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毁建

    把金属碎片举在眼前,余慈仔细观察。碎片呈三角形,也就是指甲大小,边缘呈不规则的崩缺裂口,尖端非常锋利。

    说是金属,其实余慈也无法辨明究竟是什么材质,只能看到,在森林阴暗的光线下,金属片上却流动着一层奇妙的光。这似若流质的光芒遮住了金属的纹理,余慈用足眼力,才看到里面似乎有着几道人工的花纹之类。

    是符纹吗?只凭这片断,余慈难以确认。

    “大约是个法宝碎片吧。”

    影鬼很是淡定,类似的东西,它见过太多了,若是如此,余慈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法宝碎片他有的,铸造七星剑用到的辰光石,就是当年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大战时,某个法宝的碎片。至于真正的法宝,玉神洞灵篆印则当仁不让……

    他看那金属片的时候,没有顾忌旁人,陆青在后面轻声道:“我看看。”

    余慈笑着递地去,陆青接过,也是举在眼前,却看了很久。见她专注的样子,余慈不免奇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陆青缓缓摇头,将金属碎片递回。被两人的体温暖过,金属碎片表面的温度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微凉而已。能够自发光的东西,给人的感觉就是含有热量,这一条就很是矛盾。

    余慈将其在指尖搓了搓,忽听陆青道:“此物材质奇特,不是天然的,而是经过刻意加工精炼……”

    是这样吗?余慈开始按照常规的检测方法检查,头一个当然是注入真煞,他用力不少,起码有五六城,可是这个金属碎片本身并不是一个良导体,真煞运行很是滞涩。

    接下来就是神意扫描,这个进行得也不顺利,余慈神意透入时,明显受到了的干扰,运用技巧,分化神识神念,接连变化几种方式,都是如此,连表层都突不进去。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余慈回忆刚刚运化地气时的感觉,那时候,确实不怎么正常,但不是这种滞碍,而是,而是……

    他打了个响指,一点灵光透出,这是最简单的清心咒,当符箓灵光聚起成形,罩下去的时候,金属碎片上,有一圈很隐晦的波动外烁,像是突然张了口,啊呜一下将部分灵光吞掉。

    明处暗处,余慈、陆青和影鬼都是一惊:这又是什么道理?

    “是经过排他处理吧。”最先有结论的竟是陆青,她以炼器的角度阐释这一现象:“以此法炼器,成型后对外界强加的神意真煞等非常排斥,但符法灵光经过了一重转折,它没有辨识出来,相反还给吞掉,显然对天地元气很有需求。某些上等法器、或者是法宝残片都有这种自行采气,以自我维持甚至恢复的能力……”

    这话很有几分道理,判断的结果也和影鬼差不多,稍顿,陆青又道:“而且此物急需的应是阳和之气。”

    余慈听得连连点头,应是如此,否则外界阴气如此充沛,它也应该大力吸取才对,这就是碎片性质的问题了。他举一反三,结合焚化后的情况道:“阳和之气的话,人类修士的气血可是来源之一,还丹修士自然更好。如此说来,这碎片应该是该是在那家伙体内,唔?”

    余慈想起刚才神意星芒被排斥的现象,和他的神识神念扫描遭拒,是何其相似,由此他的想法更进一层:难道这碎片其实是嵌入死者的脑宫里了?

    这不是不可能——死者生前疯疯颠颠,恐怕大半都是让这玩意儿给闹腾的。

    陆青不知里面还有这处关节,只道:“寄生的可能大一些。”

    言下之意就是碎片无法祭炼,难以化形入体,而且以死者的修为,也难以控制这种来历不凡的东西。

    影鬼则在暗处补充:“可能还有血祭的因素。”

    人之精血,妙用无穷,尤其是修行有成之辈,一滴精血往往就是最佳的媒介,沟通天地万物,有些祭炼之术,也常以血为媒,以求速成。

    余慈觉得他越来越接近真相了,集众人之力,果然比一个人绞尽脑汁来得有效得多。接下来,做个小试验就好。

    用指甲划破指肚,挤出一滴鲜血滴下去,他比较谨慎地没有让金属碎片直接接触伤口,只是以神识化入其间,体察其中细微变化。

    血滴落在金属碎片上,一下子就将不大的碎片遮住,眼看要溢出来,可血滴晃了两晃之后,碎片边缘处反而空了一线缝隙,然后这缝隙就越来越大,而中间的血滴则是越来越小,余慈明显感觉到,指尖的碎片温度略有升高。

