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距离

    外面的叫嚣声越来越响。

    华严城位于北荒最大的地下森林之畔,空间广阔,木材资源更是无穷无尽,所以城中甚多木制建筑,在这城郊聚集区,乱轰轰地堆在一起,住岩洞的反而少了。

    寇楮现在就是藏身在一处半新不旧的小庙里。

    北荒多教门,供神、供鬼、供仙、供妖的不计其数,成气候的却没多少,反而让人看轻,可谓是泥沙俱下,庙里香火不盛,供的也不知是哪路神仙,寇楮也不关心,它还是更关心自家小命。

    “梆梆”的声音传入,那是器械撞击外墙发出的声音,像是催命的丧钟。

    “老寇,守着金山是不错,可也要开采得出来!你得了好处,便要见好就收,通报个消息又能如何?难不成那人是你失散多年的亲爹、亲祖宗?”

    说着又是大笑。

    寇楮闷声不语,外面那人绰号“黑狼”,但人们习惯称他为黑狗,由绰号可见其为人,是典型的北荒散修,大约是十年前加入了阎罗堂,是外围一个小头目。

    原本双方确实有一点儿交情,不过那点儿脆弱的联系,早因为黑狗的没下限的作法而断去,以前寇楮没受到太严重的伤害,是因为它没什么可失去的,如今,对方只是再次表现出他一贯的习性而已,可很可能就致它死命。

    黑狗纠合了至少十五个同伙,将四面八方围住,这里面,黑狗是通神上阶修为,只他一个,寇楮就难以应付,此外还有五个人是通神初阶,其余人都是明窍修为,没有突破凡俗三关。

    这种力量,在真正高手的眼中,自然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可对寇楮,对它这个鬼修来说,已经是个迈不过去的坎了。不说别的,外面这些人,都是年青力壮之辈,气血旺盛,平日里多沾血腥,那种戾气,一个两个的不显,纠合在一起,就能对寇楮这样的鬼修形成极大的压制,再有黑狗主控局面,后面更有阎罗堂的支持,寇楮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是凶多吉少。

    “可恼哇,怎么脑子进水,非要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来?”

    寇楮此时所在,还算是人烟稠密的区域,乃是在城郊聚集区的外围,就广义上的华严城来说,仍算是在中心地带,但仅就华严主城而言,已经是“乡下”了。

    此处距离卢仙长所居的蔡府,直线距离也有二百多近三百里路,更不要提,中间就是阎罗堂的势力区域,只想想,寇楮便有深重的绝望。

    “找到了!”外面突有人喊。

    华严城鬼道盛行,针对鬼修的手段也相应地很是丰富,寇楮藏得还算隐秘,可是大致的范围瞒不过人,缩得再小又能如何?

    砰咣一声响,黑狗的手下直接破墙而入,震得窗棂屋梁都在发颤。

    寇楮也知道,如此狭小的空间内,埋头缩腚没有半点儿活路,它心中狂叫一声“上仙保佑”,鬼体膨胀,显出了形体,却是出现在抢入那人的侧面。

    这一下来得突然,对方虽是个通神初阶修为,却没想到寇楮此时鬼体精纯到了竟然可以随时收张,流畅自如的层次,竟被寇楮硬欺近身来。下一刻,他太阳穴中像是被锥子戳中,护体真息一攻即破,脑门侧方张开了可怖的裂口,木头桩子一般倒了下去。

    这是寇楮从《无常法解》中学到的一招“解杀锥”,乃鬼体阴气凝化而成,威力不俗,它前两日又大着胆子,主动找铁阑请教,要说那位鬼修前辈当真是好脾气,颇是指点了两招,这一下锐气森然,效果之强,简直是不可思议。

    一击得手,寇楮也是愣了愣。

    此时尸身倒地,红的白的一发地流出来,血腥气流溢,小庙之外猛地一窒,紧接着就是喝骂连声,四面窗裂墙开,五六波冲击先后轰了进来。

    对方自黑狗以下,谁个不是实战经验丰富的主儿?寇楮这一击,就将自己完全置于外面众修士的对立面上,双方不死不休,对面也就立刻拿出了杀手。

    此时,寇楮已经没有退路,决心是很好,就是面对四面汇聚的冲击,办法不多,只能狼狈后退,转眼又被堵回到小庙深处,紧靠着香案。

    一连串裂响过后,四面都进了人来,随后大门轰声爆开,黑狗大笑着进门,看了眼地下的尸体,又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盯过来:“老寇啊老寇,几天不见,长能耐了!”

