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尼姑

    院落并不大,篱笆也不高,从外面就能看得一览无余。里面有两间屋舍,都是就地取材,以巨木搭建,拼接倒是细致,朴素却不给人以粗犷的感觉。出于礼貌,余慈等人没有进去,看游蕊在里面寻人,奇怪的是无人应和。

    游蕊屋里屋外转了一圈儿,没有找到人,但并不怎么意外的样子:“看来是出去了,不过她不会离得太远,我们不若先去村寨中看看?”

    余慈无可不可,点头应下。

    一行人又往里面拐,走了片刻,余慈忽有些奇怪,天上那轮黑月,颜色似乎浅了一些,仔细去看,果然成了深紫色。

    很快就有陆青为他解释,据说是由于日月升降变化,导致阵势强度没有一个定数,作为核心,黑月颜色就会改变,状态最佳时为黑色,其后依次为紫、黄、银白三色。也因为这个缘故,黑月环阵外围没有明显的分界,范围也如潮水涨落一般,时大时小。

    “不过要说核心处,则是没有争议。”说话间,余慈已经听到了低声水响,似是水波轻拍岸边,发出的“哗哗”之声。

    “这就是黑月湖了,这地下湖占地约有千顷,深浅不一,被沙洲隔成了几十块,因黑月环阵,景致为北荒一绝。”陆青轻声介绍,“黑月环阵的核心地带,就是在湖上,至于村寨,也分布其中。”

    地下湖啊……

    余慈站在岸边,脸色有些微妙。修行界广大无边,十倍、百倍于此湖面他也见过,但如此规模的大湖,出现在地底,还是比较出彩的。只是他脸色变化,并非仅因为如此。

    自从靠近湖边,照神图就受到了强烈的干扰,再不成形,余慈估计,方圆五十里范围内,至少有五个以上的步虚强者存在,气机互相冲突,才形这种局面,这密度,未免太夸张了,或者干脆就有一位真人级数的大高手?

    余慈心中凛然:“此地的主人是谁?”

    游蕊应道:“黑月环阵上一劫建成,传说是一位长生真人建来度劫之用,但似乎出了问题,消失无踪,有一段时间,这里完全是无主之地,后来才陆续有步虚强者喜欢此地环境,入住其间,也曾有过冲突,后经磨合,倒形成了‘不占不治’的局面。也就是谁都可以来,但只到此修行、休养,谁也不能插手此地的事务,当然,也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如此倒也难得。”

    余慈点点头,只不知形成这种局面,前头的“磨合”会是怎样的惨烈。

    遥望这片湖水,由于光照的缘故,显得黑沉沉的,但掬在手心,便可见到清澈明透,水质极佳。以众人的水准,提气从水面上走过去、甚至飞过去也不难,但游蕊却制止了这种做法,专门绕了小半圈,找到一处长长的石桥,才让过湖。

    “黑月湖日夜受日月精气浸淫,元气流动不比寻常,且常有人在湖中修行,若是冲撞了,面上须不好看。”

    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担心此地藏龙卧虎,说不定得罪了哪个棘手的家伙。余慈就有些奇怪了,既然这样谨慎,游蕊为何还专门跨越万里长途,到这边来?

    一行人走上石拱桥,因结构限制,这桥其实是连在岸边和一处较近的沙洲上,沙洲那边则停着几只小船,那才是通行于湖上的工具。

    眼看走过了桥顶,余慈也看到了当地人是如何驾驭小船的。只见一叶扁舟划过湖面,轻巧地穿过拱桥下的空间,几无声息,十分轻盈。船上那人的操舟技术当真了得。

    游蕊却是一惊,脱口道:“嫂嫂!”

    小舟上那人全无反应,游蕊深吸口气,又叫道:“妙相法师,故人游蕊求见。”

    听到这一声,小舟上那位才回了下头,随后小舟一拐方向,就近向岸边靠拢。

    游蕊面上露出喜色,哪还会去沙洲,扭头就快步走回,余慈和陆青对视一眼,也跟在后面,陆青提醒一声:“高手……”

    余慈表示了解。

    等游蕊下了桥,那位刚刚系了缆绳,直起腰身,缓步走上岸来。游蕊又招呼一声:“妙相法师……”

    那人站住,朝这边看。微光下,凭余慈的眼力,倒也能看个清楚。只见那人身量适中,缁衣小帽,手持念珠,帽沿下耳廓上的区域,光洁无发,竟是一个尼姑。

    其实从游蕊的称呼,也见出这点,可毕竟天裂谷以东佛门不兴,让人一时难以转过这个弯儿来。

    转念间又走近了些,余慈见这尼姑肤色白晳,姿色虽不若游蕊那般美艳夺目,却也颇见秀雅,尤其她面如满月,法相端庄,垂眸站定,手拈念珠,气态甚是安然。

    这就是游蕊横跨万里之遥,前来投奔的人物吗?

