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盘算

    还记得刚将这颗神意星芒放入寇楮脑宫的时候,只是为了加以定位,没想着持续太长时间,故而只能说是“放入”,而不能说是“植入”。就以前的经验而言,正常放入,六个时辰就会自动消失,可是,从坊市那天算起,现在总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吧,神意星芒不但仍然存在,位置还越来越深。

    按照神魂结构的理论,神魂从外到内划分为三层,依次是显识、隐识和元神。

    那颗神意星芒,最初只是贴在外层边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经进入了隐识层面,也因为如此,寇楮一些微妙的心理变化,也在余慈感应范围之内,可以说,它对余慈几乎已没有秘密可言。

    这期间,余慈肯定没有任何相关的动作,也就是说,这是寇楮或者是神意星芒本身,自发的举动。

    “把根脚落在照神铜鉴和法宝破片上,思路上是没问题的。”

    余慈对信徒信众什么的,并没有觉得特别神秘,当年在双仙教,他也不是没见识过,所以他不会轻信那些玄虚的传说,而是直接从更现实的条件入手,从中查找端倪。

    在这件事儿上,影鬼比他的兴趣还要大一些,它分析道:“照神铜鉴乃是无量虚空神主的祭器,那家伙虽只算是元始魔主的分身,但自具神通,如今是让曲无劫那厮给顶了,但祭器就是祭器,总还有点儿神通遗存,至于你手中的法宝碎片么,很有可能也是这样的来路。指不定是你或那寇楮的什么动作,正好应了激发神通的要求……”

    也许是吧。

    余慈想到了广及数万里方圆的碎片散落范围,就算有碎片微小、自行扩散、有人携走之类的理由,这碎片散落的范围也太大了些,但若是与神主威能牵涉到一起,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就算已有准备,余慈心中也有些小爽,刨除掉后面的复杂的背景不说,任是谁收集到原属于某位神主的宝物,也很难淡定,更关键的是,他还能用上!

    感受着心内虚空中,照神铜鉴和金属飞蛾频繁的气机交换,余慈得出了下一个结论:“照神铜鉴为主,法宝碎片为次。”

    并非他真的看透了里面的运作机理,只因他做了一个实验:如今,与法宝碎片联系在一起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寇楮,一个则是上回幸存下来的家伙。这里面,寇楮脑宫中存有神意星芒,而另一人没有。

    余慈便尝试着往另一人身上投射符箓,但失败了,那人对传输过去的力量有所反应,可完全无法形成对应的符箓结构。如此简洁明了的差异,足够让余慈得出初步结论:

    法宝碎片是诱因、是渠道,神意星芒才是根源。

    余慈现阶段想到的就是这些,至于是否正确,还要看后面的收获。

    当前,法宝碎片最近的一个也在两千里外,那是明天的事儿了,余慈准备回去,享受太乙烟都星火符做出来的烤肉。

    他可以享受,但某些人必然没那个心情。

    余慈当然知道,游蕊的耐性差不多已经到极限了。不过这也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现阶段他占着强势地位不说,心中也早有盘算的。前面的进度之所以那么慢,是因为他收集碎片,用的是“收拢边角、中心开花”的办法。

    要知法宝碎片的分布虽是较为混乱,但整体上看,还是呈现内密外疏,向四面八方溅射的形状,余慈便针对这一点,前面的绕圈,就是为了尽可能地收集外围碎片,务必不使漏过,在后面,反正他要在森林中寻个地方闭关,那时候就稳居中心,四面出击,不用再涉足外围区域,能省不少事儿。

    当然,效率最高的,是找到碎片迸溅的起始点……

    此时,感应范围的最外端有些感应,余慈抬头,看上方悬浮的长幡,叹了口气,他另一个试验,看起来不是那么顺利。

    掐个印诀,他道一声“收”,四面阴风骤起,无数阴魂厉鬼化为滚滚潮水,汇聚过来。头上的太阴幡微微抖动,如长鲸吸水,将这些鬼物吸纳进去,重新镇压。

    “阴魂厉鬼没有生机灵识,也就无法寄生神意星芒,一个个其蠢如猪,全凭本能办事,复杂的事情是绝对做不来了。”

    这一段时日搜集法宝碎片,莫说游蕊恼怒,便是余慈本人也有些烦了。成千上万的碎片,各个间距都在成百上千里以上,要逐个定位、寻觅、拾捡的话,耗时耗力,他就想找一个比较高效,且适应“中央开花”策略的办法。

    思来想去,驱使鬼物是比较现实的选择,然而想实现这一目标,还是颇为困难。

    太阴幡毕竟不是专门养鬼的法器,相反,它主要是利用吸纳的阴魂,洗磨精粹阴气,阴魂厉鬼到了里面,就会被慢慢消磨,逐步虚弱,直至碾得粉碎,化为纯粹的阴气。

    当然,余慈也可以逆转法门,以阴气反哺鬼物,但现阶段,祭炼层次尚低,如此这般,对法器的成长不利,这就注定了,里面的鬼物是很难有其独立意识的。

    凭借鬼物本能,去做搜寻、挖掘的活计,实在太难。余慈也想过用神意星芒驱使,但这些鬼物和寇楮这样的鬼修不同,寇楮也是阴身鬼体,可它有生机灵识,具备自我意识,这才是神意星芒寄生的根基,那些懵懂鬼物,又哪有这个基础?

    这法子注定是失败了的。

    将放出的阴魂厉鬼回收后,余慈稍做感应,其总量已经少了一部分,这就是怨灵坟场环境的问题了。那些损耗掉的,应该是被那些“野生”的鬼物或是专门捕食鬼物的生灵猎取。

    说到底,还是祭炼的层次不够,仅仅三重天的水准,难以发挥太阴幡的功效。若真祭炼到七八重天,符合还丹修士的水准,长幡一出,方圆数里立成阴司鬼域,周边鬼物必将如飞蛾扑火般汇集而来,他甚至可以借此贯通阴阳两界,从九幽之地,引得鬼神前来,那才是真正的役禁神鬼吧。

    现在,还差得远,差得远呢!

    ************

    不管游蕊怎么恼火,行进的节奏都掌控在卢遁手中,那人想快就快,想慢就慢,完全不给她置喙的余地。

    唯一让她有点儿安慰的是,在进入森林后第二十天,卢遁终于开了窍,进度突然加快,向森林内部快速挺进,不过五天的功夫,已经越过了一大半的路程,照此下去,再有七天左右,他们就可到达黑月湖外围。

    如此,时间虽是比她希望的最完美结果多出了快要一倍,但还在可接受的范围内。然而,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游蕊在计算路程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可有些微妙啊!

    “卢道兄,有事请教。”

    游蕊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在找到今日的落脚地后,她又一次找到了卢遁,语气还算有知礼,但已经越来越掩不住她的怒气。

    余慈看她一眼,便道:“夫人有话请讲。”

    “道兄这二十天走下来,目的地究竟何在?”

    余慈皱皱眉头:“怎么,不是黑月湖么?”

    看他装痴卖傻的模样,游蕊强按着一个耳光扇过去的冲动,扯开一幅价值连城的怨灵坟场地图,纤长的手指戳在与他们现在的位置紧邻之地。

    “若是黑月湖,道兄为何要绕一个大圈,绕到这里来!”

    游蕊这幅地图,余慈这段时间也看了几次,但对上面一些标识,仍不能尽数知悉,看着女修纤指所向,他有些疑惑:

    “这是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