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信众

    它真能用?余慈反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儿不够用了。

    太乙烟都星火符操控起来并不容易,因为那是由无数细小的星火组合而成,聚合解离都要有一定的技巧,很容易打乱既有的战斗节奏。正是这个缘故,虽说此符威力甚强,余慈用的次数也并不多。

    可如今,一个此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该灵符的小小鬼修,用起来竟是流畅顺手——它凭什么?

    “十力难制一巧,十巧不敌一信。”这是影鬼在感叹。

    什么?

    余慈没听清楚,但不管余慈如何困惑,事实胜于雄辩,寇楮确实借着太乙烟都星火符之力,威风八面,当者披靡。一时想不通,余慈就暂将此事搁下,转而提醒有些忘形的寇楮:

    “别浪费时间!”

    语气略加严厉,寇楮就是一缩,乖乖地收了将要再度出手的星火,趁着外面一片混乱,窥了个缝隙便走。

    黑狗等它远去了,才敢现身,他是真怕了那诡异的符火了。

    然而擒杀寇楮,询问、试探卢遁一行来历,是上面布置的任务,他此时已经办砸掉,除了表现态度端正,他还能做什么?无奈之下,只好尽力呼唤周边人手,力求合围。

    黑狗只是阎罗堂外围的小头目,能够调动、影响的力量非常有限,从全城的大势来看,正和长青门放对的阎罗堂,就算摆脱不了强梁习气,却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不入流的鬼修,派出精干力量,这就给了寇楮极大的活动空间,

    它以太乙烟都星火符和解杀锥攻坚开路,一时间四面汇聚的几十号人竟是一次次地被它杀散,无论如何都形不成包围圈子,却让这一片聚集区鸡飞狗跳。

    这里毕竟是北荒,多的是桀骜不驯的“浑不吝”,真给惹恼了,管你是谁?当下有不少人鼓嘈闹事,更有的直接和阎罗堂人马干起来,这片城郊聚集区,很快进入了混乱之中,

    这时候寇楮却在余慈的指点下,见好就收,余慈为保险起见,也为了心中一点儿好奇,送来了第三个符箓:出有入无飞斗符。

    此符本就是隐身、遁术兼能,寇楮又是鬼体,用起来最是得心应手,灵光加持上去,寇楮鬼体便近乎透明,收敛气息后,阎罗堂人马转眼就失了他的踪迹,为之阵脚大乱。

    ************

    寇楮藏身在木屋里,外面是一处偏僻的街道,等着铁阑大人过来接应。此时,铁阑已经到了百里之内,不久便可到达。

    今儿它叫一个扬眉吐气,自修以来,何曾闹出过这么大的场面?上仙果然是神通广大,遥隔三百里,将法力输入它体内,竟也有千军辟易的能耐,它老寇总算是眼睛不瞎,跟对人了!

    遥想今后,只觉得光辉灿烂,那前景激得他鬼体打颤,难以自抑。

    外面的声息忽起忽落,有时极远,有时极近,它却一点儿不怵,大不了,借上仙法力,再杀一回!当然,情况也没那么糟,透过窗棂缝隙向外看,偶尔有几个面色不善的人物匆匆过去,却都没生出任何感应,出有入无飞斗符正起着效用。

    正嘿嘿偷笑的时候,街上又走来一个人,黑袍裹体,步履匆匆,让人看不清脸面,这人一看就不是阎罗堂的,倒像是犯了事的“难友”。这种人,华严城里哪天不见上几个?寇楮也没在意。

    哪知这人从它栖身的房前走过时,猛地一惊,凌厉的眼神直刺过来。

    侥是寇楮受法力灌输,状态正佳,也觉得心头悸动,整个鬼体都为之一麻。

    “高手!”

    念头刚生出来,街上那人的目光中便似透出一道寒光,寇楮鬼体骤沉,明明无声无息,耳畔却似响了一声轰天雷,震得鬼体欲散。

    “以目光杀人……这是还丹高手!”

    寇楮没即时死掉,已是幸运,大惊之下,它怎敢留手?用了小半的银白火焰呼地一声脱手飞出,随后身形急退,

    “嘭”地一声闷响,银白火焰被震得漫天四散,可翻涌的气流就是“火油”一类,刹那间,这处偏僻的街道,就爆起一团夺目的火球,映得十里透亮。

    不用说,这是谁也瞒不过了。

    下一刻,人影冲开火焰,尖锐的杀意直抵心头,竟是不依不饶。飞掠的过程中,火焰将来人的罩袍化为飞灰,但往更里层烧过去的时候,却被极具爆发力的真煞反冲硬生生压灭,这正是对付太乙烟都星火符的好办法。

    寇楮不想对方这么简单就破了自己的绝招,它纵有出有入无飞斗符加持,也无法抹平巨大的速度差距,眼看着那人冲过来,一时间骇然失色,正狂叫上仙护估的时候,对面那人却是轻咦一声:

    “是你?”

