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三宝

    “一臂之力?”

    余慈拿眼上上下下地打量她一遍,唇角带笑:“凝烟为讯,夤夜到访,此等作派,只是要人帮上‘一臂之力’么?还是夏夫人的标准与我这边不太一样?”

    他记得游蕊很不欢喜别人称呼其为“夏夫人”,他偏偏就要这样说。略显生硬的话,堵得游蕊一窒,但很快如鲜花般娇艳的俏脸上,又绽开笑容:“卢道兄何出此言……”

    “与人相交,切忌交浅言深是对的,可既然是要做事,更忌话留一半。”

    余慈根本不给她展开的机会,面上做拂然不悦状:“我与夏夫人不过是一面之缘,若真是一臂之力也就罢了,谁不想结个善缘呢?可如今的局面,夏夫人这么轻描淡写,诚意何在?”

    他这话是相当诛心的,虽说他还不太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昨日从寇楮那边见到,游蕊明显是遭人追杀,连身边的护卫都不知去向。想她与三家坊那么密切的关系,竟落得如此境地,偏偏三家坊本身全无异状,那缘由岂不是明摆着的?

    十有八九是内部倾轧,余慈要有多闲的心思,才会插手这种烂事?

    游蕊没想到余慈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留,也是她强势惯了,少有求人办事的经验,自觉姿态摆得很低,细节处却仍处理得不妥当。不过她终究是聪明人,暗自咬牙,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以极平静的语气道:

    “游蕊今夜到访,主要还是做一笔生意,做或不做由道兄自决,只是于我关碍极大,成或不成还仗道兄施给脸面,故而说是‘一臂之力’,若是我这边言语不当,卢兄道请勿在意。”

    “生意?”余慈笑了一笑,“在北荒做生意,不是找三家坊为最优?”

    他这话没头没尾,但听在游蕊耳中,则令她一怔,才知余慈竟知晓她的来历,不过这种时候,她倒是表现得愈发从容,紧急换了个说辞,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若道兄想与三家坊打交道,这笔生意做来才最合宜,因为……”

    她顿了一顿,加强语气:“因为这正是为三家坊拨乱反正之举。”

    余慈闻言哑然失笑,如此说法,直接坐实了这是一场内讧,他何必去趟这混水:“拨乱反正什么的,应该去丰都城,夏夫人何必到我这儿来?”

    游蕊没注意他的表情,又或者是故意如此,稍一欠身,道:“贼人乃是华严城管事左贵、流火城管事王安,二人心怀不轨,欲对我不利,又属华严城的地头蛇,封了内外要道,然而错估了局势,此时大概是骑虎难下……”

    听起来比较复杂,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那个叫王安的管事,对游蕊有些非分之想,但由于女修的夫家甚得贺家看垂,这邪心就埋藏起来。然而在前日,忽的传来消息,游蕊夫君在一次行动中被杀,便认为游蕊失了依靠,露出丑陋嘴脸,却转眼吃了大亏,恼羞成怒之下,与左贵一起发力,要将游蕊绞杀在此。可是,他们的做法却是没有得到三家坊高层的允许……

    游蕊是这么说的。

    余慈当然不会尽信,最多只是个参考而已。至少从游蕊的表现来看,可一点儿不像是刚死了丈夫的新寡文君。

    游蕊也没必要刻意表现什么,她已经慢慢摸索出和余慈交流的技巧,所以,她就不再搞那些玄虚,直入正题:“我想请卢道兄护送我出城……”

    这是应有之义,余慈用膝盖想都能猜到。

    “终点是怨灵坟场深处,靠近丰都城的‘黑月湖’一带。”

    游蕊这个要求有点儿难度,余慈一听就想摇头,但紧接着,游蕊又说了一句:“然后,卢道兄可否为我捎一封信到丰都城,交到三家坊贺三爷手中?”

    这女人还真敢说啊,真当别人就是要绕着她转……等等!

    “贺三爷?”

    余慈心头一跳,抬眼看游蕊,一个莫名的念头生出来,是了,她夫家姓夏。

    这回,游蕊是真没注意余慈的神色变化,她正想尽办法,让余慈接受她的请求:“既然是生意,势必要有一个让道兄满意的价钱……”

    余慈却在此时开口,打断了她的言语:“以夏夫人出入蔡府的能耐,出城很困难吗?有这种神通手段,那什么左贵、王安之流,又怎么拦得住你?”

