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法力

    黑狗在看到银白火焰的时候,已经提高了警惕,他反应也快,及时避让开来。

    但听他的“号召”,聚拢过来准备落井下石的手下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崩溅的火星洒在至少三个人身上,就在他们一怔的功夫,火星已经找到了助燃的材料,一下子烧穿了衣服,熊熊火焰呼地一声冒起来。

    几人都是大惊,急撕外衣,又运气挡住火光,然而不提气还好,一旦提气,那火光竟是把涌动的真息当成了燃料,贴着身子就烧了上去一边烧,又一边迸出更多的火星,四面飞溅。

    “这符火好毒!”

    这下黑狗的脸都绿了,哪还顾得上手下的死活,二话不说抽身便退,直接撞墙出去,另一个没有被沾上的幸运儿也学他一样,前后脚撞了出去,外面就一阵骚动。

    小庙中只剩下还没爬起身来的寇楮,以及三个在火光中跳荡挣扎的倒霉蛋。

    寇楮也是恍恍惚惚,看那三人眼见就不活了,自己却是好好的留了性命,尚疑是梦中,怔了半晌,总算记得试探询问:

    “上仙,上仙?”

    卢仙长没有片言只语回应,但很快,寇楮身上一抖,似乎是过了电,莫名地体内阴气有些波动,然后头顶就有灵光凝化,星光细织如浪,如小巧天河倒挂,倾洒下来,落在寇楮鬼体之上,莫以名状的清爽感觉蔓延全身,激得他精神一振。

    这个寇楮是见过的:卢仙长的天河祈禳咒!

    它一下子翻身起来,游目四顾,小庙中,三个通神初阶的修士,已是眼耳鼻口都迸出火来,随后相继仆倒,惨叫声已断绝,显然是死得透了,外面的骚动依旧,不知是黑狗在调派人马还是怎的。

    可是,卢仙长何在?

    ***********

    看着寇楮茫然无措的模样,余慈也有些有头痛,事情正往一个他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

    在发现寇楮遇险后,余慈本已出铁阑去接应,不过紧接着就“看”到,寇楮那边情况糟糕,眼看就撑不住了。越是在这种时候,寇楮的心念越是强烈,余慈也能更清晰地感应到对方的心意变化。让余慈颇为感动的是,这鬼修真正是把他当成了依靠,心念之虔诚,实在难得。

    只凭这一点,余慈也不容其有失。

    可是,相距近三百里路,就算铁阑极速驭剑,也要小半刻钟的功夫,这期间,寇楮死十遍都足够了。

    便在铁阑出发后不久,那边已经事态激化,寇楮解杀锥建功之后,却是傻乎乎地往别人布下的罗网里钻,余慈看得发恼,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发言提醒,心念通过神意星芒的渠道,霎那间输送过去。

    余慈以前不是没做过类似的事,对“小家伙”和“混球”这两个曾专门饲养训练过的生灵,他已经习惯了用神意星芒为渠道,传递命令。但奇妙的是,三百里的空间距离,竟然没有形成任何延迟,就是消耗大了些。

    这是变化的第一个关键节点。

    然后就是寇楮心绪激动,竟要以死明志,结果当然是惨不忍睹,可那一刻,余慈也感应到了,鬼修的心念也是前所未有的明晰纯粹,那种强烈的感觉,甚至于化为一道“强光”,反激回来。

    那一刻,原与寇楮完全统一的视角,陡生变化。

    天旋地转中,余慈竟然进入了居高临下的俯瞰模式。这感觉他并不陌生,有时候观察照神图,这个角度是比较舒服的,但眼下的情况却是远超出照神图的范围。那么,还有一个答案,也是他刚刚经历不久的。

    “十方!”

    金属飞蛾?余慈早已将这玩意儿映现在心内虚空中,但并未刻意联系,而那里面的简单意识自觉地吼出这两个字,分明是从沉寂状态中激活了,然后余慈就发现,那道反激回来的“强光”,已经化为一道五彩丝线,连缀在他和寇楮之间。

    这场面,好熟啊。

    余慈能够感觉到,正有一股奇妙而微弱的力量,从寇楮那边输送过来,他不明其中原理,却是有些焦躁:

    都什么时候了,还反输力量回来,嫌死得不够快吗?

