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坛成

    金属碎片在半空中飞舞,滞涩之类的感觉很快一扫而空,咝咝的破空声里,一旁的寇楮看呆了眼。

    “这样也行!”

    影鬼低骂了一声,作为一个很凄惨的器灵,它有些感同身受:“也就是这里的器灵意念单纯,被你催毁之后重建,抗力才全给抹消,你把这法子用到刑天身上试试?”

    滚你的蛋!

    余慈很客气地回骂了一声,他要找死了才把这法子用到刑天身上去。

    世间驭使器物,要么是以驭物术,隔空托举;要么就是用祭炼,使心器合一;再一条就是和器灵有商有量,传达个命令,让器灵去办。

    前者最蠢笨,灵活性最差;中者最广泛,实用性最强;后者最稀少,只因为标准太高,天底下有器灵的法器、法宝统共才有多少件?且那些生出自我意识的器物,已经不能用“器物”来看待了,而是一个思维完备的生灵,谁能真正做到令行禁止?

    余慈这辈子已经见到了四个器灵,玄黄、刑天不用说,后面两个,影鬼是被他硬给塞进妖物头颅里去的,至于眼前这个,则是一段残识,根本就不完整。也因此他能够达成对二者的控制。

    也仅仅是控制而已,这能有什么用?

    影鬼则在猜测:“那个五彩光丝,是不是这上面的神通,你试试看?”

    余慈心念透入,但很快就茫然了,前面飞起来还好说,但五彩光丝之类的东西,余慈只是远远见了两回,全无概念,那个简单的意念又怎么理解。

    “如果有,就应该是碎片固有的能耐,不会消失。可能是你刚才把意念碎片打散,重组后还没整理完毕的缘故。要么就是另有激发之物……”

    “噢?”

    余慈便回忆起那七拼八凑的咒语:“好像叫什么‘十方大尊,九地起复,召劾神鬼,通幽指路……’,怎么不行?”

    “怎么可能念两句就成?这已经涉及到‘信奉’的层次,这玩意儿很难讲的。”影鬼曾经拜过元始魔主,对此类事项还算了解,其实他也好奇这东西的来历,便开始想办法。

    哪知余慈紧接着就道:“那就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了不起。”

    “你……”影鬼实在给闷得不轻。

    余慈却是打定主意不再理睬,直接将碎片扔到云楼树空间里去。

    如此干脆,是因为他听到“信奉”之语,立刻警惕之心大起。他在剑园遭的灾也够了,更从中明悟,天底下那些神主,决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若真由这金属碎片,又牵连上哪位大神,他到哪儿哭去?

    这时候,铁阑回来了,带来了好消息。

    **************

    转眼两日已过。

    在山下此起彼灭的阴火闪烁中,余慈凝神聚力,勾勒出最后一笔。手中玄水曜岩猛地一沉,似乎有一种力量扯着它,要往地面坠下。

    成了!余慈长出口气,有些吃力地将手中有五尺见方,重达数百斤的大家伙抱着,小心送入云楼树空间。为了保证最好的效果,在彻底完工后,这件运转地气的中枢,最好不要和地气接触,以保证将来运转的纯粹灵动。

    做完这一切,余慈活动了下已经发麻的胳膊,驱动被重物压得快要散架的四轮车,前行一段距离,居高临下,远眺地下森林的情况。浓郁的怨灵阴气,结成了灰白色的雾霾,减损人们的视野,偶尔升腾起来的亮度惊人的阴火,照耀远方层层巨木,变幻出光怪陆离的影像。

    余慈现在知道了,每当阴火剧烈闪灭的时候,就是一个至少具备通神层次力量的阴魂厉鬼觉醒又或死亡之际。其频率出现的高低,就是怨灵坟场的“生态”活泼与否的标志。

    真是奇妙的地方。

    余慈对这里很满意,铁阑不愧在剑园地下生活了上千年,对地气感应相当敏锐,当日很快就找到了两处比较符合余慈要求的地方。余慈便从中选了一处地势更复杂些的,就是现在他们身处的高地。

    这处地点在怨灵坟场中,如林中之山,地势较高,一般来说是比较醒目的,但这里原本是是挖空的矿区,资源早已枯竭,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儿,因此反而少有人来。

    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在这片已经开凿一空的矿区内,还有一个小小的地气支脉流注,或许是未能形成矿藏的缘故,被人忽略,又或者是地气动荡时刚刚偏移过来,总之是在此形成了一洼地气窍眼,阴气森森,汇涌成泉,总量不大,却相当纯正,恰合余慈使用。

    地气运转中枢既成,前期准备就已结束,余慈就要聚拢地气,洗涤左腿上的妖毒,也就是青松先生所说的以“术”疗毒之法。

    “是现在就开始呢,还是调整状态,再歇一天?”

    余慈计算着自家状况,忽地心有所感,回过头,却见寇楮飘上来,垂手道:“卢仙长,青姑娘请您过去。”

    不管是报恩也好,上进也罢,寇楮是铁了心的要抱住余慈的大腿,它也知道以其微末的实力,卢仙长肯定是看不上眼的,但它什么杂活都能干哪,也算它走运,正好余慈一行近段时间安排比较紧张,它得以临时加进来,干些跑腿的活儿,只当多一个人手。

    余慈哦了一声,寇楮已经颠颠地上来,推车前行。余慈对这鬼修的心思洞若观火,看到不会造成什么负面的影响,也就由它去了,至少这两天还能把自家行踪控制得严一些。

    “她找我什么事?”

    “好像是仙长您的法坛……”

    说话间寇楮已经推着四轮车进了矿区岩层内部,轻车熟路地绕了两个弯,就到了陆青所在的工作间。陆青正背对着门口,负手看着中央那个庞然大物。

    余慈进门就惊道:“完成了?”

    那物件底部九尺见方,上部则是七尺,高四尺,是方椎台的模样,四面都设有石阶,整体来说比余慈手中的那块大了快要四倍,重逾两千斤。发现的那个玄水曜岩矿脉,当然没有如此巨大的原矿,这是由八块玄水曜岩拼接而成,侥是如此,也多亏余慈有云楼树生成的空间,否则怎么搬来都是个问题。

    “这才几天来,真让你给做成了。”

    余慈围着法坛转了好几圈,口中啧啧赞叹,身边自有寇楮跟着凑趣。

    在法坛上下四面,密密麻麻刻着繁如天星的符纹,这些纹路深浅不一,有的浅浅一道,有的则一直探入两三尺深,事实上,在其内部,同样也有符纹刻下,这就要凭着炼器的手法,隔石烙印,论复杂程度,远在余慈手边这地气运转中枢之上。可是陆青制成的时间则短了三五日,纵然是早有标准可循,但在炼器造诣上,余慈和陆青也实是天差地别。

    其实,法坛上还有其它的部分,比如栏杆、之类,那些其实也各有作用,但不是主要的,且能够后续拼接上去,倒不用急着作出来。

    陆青倒是淡然,她拭净双手,问道:“那一块完成了?”

    余慈点点头:“刚刚做完。”

    “就先专注那边吧,把伤腿治好……这个我还可以再完善些。”

    这下余慈开始摇头:“不,要一起来。”

    陆青一奇:“一起来?”

    “之前是没有想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但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余慈看着已经设想了两年的关键法器就这么现身眼前,只觉得有一波冲击从头顶贯下,遍及全身,通体发麻,斗志昂然。

    他忍不住搓了搓手,再次强调:“要一起来,坛体、旗幡、法印、香供等等,统统摆上,一起来!”

    说到这儿,他直接用一条腿撑地,站直了身子,哈哈笑道:“把它挪到地气窍穴那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