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刺杀

    余慈没花多长时间就见到了青松先生。

    青松先生是一个面容清癯的中年人形象,骨架很大,偏瘦,坐在椅上,安稳从容,符合人们对名医的想象。此前他刚接诊了一个病人,眉目间显得有些疲倦,但看到余慈二人进来,还是笑着点点头,很是和蔼的样子

    余慈自然不会真认为这位真是一个妙手仁心的人物,他倒觉得青松先生的修为更醒目些,这位长青门的第一号人物,是实打实的步虚修为,气机收放间,似可透人肌理,给人很大压力。

    “这位就是卢遁小友了。”

    以青松先生的步虚修为,面对两个还丹修士,用长者口气也很正常,随后他就问:“这位是……”

    “家人。”

    余慈答得简单,也是模棱两可,“家人”一词,说是下人也好,说是亲属也罢,都不算错,青松先生神色就是微动。

    仔细打量陆青,见女修衣着朴素,眉目低垂,确实是个侍女的模样。人之身份地位,往往在细节处见分晓,青松先生自认为眼光不错,也无法看出女修的任何破绽,只觉得此女自然而然站在余慈之后,并不因为高过两阶的修为而有任何凌主之势,相反二人气机贴合,关系亲近,显然已经习惯于此。

    说实在的,在二人修为有差距的情况下,陆青这侍女的身份真叫拿人。但一旦让人信了,人们的想法就会很自然地往某个方向去。比如,哪个大门大户的少爷公子之流……

    这个话题并没有深入,毕竟今日来求医的也不是余慈一个。青松先生很快开始诊治,验过伤后,也显出几分讶意:“这是妖毒啊,而且内蕴神通,甚是活泼。难得小友能将它抑止在腿部,不使扩散,不过这样一来,这边的压力也就大了。”

    他的指尖在余慈的左腿上划过,撞中几个穴道,观察反应,随后微微摇头:“这毒伤应该也有十日左右了,已是渗透骨髓,只是小友封堵止损得法,又有一身玄门罡气,生机勃勃,才维持腿部机理不失。能治,但是难治啊!”

    余慈便给他面子,道:“乞先生妙手。”

    青松先生轻拈颔下胡须:“我这里有‘药’和‘术’两种治法,各有优劣,你且细细思量。”

    “请门主详解。”

    “这药么,其实是以药为主,混用针、刀之法,先逼出大半毒素,那些与肌体缠在一起的,则用药慢慢洗净,此法精于调理,医养兼备,不损身体机能,就是绵延日久,需要根据病情时时调整药方,大概总要有一年的功夫。”

    青松先生倒也坦白,从他话里可以见出,也许这方式后遗症最小,但时日绵长,简直就是伸出脖子让他随便宰杀,钱款想是如流水般花出去,又或者被支使着做些所谓的“人情活计”,那可真是没完没了。

    余慈可没这种耐性,而且他哪还有一年时间来挥霍?就问:“用术又如何?”

    “用术是简单些,其中的方法也多。巫、道、鬼等法均可,就是来去猛烈,损伤身体,难测后果。便如我门中就养了一只食毒鬼,可令其透入你伤腿处,啃食毒素,但也会消蚀精血元气,说不定毒没了,这条腿也萎缩得不成样子,照样伤残;又比如巫祭祓除,可能乱人心智;灵符袪洗,元气冲突,弄不好整条腿都要炸碎掉……”

    余慈点点头,知道青松先生没有虚言诳他。

    见他仍称得上淡定的表情,青松先生也有些小小的佩服,又记起一事,便道:“有一点,我也挺好奇,小友抑制妖毒的手法,是‘药’呢,亦或是‘术’呢?”

    余慈看他一眼,笑道:“大约是‘术’吧。”

    “此术甚妙,若小友愿意,我愿免去五成诊金,换得此术。”

    余慈倒没想到青松先生竟然对天河祈禳咒感兴趣。不过这位大约是要失望了,天河祈禳咒固然神妙,但能够发挥如此效用,也和余慈本身就结了它的种子真符、并将其作为“天垣本命金符”的根基之一有很大的关系。

    事实就是:由于气机协调引发的元气共鸣,“诸天飞星”符法中的任何符箓,在余慈手中使来,都有相当的增幅效果。同样一个余慈手制的玉符,在他手中和在别人手中,完全就是两个档次。

    至于更现实的层面,余慈也不会让这个事关上清宗秘法传承的符箓轻易流出。

    只看余慈的表情,青松先生就知结果,他不动声色,只道:“小友不用急着做决定,可以仔细想想用什么治法,至于诊金之类,暂时也不着急。”

    这就是送客了,余慈谢了一声,和陆青告辞出去。

    出了岩洞,再走一段路,余慈就笑:“按着他的说法,如果用‘术’,就不如自力更生了。”

    “若是用药……”

    余慈脑子里先闪过黑袍的影像,接着又是穷奇,最后只能摇头:“哪有时间?”