    心念一起,五彩光丝就是一个震荡,力量输送在刹那间逆转,余慈只觉得真煞波动,反成了他向那边输送,标准的非此即彼。

    余慈陡然间明白,那五彩光丝,就是通过力量的不断流动而存在的。毫无疑问,寇楮那边正需要力量,余慈并不介意反输过去,把那边的麻烦解决掉。可是还丹修士的真煞,其层级明显超出了寇楮的承受极限,就是一点点,寇楮的鬼体也吃不消。

    该怎么用?余慈是这方面的行家:

    非要运用超出极限的力量的话,符箓就是最佳选择。

    所以,银白色的火焰在寇楮胸前燃烧——太乙烟都星火符。

    这是十二元辰级数的符箓,也是此级数符箓中,余慈没有凝成种子真符的四个符箓中的一个,侥是如此,符箓的威力却没有降低太多。所谓“星火”,即有“星火燎原”之意,此符纯化的火焰,以元气为燃料,扩散最快,最利于应付群攻乱战,用在此处,极是适合。

    这符箓本不是那么好结,可接下来的步骤又是顺理成章。

    在心内虚空中,他的心念找到了已经锁固在法坛中心的射星盘,这件纯粹的工具,通过与法坛融合,终于也能显化在心内虚空中。

    他利用符盘的特性,导入符意,自动成就符箓雏形,便像是个“模子”,再通过五彩光丝,将“模子”传输过去,剩下的,就是吸收元气这个最简单的步骤了。

    其过程顺利到不可思议,也证明五彩光丝是可以传输比较复杂的力量形式的。

    银白色的星火炸开,当场灭掉三个通神初阶的修士,解决了危机,余慈又记起寇楮被伏阴网伤到,便放出天河祈禳咒,已经结成种子真符的符箓,则不需要射星盘的中转,运化更是顺畅,当微型的天河倾泄星光时,连余慈自己都差点儿分不清,究竟是他在远方遥控,还是寇楮自发的动作。

    他分不清,寇楮更分不清。

    鬼修站在小庙中,寻不到上仙,却见银白色的火焰在它胸口燃烧,没有烧到它半点儿;天河祈禳咒的灵应已经过去,但效力仍在,此时的它,便感觉到体内涌动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从内到外,仿佛获得了新生。

    恍惚疑惑中,上仙的意念终于过来:“冲出去,不要让外面再来合围!”

    寇楮感应到余慈的意念,却是激动得要哭出来:“上仙,你在哪儿?”

    余慈见它有浪费机会的嫌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三百里外!”

    哪知寇楮一怔之后,又是更为激动的心绪传回:“这是上仙赐下的法力?”

    什么跟什么?

    可余慈正要它提振信心,只好含糊地应了声,却不想寇楮经过大起大落,死里逃生,脑子已经有点儿不正常了,闻言就是愈发激昂的情绪反馈回来:“小的明白,绝不给上仙您丢脸!”

    喂,那是我在操控好不好……

    余慈哭笑不得,正要给它明显充血的脑子降温,寇楮已拿手在胸前一抹,竟是在银白火焰中沾了三五点火星,另一只则化为解杀锥,意气昂扬地冲出庙去。迎面就是那个刚逃去的通神初阶修士,他正代替黑狗指挥手下,见寇楮雄纠纠地杀出来,猛吃一惊,又见那银白火焰,一时间惊得魂不附体,转身便逃。

    “死来!”

    寇楮大喝一声,手上沾的三五点火星尽都投射出去,竟是疾若飞矢,又极有准头,飞散四面,还都沾到了敌人身上,前头那个通神初阶修士,也不例外。

    转眼就是几个火人重现,惨叫声连成一片,外面的包围圈当即溃散。

    余慈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