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功用

    心念探过去,与光点乍一接触,余慈像是进入一个急剧下行的通道里,一路狂泻而下。紧接着,他的视野蓦地扩张,他就像是居高临下,在数丈高的天空中,俯瞰下去。

    这里应该是怨灵坟场的某处,合抱粗的巨木是相当典型的环境标识,而在视界的正中央,倒伏着一个修士,气息奄奄。余慈只觉得莫名其妙,正要细看,那个修士已经在一次抽搐中,失去了最后一点儿生机,就此死去。

    眼前倏地暗掉。

    等余慈回神,他又回到了金属飞蛾的意识空间里,而那十多个光点,竟然已有七八个灭掉了,包括他最先接触的那个。

    “这样……”余慈想到了什么,不再耽搁,又将心念投入到看起来最稳健的一个光点中,奇速下坠的感觉再现,他很快又进入那人古里古怪的俯瞰视角。

    这里依旧是地下森林某处,但这比上个地方要热闹些,视界中心,仍是一个修士,依旧垂垂待毙,身边却是有几个同伴,正手忙脚乱地施治,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才勉强留得条命在,这也给了余慈观察的时间,他要看碎片与下面垂死的修士究竟有什么联系。

    正想着,一条五彩光丝,从无到有,呈现出来。从他这边透下,穿入下方那修士的脑际。余慈给吓了一跳,那感觉就和光线是从他体内发出来似的,可这又有什么用?

    五彩光丝随余慈心意,微微一个震荡,下方那修士便是全身抽搐,一丝难以辨明属性的元气,顺着光丝,流到这边来,再溯流直上,引起此时金属飞蛾内意念震动:

    “十方!”

    停!余慈见下面那人眼看不治,忙下了中止的命令,五彩光线立刻凝定,随后消失。他怔了片刻,心念回溯,又回金属飞蛾的意念空间,只见那些光点如今只剩下两三个,且除了他之前探视过的那个较稳定之外,都是闪烁不定,已经到了极限。

    余慈抓紧时间走了一遍,果然,那些光点后面,每一个都缀连着一位修士,有人有鬼,也就是探视一回的功夫,便都死去。

    原来如此!

    余慈恍然大悟,他刚刚还在奇怪,之前两边的金属碎片你嚎我汪,战得不亦乐乎,为什么后续竟然如此顺利来着,但看到这些,他差不多就明白了,原来是后备的力量全都耗光的缘故。

    这些人生前,应该都是中了那个疯癫修士的道儿吧。

    刚刚飞来的金属碎片,竟然可以勾连这些修士的生机,以其作为养料,强行供给,形成远在水准之上意念乱流,与他对抗。但终究冲不垮延生度厄本星咒的韧性,后力不继,一只充气的“老狼”,终被这边“小狗”吞掉。

    余慈心中隐约有些概念,当然,全是一知半解,就问影鬼:“这是傀儡,还是信众?”

    “要是这也算信众,档次也太低了点儿,不过嘛,确实有点儿那个意思,或许是那疯子自己瞎胡研究,生搬硬造的吧。”

    那个“疯子”虽是还丹境界,但修为无甚可观,最终被赵子曰的狮子猫咬死,但其确实可以操控一些修士,还有放出五彩光丝的神通,现在看来,就是从两个金属碎片上得来,倒是挺有意思的。

    他把玩手中金属飞蛾,这碎片的真正主人,十有八九已经死去,他倒是暂时放宽了心,看着这稀罕物件儿,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该怎么用呢?”

    影鬼低笑:“上一人怎么做的,你也可以试试。”

    余慈对当疯子完全没兴趣,就不搭理这厮。其实他已经摸到了一点儿门道,两个金属碎片间具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融合应该就是其最本能的选择。可出现了前面那般激烈的对抗,想来是余慈毁掉了里面原初的意识,又将其重塑,使其出现了一些变化,导致排斥的产生。

    但不管怎么说,干净的水也叫水,注入墨汁的水也叫水,似乎没有本质的区别。这回余慈重塑的意识将其原生意识压过——或可称之为吞噬,便和天龙真意粗暴的毁灭不同,这样,新飞来的碎片就能最大限度地保留其本来面目,原先的一些能力,也没有消失,以后大可慢慢研究。

    这边才想个明白,心内虚空中又起变化,万千图景光点又开始熄灭,余慈苦笑起来。

    随着地祗厚德神符效力用尽,明黄地气的供应也到了尽头,说到底,他还是凭借着雄厚的地气支撑,才激发了万千碎片的联系渠道,如今地气退却,没了支撑,这些自然也要消失。

    还好,光点也没有完全散失掉,最近的一圈,大约在周边三五千里附近区域的这片儿,仍有三五十点留存,那是以余慈本身的力量,就能支撑住的,回头去看看也不错。

    此时他心有所感,睁开眼睛,见陆青正凝视过来。

    “妖毒可已祛尽?”

