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救难

    蔡选垂着头,身子就像一个破麻袋,里面的五脏六腑颠来倒去,血液都要流干了。此时他视力已经几近于无,完全见不到人,只有本能的一点感应,驱动着二十年精修的抱丹真煞,集束一线,牢牢将对面那人锁定。

    周围肯定还有别的敌人,但他完全不管,浩然宗“舍生取义”的法门一旦发动,外力的冲撞只会导致他全身元气爆燃,三里方圆夷为平地,就是步虚级数的高手,也难说能够全身而退,此时他锁定的目标,根本逃不掉,形成一个投鼠忌器的局面。

    对方队伍中唯一一个还丹上阶,被他堵在这里,赵放师兄弟就有了生还的可能性,日后传出消息,师门必会为他讨回公道……

    这是他最初的打算——其实也不对,当时局面危急,他脑子一热就顶上来了,稀里糊涂形成了眼下的局面,那些理由只能算是他后来胡思乱想的结果。但如今,这结念头渐渐模糊了,只有越来越清晰的痛苦和无力感,织就绝望的阴影,让他难以呼吸。

    这个时候,他必须要有一个能支撑下去的力量,所以,沾染了自家鲜血的嘴唇便微微蠕动,念起早已烂熟于心的文章: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每一句,每一字,就如滚珠一般从心头流过,文章真好,可他原本干涩的眼眶中,水汽莫名地积蓄成形,溢了出来:“……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声音暗哑微噎,却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

    “小辈脑子充血了……”

    站在年青人对面,宗万休额头冷汗潸潸,已是气急败坏。原本这一场临时定下的劫宝行动相当完美,便是逃掉小猫三两只也没什么,在北荒,他们天夺宗又怕得谁来?可谁能想到,那个看上青涩可欺的小毛头,竟然是浩然宗的入室弟子,绝境之下,更是毫不犹豫地用出了“舍生取义”的法门。

    如今他被气机锁定,除非是对方先撤了法门,否则势必要分个生死,不管结果如何,小辈必死无疑。想那浩然宗向来信奉“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宗内修士脑子都是不转弯儿的,若知道了入室弟子死在这里,那是天王老子当前,也会硬顶上来,那个时候,北荒再乱,也成不了宗门的保护伞,千年基业,说不定就要灰飞烟灭。

    而在灰飞烟灭之前,门中大佬必要先要把他挫骨扬灰才甘休!

    越是这么想,他越恼怒,又因脱不开身,只能对手下咆哮:“还没消息吗?”

    有个胆大的便应道:“各路都回来了,均已得手,只有盗杀师叔还没传回消息……”

    “滚你娘的蛋!”

    宗万休何尝不知道,他这么问,一方面是要发泄,另一方面也是想着乱那小辈的心志,可是他们这边如此大声说话,年青人那里却没受到半点儿影响,周围气机将他锁得越来越紧。

    糟糕,小辈疯魔了。

    他心中骇然,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正焦躁的时候,一声冷笑传过来。

    声音来自于附近一株巨木,这是刚刚的交战中,少有没有震倒的一个,宗万休明摆着被人讽刺了,可听清了来人声音之后,他脸皮连抽两记,猛地叫道:“仇师兄,快来帮手。”

    他这是把脸摔地上了,就算树上那人素来眼高于顶,也不好真的见死不救,当然,解困之前,无论如何是要再讥嘲两句的:“宗师弟行事向来周备,这回算是百密一疏吧,想好回头怎么向宗主解释了?”

    仇伍你个王八蛋……

    宗万休心中大骂,但他更知轻重缓急。仇伍是宗门仅有的三个步虚修士之一,这次是在后面办事,晚到了一步,否则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局面。如今更需要他来解围,脑子急转间,口中已道:

    “这就要仇师兄你帮着缓颊了,对了,前段时间,我往师兄你那儿送的一幅‘天域图’,你见着了没有?”

    “哦?不曾见得!”

    “必是手下的畜生办的好事。师兄你这次,必然能见到的,说不定就挂上墙上呢?”

    说着,宗万休就是头皮发冷,不管有没有,回头他都要保证那里一定要有,否则回到宗门,挂墙上的,肯定就是他了!

    仇伍又是一声笑,“师弟从来都是个有心人哪,嗯,我来帮忙。”

    宗万休方一喜,便感觉到他出手的动向,为之大惊:“等等,他这可是‘舍生取义’……”

    “什么舍生取义,直接爆掉就好,有我护着,你担心什么?”仇伍说得云淡风轻,“无论如何,宗师弟你也不会的真的‘万事皆休’的。”

    笑着就要动手,宗万休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心中大骂的同时,鼓起十二分的力量,预备迎接冲击。

    哪知这时候,一声清朗的话音传入:“蔡师弟且莫玉碎,子怀来也!”

