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 乱源

    余慈确实不知道女修所指为何处,他有必要知道吗?

    游蕊则在盯他半晌之后,也有些有疑惑,也许有人能做戏做到天衣无缝的地步,但那也要看看为的什么吧,卢遁虽然可恶,却不像是会做这种无聊事的家伙。

    女修只是让这二十天的进程烧热了脑子,还不至于真的不讲道理,更何况,她暂时也没有不讲道理的资格。

    “你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摆出了语气强烈的反问句式,但女修已经压下了怒火,现在只是让卢遁认识到她的不满,表明态度。随后,她就将那个位置点明:“华严城近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不知多少人投身于此……”

    她话还没说完,余慈就醒悟过来:“是新开辟的那块荒地。”

    游蕊此时确认,余慈事先的确没有刻意规划到这里来的路径,只是那“荒地”之语,让人情何以堪?

    女修纤手所指的方位,就是引动华严城“挖宝”热潮的怨灵坟场新辟区域的入口,从那里进去,就是上回蔡选等人邀请余慈同行的目的地所在。

    传说是某个猎团在附近矿井中,无意间打通地下甬道,深入一片被天然迷雾封住的区域,很难想象,这样一块面积不小的地域,一直没有被人发现,但相较于其中丰富得让眼蹦的资源来说,这并不重要。

    北荒从来不缺乏冒险者和投机者,数以万计的修士蜂拥而来,相应的种种消息流播,搅得人心绪难定。随着消息扩散,不止是华严城,周边几个大城的修士也闻风而动,四面汇集过来。

    这就是典型的混乱地域,人多眼杂,心思莫测,兼又高手如云,势力众多,也无怪乎游蕊会恼火,此时他们距离那地方只有不到五百里,方向也是直插过去,让人不得不怀疑,领路者的打算。

    如果余慈真的要去凑一份热闹,说不定就是招灾惹祸,凭生变数。

    “这样啊,那就绕过去好了。”余慈接过地图,稍一思索,便重新规划了线路,干脆爽快之至。

    游蕊一拳打在空处,难受得很,但紧接着,她便听到余慈接下来的话:“当然了,我本人还是要去一趟……”

    *********

    无视掉游蕊灼火的怒气,余慈穿了一件遮住头脸的连帽斗篷,便往区域入口行进,对他来说,几百里的路程根本不算什么。

    一路上可以看出,就是外围区域,修士的密度也远远超出怨灵坟场的正常水准,而且精神状态普遍地有些过热,对“进去”方向的人也就罢了,只要是“出来”的,无不经受着几十上百道灼然目光的盯视,那里面可没多少善意。

    这片区域,拦路打劫什么的不要太多,势力之间的冲突则在暗处如火如荼地进行,这样看来,游蕊的担心决非没有道理。

    等余慈抵达目的地,眼中所见,这片还未开采完毕的矿区,此时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倒是开辟出一片临时的集市。最寻常的补给品,在这里也可以卖出天价,也有一些从新辟区域中得来的珍稀矿物、药草等等,就地开卖,当即就有各路大小商家竞价收购,行情火热,这气氛已经要超过三家坊的黑市了。

    余慈浮光掠影般从集市边缘走过,没有任何停留。

    集市围绕着矿区入口,向外扩展,其实就是到此的修士随手搭建的窝棚群落,这种粗陋的东西也是修士们栖身的首选。所以,可以看到,连绵的窝棚、帐子之类,几乎铺满了矿区所有的“露天”之地,走进去就像是入了迷宫,转两个弯儿就能绕晕掉。

    不一刻,余慈就到了窝棚区的某个角落,这里已经没了路,狭窄的过道时隐时现,有时甚至需要顶着人的白眼,从窝棚里穿过去,如此局促的地方,相较于集市上的人流涌动,却显得有些冷清,气氛也颇是压抑。