    寇楮见这些人进来,心头就是一动,并不答话,一头冲侧方,打一个立足未稳。

    它如今鬼体凝实,距离突破通神中阶,也就是一线之差,修炼《无常法解》时间虽短,但跟随上仙多日,见识已有不同,仓促间竟然也能抓着较弱的一环,刚刚建功的解杀椎又出,当头那个虽也是通神初阶,却忌惮这招凌厉,当即就让了。

    寇楮为之一喜,身形化烟,似聚似散,一下子晃晕了周围人的眼,这又是铁阑传授的一招儿,非是鬼体纯粹不可学得。眼看就冲到墙前,又猛地折下,施展鬼体最擅长的虚实变化,要穿地而走。

    一连串动作简直是它巅峰的杰作,整个过程,冲进庙里的黑狗一伙儿,都像傻子一样被它晃过,心中喜悦已难自抑,便在此时,脑宫中陡起震荡:

    “笨蛋,停!”

    那震荡来得是如此激烈,又是如此熟悉,寇楮当场就傻了,本能地就按着几日来养成的好习惯,令行禁止,一下子凝住鬼躯。

    也在此刻,外面叫了一声:“收网!”

    诡异的丝丝之音不绝于耳,随后整个小庙的光线都为之一暗,从门窗透光处可以看到,那边都被交错的黑线大网封住,而地下分明也浮起一层似尘土般的烟气。

    寇楮只觉得毛骨悚然,幸亏它及时停住,否则地下张开的网子,岂不是要把它陷在里面?

    但这后怕的感觉还比不过心头的惶惑和更甚之的狂喜:“仙长!”

    呃,仙长在哪儿?

    此时别人可不知道它心中的想法,后面黑狗就森然道:“既然来找你,会不预备伏阴网吗?如今天下地下,四面八面都有网子罩住,我倒要看看,你往哪儿跑!”

    寇楮完全没听进去,它扭头四顾:“仙长?”

    脑宫中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又道:“顶上半刻钟!”

    寇楮不知道卢仙长是怎么和它联系的,但此时,它心思出奇地清明,半刻钟,步虚高手全力飞行,跨越三百里路,大约也就是要这些时间了。这岂不就是说,仙长他们还在蔡家?

    “可是,中间有……”

    “废什么话,顶着!”传过来的意念有些不耐,应是对它婆婆妈妈的不满,但显然还是关心它的。就是似乎强度削弱了很多,这也不奇怪,穿透三百里空间的远距离传讯,绝不是那么容易。

    寇楮呆了呆,潮水般的情绪冲击几乎将它淹没,成为鬼修之后,早失消失的气血似乎又冲上脑子,更激烈的心念顶上来:“是阎罗堂,上仙小心!”

    无声的意念传输之后,就是决死的冲锋,寇楮完全不把自家的性命当回事儿了,因为他明白,距离是最要命的,就算是卢仙长全力来援,中间全无阻碍,无论如何它也撑不过半刻钟的!

    更何况,中间还拦着一个似乎不怀好意的阎罗堂?

    它没脸让卢仙长为了它来冒险,几日来,再造之德、救命之恩、连续的不计回报的恩惠扶持,难道还换不得它老寇一条贱命?

    “哇呀呀呀呀……”

    寇楮鬼体凝若实质,对着当中的黑狗冲击上去。前面挡着的修士,正是刚刚被他解杀锥吓得让开的那位,此时见得寇楮回冲,更是没有力敌之心,再一次躲开。

    但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了,几个通神修士都有真息外放,轰击鬼体的能力,四面力量聚合,寇楮如遭雷击,冲击速度立刻就慢了。此时黑狗才好整以暇地拿出一样东西:

    “愚不可及,难道不知,伏阴网的枢纽是由你狼爷握着的?”

    语罢,四面网丝透墙破地,向内收拢,对常人无损,就锁定了寇楮这个鬼修,只一下,漆黑的网丝便将它牢牢缠住,更有诡异的力量渗入鬼体,将它仅有的一点儿反抗之力抹掉。

    寇楮一头栽下地去,自从转了鬼修之后,还从未觉得身体有如此滞重过。

    黑狗又一次哈哈大笑,慢步上前,却是陡地一腿飞出,正中寇楮鬼体肩部,“嘭”地一声,竟将部分鬼体生生打散,轻烟流溢。

    “大伙儿都来试试,被伏阴网抓着的,就是这副丧家犬模样了,别担心,踢不坏,老子当年曾试过,把一个鬼修全身踢爆,十天半月也死不掉!哈、哈哈……呃?”

    黑狗笑音倏止,四起的凑趣笑声却没消停,一时都未发现他的变化。

    此时此刻,在黑狗眼中,一点银白色的火焰,在寇楮胸口燃起,见不到热力,可是笼在它身上的网丝,却如沸汤沃雪,转眼消融!

    黑狗当了那么多年小头目,见识是有的,他唇齿启合了几回,终于抓着重点:

    “火……符火!”

    银白色火焰跳了跳,蓦地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