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路上

    怨灵坟场作为北荒最大的地下森林,里面阴魂厉鬼,猛禽凶兽以及许许多多地下独有的生灵,自有一个能够不断循环,以至平衡的生态圈子。经过多年来的自我调整,圈子本身已经非常稳固,也因为这样,圈子本身对“外来者”的反制,相当强力。

    越深入其间,人们的感受越是强烈。

    森林的阴影中,游荡的厉鬼会融合在浓郁的阴气环境下,寻觅目标,吞噬人之阳气;成群的地狼会藏身土层中,待目标走过时,暴起伤人;还有更高层级的魔头,经过成千上万年的修行,已具备灵性,分片划区,统驭一方。

    这样的环境,说是步步危机,绝不为过。

    此外,当人们踏足约万里深度的区域后,点火已经是个大麻烦,寻常火种根本就点不着,便是点着了,也会瞬间被浓郁的阴气压灭,还可能造成别的什么变故。如此情况下,吃一顿熟食,实在是相当奢侈的享受。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森林中某个角落,重重树影之后,有一团火光摇曳,浓郁的香气在这边缭绕不散。若是有人经过,想必眼珠子都要突出来:这里竟然燃着篝火,似乎丝毫未受浓郁阴气的影响!

    至于篝火旁的那些人,是在烧烤吗?

    鬼修明明无需进食,寇楮却做着主厨的活儿,它一边转动架子上半熟的鬼狼,一边调控火焰的强度,忙得不亦乐乎,油脂渐渐渗出来,落入下方火焰中,那火焰是银白色的,也即太乙烟都星火符所集起的符火。

    本来寇楮还颇有些惶恐,上仙赐给它的法力,却拿来烤肉,实在是一种亵渎,可上仙本人不在乎,甚至是亲口要求,它也没办法,只能亲自去打了猎,支起架子,卖力表现。

    不过,眼看烤肉火候到了,上仙外出却还没回来,无奈之下,它只能收缩火力,不得不说,经过这半个来月的历练,它对上仙赐予的符火,控制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一团火光,生灭自然,散聚由心,几乎要成了它的本能,连上仙见了,都啧啧称奇。

    坦白说,这给了它无以伦比的满足感。

    它目光偏转,篝火旁,青姑娘没有跟在上仙身边,而是借着火光,看那块不久前入手的、随时都会崩解的石碑,似乎里面蕴含着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更远些,那位曾赐给他《无常法解》的“活菩萨”,则盘膝垂眸,似乎在入定,又像是在发呆。

    也许是感应到它的注视,游蕊抬头,冷冷瞥了它一眼,没有说话,又垂下脸去。

    寇楮也不以为意,这两天女修一直都是这样,如今已经算不错了。

    游蕊当然很恼火,她觉得自己被耍了。

    在她手中,本有一条通往黑月湖的最佳线路,若按她的计划,半个月的时间,到那里可说是绰绰有余。可如今半个月过去,计算距离,她才走了五分之一的路程,进度堪称惨绝人寰。

    其实一行人的速度不慢,在危机四伏的森林中,一天能够前进三千余里,说是狂飙突进也不为过,可问题是,这几天完全就是在地下森林里绕圈儿啊!

    卢遁根本不按她的意思来,她提出两回抗议,但对方全不理睬。这让她明白,对方接下来她的委托,其实……是顺路吧!

    游蕊真的很恼火,但真要和卢遁翻脸,那是绝不可能的。时至今日,她还对卢遁安排她出城的做法记忆犹新。

    一行人就好像是闲逛一般,在大街小巷中穿行几次,便大摇大摆地出城,,三家坊庞大的触角网络只能在他屁股后面徒劳地调动,那感觉,就像是有只洞悉一切的眼睛,批亢捣虚,总揽全局,总是在触碰到危险之前避开,大有先知先觉的架势。

    只此一点,便足够让游蕊对其实力有一个新的评估。

    说实话,和这种人同行,她很有压力,偏偏在现阶段,她还必须和卢遁在一起——情势所迫,不得不为。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事态。

    不管是她的行事也好,王安、左贵的做法也罢,都牵涉着一个比冲突更重要百倍的问题,那就是:三家坊的高层对她的态度,是否发生了变化?