    宗万休和仇伍都是一怔,他们感应敏锐,便听得这声音源头至少在三十里开外,应是以千里传音之法送来,而且直抵蔡选所在之处,精确无比。受音波影响,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年青人身子一动,有些茫然地抬头:

    “子怀……王师兄?”

    蔡选这么一说话,“舍生取义”的法门就些停滞,宗万休却来不及高兴,便听那声音转厉:“清虚、浩然同气连枝,蕞尔小宗,若敢放肆,我便真让你们万事皆休!”

    宗万休脑子一蒙,清虚?难道是清虚道德宗?

    他本不至于听一句话就给惊到,可是对方在三十里外便将音波准确送抵目标,也对此地细节了若指掌,这等感应神通,寻常修士哪有可能?

    又有女声沉声道:“救人要紧!”

    前面那声音长笑一声:“甘师叔放心,子怀省得。”

    这下宗万休更慌,他终于想到一个人:那什么甘师叔他不知道,但那自称子怀的,岂不就是名震北地的‘鹤仙’王子怀?那可是清虚道德宗四代弟子中,第一流的人物!

    若单说名字也就罢了,随着那声音传入,更有一道森然剑光,自十里外横扫而至,只观其锋锐,便让他气沮神丧,一时惊怖之至。两句话的功夫,横跨二十里路,又有如此剑势,便不是王子怀,又岂是他能力敌的?

    身后倏地一声响,他猛扭过头去,却见仇伍一声不吭,已是遁走,他这回连大骂的力气都没了,再回过脸,却见周围几个弟子与那剑气一触,当即尸分两半,血染森林,余者当即一哄而散。

    “哇呀呀呀……”

    宗万休血气上涌,竟是不管对面“舍生取义”的威胁,闭起眼睛,猛地拔身,身形倒撞入地,施展土遁,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年青人的元气爆燃,终究没有发动,那已经千疮百孔的身子晃了晃,一头栽倒。

    *************

    等蔡选再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情形让他发呆。这应该是在一个岩洞内部,上面悬着一颗光芒灼灼的大珠,明显是刚嵌进去的,提供照明之用。

    旁上有人在谈笑,里面有赵放,正笑得震天响,还有邹博,正裹着厚毯子,有些虚弱,但也言笑自如。至于其他人,正背对的那位看不到头面,但他注意到了那很独特的四轮车,更何况,还有一位佳人正侍立在侧?

    这时候,那人回过头来,清俊的脸上笑容微微:“浩然宗的养气法门果然上乘,蔡兄弟应是无恙了。”

    “卢……卢兄?”

    蔡选其实很聪明的,结合昏迷前的变化,便将事情猜出五六成:“刚刚的王师兄……”

    “当然是假的。”余慈坐在四轮车上,哈哈一笑:“堂堂鹤仙,怎么会到北荒闲逛?只是天夺宗那边做贼心虚,自己跑掉,倒省了一桩麻烦。”

    蔡选咧咧嘴角,也觉得好笑,这时他就觉得身上有些古怪,内脏伤势依旧沉重,可气机流转出奇地顺畅,唔,额头有个东西……这是怎么回事?

    他摸摸额头,什么都没碰到,却到感觉到皮下有一个奇妙的结点,连着一张网,代替他不堪重负的身体,运转周身气机,使得他魂魄稳固,再无气息奄奄之相。

    “一个延命的符箓罢了。你趁此机会,仔细搬运周天,调理身体才是正经。”

    蔡选从生死边缘走过来,又是昏迷刚醒,精力不济,闻言便“哦”了一声,听话地去调息,但才闭眼又睁开,对着余慈道:“卢兄,大恩不言谢。”

    这肯定是他学着江湖口吻来的,但话里透着真诚。余慈哑然失笑,点头算是回应,看着蔡选入定。

    谢不谢的,他无所谓,如今他正奇怪着呢。在邹博和蔡选身上连试两回,可以确认,这延生度厄本星咒,真的是大有精进了。

    此咒下接追复生魂定星咒,上与更高层级的太阴役禁厉鬼术、北斗劾魂注死术等高妙符箓一脉相承,并不是单纯作用于肉身或神魂之上,又或召劾神鬼,而是涉及生死大势中的奥妙,若是解悟此符,将其心得反馈到追复生魂定星咒上,限制余慈结成本命金符的阻碍,立时要消解大半。

    但它精进的窍门,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