繁复的丹诀之一,能修炼有成者,无不是一时之杰。当年上清宗修士,但凡修炼此法到圆满境界,所寄托的本命星,多是列入三垣之中。”

    女主人仰头遥望天穹之顶,那里正是号称三垣的核心星域,她悠然道:“三垣星宫乃诸天星域之中,星力汇聚、演化最是高效。三垣中,以紫微垣为最上,太微垣次之,天市垣又次之,入此三垣者,可以进修步虚术,争一争长生之机缘。其中机缘修行上佳的,则可进一步修炼度劫秘法。不过,终究也有一些时运不济的,不入三垣,甚至稍靠外的二十八宿也未入得,只寄托到一些旁散小星上,未来修行境况,自然无法与前者相提并论。”

    “原来是个不入流的……”美婢中个头较高的那个便哧笑一声,她眉目如画,笑起来显得明媚娇娆。

    女主人淡淡瞥她一眼,美婢立刻就垂下脸去,知道自家有些过了,忙道:“紫蕖知错。”

    “未能归宫入垣,此人日后修为或许有限,可人之成就,焉能纯以修为论……咦?”

    女主人再次抬头,锁定之前的星域,可是那颗不起眼的星辰似乎在她一分神的空隙间,与其他的星光混淆在一起,难见影踪。但她当然不会这么想,她更信任自己的感觉:

    “区区一颗散星,是谁为其遮掩天机?”

    念头未绝,天穹正中,紫微垣星域,一颗相对黯淡的星辰蓦地大放光明,乍看去便像是扩出一层赤晕,一下子压过周边所有的星光,可莫名地又开始摇动,不安其位。

    “这是虚其位,以待后进?”

    女主人一时没敢确定,然而事情的变化已经超出她的想象,小半刻钟之后,那颗星辰已经明显偏移位置,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在赤光晕散中,斜坠而下,曳出一条长长的芒尾,切分了半边星空。

    有那么一刻,女主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散星之象,能察觉的人不多,但紫微垣中星象变化,稍微了解天文的人物,便可得见,更不用说那些通晓天机的大能,一时天下震动,不知几声慨叹,几声嗟呀。

    “朱师伯……”

    赤足站在微带湿润的草地上,女主人怔忡良久,方幽幽叹息。

    刚刚星宫剧变,天底下能知其脉络的,不过三五人而已,她就是其中一个,而且,极有可能是最知根底的那个。亿万里外那位老人,无疑是用这种方式,与这些人对话。

    尤其是她。

    “让我顾念香火情吗?”女主人微露笑容,寒意森然:“看来,人人都知我羽清玄好说话!”

    *********

    头顶星辰陨落异相,余慈也看到了,不免惊叹一回,不过他更奇怪的是,与星坠天象前后脚,自己勾连的那颗星辰,怎么突然淡去了?

    眼看着星光敛灭,他很是疑惑,但相应的,他在星空中的感觉没有变弱,相反,还在持续增强,那感觉,就是星力的强度。星力源于星辰,但并非是单纯的长线传输,更准确地说,应该更类似于共振或投影。

    眉心祖窍,追复生魂定星咒和延生度厄本星咒形成的种子真符已经完美交融,由此牵动他本人生死之机,微微跳动,而天空中,则有一个与其频率完美契合的星辰在回应,至此建立起极玄妙的联系。

    余慈将他的生死印记映射到星辰上,星辰则作出回应,将其星力投影到他的初结成的本命金符中,打入生死符内。

    这一刻,心内虚空,已显现出一颗星辰,与其在真实星空中的位置完美对应。

    心内虚空有了,天空中却隐没不见,这是什么缘故?

    余慈想不明白,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别的,自星力注入后,他全身气机又开始洗换,纵然只是微调,但亿万气机合在一处,连串变化,积少成多,也是个了不得的工程。

    更重要的是,还丹修士丹诀有成,气机的频繁变化,神气合抱,圆转如珠,其蕴含的精血阳气,终于把周围那些阴邪之物引来,不只是怨灵坟场中,便是心象投影所在的百里高空,亦是如此。

    “破!”

    鱼龙外相一声长嗥,额头道经师宝印一圈光芒放射,始发之际,就凝成星砂一般的符法灵光,化为一圈冲击波,四面迸射。

    余慈出手便觉得与以往不同,符箓发动时,已经感觉不到明显的气机运化,心念一动,就是纯粹的振动,振动如同呼吸,无需刻意控制,完全化入了本能之中。

    生死符与本命金符浑融如一,自有节奏,与之呼应的,则是他寄托生死之机的星辰,两边交互感应,符法威能便在这感应的过程中,蓦然放大,没有多消耗他半点儿力气,其范围竟是轻松突破三里方圆,将这片虚空洗净。

    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

    左边上方和正下方,接连响起两声惨嘶,两头阴邪之物还未现出形体,就被打得散了。

    一击建功,余慈也不与这些阴物纠缠,他心象投影发挥全部战力,还是要在照神图覆盖的五十里范围内。如今既然本命金符成就,亦是寄托了星辰,他没必再逗留下去,投影倏化流光,转眼回返。

    睁开眼睛的时候,进入还丹中阶的“后遗症”依然存在,气机的全盘洗换还需要一定时间,毕竟,这不只是本命金符的成就,还包括全身肌肉骨胳、筋络血脉的整体变化,肉身的进阶还要一定的过程。

    这一过程中,精血元气的聚拢运化时刻不停,没有特定准备的话,是肯定遮掩不住的,这也是大量阴物趋之若鹜的原因。

    不过,余慈有两个极称职的护法,虽说地下森林中阴魂厉鬼太过密集,但两个步虚战力联手,在不出现特别强大阴物的前提下,足以将方圆二三十里范围封锁得风雨不透,余慈很放心。

    现在,他想仔细梳理一下脉络。

    寄托生死之机到星辰上,他修炼“诸天飞星”的时候,朱老先生可没告诉过他。不过他想着,某个地方应该有类似的描述和介绍。

    从云楼树空间中取出一个珠串,是由十九颗紫红木珠连缀而成,光滑.润泽,十分耐看,余慈手捻珠串,稍一转动,就找到了他的目标。

    珠串无名,是当初在离尘宗,朱老先生赠给他的,原本是想着让他在含章法会上佩戴,看是否能吸引几个故人,但后来无疾而终,老先生干脆就在原本十八个木珠的基础上,再加一颗,里面封入天垣本命金符的全套修行法门,供余慈参考。

    之所以是参考,是因为余慈修炼玄元根本气法,开辟心内虚空,可以将复杂的气机运化,显化为最直观的心象图景,情况与大部分人都不相同,原本天垣本命金符的修行,可要比他如今所修炼的复杂成百上千倍。

    余慈大部分时间,是把这里的修行法门,当成字典资料翻阅的。

    “寄托星辰,寄托星辰……有了!”

    有了明确的目标,心念的扫描最是便捷,余慈转眼就抓着了相似的字眼:“本命星?三垣?新星?”

    他忽地愣住,新星?不入流的?

    等等,不对,这明明是指本命金符大成后,亦即还丹圆满,行将突破步虚关卡时才有的异象。

    他这刚成就九曜六符,后面还有三个关口要过的修士,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