    游蕊在三家坊,是妻凭夫贵的典型,至少在王安、左贵等人眼中是这样,所以他们才在夏双河死讯传来之后,立刻换一副嘴脸。但游蕊本人,却还有一定的信心,可以维持原本的地位,虽然这信心也比较有限。

    北荒是个非常现实的地方,实力主导一切。

    步虚修为及以上的肯定就是首脑,还丹境界以下的,就是喽罗,至于还丹境界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人,都卡在还丹中阶这条线之下,这是整体缺乏适合的丹诀,无法在定鼎枢机的基础上,再进一步的缘故。这种人当然可挣得一定的地位,却无法让人另眼相看,可一旦突破这一条线,地位立刻暴涨,尤其是还丹上阶,某种意义上,已经是北荒的中坚力量了。

    比如夏双河,有还丹上阶修为,又有一技之长的人物,其身份可以说是贺三爷的心腹,但更为超然,许多时候甚至可以与贺三爷讨论、争执,贺三爷也能接受,这已经是跻身上层之列,可以与各堂口大佬平起平坐。

    论修为,游蕊和夏双河没法比,这就是她给人最直观的印象,也是她最大的软肋,她担心的是,还没有证明自己的价值之前,就被抛弃掉。这几日,她不止一次后悔,为了安全和体面,借夏双河的势子太过频繁,大大拉低了别人对她的评价,所以,她必需要尽快表现自己的价值才行。

    在这一点上,卢遁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筹码……只是这“筹码”,她好像控制不住的样子。

    余慈不知道自家临时的“主顾”,心中怎样纠结,他现在忙着呢。

    “找到了。”

    半跪在地上,扒开潮湿的土层,余慈从无数细碎的土粒中,找出了目标所在。那是一点比粉尘也大不到哪儿去的小小颗粒,打个喷嚏就能飞到天边去的那种,搁在手心,若非余慈以神识锁定,说不定眨眨眼的功夫,就混淆在泥土中,再也辨认不出。

    “怎么又是这样的啊。”余慈很有些不满,小颗粒其实就是与他手中金属飞蛾同源的法宝碎片,只不过实在小得过分。这样的体积,几乎没有任何研究的价值,只能暂时保存起来。

    他叹口气,从云楼树空间,拿出一个密封金属盒,将颗粒放入,盒子里已经摆放了十七八粒,大小不一,但最大的,也就是细沙一类。这就是他半个月来的成果。

    其实还有小部分,似乎和金属飞蛾在结构上贴合,一发现就融了进去,浑若一体。所以余慈在放置完毕后,还拿出金属飞蛾,在盒底绕上一圈,那些细碎的颗粒都在微微颤动,和金属飞蛾彼此呼应,但最终也没有贴上。

    时至今日,金属飞蛾左边“翅子”上,有一个米粒大的缺痕修复了,这就是半个月来最大的变化。

    余慈就像做一个寻宝兼拼图的游戏,他凭借着心内虚空留下来的图景光点,确认法宝碎片的位置,找出来然后看是否和金属飞蛾贴合,而随着位置的深入,有更多的图景光点进入了感应范围,逐一显现出来。

    这段时间,余慈找到了二十多个碎片颗粒,可心内虚空中,那些图景光点的数量,不降反增,已经突破了两百个,遍布在方圆数千里范围内,还有逐渐增加的趋势。

    “要是都能自动飞来,该多好啊……”

    “不要贪心不足!”影鬼一句道破他想法的实质,“你这段时间,追复生魂定星咒的进度,已经是前两年的三倍还多了,照这样下去,结成种子真符的话,再找上……两千粒?”

    这个数字有点儿保守,不过既然是借助外力,也没什么可说的,吃药多了效果还递减呢,谁知道这玩意儿又会怎样?

    “这些碎片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余慈此生修行,都是自身精修苦练,很少服用丹药等外物,唯一的例外,就是于舟老道暗赠给他的玄真凝虚丹,所以还是不怎么习惯,非要究根问底才舒坦。

    影鬼早说了不知道,自然就不搭理他,但很快,这家伙又笑起来:“你那个信徒,正祈求你回去吃烤肉呢。”

    余慈早有感应,不过当然不像影鬼这么无聊,他还是对寇楮操控太乙烟都星火符的能耐更感兴趣些。

    “这段时间,它进步可是飞快。”余慈甚至感觉到,他本人操控符火的能力,已经落到了鬼修后面,至少,掌控符火烤肉之类,他是绝对做不来的。

    “十力难制一巧,十巧不敌一信。”

    影鬼不知是第几遍说了,余慈则深以为然。所以,他特意将其余“赠予”的符箓都收回来,只留下这一个太乙烟都星火符,且给了影鬼更多机会,让它几乎是时刻不停地练习,如此,影鬼固然是火候渐深,余慈对其中的运作机理,也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心内虚空中,寇楮的投影单独占据了一小块地方,它脑宫内,那颗神意星芒灼然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