    黑袍化灰,里面的华美裙服就此显现,尽展修短合度的身姿,环佩叮当,香气幽远,与这处破漏的木屋废墟完全不搭调,寇楮,以及它身后三百里外的余慈,也都怔住,目光不自觉落在对方姣丽精致的面容上。

    “活菩萨?”

    寇楮话音落下的时候,周围已经有大批人马被爆燃的火光吸引过来,这里面当然有阎罗堂的喽罗们,但也有一些闲人,以及……

    那衣装华美的佳人再看寇楮一眼,止了杀手,身形一转,从另一个方向破墙而出,刚出去没多久,尖锐的嘶啸声骤起,澎湃的真煞横扫数里方圆,大片的惨叫声随即连成一片。

    这是还丹级数的对战啊……

    寇楮也在这范围中,无论是天河祈禳咒还是出有入无飞斗符,都不是护体的符箓,眼看着周围残破的木墙被碾成飞灰,他欲避已是不能!

    值此要命的时刻,半空一股绝大吸力罩下,将寇楮往上吸。鬼修不惊反喜,是铁阑大人!

    铁阑将寇楮护住,随即化烟流逝,但事实上,它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形成的战场上绕了一圈儿,这才远离。

    它绕这一圈,自然是余慈的命令,借此机会,余慈已将战场的局面尽收眼底。此时战场已经是三方混战了,当然,真正战起来的还是那位美人儿和另一拨来历不明的家伙,阎罗堂那群喽罗,纯粹是做了一回最悲惨的路人,顷刻间战斗余波扫灭干净。

    在铁阑护持下的寇楮,就看到那个黑狗运气不再,被真煞冲击夹杀,转眼就爆成了漫天肉末。

    **********

    是游蕊啊。

    三百里外的蔡府,余慈就奇怪,这女人怎么突然就成了过街老鼠?她不是和三家坊关系密切吗?

    这事儿让他有些疑惑,不过他更在意自家的变故。

    看着铁阑和寇楮回返,余慈用的仍是那个俯瞰的视角,同时有一根五彩光丝从他的视角方位延伸出来,进入寇楮脑宫位置,非常奇妙。

    要说他近期是有类似的经历的。那是在他在法坛上,以地气治疗伤腿的时候。当时,赵子曰手中的金属碎片从数百里外飞来,和他手中那块合在一起,形成金属飞蛾,内里意识乱流终被降伏。

    他进入金属飞蛾中的意识空间,发现了里面行将熄灭的十多个小光点,那些小光点后面,都是受金属碎片控制的修士,便是现在,也还剩下一个。他在观察这些修士的时候,切入的就是俯瞰式的视角,也有五彩光丝连接,和当前情形一模一样。

    金属飞蛾把寇楮控制了?

    类似的念头刚生出来,就被余慈否了,因为这不合情理。相反,另一种可能,看起来更实际一些。

    如果仔细去看,在探入寇楮脑宫的五彩光丝末端,连接着一颗星芒,那不是别的,正是余慈几天前植入寇楮脑宫的神意星芒。

    而在心内虚空中,照神铜鉴和金属飞蛾二者的气机明确相接,风马牛不相及的两样物件,却都经过了余慈的祭炼和控制,又同样映入心内虚空,具备了最基本的联系。

    他开始怀疑,两样宝物的功能,有了结合。这不是没有前例的,如今他祭炼的几样法器,如道经师宝印、十阴化芒纱、捆仙索等,其实都整合在鱼龙外相之上,化烟成爪,浑若一体。

    具体怎么结合,当然还要再研究。

    “对了,你之前说什么来着?”

    余慈问的是影鬼,之前他听到这家伙感喟一声,却没听清楚。

    “是‘十力不如一巧,十巧不如一信’。”

    影鬼确实有些感慨,它回应道:“信者,纯也。就是说信众对神祗虔诚之心,纯粹无瑕,便如个透明的琉璃,什么都能原原本本地映射出去,最能体现神主威能。落实在修行上,只需将‘信’化为‘纯’,正是剑意纯化之意……”

    余慈不是听它来授课的,直接抓着最关键的一处,问道:“你说信众?”

    “你没觉得,那个寇楮有点儿这个意思?”

    “唔……”余慈没有立刻回答。

    没多久,铁阑便将寇楮带回,来去如烟,蔡府上下竟然一无所觉。

    看着跪在地上,感激涕零的鬼修,余慈又好气又好笑,但更多还是好奇。

    “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这是他首度亲口确认和寇楮的关系,鬼修闻言就是狂喜,叩头叩得余慈都觉得头痛。

    这就是信众……呃,只算是信徒吧?

    对他有意义吗?余慈不敢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