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二章 拓印

    半晌呆滞之后,简韶眼中骤然燃起希望之火,他大叫一声:“我也信奉十方大尊……”

    鬼修哈地一声笑起来:“现在想了?大尊信众,却是宁缺勿滥!”

    “不是,我是说……”

    话说半截,鬼修嫌他聒噪,在他头面上一拂,瞬间封了他的嘴巴,余力所及,视听味触等感应亦接连灭去,简韶挣扎着想说话,又哪还能够?隐约中,只听到鬼修森然笑道:

    “待你血液流干,生机绝灭之后,自归大尊统辖,眼下不用着急,不用着急!”

    不是,不是!

    简韶挣扎着想说话,可是那鬼修与黑肤大汉有许多地方要转,哪会停留太长时间,石室中已是寂然。

    随着鬼修法力进一步侵入,简韶五官机能已尽被封死,他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家伙走了没有,但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如今他只有思维还在流动,只有向那个他一直将信将疑的存在求助:

    “十方大尊,饶了弟子性命!”

    意念因为专心致志的缘故,是前所未有的清晰,不过对此,余慈保持沉默。

    影鬼奇道:“碰上正主儿了?”

    “正主儿?”

    余慈沉吟不语,因为对面五感相继断绝,他对那边环境的感应也都灭掉,只有简韶的心念变化,成为唯一的信息源头。

    恐惧、绝望,还有种种负面情绪到极致之后,不可避免的幻想,一层层地剥开。余慈能够感觉到,简韶的生机正在加速流失,深重的恐惧加速了这一进程,而这也是设此死局的人物所希望的。

    对此,余慈没有动作,也确实无能为力。他考虑片刻,问道:“十方大尊……以前确实没听到过这名号吗?”

    “确实没有。”

    “那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迷惑中,余慈的心念在“金属飞蛾”上转了几圈儿,“十方”之音如浪潮般一波波地掀起来,由于是余慈主控,这声音不再像最初时那样混乱,来来去去间,澎湃辽远,甚至还有一点儿空灵之意。

    其中玄妙,渐渐显露,虽是碎片,余慈仍要赞上一声:真是好宝贝啊!

    那另一个疑问就浮上来了:这可是能够自我修复的上等宝贝,到现在也难以估量其完全恢复之后,会有怎样的威能。既然如此,怎么还轮得到他来收取?正主儿为什么对漫山遍野的法宝碎片视而不见?

    观其信众设局,似乎已经有了相当时间的准备,人数也是不少,有这个时间,搜寻一下法宝碎片,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若将自己代入进去,余慈是肯定不会错过这种宝贝的,除非……

    无用,有害,或是不知。

    思路在这里分岔了,余慈一时间无法判断,只能再将注意力放回到简韶那边去。

    凿开四肢,流尽血液而死,确实能够让绝大部分人都崩溃掉,在这上面,简韶没有超出常人的素质,所以,在长时间乞求未能获得回应之后,他也崩溃掉了。

    绝望的人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原先的敬畏变成了愤恨,他的意念转为怨毒,这种发泄式的诅咒辱骂,余慈又不痛不痒,自然不会在意。

    不过,很快,余慈就感觉到,受到简韶激愤的情绪冲击,一直深植入其神魂深处的神意星芒竟开始摇动,并遭到一股向外的力,显然是被排斥了。

    这倒是新情况,那边的感应转眼就微弱到了极致。

    不过,激动的人除了激动本身,什么情绪都是暂时的,往往都是有始无终。眼看着神意星芒给排挤到外层,简韶的情绪又是一变,开始呼天唤地,又苦苦乞求。

    余慈就想,若是换了天地间任何一位神主,此时早该与这厮一刀两断,或者干脆一个天雷劈死他,他倒还不至于,只是一直观察,看着神意星芒在其神魂中的深度来回变化。

    时间在缓慢却坚定地流逝,不稳定情绪加速了精力的损耗,简韶的意识早已混乱不堪,和余慈的联系也中断了三四次,这期间,余慈投下的符箓刻印,已经不是简韶神魂所能承受了的,先后破碎,不久,其身体上又有了新变化。