    想到游蕊最初的称呼,余慈脑子里不免有些想法,不过现在想这个也挺无聊的,游蕊已经上前,也许是想做更亲近的动作来的,但那尼姑目光淡扫,便让她只能停在五尺外,行礼如仪。

    “妙相法师,弟子游蕊拜见。”

    随即她又微笑着为双方介绍:“这位是卢遁道友,与我一同前来……”

    妙相合什行礼,余慈也口称“法师”,礼数周全。同时发现这比丘尼不太喜欢说话,是个惜字如金的人物。

    游蕊笑道:“卢道友符法造诣精深,精通魂魄心意之术,乃是一等一的人杰,若不是他助我一路东来,弟子未必能到得了这里。”

    这是游蕊说的客气话,余慈可没有慈悲到这地步,至于什么符法造诣之类,大概就是游蕊对他的印象了,余慈就苦笑,这种名声传出去,只要是有心人,联想到他前面的“追魂”身份也不难,算不算横生枝节?

    游蕊没有介绍陆青和寇楮,后者不必说,至于前者,显然陆青做戏的本事还不错,一路上游蕊也把她当成了余慈的近侍之流,故而明知其修为精深,也不特意介绍。

    双方全了礼数,游蕊自然有许多话要和妙相说,准备回返院落,也邀请余慈同去。不过余慈想想妙相所在的那个小院,不像是能塞下四五个人的样子,且也没必要一直跟着来来去去,就婉拒了。

    游蕊也不坚持,却是想起一事,先请妙相回返,又请余慈到一边,微笑道:“见了妙相法师,道兄这一程便算送到底了。按着约定,这一滴海魂玉液就是道兄的。”

    她取出一个羊脂玉瓶,递到余慈手中:“用法最好是在冲关之时,催化成雾,以阴神汲取,方可固本清源,尽得灵效。”

    余慈稍稍晃动,听到里面清脆的声响,又拔开瓶塞验看,只见瓶底有一蚕豆大小的颗粒,便如蓝钻似的,隐透光芒。这几日他听陆青说起过海魂玉液的形状,知道这是特殊的保存之法,也不意外,点头收起来。

    “至于送信一事……”游蕊略作沉吟,随后道,“送信一事,仍依前言,只要道兄帮我将信送到贺三爷手中,并取来回执信物,那鬼王锁环就是道兄的,不知道兄意下如何?”

    “这个嘛……”

    说实话,对游蕊拿出的三件宝贝,余慈最感兴趣的,就是那个鬼王锁环,其他的只作为顺路的赚的外快而已。

    鬼王锁环作为特殊的天成秘宝,关键时候,就是救命的本钱。不过,游蕊这个要求,实在让人心里狐疑,只需花点儿钱款,有大把的人会去做这件事,论风险,其实也不比余慈这个“掌控不住”的人物多到哪里去,还非盯紧了这一个?

    况且,余慈心中也有个想法:经过上回两位长生真人的大战,那位贺三爷还有没有命在,都是两可之间。在夏双河死讯传回的同时,不知道游蕊是否确认了这个消息。

    游蕊还有话说:“为取信于贺三爷,给他的信物,我要做下准备,道兄可否稍待三五日?”

    余慈不愿给她准信,淡淡道:“看情况吧,若我那时候还在黑月湖的话。”

    ***********

    都说消息永远比人腿跑得快,在黑月湖,余慈终于信了。

    一行人进入了这处以繁华著称的地域,却发现村寨的人气远不如陆青、游蕊所说的那样充足,甚至还有点儿冷清,奇怪之下打听,才知道万里之外,所谓秘府洞天的消息,在此地已经传得沸沸扬扬。

    黑月湖本就是北荒修士在地下森林里的中转站,这里六成以上的修士,都是常年在森林中探宝、打猎、打劫的人物,又如何能禁得住那消息的诱惑?

    一夜之间,村寨内的人口就减了七成——多出的那一成,是要就近做生意去。

    “减了七成……高手都没动吗?”

    被他问到的小贩,懒洋洋地回应:“高手,哦,你说那几位爷!动了,怎么没动?那几位比谁走得都快,人家直接从天上走的,啧,这就是步虚强人哪!”

    “咦?”余慈又探视了一眼照神图,见图景仍受干扰,不免就奇怪了,这黑月湖,究竟藏着多少高人啊?又或者是个大号的?看着又不怎么像,干扰并没有那么剧烈。

    “长生真人?不可能,黑月湖是好地方,可长生中人哪会到北荒来?来也是过路。”

    小贩猛摇头:“我在这儿呆了三四十年了,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大人物,这位爷,您打听长生真人,是要碰机缘?要我说,别在北荒,这儿就是一窝混吃等死的渣滓,嘿,您别看,我也是啊!”

    余慈服气了,笑着与这位挺有趣的小贩别过,顺便也花点儿钱财,算是混个交情。

    此时已是到黑月湖的第二天,黑月当头,正是阵中灵气最浓厚之时,也是修行的好时辰。到了村寨的码头,余慈随手解了一个小船,往湖上去。

    才上了湖面,西方,极遥远的某个目标,将模糊的信息传回来。

    **********

    越是周末,越掉链子……更晚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