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救死

    伴着那声招呼,赵放就看到冲过来的敌人又硬生生地倒撞回去,插入进来的土层裂隙之中。

    对冲的还丹真煞在狭小的空间内翻涌激荡,转眼将岩壁刮去一层。这种毫无花巧的对撞最能见出上下强弱,只听到那个曾追得他上天入地的敌人一声闷哼,竟是一路飞遁,再不回头。

    裂隙前,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子停下,微皱眉头,向他这边看来,赵放精神有点儿恍惚,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发呆。

    伏风灵蟒是深具灵性的,知道危机已过,也实在难以支撑,便散了蛇阵,瘫软在地下,这时赵放才清醒过来,其实他也受了伤,被高手伤了五脏六腑,纵无性命之忧,一旦放松,就是全身乏力,怎么都不得劲。这时候,有人拍拍他的腰背。

    他猛地一惊,急扭头,却见一位清俊秀气的男子坐在四轮车,冲他点头微笑。

    “卢兄!”

    赵放终于明白,他是被谁救了。他也是个粗豪的汉子,但生死急剧转换之下,心神遭到冲击,见了熟人,便便似见了亲人一般,揪着余慈不放:“救人,救人!卢兄,救救我师弟……”

    余慈早看到邹博的模样,他对此人印象不深,只记得面相精明,对他还有点儿戒心,但如今再看,此人面色死白,触手冰冷,根本已经感觉不到脉搏,若说他现在死了,也不能为错。

    他叹了口气,对赵放说:“只能尽人事而已。”

    余慈深知激动中的人是没有道理好讲的,便预先提了个醒儿,哪知赵放心中早就绝望,闻言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先是悲痛,后又恨火燎天,本就不那么好看的脸孔,皮肉连跳,连带着半秃发皱的脑门,都扭曲起来

    见他恼恨又认命的模样,余慈不再说话,运起延生度厄本星咒,弹出一颗本命星光,落入邹博眉心,想着至少聚拢起几分生机,给他师兄弟一个交待后事的时间

    乍一出手,他就愣了下。本命星光从指尖透出,空气中竟是“嗡”地一声,出奇地张力十足,原本不过小米粒般的星光,竟是膨胀到黄豆的级数,且外层气芒周流不息,小小颗粒竟是眩目至极。

    没等余慈见个明白,本命星光已经透入邹博眉心,不见踪影。

    如此变故,一旁被负面情绪淹没的赵放都给惊动,先看邹博,又看余慈,眼中透出一丝光亮,他张开嘴,正要说话,地面上,邹博的身体猛颤一记。

    这是延生度厄本星咒对将死者一记强劲刺激,以此聚起部分生机元气,归拢将要散逸的生魂,但这回效果出奇地好。

    哧哧的低音在邹博体内响起,激发出最终的潜力,片刻之后,无数气机以眉头为中枢,串联成线,形成一个覆盖全身的复杂网络,其运转之流畅,让余慈这个施术人也是目瞪口呆。

    这个网络,已经可以部分代替邹博本身的经络血脉,自成生机循环,不以受术者本身的情况为依托,相对独立,尤其是此术还串联起几个关键的生机窍穴,给接下来的施救带来了很大便利,真可谓是“星光不灭,阎罗不收”。

    什么时候,他在延生度厄本星咒上,有这等造诣了?

    余慈自己也是愣了半晌,才咳了一声,招呼陆青过来:“这个人你看看……”

    陆青确认敌人已经退走,便转身过来,感应到生机网络的状况,也不免看了余慈一眼,方道:“若能维持半刻钟,或许还有点儿希望。”

    女修多才多艺,余慈是知道的,见她有出手的意愿,便松了口气,但余慈对自家符箓水准也有些莫名其妙,可不敢打包票,只含含糊糊地道:“尽力就好。”

    陆青点点头,着手施救。

    余慈不想让情绪不稳的赵放在一旁打扰,就扯着他往边上来,询问情况:“赵兄何至于此?”

    赵放终究是修炼到还丹境界的高手,心志也在水准之上,知道余慈的意图,便是放不下自家师弟的生死,也只能强按着,正要说话,却是又想起一事,眼睛大张,跳起身子,情绪又激动起来:

    “卢兄,您好事做到底,救人……蔡兄弟还在后面!”

    余慈早就奇怪,原本与他们同行的蔡选为何不在,现在看来,莫不是凶多吉少?他心中叹了口气,语气平缓,让赵放安静下来:“赵兄冷静,你把情况说明白,我们才好施救吧。”

    赵放喘了口气,总算是稍稍缓过来劲,他的思维还算清晰,将前因后果大致说明白:“我们和卢兄您分开后,就和另一拔人临时结了伙,到这怨灵坟场里来,已经到了新开辟出的那个穿林甬道中……”

    他们一行人本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只是为了一个探险历练而已,赵放两人可能还要收集一些地下森林的异兽种卵,但和大部分修士都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这一路上本也算得安逸,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他们的队伍莫名地就撞入一场宝物争夺战中。

    “原本是两方夺宝,都是华严城的势力,局面很清楚,但后来有一拨人马冲杀而入,一下子占据优势,将宝物夺去,将前面两方杀了个干净,心狠手辣,做的是遮蔽消息的打算,我们想退走已经来不及了,那拨人立下杀手,里面有六个还丹修士,其中一个还是还丹上阶,我们实在抵挡不住,眼看要全军覆没的时候,蔡兄弟用了宗门秘法,挡住那个上阶强手,让我们分散逃命……”

    余慈心中闪过那个青涩甚至于有些幼稚的年青人,他相信,那小子是极有可能脑子一热,做出这种事来的,浩然宗也很适合教出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热血青年。

    他沉默片刻,又道:“是哪边的人物?”

    “天夺宗!”赵放咬牙切齿,“那种夺人精气的特殊法门,化成灰我也能认得他们!”

    “天夺宗?”

    “北方较强的宗门之一,势力大半在黑雪城,不过辐射范围很大,经常做一些‘抢盗夺杀’的事情。”

    说话的是陆青,她已经完成了施救,拭净手走了过来。赵放见状,脑子就是一蒙,陆青对他点点头,没有说邹博的生死,直接对余慈道:“还是尽量不要出手吧。”

    陆青的意思,一是干脆袖手旁观,二是若非要出手,就让铁阑出面,以其步虚剑修的实力,应该能够完满解决此事。、

    余慈则笑道:“既然出手得罪了人,得罪到底也没什么……咳,要是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自是最好。”

    陆青垂眸,自去后面扶了四轮车的把手,完全看不出前面那点儿情绪,余慈忍不住挠头,其实他也知道,陆青的想法才是正道,他到北荒才多长时间,怎么就有对头满天下的意思?

    余慈早在心内虚空打开照神图,也很清楚地知道,刚刚脱离战斗的那个追击者并未死心,而是留在二十里外,一方面放出消息,一方面监视余慈等人的动向,看起很是谨慎——显然也是不依不饶!

    “别管其他人,把那个家伙解决掉!”余慈对铁阑下了命令。

    另一个方向的铁阑早有蓄积着力量,闻言骤出一剑,百尺方圆,十余根大树倾折,手抱白猫的修士忙不迭避开的时候,它已身形化烟,不见踪迹。

    “身蕴剑意精纯至极,北荒什么时候有了这等鬼修?”

    轻抚白猫光顺的皮毛,赵子曰在原地想了想:“那边情况诡异,现在过去,怕不是去做买卖,而是去当散财童子吧。”

    话是如此说,但想想到手又飞走的宝贝,他还是觉得心头抽痛。

    ***********

    今天加班写材料,第二更什么的暂且压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