    一息之后,血滴不见,已被碎片彻底吸进去了,与之同时,化入血滴中的神识也自然渗入,清晰地“看”到了金属碎片上本来的纹理和刻画的花纹,果然,以血为媒是可行的。只是,在“看”清碎片花纹之后,余慈有点儿失望:

    “不像是符纹哪。”

    像他这种精于符箓的修士,对符纹分形有一种直觉式的感应,什么是有效的符纹,什么是唬弄人的鬼画符,一看便知。金属碎片上的花纹片断,就没有那种“感觉”。

    不过余慈还是仔细以神识描画一遍,记忆清楚,准备回头再研究。

    眼看描画完毕,正要收回,神识那头冷不丁地一“沉”,感觉有什么东西缀上来,那是某个模糊的意念:“十方!”

    “呃?”

    “十方!十方!十方!”

    来来回回就是这两个字,本是极可笑的,然而这意念简单却不单纯,转眼就是成百上千次叠加,化为一波混乱的大潮,拍击过来。

    这下子,余慈就知道所谓的“十方大尊”究竟是怎么一个来头了。

    只是,这招对他没用!

    顷刻间,余慈已经打开心内虚空,虚无的意念层次,也在虚空中显化,“十方”之音叠加而成的冲击,当真化为了一片污浊的潮水,当头拍下。然而心内虚空中,那条矫健的鱼龙立时一声吟啸,伸展长躯,双眸金光暴射,主动迎上。来自太古天龙的威煞,即使比全盛期要弱上几成,在类似层次的精神冲击上,仍占有相当的优势,只在潮水上方一绕,那浊流便倒卷回去。

    这还不算,天龙真意还逆冲而上,顺着神识连线,给了碎片里那个模糊的意念一记狠的,“十方”之音,立时消寂。

    影鬼就埋怨:“你下手太狠了,这可能是那件法宝形成的器灵意识碎片,虽无灵智,却可以拿来研究……”

    “还不至于抹掉吧。”作为攻击的主导者,余慈最有发言权,“那么乱的意念,又有冲击还丹修士的能耐,想一网打尽都难,肯定有留存的。”

    说得轻松,余慈也不想让这么一个具备研究价值的东西毁掉,他此时神识探入已经再无阻碍,但来回搜索两遍,却只“抓”住丁点儿的“碎末”,且还在持续消散中,这时他才确认,刚刚天龙真意的冲击,确实是狠了点儿。

    “银样蜡枪头……”余慈埋怨一句,这金属碎片中的混乱意念看上去气势汹汹,其实根基松散得很,一推就倒,这该怎么办?

    在四轮车上闭眼想了半天,余慈画了一道符,将符箓灵光凝成一颗极凝实的星芒,看起来与神意星芒很像,但却是另一种作用,也有个称呼,叫做“本命星光”。

    屈指一弹,本命星光便打在金属碎片上,出乎意料地顺利融了进去。

    这便是延生度厄本星咒!

    余慈这纯粹是把死马当成活马医,拿维持生灵灵明不昧的符箓,去聚拢金属碎片内行将消散的意念“碎末”,至于有没有效果……

    “十方!”

    虽然微弱,但还称得上清晰的意念复起,如百川归海,朝着本命星光的位置汇聚,转眼又初具规模。而且这回有了本命星光为核心,组合上就顺了许多,几十上百个同类意念,竟也能发出“合声”,相当有趣。

    这样也行?余慈只能再一次感叹“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同时,看着本命星光聚拢混乱意念颇有效果,余慈倒想起另一个“星芒”来。

    本命星光能用,神意星芒如何?

    心念一动,一颗神意星芒飞出,也是没有任何阻碍就渗了进去,转眼与本命星光混在一起,居于正中,聚拢“十方”意念。

    做完这一切,余慈才想起一事:“花了这番功夫,又有什么用?”

    本命星光是临时性的,不一会儿就要消散;神意星芒是侦测和传递信息的,这金属碎片中的意念又是简单得令人发指,完全没有侦测的价值……总不能通过神意星芒给那个简单意念下命令吧。

    “飞起来给我瞧瞧?”

    “十方!”

    “我就知道……”

    余慈苦笑着将金属碎片抛了抛,正要收起,却是哎呀一声,锋利的碎片边沿把他指尖划破了皮,很浅,连血都没流,他却是愣了。

    判断失误?

    刚才,他接住下落的金属碎片时,判断上明显出了问题,早一刻拢起手指,这才受伤,这本是不应该发生的。

    余慈心有所悟,摊开掌心,盯着金属碎片:“飞起来!”

    碎片晃了晃,慢悠悠地离开了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