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分流

    都是些什么东西?

    余慈刚转过这个念头,脑际轰然一震,无可估量的庞大信息狂涌进来,幸亏还是在“超限”状态,余慈神魂肉身的承受力大幅提升,才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塞爆掉。

    撑过了第一波,头昏脑胀间,余慈终于注意到,那些信息其实是一幅幅的图景,又是非常混乱和重复,总是那些土层、树木、阴魂之类的东西,成千上万个堆叠起来,形成了令人生畏的信息狂潮。

    换了任何一人,面对这碎片似的场景,都要彻底晕掉,可余慈不一样,他早就习惯了神意星芒大规模投放时,支离破碎的视角,虽然这回视角的复杂程度还要远胜数倍,却也并不是无迹可循。

    他很快做出判断:里面绝大部分都是这片地下森林的图景,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之前感应到的星星点点,就是一个总概括。

    余慈强按住接收巨量信息的晕眩感,努力让自己的思维恢复正常。

    法坛上的“超限”状态给了他极大的帮助,随着法坛符纹一波又一波地闪亮,无数经过精心构造的祈禳灵光加持上来,单独拿出一个,或许和天河祈禳咒有些差距,但五个、十个、二十个齐齐加持,彼此交汇作用,其增益幅度简直不可思议。

    余慈终于稳住,而且压力之下,他的思路倒是给打开了。

    “都给我进来吧!”

    余慈心念移转,抢入心内虚空,同时也将那万千图景一发地转进来。同时,他在里面开启了照神图,五十里方圆图景当即清晰呈现。不过余慈并非是要看这个,他将金属碎片显化在照神图的正中央,定一定神,主动将心神探入外围那些纷繁图景中。

    若说拼接图景,天底有什么东西能比照神铜鉴更擅长的?这件宝贝就是通过神意星芒的作用,将方圆五十里内的大大小小的生灵感应范围拼接在一起,形成完备的照神图,其间运化之复杂,实在是无以伦比。

    要是余慈懂得那法子,眼下这万千支离破碎的图景,翻手间就能疏理完毕,也不至于闹得头昏脑胀,不过眼下,他倒是由此想起了一个急就章的主意。

    那些图景没有一个在五十里范围之内,但不管是什么东西,传输过来总要有一个方向,这就是脉络和线索。余慈强迫自己不再去管图景的内容,只在千头万绪中,寻找与“方向”相关的信息:

    “东边、南边、西边、北边……”

    他就像在干一个挑捡豆子的活计,什么黑豆、红豆、黄豆,统统分门别类,东边归东边,西边归西边,如此先整理出一个大概的头绪。

    看着简单,也是个要人命的活儿。想在庞大信息量的压力下,为其分流,就是这种最简单粗略的分法,所消耗的心力,也不可估量。

    还好余慈的本命神通就是“解析”之术,最擅分析推演,只要有了明确的思路,做起来也还过得去。最重要的是,在法坛的加持下,他步入“超限”状态,全身精力可谓是无穷无尽,完全可以用极微小的代价,催运本命神通——这可是他未来应对燃髓咒的保障。

    万事开头难,一旦行至中段,线索渐明,兼又熟能生巧,分流的速度越来越快,余慈消耗的心力反而越来越少。到后来他甚至可以分出部分精力,在粗略的方向中,再分出上下层次,形成较为立体的结构。

    世上诸事,大都是不怕多只怕乱,如今条理渐明,余慈遭受的压力就去了大半。如今他便像是行将窒息之前,猛地浮出水面,快感无以伦比,脑子也极其清明。

    其实这个时候,余慈已经可以非常从容地在其中搜寻那些有价值的信息,不过这种高低落差的加速度,实在是很爽的体验,开头越是艰难滞涩,后面的“极速”的快感越是强烈,余慈发现他竟然是欲罢不能,干脆来一个“精益求精”,按照原先的思路,在按方向大致分流完毕的基础上,再做一个工作。

    这时候,他才真正用到了照神图。

    “这是五十里,感觉是它的……百倍?那就是五千里了。

    “那个要更远些,应该在这儿……

    “大概是这个位置。”

    上次,余慈专注于“方向”的信息,这回,余慈关注的是距离。心内虚空中,照神图的经过心念控制,缩小到方寸之间,余慈则以其为参照,按照它的显化比例,计算大概的距离,给那些图景“摆放”位置。

    怕也只有心内虚空,才能将那些虚无缥缈的图景显化如实,并且如臂使指。

    他也不至于精细到分毫不差,大概差不多就直接扔过去,慢慢的心内虚空星星点点的光芒越来越密,但那些图景纵然彼此之间,都有极大的距离,但高低错落间,越来越像是一个整体,最多就是被“黑布”蒙得多一些。

    心念速度何其之快,如此庞大的工程,从头到尾,消耗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小半刻钟,感觉着初具雏形,余慈也不好再没边没际地继续陷在里面,就缓了缓劲儿,从整体上大略看一下这些图景延伸的范围。

    照神图已经缩到只有巴掌大小,而以它为标准测算出来的距离,最远一个的话,哦,已经出了孤岛,到了周边“海上”了?这个倍数至少有一两千吧,大概是……

    十万里!

