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猛料

    妙相口中的“她”,自然是指游蕊,这语气可微妙得很哪。

    呃,也不能说是微妙,当笑容在妙相脸上再度绽开的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这里不对劲儿了。

    他试探性地道:“请法师明示。”

    “她说,你符法造诣精深,尤精鬼道。”

    “不过寻常而已。”

    “你身边那鬼修,被你瞬间重塑鬼体。”

    “呃……”

    “又有符力加持之法,令寻常鬼修战力剧增。”

    余慈听得有些不悦,游蕊这是掀他的老底吗?可这还不算完,妙相又道:“她还说你性格强硬,心有主见,行事算正派,但喜欢针锋相对,有来有还。”

    这一句说得太长了,妙相也很辛苦,终于是破了音,吸了两回气,才缓过来。

    经这么一个耽搁,余慈心中倒更清明一些。妙相说的这些,对谁讲都好,对他讲才真叫一个莫名其妙,这不是夸奖,是拆台吧!

    余慈目光在妙相身上扫过,觉得这一刻,对方出家人的稳重风范淡去,烟火气多了起来,不过,这们也不像是背后饶舌的人啊?比较谨慎地考虑一下,余慈终于道:“法师有用得到符修的地方?”

    “她以为是。”

    是这样?

    这回答当然是很理想了,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余慈松了口气,笑着捧了一句:“法师胸有成竹,自不用别人置喙。”

    “她也胸有成竹。”妙相的回应更像是一种感慨。

    余慈就笑,同时想起了接连飞来的黑鸟。妙相肯定是面临着麻烦,当然,人家摆明了要自己解决的!

    妙相也微微一笑,双手合什行礼,这是告辞的意思,但临去时,她又道:“黑月湖上,修行之地,各有其主,为免冲撞,不妨往外围去。

    去了外围,就不用再和游蕊纠缠了是吧,这多少有些指使的意味儿,不过倒是契合余慈的想法,所以余慈眨眨眼道:“多谢法师指点。”

    事情已经比较清楚了,游蕊是有求于妙相,用“护送”为理由,邀余慈过来,当筹码,然而妙相却不想答应,大概是这两天厌烦了吧,干脆使了个釜底抽薪,让余慈远离,堵住游蕊的嘴。

    这脉络算得上清晰,不过让他往丰都城给贺三爷送信,又是什么缘故?

    ***********

    “竖子不足与谋!”游蕊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她在北荒多年,黑月湖又是个关键地,她当然要布下眼线,只是眼线传回的消息,却让她大为光火。她原以为那日说的“若我还在”之语不过是故意拿架子,哪想到卢遁竟然真的不告而别!

    正烦躁的时候,妙相走进来。

    游蕊一惊,暂止了怒容,垂眸道:“嫂嫂。”

    不出意料,没有任何回应。她心中冷笑,又换回了称呼:“妙相法师。”

    妙相止步,看她一眼,哑声道:“生谁的气?”

    “不就是那个卢遁!”游蕊不用装也是咬牙切齿,“他竟然不告而别,我本要他帮忙为法师梳理鬼池,减一些修炼时的苦楚……”

    “他没这能耐。”

    妙相淡淡回了一句,径自往后堂去,游蕊怔了怔,还要说话,妙相声音传过来:“三家坊那边,需要的是专精斗符的高手,那人没有表现出这方面的长才,轻率送去,只会减损诚意。”

    在渐哑的嗓音中,游蕊好生烦闷,妙相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只是个由头,由头啊!

    妙相比她早来北荒十年,却挣得好大一个机缘,如今背靠一位厉害人物,能够直接与三家坊高层对话,她今来投奔,其实也只是要妙相为她在三家坊谋一个相对稳定的位子,然后她自有办法争取更大的利益。

    可是妙相几日来的态度,分明就是不愿搭理!

