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复盘

    神意星芒被毁了还是被截了?

    余慈不能确认,但他也没有太担心,不能植入神魂的星芒,最多六个时辰就要自行消散,对方想凭借那个来锁定他的行踪,几乎不可能,他倒是对那位的实力级数更关注些。

    影鬼就道:“肯定不是神主一级,否则法力作用无远弗届,你死定了;

    “也不像是劫法修士,那些人经过劫炼,神通具足,只要有一线联系,万里长途,如在眼前,你也没得命在……

    “也不像是长生真人!”

    这次开口的是余慈,他有面对长生真人的经验,之前碰撞那一回,对方意念确实强大,远远超出他的水准,可给他的压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

    “你要这么想,就真的死定了。”影鬼嘿地一声笑,“看起来他现在确实实力有限,不过你看这个……”

    征得余慈的同意,影鬼借用一点儿力量,在心内虚空中现形,酷似曲无劫的脸上,还带着冷笑。它一挥手,便在虚空划出一连串交错的线条。

    余慈在符箓上造诣精深,对线条轨迹也就十分敏锐,只看到前小半,就认出来,那是石室中血迹纹路的布局,虽说这肯定不是符法的路子,但还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奇道:

    “你都记下来了?”

    “怎么可能,感应最多照见五尺方圆,又时断时续的,不过后来作用到那小辈身上的气机流动痕迹,倒记了七八成。”

    说着,线条又丰富了许多,且已不在一个平面上,而像是用细竹条搭成的奇特造型,非常抽象。余慈心念微动,这造型之上,忽地现出一个大字形的人体轮廓,以之代表简韶,准确地再现了当时的情况。

    有了人体做参照,显然更为直观,影鬼调整了几个小细节,这次属于它的“复盘”就完成了。

    相对于石室内整个纹路布局,这只能算是一小部分,但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毕竟血迹纹路再复杂,都要作用到简韶身上,对影鬼来说,这已经足够。

    它指在人体轮廓上的某个位置:“看到没有,这些个节点,还有这边的三环三叠转折,象征天魔九变,无穷无尽之意,是典型的祭礼天魔之法。”

    “祭礼天魔……魔门?”

    余慈倒没想到,这里还牵涉到了北地魔门,不过有些古怪,真是魔门行事,哪用这么鬼祟来着?

    很快,影鬼就道:“以后大概是,但现在不好说。”

    “什么意思?”

    “若我所见不错,这是以血献祭,谋求‘洗质换形、转化天魔’的法门……”

    它刚开个头,余慈猛地想起来:“就是你做过的那种!”

    当初影鬼做它的沉剑窟主人之时,曾耗时千年,精修魔功,成功转化为无形天魔,以此突破星轨剑域的封锁,余慈对此记忆犹新。

    影鬼冷哼一声,没有搭理,继续道:“洗质换形,就是要舍弃皮囊,将阳神化为至阴魔物,成就域外天魔法身。这手段,寻常修士想也不用想,至少也是阳神成就、或将成未成之辈才能办到。只要办到了,其天魔法身层次,起码也是个‘天外劫’的级数。”

    域外天魔以无生念、集阴煞、天外劫、末法主为四大层级,天外劫魔便与修行界的“劫修”相对应,实力从长生真人起,绝对是一等一的强敌。

    余慈沉默了下,他也明白了影鬼的另一层意思,既然需要用到此种法门,对方的身份,肯定与魔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想必不是魔门嫡系。他还注意到,影鬼并没有把话钉死了。

    “有办不到的可能吗?”

    “当然,要是你现在去破坏了那家伙的仪式,肯定让他前功尽弃。”

    余慈哪可能再跑上几万里路,专门去冒险?影鬼就是在调侃他。不过余慈并不生气,继续问道:“能不能确认时间?”

    “一般到血祭的时候,就是在后段了,不过成功之后应该还有一段温养期,总在一年半载左右。”

    这才是影鬼如此放松的原由,余慈听了也吁出一口气,有这段时间的缓冲,很多事情就有可操作性了。

    “不过,那个倒霉的小辈,莫名神魂转质,里面有点儿意思……”

    “转质?”余慈心念又是一动,象征简韶身形的人体轮廓上,又显出一团丝线轨迹,乱麻似的,让人看得发晕。这是简韶死去后,在其神魂中炸开的气机反应,余慈将其拓印过来,只有三四成,观其大略倒是勉强可以。

    影鬼低咒一声,又忙活起来,这次它尝试着将已定型的祭纹结构,和这团气机反应轨迹相结合。二者本就是因果关系,小半个时辰后,它还真的在二者之间勾连了百十根,象征着血迹纹路引发的气机变化,一团乱麻的气机轨迹终于有了一些条理。

    但也是影鬼所能做到的极限,它半是判断,半是解释:“那厮转化成天魔不错,但和我用的有分别,应该是倾向于操控人心之类。”

    余慈嗯了一声,其实复盘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他没什么不满意的。

    然后他又问了一个问题:“致死的纹路是哪个?”

