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正主

    简韶的运气用完了。

    说实话,他能在这处庞大的建筑群落中,活上大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是个极大的奇迹。只他本人所见,这段时间,就有五个还丹修士身殒在此,至于像他这样通神境界的小人物,死掉的更是数以百计。

    如今,命运也要降临到他的头上。

    这里是一处倾颓半边的殿堂,残存的高大漆红立柱以及依然闪耀光芒的琉璃瓦显出殿堂崩塌前的气派,不过第一眼看过去的话,与周围建筑废墟的也没什么差别。

    简韶就是因为这样,轻率进来,才碰到了大麻烦。

    在他眼前,立着一个身高足有丈余的大汉。其人皮肤黑如焦炭,上面还有几道血红的裂口,包括脸上,也有一道,狞恶丑陋,站在那里,就如一座小山似的。

    突然遭遇,那黑肤大汉也不吭声,一步跨出,就是数丈距离,然后张开蒲扇大小的手掌,五指内扣,看样子是要抓烂他的脑袋。

    简韶吓了一跳,本能地就放出两道光弧,交剪上去,正是剪虹绝光法。

    光弧犀利,转眼落到大汉手臂上,紧接着就听到“锵”地一声鸣响,光弧深入寸许,紧接着竟给弹开了,崩溅的血雾中,大汉的手臂直伸过来,未能阻挡分毫。

    原本无往不利的神通,此时竟没了效用,简韶只惊得汗毛倒竖,眼看大汉手掌临头,正狂叫我命休矣,手掌拍在头上,却只是一麻,全身气力就此消失,黑肤大汉走上前来,不管自家手臂伤势,将他拎起,简韶也是高个子,骨架甚大,只是近日才消瘦一些,可那大汉拎起他来,就和拎一只小鸡似的。

    下一刻,简韶只觉得天旋地转,等他清醒过来,眼前的景象已经完全变化。

    原本宽广敞亮的空间一下子收缩,大概是一个封闭的石室,黑肤大汉站在这里,就似乎可以将整个地方充满一样。

    壁上燃着几盏灯,火焰却都如豆般大小,光线暗得很,气味也很糟糕,简韶全身难以动弹,眼珠转了好几圈,见到墙壁上与建筑废墟大体同源的纹饰,才想到,这肯定还是废墟中某个地方,最大的可能,是地下……的地下吧。

    黑肤大汉松开手,简韶一下子摔在地上,痛倒不怎么痛,可是一落地,眼前那曲折扭动、纵横交错的血红纹路,就让简韶心中寒意深透。

    这纹路,根本是用血液抹画的,看起来,怎么都让人觉得头皮发炸。

    生灵的本能告诉简韶,绝大的危机正在逼近,可他如今全身乏力,又能做什么?这时候他又想起那位莫测其深的存在,在心中祈求“十方大尊”不止,希望那个存在,能够听到他的祈告,救他于危难之间。

    可是,临时抱佛脚顶个屁用?

    简韶谈不上有几分真心的呼唤,也只是病急乱投医罢了,而对方的动作比他想象得还要干脆一百倍。

    没有任何拖延,黑肤大汉扯着他来到这个空间的最中心,让他四肢张开,呈大字形躺在地上。

    越是紧张恐惧,简韶的感应反而越是清晰,他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停留在血迹纹路的某个节点上,森森寒意似乎从地底透出来,渗入肌体深处。

    那人要干什么?

    心念未绝,他就看到,黑肤大汉手中,亮出了四根尖锐的长钉。

    “别开玩笑……啊!”

    变了调的惨叫声硬拔起来,简韶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放声大叫,震得胸腔都要裂开,可是任他如何激动,被钉死在地上的四肢,都没能从长钉下挣脱。

    地上冰凉,长钉火烫,似乎专门涂抹了毒素,两种不同的感觉在伤处交缠,就像是将里面的肌肉筋络逐一挑开,慢慢碾磨,疼得简韶死去活来。

    血液从伤口流出,没有一点儿旁溢,同时也没有停顿,没有凝结,只是顺着既定的血迹纹路蜿蜒流动,所过之处,那纹路隐约都泛出光来,妖异诡谲,更似有着令人惊怖的魔力。

    做完这一切,黑肤大汉再不管他,无视了他的惨叫呻吟,转身一跨步,就从这里消失掉。

    简韶疼得用后脑勺猛砸地面,头破血流亦不自知,但这样,丝毫不能缓解,对比之下,反而更凸现出四肢的苦痛,逼得他简直要发疯!