    游蕊就露出无奈的笑容,随后,她做了一个动作,稍稍扯松了衣领,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

    这当然不是什么勾引,虽然也颇是勾人心魂。余慈视线自然移过去,甚至还能看到女修亵衣的绕颈细带,不过,他目光再一转,就看到了一段与香衣雪肤不甚协调的乌黑颈饰。

    游蕊将那件东西提出来,给余慈看清楚。

    这是一个风格颇为诡异的玩意儿,像是将三个铁片放在一起,再由一根铁丝串起来,乍看是粗糙,不过多看两眼,就能看到所谓的“铁片”上,勾画着简洁但极有张力的图画线条。

    那是三头恶鬼,面目狰狞,慑人魂魄,乍一看去,有点儿符箓中“妖图鬼纹”的意思,颇具玄妙。

    “这是‘鬼王锁环’,佩带上它,可以封绝还丹修士全身气息,短时间内更有隐身之效。只不过使来太过耗力,坚持不了太久,可惜,若有与之配套的‘步影斗蓬’,我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余慈就明白过来,原来也不是蔡家的太废,而是确有其因。

    “步影鬼王秘宝?”为余慈按摩的陆青还是首次主动开口,“这两件‘天成’秘宝,不是遗失在东海么?”

    游蕊微怔,再看陆青的时候,眼神就有些变化:“这位妹妹好见识……不错,自天遁宗的七代‘步影’东海上失手陨亡,这两件宝物就流落海上,我也是因缘巧合,得了这一件。”

    所谓天成秘宝,既是不需祭炼即可使用的法器、法宝,某些天材地宝也在此列,就像余慈身上的还真紫烟暖玉。一般来说,这种宝贝都不具备强杀伤,却有特殊的用途。

    这件鬼王锁环可以隐身屏息,完全遮蔽一个还丹修士的气息,关键时候,既可救命,又能杀人,实在是一等一的实用。像余慈这样得罪了许多强力人物的家伙,若能有此宝在手,当真是多了一条性命。

    见余慈盯过来的眼神,游蕊向他略一点头:“这件宝物,也在生意涉及之列。”

    之列?余慈听出了里面的门道:“夫人的意思是……”

    游蕊浅笑道:“我一共为道兄准备了三样宝物,鬼王锁环便是其一件。只要道兄肯帮忙,便是只送我出城,亦有一件宝物答谢;送我到黑月湖,则有两件;代我去丰都城送信,则是三件。”

    明码标价,还真是做生意的架势,余慈也愿意问个清楚:“具体如何分派?”

    “这第一件,是南国妙手坊所制的一颗‘潜阴雷火’,出手可将方圆三里化为齑粉,已不逊于步虚修士强力一击,此宝出城即可交予。

    “第二件,是一滴海魂玉液,出产于东海,大增还丹修士冲关的成功率,更可滋养稳固阴神,故而在冲击中阶,结成玉液还丹时,最具灵效。在黑月湖时,可以交予。

    “第三件便是这鬼王锁环,只要道兄将信送到贺三爷手中,并取回信物,此宝就是道兄的了。”

    游蕊说到这里,似乎刚想起一件事,便取出一个玉瓶:“瓶中是燕返香精,可吸去我留在贵属下身上的燕返香气,昨日事态仓促,全凭此香,才能在今夜见到道兄,不得已而为之,还望见谅。”

    说着,她就将香精送来,显然是不准备收回去,或许这算是订金?

    “燕返香?”

    这又是一个稀奇古怪的香料名目,显然这是下在寇楮身上了,这手段倒和某人……确切地说,是和灵犀散人有点相像,不过此女身上宝物不少,也不足为怪。

    要是换个没下限的,干脆直接干一票算了,可再想想,女修头一个便提起‘潜阴雷火’,那真是纯粹的报酬么?

    余慈笑了一笑,其实,在隐约得知此女夫君身份之后,余慈就有接下此事的打算。理由嘛,他和夏双河终究有数面之缘,而且在那个翟雀儿跟前,其人还多有美言,如今夏双河死去,给他的遗孀帮把手,也在情理之中,更不用说此女拿出来的报酬,都是极切中实际实效。

    而且,似乎还是顺路。他略做沉吟:“黑月湖……”

    陆青知他心思,便俯下身子,在他耳边道:“海魂玉液确是冲关之上品,黑月湖附近,也是修行的好去处。”

    余慈看她一眼,陆青也倾向于去么?这就是余慈做出决断的最后一个因素。

    “也罢……”

    他才一回应,便感觉到游蕊是松了口气的样子。这让他多想一节,若按常理,护送出城也就罢了,既然送到黑月湖,何不一步到位,直接让余慈送她到丰都城岂不最好?

    嘿,这女人貌似也没什么自信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