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大猫

    浅蓝雷光扫过,不管是人是鬼,都被掀翻在地,空气中的爆音同样有着杀伤,对鬼修尤甚,一时间,那边的鬼修阴躯都被雷音震得波荡不休,眼看就要尽数崩溃掉。

    不过,近在咫尺的寇楮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相反,他清晰听到了来人的话音,并随即辨别出了来人的身份:

    “卢仙长!”

    这一刻,寇楮感动得几乎要哭出来,如果它还有眼泪的话。

    没有比行将溺死前,获得一只探过来的坚实手臂更让人激动的了,尤其那还是它心中呼唤的目标,在最应该出现的时候,及时赶到。

    若说不是天意,谁信?

    余慈坐着四轮车,由陆青推着,从薄雾中走出来。说来也是凑巧,寇楮的位置正好在长青门这片前哨驻地附近,见到那个与他颇为有缘的鬼修有难,便顺手救上一回。

    而且,他还有点儿好奇。

    这边群魔乱舞的景象,落在余慈这样的正常人眼中,自然是诡异得很。而且,他还对那五彩光丝有些印象。

    记得在突破沙暴进入华严城之前,曾见到地表的某个城池中,就有一个放出五彩光丝的家伙,叫唤着不伦不类的咒语,出城和飞甲妖龙放对,后来还是他和陆青出手相救,当然,那麻烦也是他们两个引来的没错……

    余慈还记得,这种五彩光丝对付飞甲妖龙时,简直一无是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功效?

    对那个寇姓鬼修点点头,余慈驱车到那群不怎么正常的修士中间,环目扫视。

    被一记三次贯窍的五雷符轰中,就算余慈有意控制杀伤,这些修士也决不好受。此时只能一个个蜷缩在地,浑身抽搐,那个之前服了鬼狱散的家伙极是不堪,直接屎尿齐流,昏死过去,鬼修中更有两个撑不住,阴躯开始消散的。

    这些人应该也是受害者,余慈想了想,弹指两道灵光射入其体内,这是延生度厄本星咒,属于十二元辰符箓的级数,与追复生魂定星咒一脉相承,只要一点灵光不灭,就可以维持受术者灵明不昧,护持一线生机,具体效果,还要看符法造诣和对此符的领悟程度。

    乍一出手,余慈就感觉到,在这里使出炼度一系的符箓,明显有些不同,

    至于具体如何,他暂时没有去管,确认两个重创的鬼修不会消散,他将注意力放在了导致这一切发生的另外三个鬼修身上。

    论修为,这三个后来赶至拦截的鬼修并不比另一拨人强到哪里去,可凭借着五彩光丝,却是占据了绝对优势。便是刚刚雷光来袭,那五彩光丝也起了防护的效果,这三个家伙遭受的伤势明显要轻过其他人。

    可是,在余慈刻意搜寻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与之有关的东西。

    “古怪。”

    余慈有些挠头,这时候,寇楮终于回神,几步抢上来,连呼“上仙菩萨,大慈大悲”不止,说着颠三倒四的祷词还不够,最后又跪了下去,叩头如捣蒜,只恨不能流泪,没法表现出更多的感激拜服之情

    “行了行了!”

    余慈有些受不了,他也只是适逢其会,可不是化身亿万的神仙,要是这一位真拜上了瘾,遇难就叫高呼“上仙菩萨”,最后怕是要死得很惨。

    把寇楮唤起来,余慈问它这些人的底细,寇楮把能说的都说了,但这些信息显然无法整理出一个明确的方向。这时,被雷光击昏的修士里,终于有清醒过来的,余慈就转而向他了解信息。

    这个修士是修为相对较高的一个,有通神上阶的实力,但在余慈和陆青两个还丹修士面前,还是抬不起头来,更不用说刚刚一记五雷符,足够给他留下极深刻的惧意。

    “好叫仙长得知,其实我们都是一起的,结伴去怨灵坟场深处挖宝,可半路上莫名碰到了个疯子,只嚷嚷两句,老黄他们就被迷了魂,翻脸相向,我们看势头不对,就往回跑,但还是被堵上了……”

    “疯子?”

    “是,那人一直让我们信奉‘十方大尊’,还有一些咒语,却是语无伦次,肯定是疯的。”

    “那五彩光丝,不是你们同伴的原本的能耐?”

