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黑月

    爆开的血雾让所有人都呆了呆,但那也就是千分之一息的时间吧,短暂的遏制反而引爆了更猛烈的冲击。

    “秘府洞天,哪个?”

    “管他哪个,秘府洞天啊,法宝、秘籍、灵丹……”

    “是无尊堂下了死手!”

    “放你X的狗屁!”

    无尊堂是华严城头号堂口,豪富如长青门、桀骜如阎罗堂,都在它之下,堂内聚拢的修士数以万计,势力庞大,在这儿的修士自然也不少,当场就掀起了骂战。

    只不过这是立场问题,便是无尊堂的修士骂起来中气充沛,其实心里是没底,难不成真是堂中某位大佬得了好处,又把事儿做绝?当然,也有不少人多想一层:单指无尊堂,里面有没有借刀杀人的阴谋?,

    这都是很正常的想法,但这些人没有得到仔细揣想的机会,尖锐的嘶啸声从矿区内部轰传出来,离得稍近的,便感觉有尖针直刺到脑子里去,忍不住大声惨叫,有不堪的就直接倒地,浑身抽搐,稍远些的,亦觉得气血浮动,百般不适。

    如此音杀之术,实在凌厉霸道。

    “哪个王八蛋乱放音杀……”

    一个嘴贱的家伙吐了口唾沫,眼角就是血光一闪,猛回头,惊见旁边一人手起刀落,将另一人砍倒在地。嘴贱的这位心叫一声“疯子”,正要躲开,颈上一痛,一柄长剑已将他咽喉洞穿。

    这一刻,血腥在集市的每个角落迸溅开来,突然就有一部分修士,二话不说,就放出杀招,说是杀招,其攻击简直是盲目到了极致,可集市上人头涌涌,此等密度,便是扔块石头都能砸倒一片,遑论这般突如其来的冲击?

    变生肘腋,一瞬间的功夫,集市就乱成一团。

    “稳下来,是地下的魔头乱人神智……”

    那人不说还好,一说开了,集市便直接炸开了锅。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魔头,乃是在阴魂厉鬼的基础上,或修炼或吞噬,凝成的凶物,其性质已经和和域外天魔接近了,谁人不惧?

    集市的混乱倒有愈演愈烈的倾向。

    见此此等乱象,各大商家及其附庸第一个后撤,大商家是投机者,但不是冒险家。他们要的是和气生财,不管是多么珍稀的宝物,他们要做的仅仅是将宝物流动起来,自有复杂完备的渠道,从中依然能够获取巨量收益。所以不管什么秘府洞天,他们都有退走的底气。

    商家一撤,集市上脑子清醒的也开始后撤,但也有一些人,趁着一片混乱的时候,悄然潜入矿区,人群迅速分流

    这一刻就是分水岭,大片的人观望、退走,但有更多的人冲进去。

    他们不知道里面的残酷吗?

    当然不是,他们明白很哪!有一些人,想冲进矿区里去,可实力不济、胆色也欠缺,干脆咬牙跺脚,临阵服下了鬼狱散,借着刺激神智的药性,鼓动气血,怪叫着冲入。

    这不是个例,事发后数个时辰,类似的情形每时每刻都在上演。

    对某些人来说,还有比眼前的生活更糟的吗?相比之下,死亡也未必有那么可怕。

    “这就是北荒啊!”

    余慈喃喃感慨,他已经奔出了数百里开外,与陆青等人会合,算是远离了是非漩涡,故而才有这样说话的闲情。

    游蕊一路上已经看到了几十拨与他们相向而行的修士,均步履匆匆,那焦虑和希冀的心绪,少有能掩盖住的。不用说,这些都是听闻消息,紧跟去要“分一杯羹”的人……

    便在这时候,她听到了余慈的感慨,出于某种别扭的心思,她冷讥道:“哪里不是一样?”