    余慈是头一回过来,可不管这里多么复杂混乱,他的步速始终没什么变化,左转右拐,有着明确的目标,很快,他在一个窝棚前面停下,稍顿,径直进去。

    窝棚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人裹着被褥躺在地上,这样看去,此人骨架颇大,面目硬朗,只是此时昏昏沉沉,容色憔悴。

    余慈观察片刻,袖中哧地飞出一颗常人难见的星芒,落入此人脑宫。这人正是昏沉虚弱的时候,神魂的抗力几近于无,余慈很轻松就将星芒植入深层,刹那间,属于对方的五感六识、恍惚情智乃至于身上病痛的感觉,都反馈回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余慈皱皱眉头,却没有将其屏蔽掉。

    “什么人!”

    外间突然有人怒吼发声,紧接着便有一个魁梧的身影撞进来,余慈不想让人看到他的脸,就伸手将兜帽的前沿扯得更向下些,然后顺手一指,来人就像木头桩子一样定在原地,余慈则在其后脑勺上一拍,那人当即扑倒在地,已是被震昏过去。

    被震昏的,正是那昏睡修士的同伴,记得当时通过俯瞰视角观察,这人身边同伴不少,施救得力,才保住了一条性命。

    是的,这人是一个“幸存者”,就是当初吞噬法宝碎片内意识乱流之际,受制于碎片,传输力量过去,以至于生命垂危的那个。但他也是最幸运的一个,和他同样经历的人,已经死绝,惟有他还吊着一口气,月余时间,神智昏沉,难得他那些同伴还能照顾他到现在。

    余慈就是为了见他,才到这边来。

    此人昏迷的直接原因,是由于法宝碎片无节制地抽取力量,但其根源,则是那个口口声声唤着“十方”的狂乱意识,对其本身意识的压制和损伤。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试验对象,与寇楮正好形成对比。

    过去二十来天的功夫,余慈从这里验证了不少法宝碎片的具体功效,今天过来植入神意星芒,一是为了继续做试验,同时,他也准备采取一些措施,不想看到一个人就那么死在他“眼前”。

    冲进来的魁梧壮汉已经惊动了不少人,余慈不能在这里久留,他伸手,想放出延生度厄本星咒给此人医治,可想了想,不能做得太明显,便收了手,在更多人冲过来之前,三转两转,就出了窝棚区,连带着也远离了集市,似缓实疾,一路往外去。

    距离增加了,可由于神意星芒的存在,对方的状况反而更加清晰明确。

    法宝碎片延伸出来的五彩光丝,达成的是一种简单直接的控制,实现的是力量信息的双向输送,而神意星芒则要深入得多,触及五感六识、心意本能的层次。所以,神意星芒一旦植入,就立刻取代了五彩光丝的主导地位,不管是力量或是信息的输送,都要先通过神意星芒才成。

    这也验证了余慈前面的判断。

    现在,应该让目标清醒过来了,没有植入神意星芒的时候,余慈做不到这点,眼下则没有问题……

    唔,怎么回事?余慈还没来得及动手,那边明显起了骚动,不是那个小圈子里的,而是整个集市。

    余慈还没有远离五十里开外,当下开启照神图,将集市情况尽收眼底。

    集市中央,矿区入口处,正有人狂奔出来,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几十上百,他们一个个狼狈不堪,仿佛后面有猛兽妖魔在追赶,与之相应的,矿区里面,惨叫声也是惊天动地。

    无数的信息便在此刻流布开来:

    “有人引来了魔头……”

    “甬道塌了!”

    “是故意震塌的,有人使坏!”

    “那边有人发现了秘藏啊……”

    “火并了,火并了!”

    信息很丰富,就是乱成一团,直到一声远比任何人都要尖锐的声音炸响:“开了,开了,秘府洞天开了!”

    整个集市都是一静,只有这蕴含着惊天动地信息的叫声响彻四方:“无尊堂打开了秘府……”

    话到半截,吼叫的那人蓦地全身膨胀,“砰”地一声炸碎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