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救命

    没等余慈看出个究竟,边上有人气冲冲地走过去,嘴里还嘟囔着: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啊!”

    余慈依稀记得,这位是他前面那拨求医之人中的一个,应该是病人的同门之类。此人看样子刚刚从长青门的熟人那里探了消息回来,心情正糟,急需发泄。

    余慈瞥他一眼,顺口道:“这些人倾轧,苦的却是我们这些病人。”

    “正是如此。”

    那人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口子,当即响应,顿足大骂:“阎罗堂做的好事。这段时间他们和长青门闹得正欢,争地盘、抢阴矿什么的也没什么,可这手段真是越来越下作了,连请杀手死士这招数都能使得出来。旁人不说,青松先生出了事儿,每日里那些病人,难道都要等死么?”

    阎罗堂?

    余慈就咳了一声:“这位道兄,我们是刚从外地来的,对华严城不熟,这阎罗堂……”

    那人就上上下下把余慈二人打量一回,方才冷笑道:“阎罗堂嘛,不顾一切想上位的蛮子罢了。只是华严城几千年都这么过来了,哪有位子让他们插足?他们大概是觉得长青门富冠全城,是个肥羊,门中又只青松先生一位拿得出手的高人,才要啃这么一口,没的崩掉他们的牙!”

    余慈就喔了一声:“长青门很富。”

    “是啊,富得很,不但有鬼狱散这产出,把持着华严城几处最好的阴矿,也在怨灵坟场开辟了大片草药园子,从这里往北瞧,看看,那一片都是……”

    那人也是有些嫉羡:“要么说青松先生好好的主城不呆,到这里来坐镇。阎罗堂这手阴招一出,还不知道要赔上多少。”

    余慈轻轻巧巧移转了话题,那人想想长青门的根底,也觉得站在长青门的立场上很是无聊,不知不觉泄了火儿,无以为继,就摇着头,寻自家人去了。

    余慈对那人透露的信息很感兴趣,但陆青并不关心这个,她道:“我们再去找他。”

    “找谁?青松先生?”

    对此余慈并不在乎,他原本就没想着假别人之手医治,如今正好落得清净:“拿什么打动人家?昨天是认识了一个蔡选,但蔡家的名头也未必好使。而且青松既要养伤,又要躲灾,怕是没心情招呼咱们了,恩,也许刚刚没理睬他那个换符的要求,人家就不愿意再做。”

    说到这里,余慈主动换了个话题:“我们往上走走?”

    陆青听他的,推着车子往上面去,不一刻到了青松先生原来所在的岩洞。这里被所谓“爆灵巫偶”袭击,整体结构竟然还在,但进去便能发现,地面都是酥的,直透数尺,其阴爆之力着实可观。

    而且巫偶的爆炸冲击力还在其次,真正致命的应该是那些连崖壁地面都给染青的毒素吧。余慈小心着不要给沾染上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中间那个用白巾捂嘴的应该是操控巫偶的刺客,周围那些高大汉子则是巫偶无疑。

    在岩洞内转了一圈,陆青都没弄明白他是怎么个想法,但也不需要明白,她握住了四轮车的手柄,不让余慈再向前去。

    余慈愕然扭头:“怎么了?”

    陆青轻声道:“不要再沾惹是非,你不是说时间紧迫吗?”

    余慈没想到陆青会这么说,看她半晌,终于点点头:“确实,节外生枝要不得。”

    他也醒悟,再古怪又如何,说到底,仍不外乎倾轧之类,他又不在华严城长住,管它何来?见他同意,陆青便转过车子,两人重往下走,余慈将心中那些疑惑通通排去,话题也转到了治疗毒伤上面。

    余慈基本是决定用原有的办法了,如今,地气运转中枢已经差不多完成,因为是用玄水曜岩制成,可以移动,他的选择性就大了许多,完全可以找一处最适合用符的环境,比如说,汇聚群阴之气的地窍、阴地等等。

    远眺怨灵坟场,在那边无边森林里,这种地方当真是数不胜数。

    此时,长青门的队伍已经脱离了照神图五十里的极限,仍旧没有变化,余慈此时对其兴趣大减,正要将照神图关上,一个特殊的感应“亮”了起来。

    ************

    寇楮觉得,所谓乐极生悲、物极必反的言语,肯定是针对他来着。

    这两天,本来是它行大运的时候,或者说是自他有生以来、自死以后,老天爷头一回正眼看它。

    重塑阴体,去除隐患已经是天大的造化,而它手边这部《无常法解》,也是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为此,他专门在最有利于鬼修修行的怨灵坟场外围,找了一处偏僻所在,认真修炼。