    游蕊以为余慈说的是“人之贪欲”这老掉牙的话题,殊不知余慈指的是北荒修士那无惧生死的癫狂。余慈还是头一回如此直观地见识到北荒的生态——他一贯认为,只有在生死之间呈现出来的,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

    都说北荒是全天下失败者的集合,修行上的障碍、行将耗尽的寿元、无意义的生活,自然,还有日积月累的绝望,造就了北荒独特的生命认知,这里,和其他地方是绝不一样的。

    在此等情状之下,北荒修士做出的选择,莫名地竟让余慈背脊上寒意森森,久久难褪。

    他们一行人没有掺合进去,现在看来,真是最正确不过的选择了。

    有意思的是,在听到秘府洞天的消息后,他闪得早,走得快,陆青也是全无动静,倒是早先一直要求加快进程的游蕊,表现出一些心动的样子,不过这个女人最终还是非常理智地摒弃那种想法,按住了贪欲。至于铁阑、寇楮,更不会有自己的意见。

    如此,在八方风云汇聚所谓秘府洞天的时候,他们一行人达成共识,反其道而行之,朝着黑月湖高速挺进,很快就将那处乱源,远远抛在脑后。

    游蕊对余慈有些佩服起来。毕竟能够忍住秘府洞天诱惑的人物,要么是胆子极小的废物,要么就是清楚知道自己所需所求的聪明人,余慈显然不是前者。

    女修的态度微妙变化,余慈能够感觉到,对此,他付之一笑。

    ***********

    随后的日子,就平淡如水,感觉过得极快。眨眨眼的功夫,七日已过,在余慈的控制下,一行人保持了日均两千余里的高速,斜插进怨灵坟场深处,路途上那些阴魂厉鬼、猛禽凶兽都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不过要是游蕊一个人过来,还真不好讲。

    不管怎么说,余慈都算是尽了他护送的职责,虽然时常有走神的情况。

    正当余慈考虑第五十五粒法宝碎屑收取办法的时候,近日安静许多的游蕊,突然宣布:

    “到了!”

    余慈唔了一声,抬头四顾,却没见到周围地下森林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现在还在黑月湖外围,看,那边颜色略沉的方位就是。”

    余慈举目望去,远方流动的阴雾不是那么好分辨,他也不像游蕊那样精熟本地地理。还好,他有更具效率的观察方式。

    心内虚空中,照神图打开,五十里方圆的天地即时呈现,然后余慈就看到了所谓的“颜色略沉”,是个什么概念:西北方,蒙蒙雾气之后,像有一层沉黯的光芒照下,给阴雾涂上了颜色,但那颜色并不怎么讨喜,像是掺了水的墨汁,十分古怪。

    不过在余慈这个位置,穿透重重雾影,最多也就是看到几道浅黑的细边吧。

    “这是黑月环阵中枢发出的光芒,黑月湖亦由此得名。”再走近一些,曾经来过这里的陆青为余慈讲解,“大约再前行十里,就可以看到此地最独特的景致……”

    余慈已经看到了。

    照神图中,余慈追着光源移动视角,自然就转向上方。因为地下森林的独特环境,虽是在九地之下,上下地层的间隔,也有数百丈,阴暗多雾的环境下,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视野范围。不深究的话,还真为这里有一片永远都是灰蒙蒙的天空,只是这片“天空”中,永远没有日月运行。

    余慈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可如今,他却看到了一处奇妙的光源,悬在“天空”中,圆转如轮,放射出一层染了色的光辉,这正是给阴雾“涂色”的源头。

    那就像是一轮黑色的月亮。

    再走近一些,余慈就可以感觉到这里的独特的元气环境。那涂了色的阴雾,以及头顶的黑月,总给人压抑之感,可是这儿的空气,却是出奇的清新。在地下这么久,余慈已经习惯了那阴冷的带着土腥气的味道,乍一进入这里,差点儿以为自己回到了地面上,享受着夜的清凉的微风。

    “这处黑月环阵,聚拢八方阴气,又以秘法探出地层,突破沙暴,招引日月之精华,形成这里的独特环境,整个北荒,拥有这样环境的,绝不超过五处。”

    按照陆青的说法,再向前一段距离,就是黑月环阵卫护下的村寨,作为进入怨灵坟场的修士的中转地和补给点,那里非常繁荣,只是地势所限,才没有形成城池。

    不过,余慈没有很快见识那村寨的模样,到了这边,游蕊自有她的盘算,引着一行人折向黑月环阵边缘,三拐两拐,到了一处极偏僻的地方,这里,有一座独院。

    游蕊并不见外,直接打开独院的篱笆,走到里面去,口中则道:

    “嫂嫂可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