    “救苦救难,十方大尊,救命,救命啊!”

    ***********

    简韶在那边惨叫,余慈也很头痛。神意星芒将那边的感应忠实地传递回来,纵然经过万里长途的衰减,感觉也不甚妙。那长钉和血迹纹路上肯定有特别的东西,剧痛中,简韶的感觉竟是分外敏锐,痛感也比寻常清晰十倍、百倍,甚至还有继续堆砌的趋向。

    进入简韶的视角,“感同身受”一词,真不是说说而已。

    “这手段,是血祭之类吧?”

    “唔,唔……”影鬼并没有立刻回应,半晌才埋怨道,“那边的小辈脑子不清楚了,看不清下面的祭纹走向。”

    这种情况下,有几个能维持冷静的?

    余慈越发觉得那边的情形诡异莫名,突然杀出来的黑肤大汉,根本不像是来探宝的修士,那个封闭的石室,那些蔓延满地的纹路,也不像是临时制成,整个事态一下子绕上了层层迷雾,看不真切。

    由于痛苦和恐惧,简韶的心防正以惊人的速度崩塌。

    “冷静”早从他的心窍中移去,没一刻钟的功夫,他开始大叫大嚷,诅咒喝骂,用近乎自残的方式挣脱长钉的钳制,但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只能让他的血液流失更快,地面上的血迹纹路也越来越亮。

    因其焦躁的心态,余慈这边接收到的信息也变得微弱不堪,好几次都断掉了,也就是因为绝境之下,人们总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相应的对所谓“十方大尊”,简韶也还保留着一线希望,这才断断续续,维持住了,但要想看清纹路走向,那是想也别想!

    余慈觉得要做点儿什么,至少要让“信息源”稳定下来。

    这就需要相对稳定的情绪,还有足够纯粹的信念。换了是寇楮的话,应该很容易做到,但这位,余慈要讲究一点儿策略。

    想了想,余慈尝试着送出一缕安抚的意念。

    这缕意念从他心头发端,通过照神铜鉴和法宝碎片的双重作用,向万里之外发送,只耗费了令人惊奇的一眨眼的时间,

    不过余慈也发现,这极短的瞬间,他发出的意念就遭遇了极大的干扰,倒不是说中途如何,而是作用到简韶神魂上的时候,猛地就折射并扭曲,再不复原意。

    焦躁中的简韶甚至没能察觉到这细微的变化,依然是在大嚷大叫,嗓子叫破了音,也没有止歇的意思。

    影鬼冷笑一声:“他自己信念不纯,你又怎能帮得上他?”

    余慈觉得也是,事情最怕一个“比”字,将寇楮和简韶摆在一起,就能发现,对于赐予力量的“上仙”或“大尊”,前者的信念纯粹得像是一块完全透明的琉璃,往送回输几乎都全无窒碍;后者的信念中则要多出许多杂质,余慈除了在最初的时候,印在其神魂上两道符箓之外,再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沟通。

    这就是一个互动深度的问题了,余慈实在没法处理。

    “再等等吧……”

    余慈被断断续续传回来的信息搅得有些心烦,就要暂时切断联系,等到简韶冷静下来再说,可这时候,那边简韶猛一个哆嗦,心念突地集中起来。

    石室中,刚才的黑肤大汉竟是去而复返,居高临下,冷冷看来。但他却不是主角,真正有所动作的,是大汉身边新出现的一个家伙。

    由于传来的信息模糊,余慈也看不太清模样,只看到那人缓步上前,用目光仔细巡逡简韶遭遇重创的肢体,然后点点头:“就这么着吧,再有百来个,就差不多了……这之前要是死了,记得及时换新的。”

    大概是恐惧对意念的集聚作用,这两句话传到余慈这边,也是清晰明透到了极致。

    余慈咧了咧嘴,身上有些发凉。

    那人的形貌也渐渐转明,看上去肌体不若实质,竟是一个鬼修,它对着已经被恐惧吓呆的简韶笑了一笑:“十方大尊,神通无边,你能为他老人家出死力,也是一番造化。”

    简韶呆滞,而万里之外,余慈身上的汗毛刷地一下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