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新星

    濒临破碎的石碑插在土中,陆青站在碑阳一侧,看着上面几乎将碑洞穿的拳印缺口。缺口给人的印象是,由中心向四角辐射的裂纹随时能够让石碑崩解。但如果真的伸手去碰,人们就会发现,其实没那么容易把碎片掰下来。

    石碑之中,有一层极难探知的力量,它要把石碑崩碎,可与之同时,它又凝定在其中,维持着一个将发未发的状态。所以,石碑留存至今,依靠的不是本身的材质坚固与否,而是这力量如今的态势。

    如果让这态势重新流动的话……

    陆青站了片刻,身体略沉,忽地一拳击向缺口,拳锋几乎要碰到石材裂隙尖锐的边沿,才猛然停下。整个过程,并没有带起任何风声,然而石碑却在嗡嗡颤动,内里的力量状态有不稳的趋向。

    缓缓收拳,陆青所在之地,方圆里许的浓重阴气竟在无声无息间排了个干净。在这近乎纯粹的空气中,女修心中意念闪动:“这就是他巅峰时的印记……”

    这时候,她忽有所感,讶然回头,却见后方三里左右,地气流转突发异常,那是她那位便宜主人闭关之地。

    眉头微皱,陆青随即收了石碑,往那边赶去。眼看到了近前,却见外间,同行的两个鬼修停在那里,铁阑还好,寇楮却是整个鬼体阴身都趴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怎么回事?”

    “沉……沉!”

    寇楮眼下是当真狼狈,它其实也没受什么伤,只不过莫名地鬼体沉重,绝大的压力从它神魂中迸发出来,压制得它连转念头都困难。

    陆青和铁阑对视一眼,气机变化是瞒不过有心人的,发生了什么事,两个有步虚修为的高手,都能猜个七七八八。陆青便安慰它道:“没关系,是卢老爷修行精进了。”

    随后她又道:“怨灵坟场阴邪众多,如此境况下,欲猎取精气、阴神乃至夺舍之辈不在少数,你我要加固防护才好。”

    铁阑略一点头,道:“你在内,我在外。”

    ***********

    十方大尊冰冷的意念烟消云散,余慈猛然间从复盘的推演中清醒过来,旁边的影鬼早已不见,心内虚空震荡正起,亿万条气机化为一圈圈可以目见的波纹,让这片天地都失去了真实的形状。

    中央区域,一派光芒璀璨,电光绕行,生死符外,本命金符的虚影已经被缭绕的电光照彻,但其本身的灵光,才是引发这一切的根源。

    作为这片空间的主宰,余慈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有准备,也希望如此,却还是没料到,竟然会这么快!

    九曜六符中,已经结成种子真符的五个,不知道是哪个先亮起来,灵光如流,在其间游动。符纹连头串尾,可以视为一个镂空的圆球,外部形成一个近乎完美的曲面,而内部则是千百符纹勾连。流动的灵光看似轨迹曲折,实则环行有序,所经之处,就有无数气机响应,灵光流动越来越快,整个符箓圆球发出嗡嗡的震鸣。

    余慈的心念随着灵光一起流动,太乙星枢分身、九曜龙渊剑符、天河祈禳咒、出有入无飞斗符、太阴炼形法……

    “卡索!”

    嗡嗡之音中,似乎有这么一声响,一块以往总是缺失的部分插了进来,量身订做,恰到好处。

    追复生魂定星咒!

    灵光也在这个时刻,流经此间,一无窒碍,周流圆满。

    余慈心神猛地一空,紧接着便似担了千斤重物,直坠下去,显化的身形转眼消散,他全副心神都坠入到符箓圆球内,坠入核心生死符上。便在同一时间,无数气机放射,其源头既有生死符,也有符箓圆球,两边气机便像是亿万条丝线,绞缠合股,彼此勾连,复杂得让人眼蹦,却是出奇地条理清楚,丝毫不乱。