    影鬼立刻明白过来,连着点出了四处,正是连接简韶四肢,汲取精血的那些。然后也不用余慈再说,它又指点道:“这几处是献祭的,只不过延伸到远处,未得全貌,还有反作用于小辈肉身的,作用于神魂的……”

    分门别类的同时,他也点出这几个部分之间的联系,任何纹路都有各自的倾向和作用,但要真正发挥作用,还都要从属于一个整体。魔门祭祀之法和玄门符箓相差甚大,但在这基本思路上面,没有区别。

    余慈看影鬼梳理其间脉络,对魔门祭礼之法,仍然似懂非懂,可是对其间力量的流动,已经有些概念。尤其是他对简韶心理层面的乱象、身体机能的衰灭、六识感应的变化乃至于神魂转质的一整套过程,都有一定深度的记忆,两边结合,认知也就愈发清晰。

    这里面不只包括了上下左右的空间概念,而且还有快慢时机的时间因素,结合起来,就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渐渐的,当时简韶主要的气脉筋络也显化出来,充实了原本非常简单的人体轮廓,而这愈发充实完备的“活例子”,也就通过心内虚空,用最生动的方式演化下去。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周而复始。

    余慈进入了长时间的静默,在他身边,影鬼也是如此。

    不知过了多久,简韶生生死死总有成百上千回了,余慈显化在心内虚空的身影,终于抬起手,直接点在那拟化出的人体轮廓上。

    “这里!”

    此时正演化到简韶生机将断未断的时刻,余慈一指点出,正中生机彻底衰亡前,残余之所在。

    眉心!

    指尖落下,心内虚空中,忽地有了变化。

    影鬼敏锐地发现不对劲儿,脸色微变,想要提醒,牵动的气机已经布满了整个心内虚空,更有有密密麻麻的轻爆声响起,这是一个内聚的趋向,中央生死符周边,光芒璀璨明透,飞绕的鱼龙外相,更是遍体生光,光波流窜如电。

    生死符外,本命金符的虚影之上,同样有光芒透出。

    但相应的,外围孤岛夜海都变得模糊不堪,而影鬼的身形更是首当其冲,直接被抹消掉了。

    对此,余慈当然也是有感应的,不过那些感应就像是在梦境中,总与他的理智隔了一层。如今他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了那边的天魔血祭纹路上。

    之前他一直在旁观,从当时看着简韶死掉、神魂异化,到心内虚空中,一遍又一遍地观看简韶的生死流程,他惊叹于其间的复杂玄妙,却由始至终找不到自己能够介入的时机。这岂不是说,若那十方大尊照葫芦画瓢再来上十回八回,他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任对方为所欲为?

    余慈当然不乐意。所以他投入所有精力,从一团混乱,到梳通条理,再到若有所得,认知无疑是在迅速进步,相应的,他终于能够判断出那个时机节点。

    如今他出手,正是要在这原本插不进去手的流程里,留下自己的痕迹。

    简韶死掉没什么,但若换一个他真心要救的对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会怎么做?

    就是这么做!

    一指点在眉心,追复生魂定星咒就此启动。

    他仍不能完全认知、扭转生死大势,但抓着生死转换的一线之机,施加一个让“秤杆子”倾斜的力量,却是他最擅长的手段。

    人体轮廓一个剧烈的震动,那是追复生魂定星咒影响了既定的气机走向,已经相当充实完备的“活例子”,非常真实地做出了反应。

    刹那间,仿佛是时光倒流,余慈再次面对十方大尊冰冷的意念。

    “简韶”眉心,追复生魂的星芒灼然闪耀,此星名曰“定盘星”,便像是投出的一根长索,死死捆住其“神魂”,和虚无之后中的存在直接角力。这样还不够,余慈心念再发,第二颗星芒,亦即延生度厄本星咒所发的“本命星”投入。

    定盘锁魂,本命固本,两颗星芒名有不同,本质如一,都是生死大势上压沉“秤杆子”的关键,故而融合无碍,效用并发。

    “简韶”再震,同时震荡的,还有心内虚空!

    **************

    新年零点前争取再送出一章,为大家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