    余慈从微弱的联系中,隐约感觉到了,简韶生机的流失还在持续,不过有一股向内的力量从其全身各处渗透进来,并遵循着一定的轨迹流动。

    应该是血迹纹路的作用吧。余慈这样猜测,与他共享视角的影鬼一声不吭,自顾自地记忆梳理这些路线。

    简韶好像成为了那血迹纹路的一部分,全身气机渐而嬗变,一段时间过后,完成就成了另一种模样:那已经完全不符合人体生存所需,所以,简韶在简单的挣扎之后,生机绝灭。

    至死他都不知道,十方大尊为什么会这样对他!

    不过,简韶的神魂还残留着,依然装在生前的身体内,保持一点儿未泯的灵识,却逐步变得迷蒙昏沉。

    星芒是以生灵的自我意识为依托,才能成功寄生,当那感觉反馈回余慈这边,余慈就判断:看样子,神意星芒很快就要“脱落”了。

    吐一口气,慢慢平复略有波澜的心情。余慈无数次从生死间划过,也无数次置人于死地,却还是首次如此清晰地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由盛而衰,直至死亡的全过程。

    尤其是以这样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居高临下,看着那人在绝望中挣扎,最后在迷蒙中死去,终于,像是所有的光源瞬间灭掉,那边的感应一下子进入了黑暗……不,连黑暗也算不上,而是一片纯粹虚无,那奇妙的感应传导过来,受其影响,有那么一瞬间,余慈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这感觉仅持续了一刹那,余慈不确定那边发生了什么变化,但对彻底的寂灭虚无而言,任何微小的刺激,都如同惊雷,撼人心魄。

    那边突然铺开了一片光亮,当然,那不是什么“光”,而是烟花般炸开的气机反应,因其太过密集,才有这样璀璨的效果,甚至于让余慈为之眩晕,也因其密集,余慈早就“眼花缭乱”,根本无法探究其中奥妙。

    这时,他心中一动,借用神意星芒的感应,尽量将这激烈的变动拓印下来,送回到心内虚空,由于事发仓促,全无准备,还有感应精度上的问题,他也难窥全貌,只弄了大概三四成的样子,且后面还要梳理。

    做完这一切,感应断绝已然在即,但余慈有一个最大的疑惑没有解开:

    “这一串变故,究竟是为什么?”

    他能够感觉到,因为气机的激烈变化,已经几乎彻底丧失灵智的简韶神魂残余产生了某种异变,这不仅导致其长时间留存,还与外界发生了某种交流。

    现在,那“交流”才是主流!余慈植入其间的神意星芒已经摇摇欲坠,用以输送力量的五彩光丝,则是早已断掉。余慈现在真的成为了完全的旁观者,在越来越模糊的感应中,分辨属于“交流”的讯息。

    是意念上的……

    “十方!”

    极其遥远,但又无比熟悉的意念冲击过来,便像是一排巨浪,转眼将简韶神魂吞没,一瞬间的功夫,残魂就完全被征服了,余慈心头猛震,属于他的神意星芒竟然也被“吞”了进去,感应不但没有断绝,反是又牵连得紧了一些。

    这是简韶残存的意识仍未能分清两个“十方大尊”的差别。但“误会”持续到这里,终于也到了极限,也许是一息,或是两息的时间,除了余慈之外,“交流”中的两方陡地明白了什么,当然,简韶残存的意识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真正明白过来的,是那个余慈无比好奇,且又抱有更胜十倍戒心的神秘存在。

    “十方大尊?”

    在余慈心中做出初步判断的时候,一道冰冷的意念扫过神意星芒,对绝大部分修士都有完美隐形效果的星芒,这回却是没能再瞒过去。

    相隔万里,余慈和那个存在,通过简韶的神魂,碰撞了一记。

    心内虚空中陡起震荡,鱼龙外相蓦地抬头,发出无声的咆哮,整个心内虚空模糊了一下,又渐渐恢复清晰。

    冲击过去了。

    余慈的脑袋有些晕眩,但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只是与万里外的感应就此断绝。

    *********

    跑冒滴漏啊……看看过年的时候,能不能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