    “当然不是。”修士说得极其肯定。

    两边加起来,差不多就有些头绪了。而且,与寇楮等人说话时,余慈也通过照神图扫视。周边区域没有步虚境界以上的高手,图景显得非常清晰,他就按照那些修士逃过来的方向,追溯而上,目标暂未发现,可是却看到了一些比较清晰的痕迹。

    如果真如人所说,那家伙是个神志不清之辈,显然是不会遮掩自家痕迹的,余慈想了想,就驱车往那边去,延伸照神图的范围。陆青自然是跟随在后,那个刚清醒不久的人类修士没敢动,寇楮则是提起勇气,缩头缩脑地跟上,余慈也没阻止。

    转眼十里过去,余慈笑了一笑,目标果然还在。

    照神图边缘,依稀相识的人影显现出来。果然就是那个在沙暴中,出城与飞甲妖龙交战的家伙,当时对他的勇气还有几分佩服,如今再看,则是另一种感觉。

    在照神图中,余慈仔细打量。那人披头散发,穿一身半新不旧的道袍,正匆匆奔行,不时往后看,神色仓皇。这样倒是看不出那人神志是否清楚,但余慈猜测,那人对他操控的目标成败与否,应该有着比较明晰的感应,甚至有可能感应到实力对比,知道不敌,便转身逃走。

    要不要现在就与其照面,余慈还没想好,不过植入神意星芒是肯定的。当下就有一颗星芒飞射,转眼就飞越数十里距离,直指那人脑宫,很快就没入顶门,但紧接着,星芒弹了出来!

    余慈一愕,操控星芒再上,结果却一般无二。

    还没有弄明白,那边图景中,忽有白光暴闪,那人哎呀一声叫唤,便给那白光硬生生扑倒在地。那白光速度太快了,余慈也给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是一只雪白肥硕的大猫。

    这是……

    余慈靠在椅背上的上身挺了起来,而数十里外,被扑倒的那人也挣扎着要格开大猫,想爬起身,然而这时候,那猫闪电般探头,啊呜一口,咬在他喉咙上,只一撕,便将那人的喉管扯出来,鲜血泉涌而出,转眼将大猫嘴边染得血红,与雪白的毛皮映衬,更让人毛骨悚然。

    还丹修士的护体真煞,竟然没有丝毫作用,一攻便破。那人想要惨叫,却叫不出声,与之同时,他身上疯狂地冒出五彩光丝,或刺或缠或抽,总之是要将那大猫赶下去,但这些对那大猫没有半点儿作用,一口中的,那猫就冷冷地蹲在他胸口处,肥硕的身体似有千斤重,丝毫不因彩丝或是肉体挣扎而有所变化。

    这时候,余慈已经确认了大猫的品种,那是一只相当名贵的狮子猫。

    还丹修士的生命力是很强的,这种对常人来产致命的外伤,本不致死,可是很快,那人便诡异地全身抽搐,整个皮肤都在发青,生机正急速消失。

    显然,狮子猫的嘴里是有毒的,且是那种能直接杀死还丹修士的剧毒!

    那人突兀地不动了,但五彩光丝并没有停止冒出,而是与本体切断,包裹着一道虚影,往远处飞遁,那是还丹修士的阴神。

    狮子猫一黄一蓝的鸳鸯眼眯成一条缝,像是打呵欠一样张开了染红的嘴巴,紧接着就是一声吼,音波震荡大气,形成了可以目见的波纹,照神图映现的图景都有些波荡。

    便在这音波中,五彩光丝破灭,狮子猫肥硕的身子已经扑上去,又一次口齿开合,竟是直接把那阴神虚影吞掉,接着还打了个饱嗝。

    这就完了?

    看到这一切,余慈咧了咧嘴,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说实在的,若是仅从外表看,胖乎乎的狮子猫是相当可爱的,可是看到刚才那兔起鹘落的变化,任是谁都要觉得背脊生凉。

    他还注意到了,最后那一声吼,绝不应是猫咪的声音。

    狮子猫吞掉了那人阴神,慢条斯理地踱着步子,又回到那人尸身旁边,绕了一圈,伸出一只前掌,露出锐利的尖爪,在尸身上一划,那人的衣襟就裂开了。

    这个动作非常地人性化,接下来,狮子猫的举动更证明了这一点:它竟是用爪子仔细翻找那人的遗物,接连扒拉出许多东西,草草聚成一团,又极灵活地用前爪从尸身外袍上扯了一块下来,将那些东西裹起,合口就咬在嘴里,相当牢靠。当然,它没有忘记,在临去前,用利爪干脆地切断尸体的左手小指,那上面,就是储物指环。

    好吧,这是一只能搜检尸身的猫。

    做完这一切,也不过就用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这段时间,余慈若是全力赶路,当然可以将它拦住,不过他总算记得陆青的劝诫,不准备在身受毒伤时,轻易涉足到完全不理解的浑水中,故而没有提速。

    当然,他还有别的办法,刚刚那颗被拒之在外的神意星芒重新启用,往狮子猫脑宫降下。

    然后……给弹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