    “应该没问题了。”

    余慈笑着举步,但紧接着就是一个踉跄,他愣了愣,随后就有些无奈:“毒是除尽了,不过造成的伤势,还要养个十天半月。”

    妖毒当然是有破坏性的,这些都是肌体内部微小的创口,还有萎缩的经络之类,说轻不轻,说重不重,但要逐一温养,重塑机能,也要花一番功夫。

    他跳下法坛,还好那四轮车是死物,只是在地气潮涌中受了些撞击,倒还能坐,陆青眉头微皱,上前来,也不管余慈怎么想,伸手从上到上,仔细捏了一遍他腿部肌骨,此时没有妖毒阻碍,她探得比较清楚。

    末了,女修也是微微一笑:“确实洗尽了妖毒,不过要恢复不必等半个月,三两天就足够了。”

    哦?

    “我有‘点玉接春’之术,可以舒展筋络,活化骨髓,正可用在此处。”

    余慈知道再客气也没什么意思,便笑:“那就辛苦……唔,看来眼下是不成了。”

    远方铁阑传来消息,由于前面地气运化声势浩大,前前后后引来了好几拨人马,前面还好些,以铁阑步虚剑修的实力,足够让大部分人知难而退,不过,随着来人渐多,从四面八方涌至,铁阑渐渐也是分身乏术。

    尤其是它现在挡着一拨实力不弱的队伍,当头那个怀抱白猫的修士,有一种克制鬼修的法器,人又狡猾如狐,竟是硬生生将铁阑绊住,这期间,其他方面,有十多个修士越过了它的防线,往废弃矿区去了。

    “仙长,仙长,那边有人杀过来了。”

    撞进来的是寇楮,这鬼修消受不了明黄地气,被赶到七八里外,如今狼狈不堪地跑回,也来示警。余慈就笑:“事情已了,没必再弄个你死我活,咱们就走吧。”

    说着,他目注身前的庞大.法坛。此时没了地气托举,法坛已经落地,把地脉窍穴压得严严实实,另一块玄水曜岩已经给压得不见了影子。余慈挠挠头,这玩意儿要搬走的话,还真要费点儿心思。仔细考虑一回,他放出气机,与之相合,法坛微微颤动,祭炼三重天后加持的各项神通开始发挥作用:

    “小,小,小!”

    细密的气机噼啪声里,庞大的法坛开始变小。

    也在此刻,隔壁轰隆一声响,呼叫和古怪的尖音便是隔着厚厚的土层,也隐约可闻。

    ***********

    “师弟,师弟!”

    从漫天土灰中翻出来,赵放顾不得后面紧迫而来的杀气,先要听到自家师弟的声音才能放心。可是邹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应了,他握着的手腕也逐分逐毫地冰冷下去。

    丝丝的吐信声里,他豢养的伏风灵蟒盘成了蛇阵,将他和师弟护在其中,但此时灵蟒原本长达五丈的蟒身尾部已断掉了四尺多长的一截,全身鳞片脱落崩缺者多有,也是强弩之末,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赵放扭头四顾,想再找一条出路,他撞进这个地气震动之地,便是想借此环境找出变数,可怎么周围还是死寂一片?不,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阴冷的风从土层裂隙间吹过来,追杀他们一路的人物便在那黑暗中发笑:

    “莽苍北荒,从来都不是你们这些宗门里出来的老爷、少爷们该来的地方,今日这教训,就是俺们这些天不养,地不收的散修送你们的,下辈子要记着了!”

    赵放已知今日无幸,见那人还是满口没一句真话,热血上冲,怒吼道:“你们天夺……”

    “吱”地一声尖鸣,利刃般的音波硬生生把他后面的话语切断,随后就是正面的冲击。伏风灵蟒想挡住,却被当头重击,庞大的身躯猛向后翻,蛇阵都要被打得散了。

    赵放知道自己热血上头,说出了对方最忌惮的话,一声惨笑,奋起余力,便要搏个鱼死网破,哪知才提起气来,脚下地面又是微震,随即身畔大气凝滞如胶,便是伸个手都要耗费十二分的力气。

    他惨哼一声,险些就气血逆冲,但很快,凝滞的感觉尽都消散,耳畔传来一声轻咦:

    “原来是赵兄。”

    **********

    这算新年加更吧,新的一年,正要大伙儿鼎力支持,鄙人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