    眼看妙相要步入后堂,游蕊终于忍耐不住,夏双河一死,她在北荒的根基就断了一大半,指望三家坊高层有伯乐之能,是绝不靠谱的,眼下就是她唯一能把握住的机会。她赶前两步,大声道:“嫂嫂,夏氏横暴,如今独揽大权,若再不作为,你我更无出头之日……”

    妙相停下,扭头看她。

    不知为何,游蕊心中骤然一虚,后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只听妙相道:“我已出东海,出头与否,与我何干?至于你,我以前说过他们想要什么,你却不愿意,转手就指使夏双河去做……”

    稍停缓气,妙相续道:“既然你愿意委身于他,那也无妨。可如今他死了,你又当如何?”

    游蕊心头重重一跳,本能地就摇头:“绝对不成!”

    脱口而出的,就是她的真实心意,她又觉得太过直接,只好加以补救:“我做不来的……”

    妙相轻描淡写地道:“慕容做得,你做不得?”

    那个名字出口,便等若是在游蕊心头狠.插一刀,她脸色煞白,一时间连话也说不出来。

    **********

    “夏氏?慕容?东海?”

    数百里外,余慈听得呲牙咧嘴,便是他对修行界称不上熟悉,某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他还是能记住的,更何况,这里某些人物,还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他呆了半晌,不免感叹:“真是运道,这……这岂不是险又栽到坑里去?”

    确实走运,自那晚和妙相交谈后,余慈很快就离开了黑月湖,倒不是说积极响应妙相的意见,而是出去两天的铁阑及时回返,并来了好消息。

    鬼修果然不负所望,擅长感应地脉灵窍的它,寻到了一处非常适宜修行的隐秘地点。余慈正有去意,干脆领着人就过来了,临走前他多个心眼儿,放了神意星芒出去,神不知鬼不觉地嵌入游蕊脑宫,原本是对其行事有些疑惑未解,却不想今天硬撞上一个猛料。

    游蕊……游,嘿,不就是“幽”的谐音吗?

    些许的疑惑就像烟尘,那边的“风“稍稍一吹,就拂了个干净。

    他必须要庆幸,剩下的一点儿未明之处,也不再关注了,如今他那可怜的一点儿精力,实在没有能耐再度分薄。

    余慈现今所在是一处‘绝窍’,即正常延伸的地脉被外力强行打断,由原本流动的地气在此蓄积而成。地脉不可能长时间断绝,而是会顺势绕行他处,慢慢地这里就成了无源之水,前面的积蓄虽是丰厚,但用尽了也再无补充。

    “已经足够了。”

    余慈相当满意,由于位置隐秘,这里少有人来,除了丰厚的地气储藏外,催生的灵草异果都得以保留,收集起来,足可发一笔小财,这里也有守宝的凶兽,只是无一个能抵挡铁阑的飞仙剑气,早已授首,省了不少功夫。

    这里人迹罕至,但距离黑月湖也不算远,闭关时需要什么补给的话,会很方便,余慈就在此地安顿下来,正式闭关。

    说是闭关,其实前一段时间,余慈更多的还是外出搜寻,目标自然就是那些法宝碎片。

    余慈是很希望到当初法宝粉碎时的冲击中心去,铁阑选择地点的时候,按照他的要求,也将这一点考虑进去。可沧海桑田,不知多少年的变迁,想在如今的分布图上,找到精确的位置,也太过难为人,如今只好将就,还好,这附近的碎片的分布密度,远超以往任何地点。

    半个月的功夫,余慈就取得了数倍于前一个月的“战果”,如今余慈手上,除了直接“粘合”到金属飞蛾上的部分,那些不相连的碎片总数已经超过了三百。只可惜,再也没见到组成金属飞蛾的那种“大玩意儿”。

    要渡过“一线天”,看起来还要再熬一段时间。

    眼下,他正在返回的路上,已经沉寂很久的简韶突地近乎疯狂地祈求:

    “十方大尊,大尊救命!”

    *********

    囧,迟更了,年前事多,写作节奏有点儿问题,一时调不过来,请大伙儿见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