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焚烧

    余慈脸上就是一沉:第二次!

    一次可能是例外,连续两次,就肯定有其缘故在了。

    这时照神图五十里的范围到了极限,余慈只能眼看着那通灵的狮子猫叼着许多物件,消失在丛林深处。

    狮子猫确实强,但它是步虚修士吗?显然不是!那它为什么会抗拒神意星芒的入驻?还有刚刚被杀的那个修士,也是如此。

    “脑宫里有东西,自然就塞不下了。”影鬼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余慈又是一愣:“什么情况?”

    “要是这猫是别人控制的,控制它的那人,实力又远在你之上,已经人为将其脑宫封闭,你自然插不进去手。”

    要这么说……也不是说不过去。不过余慈很快就问:“那家伙也是这样?”

    他指的是横尸在地的那位,影鬼没有轻下结论,其实它也只是猜测,万一想得岔了,岂不是丢了脸面?

    余慈暂时将此事搁下,这时候,他忽然开始怀念当年的“小家伙”,有时他真的需要鱼龙那样一个“探子”,做一些照神图能力之外的侦察工作。至于那只猫,余慈心中倒有一个别的想法。

    从比较漫长的“发呆”时间出来,他回头去问陆青:“你怎么看?”

    “嗯?”

    “就是那边……咦,你没用那个分神化身?”

    陆青默默摇头,余慈就服了。

    要说范围广大,陆青的天魔裂魂化身还要在照神图之上,当初探出玄水曜岩就可为明证。但这位外界发生的事情,当真是淡漠得很,又或者,这才是不招灾惹祸的正确态度?

    在四轮车上想了半天,余慈还是决定来个直接点儿的:“你有没有听过赵子曰这个人?”

    陆青略一思索,道:“是北荒有名的沙盗?”

    她对赵子曰的了解,也仅至于此了,不过,那个赵子曰能在多如牛毛的沙盗中闯出名头,也着实不凡。

    余慈就是沉吟,之所以说起赵子曰,就是他从那只狮子猫身上做的联想。当初在绝壁城,那个从北荒来的赵子曰怀抱大猫的模样,可是给他留下了相当鲜明的印象。

    不过当时和赵子曰等人也只是稍做接触,对赵子曰的印象固然深刻,但那时照神铜鉴还在损毁状态,对神意星芒的控制也远未圆熟,且受修为限制,根本无法穿透还丹修士的脑宫,自然无法确证星芒对其的作用。

    至于撇开这档子事儿,还有一事可从中生发出来。

    还记得前段时间,他追踪灵犀散人,见其击杀了两个所谓“同伴”,称呼分别是老三和老七。那时他没有在意,可现在经由这狮子猫和赵子曰提醒,他心中又是一动,专门去清查自己的深层记忆。

    原来那个老三……他也见过的。那人正是赵子曰在绝壁城时的同伴之一,曾经参加过易宝宴,余慈也看过关于他们的资料。

    原来都是故人!

    时间又过去半刻钟,余慈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现场。旁人也就罢了,看到被“野兽”咬开了喉咙的尸身,寇楮就打了个寒颤,不过很快,它又盯着尸身的脸不放。

    余慈很奇怪:“你认得他?”

    寇楮想了想,点头道:“在城里见过两回,这人是服鬼狱散突破的还丹境界,小的还专门去看过,记得这张脸。不过听说后来他受不了药力,神志不清,撞入怨灵坟场,已经死掉了。“

    余慈嗯了一声,驱车上前,仔细观察。陆青也上前帮忙,只是此人身上已经是一片狼藉,看不出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算了,埋了吧。”

    终归是有一面之缘,余慈就想在他死后做件好事,哪知陆青和寇楮都回头看他,他立刻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陆青便向他解释:“此地阴气深重,草草埋尸,早晚会变成僵尸之流,死也不得安生。”

    “那平日都怎么做?”

