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简韶

    简韶睁开眼睛,耳畔的巨响震得他无法歇息。

    时间上溯八日,从矿区中溢出的魔头将整个集市化为一片血海,他在极度虚弱中,被同伴挟着逃命,却是阴差阳错,进了矿区,又被魔头掀动的*推动,混在人流中,稀里糊涂到了这片新辟区域。

    其实他们也不是头一回过来,在他昏迷之前,他所在的猎团就已经到了这片区域,所获颇丰。便是他昏迷的那段时间,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探索,只是分出三五人,在矿区中照顾他,当然,也是为了建立渠道,转移卖出所得。

    他是南国一个小门派的弟子,三十年前,门派中的顶梁柱,也就是他的师祖,被强敌斩杀,门派一夜星散。他的师尊带着十几个门人弟子逃到北荒来,以之为根底,建了这个猎团。

    由于是以同门为根基,他们的猎团比同行要更有凝聚力,虽是实力平平,也三十年间也勉力维持了下来。可一年前,由于久困还丹初阶,不得寸进,他的师尊终于因寿元耗尽死去,猎团的生计就变得艰难了。

    更重要的是,新的猎团首领由四师叔继任后,他在猎团的地位,便一路下滑。

    快要混不下去了……这段时间,他一直都这么想,直到碰上那个疯疯颠颠的怪人。

    那怪人要他信奉什么“十方大尊”,说那位神主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对此他本来是不怎么信的,可是试水一回,他竟然也能捞到一些神通,由此在猎团中地位看涨,一来二去,就一发不可收拾。

    但他心中一直有些疑虑,所以当脑宫里响彻“十方”之音,全身气力疯狂外泄的时候,极度恐惧之余,他的想法竟然是:终于来了!

    然后,然后……事情又起了变化?

    “还不起来?”进入这片区域才两天时间,却已有四名同伴死去,与他同行的只剩下二师兄一人。这个魁伟的汉子昨天在拼斗时被打断了左臂,此时只能胡乱吊在胸前,脸上白中透青,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爆响声更为强烈,强烈的冲击席卷三里方圆,在这片残破的建筑群中扫荡,远方两个还丹修士对战掀动的狂飙,还不能致命,可是一旦被他们察知,想来也绝不会心慈手软便是。

    “这俩王八蛋……”

    简韶二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趴在地上,匍匐后撤,成片的阴影算是比较好的掩护,帮着他们逃离。

    这里就是所谓的秘府洞天。此地大概是穿过矿区后约五千里的位置,不知是谁打破了具备隐形遮蔽作用的防护阵,让深藏在地下森林中的庞大建筑群显现出来。

    此处建筑物便是已成废墟,残存下来的感觉依旧气势磅礴,其中最高的已过百丈,笔直如剑,直刺入上方地层,巍峨耸峙,像是支撑这片空间的立柱,令人惊叹。

    一层层残垣断壁连绵成片,就像是一座迷宫,错落堆叠,无边无际。自从撞进来,不知有多少人就此失去了方向感,在其间东走西撞,最后死都不知道自家究竟在哪儿。

    简韶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其实在进来的头一天,他们就后悔了,想退出去的时候,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只能徒劳地绕圈儿,就在这一过程中,四个同伴先后死去。

    下一个,还不知会轮到谁。

    爬出一段距离,他们开始躬着腰一路小跑,七扭八拐,也不管去哪里,总之快快远离才好。离得远了,气氛显得没那么紧张,二师兄就开始发牢骚:

    “吴师叔真把大伙儿害惨了!”

    吴师叔就是四师叔,也即猎团如今的首领。二师兄是个直心眼儿,对谁不满,也绝不伪饰,“穿了矿区进来,已经是不妙了,不早早离开,还让咱们去和他会合,现在两边儿失联不说,恐怕都要死绝……呀!”

    突兀的一声惨叫,他魁梧的身体向后仰,胸口到喉咙,被撕裂了一道大缝,鲜血喷溅。简韶头皮发炸,本能地侧仆,小腹却是一凉,已被利刃贯穿,直接仆倒在地。

    这时才有声音响起来:“真有自知之明……第二十三个。”

    一个人影从虚空中浮现,踢了下已断气的魁梧汉子,又上前去拔刀。临到近前,来人却是一惊,这死鬼额头上星星似的闪光是怎么回事?

    来人是生死搏杀惯了的,一惊之后,立刻拔出备用的利刃,便在此刻,他看到,死鬼眼睛倏地睁开,繁密气机连接成网,统驭到眉心星芒之上。

    邪门儿!

    来人心中惊怒,上前便要补刀。此时此刻,地上死鬼张嘴一声叫唤:

    “大尊救命!”