    说到这里,他又想到,身上带着妖毒,修行肯定要受到影响,若是真治上一年,那就是一年毫无寸进,甚至还要倒退,这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说到底,还是要用原来准备的法子。

    绕了半天,居然又回到原点,两人都有些无奈,尤其是陆青,她沉默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同时推着车下往下走,路上正碰到下一拨来求医的,足有七八个之多,中间拥着一个拿白巾捂着嘴的人物,双方交错而过。余慈还听到那人的咳嗽声。

    瞥去一眼,见这些人一个个身材高大,面目冰冷,目不斜视,中央那位却是身躯瘦小,掩在人群中,又捂着脸,看不清面目。余慈和陆青都没有在意,能够让青松真人专门邀到这里来医治的,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所得的病症也很棘手,难道被人看到半死不活、求医问药的模样很有趣吗?

    两人在长青门安排的临时岩洞中歇下,其实照余慈的意思,直接走人就是了,但陆青似乎还想再看看,对此,余慈无可不可。

    正就此事商议之时,脚下突生震荡,幅度之大,把载着余慈的四轮车都给弹了起来,随后就是震耳欲聋的气爆声。

    事态突发,全无先兆,凿出的岩洞都在震荡,似有坍塌之相,余慈二人都住了口,皱起眉头,观气机变动,但也没有急着出去。

    这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喊:“青松老贼已死!”

    紧接就有人喝骂:“贼人欲乱人心……”

    后面又有人叫行刺贼人伏诛的,又有人说敌人四面围上的,还有说怨灵坟场中突有异动的,一声赶过一声,乱做一团。

    余慈和陆青面面相觑,他们都有特殊的感应方式,自然知道上面的青松先生其实还在,就是气机有几次极大的波动,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此刻又有人叫:“老贼吃了七八记爆灵巫偶,必定是重伤……呀!”

    那人随后就是惨叫,青松的声音便紧随着出来:“跳梁小丑,也敢妄阴……”

    原本的“言”字变成“阴”声,尾音竟是哑了。不过此时,外面的动静也都消寂。

    余慈微眯起眼睛,心内虚空中,照神图早已打开,但受限于青松这个步虚修为的强者,全图无法打开,只能拼合那些零碎的视角,偏偏青松周围,除他之外,一个活着的生灵也不见,根本看不出究竟。

    再转向外围的时候,步虚雾霾内部,响起青松一声冷笑:“可笑不自量!”

    这句话出口,突变也就此终结。这像是一次比较“纯粹”的刺杀行动,一波之后,再没有别的。

    此时终于有长青门的修士抢入事发的岩洞,通过他们的视角,余慈又“看”到了青松先生,只从这些视角,看不出他有什么明显的伤势,连坐的位置都没变,脸上仍旧是那淡淡的倦色,身前却是铺着一片血肉残肢,颜色发青,必是染了剧毒之类。周围岩壁则是硬生重刮去一层,岩洞内的摆设更不用说,全都爆碎了。

    余慈“看”到,青松先生又是叹息一声,对进来的门下修士点点头:“第三个病人乃是死士,操驭爆灵巫偶,要与我同归于尽,被我杀了。只是这个地方是不能再守,我们回去。”

    回去?

    事实就是,这个命令以极快的速度下达,等余慈和陆青出了岩洞,长青门一应修士已经弃了这处临时驻地,往华严主城退走。对余慈这些前来求医的病人,也只是派个人告知一声,说是门中有变,青松先生近日难以诊治,很是抱歉云云。

    至于青松先生,则登上一辆密封的蜥车,被门中修士围在中央,再没有露面。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这处开凿在怨灵坟场边缘的临时驻地,已经是空荡荡的,难见人影,只余下一片狼藉。

    余慈摸着下巴,看似沉思,其实照神图已经全力扩展开来,将周边一切都纳入掌握,自然,长青门那里,他也不会漏下。

    这味道,怪得很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