    “火化即可。”

    余慈点头受教,至于具体的活儿,也不用费力气,自有寇楮抢着干。周围都是受阴气滋润生长起来的合抱巨木,地底虽是阴冷,却也干燥,点起火来并不难。当下由寇楮采集一些柴枝,铺在尸身上面,余慈画符聚火,将其引燃,再颂一段引魂咒,便算了事。

    符法灵光引燃烧的火焰何其猛烈,连烟都不见多少,便将尸身吞没。

    这里都是见惯了生死的人物,也少有什么感慨,没人喜欢焚尸的味道,余慈等人便走得远些,又向寇楮问起周围的环境。

    寇楮修为平平,但为人为鬼的时间加起来,也有两百多年,都是在华严城周围晃荡,算是个地理通,又难得有在余慈面前表现的机会,当下抖擞精神,仔细解说。

    根据寇楮的说法,相对于无边无际的地下森林,余慈他们所处的位置仍只算得上外围。这里阴气流动平缓,环境相对来说比较适合人类居住,甚至可以种一些特殊的植株,比如长青门便开辟了许多药园,还有些堂口,干脆就种起了粮食。

    这些粮食纯凭阴气培育,肯定不能当成主食,但对那些修炼阴功秘术的人来说,却不无小补,这样,华严城出产的“寒食”,也作为特产,分销北荒各地,产业也算是兴旺发达。

    这样,怨灵坟场的外围,其实一直在开发,大片大片地转为药园耕地,虽说相对于广袤无边的地下森林来说,连边角料都算不上。但要见识怨灵坟场的真面目,起码要到四百里深度,那里才是阴魂厉鬼、凶邪怪兽经常出没的地带。

    那里的环境,相对于寇楮这样的鬼修来说,又太危险了,所以,它更习惯在五十里到四百里这段“缓冲带”活动。

    寇楮一边说,一边观察余慈的脸色,以调整说辞:“其实位于更深处的聚居区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各个矿区了,有些甚至一直深入到坟场内部上万里,但那种地方,很难说清是谁家的产业,不只是华严城,连丰都城、流火城的堂口都会过来抢……”

    “太乱了。”

    “是啊是啊,太乱了。”寇楮除了点头符合也没法说什么。

    余慈大概了解了周围的区域情况,就问:“附近有没有比较清净的地方?”

    寇楮可不敢轻言,它前面挑的地方,本来也很清净的,事实证明,那地方实在不靠谱。

    余慈也不为难它。如今他确实要挑选一个能够静心闭关之处,那地方最好也是地气汇聚的节点,有灵脉最好,他需要全心治疗伤腿,这伤不能再拖了。

    影鬼再度开声:“让铁阑出来透透气吧,在剑园千载,对地气流向,它有自己的一套,而且这儿也挺适合它的。”

    余慈深以为然,便请铁阑出来。在这里,铁阑明显精神一振,人形虚影自发与外界阴气交换,通过剑意洗炼,汰除污浊,独留精气,比在云楼树未成规模的空间中,可强得太多。

    寇楮直接就呆了,鬼修之间自有一套辨识体系,对“同类”的感应,那是相当敏感的,当铁阑至精至纯的剑意驱动周边阴气,那独特的波动,就让寇楮的脑子一片空白。

    步……步虚鬼修!

    可惜,现在没人去理它,余慈将事情这么一说,铁阑自然遵命,虚影一闪便已不见。

    “在这儿修行,对它来说,一天抵得过外界五天,当然,比剑园还差点儿,但也不错了。”

    余慈听影鬼的口气,有些奇怪:“原来没有这怨灵坟场?”

    “有是有的,我也来过一趟,不过那时污浊之气重得很,可不像现在这么干净。”

    影鬼不知不觉把自己代入了曲无劫的身份,余慈没有点醒它。

    这时,远处的尸身已经烧尽了,只余袅袅烟气。余慈觉得可能会招人注意,就以符驱动土层,翻盖下去。这一手举重若轻的符法修为,看得寇楮呆了眼,不过余慈眉头却是突地一皱:符法灵光触及那部分区域,运化地气,有些不正常。

    是环境的因素吗?余慈几天后,可就要大规模地运转地气,为自己疗毒的,若是中间环节出了纰漏,问题就大了。

    遥空感应片刻,察不出究竟,便又驱车上前。离得近了,他忽地唔了一声,疏松的土灰间,有光芒微闪。

    余慈眯起眼睛,利眼锁定了一块金属碎片。

    什么东西?

    *************

    不知道这回能坚持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