    话音起,两道虹光并出,在半空交叉一剪。虹光之前,正扑上的身形,连带刀具,一起两半,血光迸溅。

    简韶睁大眼睛,任来人的鲜血内脏扑了满头满脸,嘴唇张了两下,却已耗尽了仅有的一点儿力气。

    ************

    “‘剪虹绝光法’也能打出来瞬发……”

    小舟在湖水中缓缓前行,余慈则在为万里之外的变故而惊叹。游蕊曾经很佩服余慈不为“秘府洞天”所动的定力,殊不知余慈早有桩子打在那边,断断续续传来信息。

    传导过来的信息强度并不是一贯的,大部分时间都极微弱,很容易忽略,但满足了特定的条件后,就会猛然变强——那需要目标的心念足够纯粹。

    简韶濒死之时,挣扎求生,一心一意求所谓“十方大尊”救命,虽说名号念得岔了,可本质无疵,故而已经深印在他神魂中的符箓应声而发,一记延生度厄本星咒续命,一道剪虹绝光法杀人,绝对是远超出正常水准,一举建功。

    自然,消耗也是惊人,剪虹绝光法属于诸天飞星符法体系中“十二元辰”一类,和太乙烟都星火符是同一级别,余慈还没有凝成种子真符,几天前按照对寇楮的故技,将其打入到简韶脑宫。简韶能打出来一个瞬发,不但耗尽了全身力气,而且还以损耗本命元气为代价——倒是样样学他。

    随着认识不断深入,余慈对照神铜鉴和法宝碎片相结合的模式愈发清楚明白。他已经可以确认,在法宝碎片的辅助下,神意星芒就像一个印章,随他的心意变化,将符箓结构印在对方神魂深处,就像,就像是当年叶缤传给他半山蜃楼剑意那样……

    对,就是那种感觉!

    只不过,叶缤传过来的是更为虚无缥缈的剑意,也仅是作引导之用。而他这一手,则是实实在在地将符箓结构印在目标神魂中,勾连全身气机,形成一个“模具”。

    若论实用,似乎是他这个强一些,却是上来就限制得七七八八,什么太乙烟都星火符、剪虹绝光法,都定了性,不像叶缤所传剑意那般,根基虽是半山蜃楼,但领会深入之后,更多的还是自家烙印,依然具备更上一层的可能。

    在过了生死关口之后,简韶那边的信念纯度急剧下降,但其水准已经拔高了一大块。他因为生机元气曾被强抽,对类似的情况总有置疑、排斥、恐惧掺杂的心思,如今就多了一些敬畏。

    如此复杂的心理状态,余慈也是隐约感觉到,也看出来,这个信徒的纯度,和寇楮差得很远,故而其修为虽已经是通神上阶,距离还丹只差一步,发挥符箓威力的损耗,却远在寇楮之上。

    “同样的光源,照进清水和浑水中,结果自然不同。”

    余慈渐渐地又收不到简韶的信息了,他也不在意,干脆就中断了与那边的联系。稍稍静心,取出太阴幡。

    与黑月光华一触,漆黑的幡布上,那一团玄妙的光源愈发夺目。此幡以“太阴”为名,对太阴月华也有相当的需求。只是在北荒地底,哪有闲功夫天天冒险跑到百里高空,汲纳精粹月华之力的?

    黑月环阵特殊的功效,恰恰契合了这一点,在此地祭炼太阴幡,进度相当喜人,要么说,黑月湖真的是很适于修行的地方。

    不过,余慈不会在此常住,这里是修行的福地,却不是冲关的好去处。这里的人品流太杂,关键时刻,任何一点儿意外,他都承担不起,支离破碎的照神图,也无法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他已经派铁阑去找合适的闭关之处,一旦找到,他就会离开。

    小船顺水飘流,余慈慢慢地将相关符形打入太阴幡中,幡中气机变化密如烟花,一瞬千变,相应的,余慈速率虽慢,却准确稳定,以他此时的造诣,想出现错误都难。

    随着时间流逝,头上黑月转紫,颜色变浅,如轻纱的光芒铺下,感官上变得舒坦很多。余慈专心致志,倒没那么些感触,可似乎是老天爷看他太稳,想找点儿乐子,冷不丁的,一圈阴气波动如同突然涨起的潮水,扫过小船的方位。

    内外元气失衡,余慈眉头微皱,手上也相应变化,硬是将错乱的气机平抚下来,稳稳打入符形,这才抬头,望向阴气波动的中心。

    那是在两里开外,妖艳的月色下,那边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哗拉水响,水波绽开,一具光洁的躯体缓缓升上湖面,仰头看向悬挂的紫月,长长吐息,浅红色的光雾收束如线,自其口中始,直入紫月中心。

    紫月红线,雪肤冰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