    《无常法解》果然是正宗的鬼道法门,修炼时的进步幅度,远非他以前自我摸索时可比,正喜悦之时,远处忽然有些声息。

    寇楮很谨慎,立刻入了它预设好的藏身处,眼下它可不是那个只靠到阴矿里捡石头为生的穷鬼了,一部《无常法解》,不知是多少还丹以下的鬼修梦寐以求的法门,在百川坊,因此事引起的骚动只是小范围的,可北荒正是天底下消息流传最快的地方,它不得不防。

    很快就有一拨修士过去,人鬼掺杂,行色匆匆。寇楮还认得几个,也算是城中比较有名气的通神修士,但此刻,他们脸上都是恐惧和茫然的情绪混在一起,如没头苍蝇一般。

    “咚咚咚”连续几声闷响,爆起数团烟雾,却是几个鬼修以遁法抢在了前面,现身出来,将前路堵上。

    寇楮又是一奇,这几个鬼修里,它也有认识的,不过据他所知,前后这两拨修士之间,也有平时关系说得过去的,怎么是个翻脸的架势?而且气氛也怪,人鬼掺杂的那拨,明显实力要超过后来者,可一见到路被堵上,立刻转向,一窝蜂地逃走,好死不死地正往它这边来!

    寇楮不敢再看,将阴躯一缩,凝成一团极小极淡的气团,塞入预先挖好的树根下。这在它重塑阴躯之前不可能办到,如今却是轻轻松松。

    稍后,它听到有人高呼:“十方大尊,九地起复,召劾神鬼,通幽指路……”

    这呼声出奇地清晰,不是震动外界空气为它察知,而是直接响在心头,而且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寇楮凝成的气团跳了一跳,好险就被勾了出去。

    有古怪,有古怪!

    寇楮心下骇然,它越是惊骇,心中那个声音就越响,它不可避免地就去想:十方大尊是谁?

    念头一起,就难以遏止。到了后来,什么“九地起复”的声音也不见了,只有一个“十方大尊”在心头缭绕,一个模模糊糊的形象浮现出来,见不分明,然而威仪天成,神通具足,法眼洞彻九天十地,无有疏漏。

    它还藏什么啊!

    寇楮迷迷糊糊地从藏身的树洞中出来,恢复了正常鬼体,看着前面。

    那拨原先逃命的修士也都停了下来,身上可笑地捆缚着数根五彩丝线,像是牵线的木偶,在僵硬地挣扎。但随着“十方大尊”的呼声越来越响,他们也不再挣扎了,五彩丝线颜色越来越淡,他们脸上竟都是轻松喜悦,看得寇楮也忍不住发笑,一笑就难止住。

    忽地有一人,全身抽搐,那是鬼狱散发作了,那人愣了愣,本能地取出药散服了一剂,愈发稀淡的五彩丝线也没有任何阻碍。药散见效甚快,随着药性散发,那人浑身燥热,又有满心喜悦无以宣泄,干脆手舞足蹈,周边诸人丝毫不以为怪,这里哪有人不服散的?甚至有的还被他带起,欢呼雀跃,口中高呼“十方大尊”不止,有人最初也在挣扎,却拗不过周边的气氛,先是僵硬跟随,很快也激动起来。

    看到前面这情形,寇楮猛打一个寒颤,有些清醒了。

    怎么回事?

    它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有被五彩丝线套住,少受了一重牵引,又被眼前群魔乱舞的场景刺激到了,突地醒觉:“不妙,不妙,这是哪个邪教吧。”

    北荒教派泛滥,但少有正统,不成气候的便罢,那些成气候的,无不是夺人心血以自肥,只要加入进去,很少能得善终的,它惧意大起,转身就要逃走,便在此刻,一道五彩丝线不知从哪个人身上分出来,粘在它身上

    它猛地一个激零,“十方大尊”的呼声就在心头响遍。

    只是这种方式也太粗暴了些,原本不知不觉也就罢了,现在这样,寇楮更是恐惧,本能地要找个依托,可它能找谁?

    莫名的,一个人影浮现出来。

    若是他老人家在,若是他老人家在……

    其实那种运道,可一而不可再,寇楮在人情淡薄的北荒呆得久了,本也不抱什么希望,可是人在溺水之时,从来都是有什么抱什么,哪还会挑挑拣拣?这个念头一起,就一发不可收拾。

    “上仙菩萨,大慈大悲,救俺一命啊!”

    喀喇喇一声响,电光飞溅,如有灵性般绕过周围粗大的树木,瞬间将那些乱舞的魔影扫入其中。

    澎湃的雷光正是鬼修最为恐惧的力量之一,莫说那些被卷进去的家伙,就是寇楮自己,也是毛骨悚然——好吧,它没有毛骨,但鬼体亦为之颤抖。

    等等,这雷光来得这么巧?

    这时候,周围阴怨之气汇聚而形成的雾障中,有人声响起:“这光丝看得眼熟啊。”

    ***********

    这是补课还是加班?咳,应该不算重要吧,周初求个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