    此时此刻,生死符和符箓圆球,亦即本命金符彻底连接、锁定且共生,浑然一体,不分彼此。

    与之相应,气机聚合,整个心内虚空似乎都向中心处凝缩,周边的影像也严重扭曲,但这已经不算什么了,余慈心念自然分拆,一部分留在心内虚空中,另一部分则回归现实层面。

    闭关区域,早不复平日的安静。余慈周边元气涌动如潮,托举他的身体,自发悬浮半空。此种状态下,余慈全身放松,某些特殊的气脉窍穴隐隐震动,那是与种子真符相关之处。

    种子真符正是将常用的符箓精炼凝化,成为“种子”,寄入窍穴,关联气脉,以达成精粹玄妙的效果。其寄入的窍穴都是根据人体结构、气脉流转,选择的最适合之处,自有其玄机。

    此时无需内视,各窍穴就都有感应,由此联动的气机,便如一张渐渐绷紧的网子,捆着他的手脚肢体向内收,终至全身蜷缩,如重入母体的胚胎,浑抱如球,内外如一。

    至此,余慈的意识亦似归返先天浑蒙之境,似明非明,忽有“通”地一声响,似在耳畔,又如在心头,随即便演化为龙吟虎啸之音,震魂荡魄,更形之于外,牵动外间气机,哔剥作响,四面岩壁都受到影响,石粉簌簌而落。

    心内虚空中,符箓圆球并生死符层层压缩,如今不过拳头大小,却有星星点点的光屑喷溅出来,如星河绕天,华丽璀璨。鱼龙外相飞绕在更外层,如龙戏珠,自发勾连,气机互通。

    这就是本命金符?

    余慈有一种奇妙的喜悦,可并不纯粹。他形容不出眼下是个什么滋味,好像是吃饱了,但又觉得还可以继续塞上一点儿……

    当追复生魂定星咒的种子真符成形之际,九曜六符已经圆满,本命金符的第一阶段自然成就。这样结束应该也没什么,可余慈就是感觉着,还有一线之机,未曾寻觅到,这似圆满而又未圆满的感觉,好生古怪。

    硬要比较的话,还不如复盘时,点在人体轮廓眉心之际,那种忘我的欣悦和满足。

    眉心?

    这心念一闪,余慈的眉心突地发热,正是追复生魂定星咒的种子真符寄入之所,但又不只是这个。

    已经凝实的本命金符上,突地又是一震,属于十二元辰的几道符纹纷纷呈现,虚空神行符、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不用说,已经是种子真符成就,另外还有……

    延生度厄本星咒!

    两个同样作用于生死大势的符箓紧紧咬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灵光闪耀不息,与之相对应,定盘星和本命星在眉心祖窍浑融,连迭跳动,好像外界有一块磁石吸引着它,几乎要破颅而出。

    那吸引他的源头,源头……

    在天上!

    蜷缩如胚胎的余慈猛地抬头,眉头处星光一点,嗡然跃动。可是,其面对的是并非是哪处的天空,而是十里、数十里的厚重地层。

    这又如何?余慈无意识地咧嘴一笑,一道清光自眉心射出,视上方岩壁土层如无物,转眼不见。

    真实与虚幻的分际再不是那么明显,清光变化,渐渐放粗,铺阵鳞片,终成为一条活生生的鱼龙,口中则衔一颗光芒流转的圆珠,转眼破开十多里土层,突破漫天风沙,一跃而至百里高空。

    正值深夜,天空如墨锦黑缎,向无边远处铺开,星辰闪耀,天河盘转。

    通过心象投影,余慈顷刻间跨越了百里长途,在高空,通过这里的视角,将整个天空都纳入进来。

    天边,一颗不起眼的星辰骤然闪亮。

    那光芒比之璀璨的天河星群,相去何止百倍?可余慈莫名地就生出感应,移转视线,让那微光投射过来。

    “那是什么?”

    比他的认知要更早一步,鱼龙外相口衔的圆珠已经殷殷震动,奇妙的感觉从百里高空直贯下去,传导至遥远的本体处,那边眉心滚烫!

    亿万里外,某位伏案瞌睡的老人忽地一激,从梦中醒来,怔了片刻,他站起来,紧赶几步,推开通往外面平台的雕花木门,迎着微冷的夜风,抬头上看。

    天边,正有一颗星辰,用它独特的频率闪烁。

    “天垣本命新星!”

    ************

    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心想事成,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