    有没有搞错?要是从现实层面算,这已经要达到北方四城了!

    余慈第一个念头就是怀疑他刚刚的采用的距离信息出了差错,可就算是错了吧,这星星点点,成千上万,难道还都错了?刚刚专心于判断计算,如今搭眼去看,离得最近的,也在数百里开外,大部分的距离单位都是以千里、万里计,这,这个……

    余慈觉得自己的想象力恁地贫弱。

    至于最初那个问题:传递图景的是什么东西——这个答案,在之前梳理图景的时候,已经得到了。

    这传递万千图景的介质,大小不一,但可以肯定,其性质正与他手中那块金属碎片同出一源!也说是说,很可能是某个法宝散乱的碎片。

    好吧,散落到万里开外的碎片……

    成千上万的数量,看着很吓人,让人不免怀疑,若将这些碎片拼合起来,会是怎样的体积和规模。但其实倒没那么夸张,这些碎片,最大的也不过与他手中这块类似,最小的根本就是如微尘一般,只一阵风,就能浮游虚空,随起随落。

    影鬼的惊叹声响起来:“这法宝的下场……其主人,怕是性命不保。”

    余慈深以为然。

    他在万里之外输入地气,这些碎片就能够群起响应,可想而知,必然是具备着基本的灵性,将其拼合起来,其珍稀可想而知。而就是这样的宝贝,落得如此惨烈下场,其主人的遭遇,还用多说么?

    极少数是在某些人手中,十万里外开的那片,就是如此,算是特例,而至少是九成九的部分,都散落在怨灵坟场数万里方圆的区域内之中、或掩于落叶之下,或深埋土层之间,有的甚至随风飘荡,位置也在时刻变化。

    余慈还注意到了,数百里外,距此最近的那块碎片,也是落入人手的“特例”之一,至于落入谁的手里……他略微定神,将心念倾注过去。

    随后,他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不过他更熟悉的还是其怀抱白猫的独特姿态。坦白说,这位名满北荒的沙盗,其风采确实令人一见难忘。

    赵子曰,真是久违了!

    碎片对周围环境的感应也是很有限的,也就是手持碎片的赵子曰和他怀中白猫还算清晰,其他就看不出什么了。余慈就想到两日前那只杀人搜尸的狮子猫,莫不成,这碎片也是从那个倒霉蛋身上搜出来的?

    由于他的专注,两边碎片的联系当即就显得更清晰了些,他甚至能隐约感应到,那条贯通二者之间的奇异渠道,将这边的浑厚地气分出一缕,输往那个方向。

    余慈由此明白,被金属碎片吸走的地气,都跑到哪里去了——虽然他更困惑,这小小碎片,是怎么做到的。

    他就想好好验看一下……

    眼前场影突地凌乱,余慈急看时,赵子曰那震惊且茫然的表情闪了一闪,随即就换成了飞速移换的树木和偶尔闪过的阴火之类。而在心内虚空,余慈瞠目结舌,那个象征着碎片位置的图景光点,就这么向照神图方向移动,转眼就过了一半距离。

    这就飞过来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措手不及,而紧接着,一个似曾相识的感觉从那自动飞起的碎片上传递过来,通过余慈手中这片加以中转:

    “十方!”

    已经非常熟悉的意念侵袭过来,便如他最初接触手中碎片时那样,气势汹汹。余慈随即恍然:原来都是这一套!他便通过手中碎片内已经完全掌控的简单意识与之接触,看看有没有必要再来一回催毁加重建的故技。

    “十方!”

    仍是那混乱的意识狂流,似乎没什么不同,但乍一接触,余慈心头便猛地揪紧!

    “轰”地一声爆音,心内虚空震荡,下方明黄地气也给掀起了一波浪潮。就在那一刻,余慈控制的简单意识溃不成军,其冲击余波甚至倒撞进了心内虚空,也就是说,对余慈神魂肉身带来了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