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森林

    所谓北地三湖区域,正是洗玉盟。那里是修行界头一个繁华所在,道统甚多,且整体水准十分强劲。其中清虚道德宗、四明宗、飞魂城,都是举世公认的大宗,与离尘宗并列,由于身处修行界核心,实力更在离尘宗之上。

    至于浩然宗,则是坐四望三,仅次于前三者的一流宗门,而且近些年来势头正劲。余慈在离尘宗时,也多次听起过的,且多数是拿此宗与四明宗并论,概因二者都是儒门正统,偶有经义上的争论,但大体上仍是极坚定的同道,很多时候,都必须要把二宗合起来看的。

    余慈前面见蔡选修为颇是不俗,又看他少有历练,还在奇怪北荒也有这样的雏儿,原来是名门大派出来历练的弟子,这就说得通了。

    仔细看蔡选,还丹初阶的修为可与他比肩,难得是相当年轻,这种年轻不是体貌上的,而是由内到外整体上的,余慈猜测,他最多也就是而立之年,和自己年龄差不多。能在这种年纪定鼎枢机的,除了本身天资一流,也只有那些大宗门才能培养得出来。

    问了一句,果不其然。

    巧了!余慈差点儿脱口而出,好险把持住了,只笑道:“原来是名门高徒,怪不得年纪轻轻,修为便如此精湛。”

    余慈老气横秋,别人也是理所当然,由于久历风霜,余慈虽是面目年轻俊秀,但言谈举止均是老练,和蔡选相比,差异更大,以至无人怀疑他的年岁。

    蔡选出身名门,却没有高高在上的习气,也并不因为余慈刚刚拒绝他的提议而有怨气,教养颇佳。当然,这也是余慈确实身受毒伤,理由充分且正当之故。

    赵放也终于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脸上便有些古怪:“刚刚你邀请卢兄?”

    “是啊,我看卢道兄古道热肠,想必是正派之人,又精通符法,与我们同行的话,正是如虎添翼……”

    蔡选摆出了理所当然的样子,赵放挠挠自家凹凸不平的秃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要说他也是个少用心眼儿的,但蔡选只凭一面之缘,就拉人入伙的举动,还是让他无言以对。

    蔡选只是历练不足,做事儿有些想当然,但并不笨,见了赵放等人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刚才做得岔了,很是尴尬。自他修业有成之后,还是头一次碰上这样的热闹,有此激动过头了……

    “热闹?”

    余慈刚才就奇怪,蔡选口口声声说“挖宝”,是个什么意思,之前急着摆脱麻烦,有意略去了,眼下就问了一句。

    “怎么,卢兄不知道?”

    赵放很是奇怪:“这两天华严城闹得可欢,怨灵坟那边,不知是哪个猎团行了大运,开辟了一条新路径,可以直达坟中深处人迹罕至之地,想那怨灵坟广大无边,内蕴无数天材地宝,奇异生灵,越往深处去,越是珍稀。这次路径开通,机会难得,不知多少人都在那儿摩拳擦掌呢!”

    “是吗?”

    余慈感觉到,赵放言语中只是头痛蔡选“请人”的方式,但对“请人”本身倒没什么意见。要说这几人修为也不弱了,莫说赵、蔡二人都是还丹修为,那个存在感比较低的同伴,姓邹名博,也是通神上阶,若再拿出饲养的生灵战力,实力只有更强。

    三人一起,还不够吗?

    “真要深入的话,还不算稳妥。”

    邹博还是首次开腔,他身材也不高,相比赵放瘦得多了,却是一脸精明,想法也多。刚刚他对余慈还很是戒备,不过如今也主动搭腔:“毕竟是阴绝煞地,我们三个没有一个精通符法,应付起来就比较麻烦。”

    余慈也理解:“有个符修的,是会省劲儿些。不过,蔡道友出身浩然宗,那浩然正气可是辟阴震邪,无惧神鬼……”

    蔡选脸上就是一红:“我还没修到呢。”

    “啊哈?”

    蔡选被他看得低下头去:“我读书不成,心思不定,难以体会浩然正气的真义,所以恩师才让我下山历练……”

    这就没办法了。看看蔡选手攥折扇,说飘逸不飘逸,说稳重不稳重的模样,确实还显得青涩浮飘,也许这有性格的因素吧,但相比之下,某位故人同样性情不符,就做得比他强得多。

    念头忽地转到那位纤弱羞涩的女修身上,想来此刻,甘诗真应该还在四明宗修行,以巩固境界吧。时光倏忽,早已物是人非,不知她听闻自己害了她的族姨,是个怎样的反应?

    自嘲一笑,余慈从那突如其来的情绪中脱离,终于问起耽搁很久的问题:“关于这虫子……”

    赵放知道余慈保留此虫在手,是为了把事情做得更地道,并无抬价的想法,便很爽快地回答:“这甲虫名曰‘栖阴’,在修行界诸灵虫中,算不得第一流的,不过在华严城地界,却是用处颇大。它天生就有寻觅精纯阴气的本能,寻到之后,就到里面长睡一觉,是个极懒的小东西。但有此本能,稍加训养,便可用来寻觅阴物,也可用作示警之物。”

    也就是说,在怨灵坟场的话,这就是个“探宝虫”了,无怪乎赵放会想着买下。

    余慈点点头,却是想起了另一个有着“探测”功能的虫子,便问道:“我听说有一种虫子,名曰‘飞荧’,颇有神通,赵兄可知道么?”

    赵放就是一怔,随后回应:“自然知道,那是一种很邪门儿的虫子,传说与它接触,便有血光之灾。不过世间有修炼巫法的,都对它很是看重,故而‘飞荧’又称‘巫虫’”

    至于修炼巫法的为何看重这虫子,赵放也不清楚,毕竟隔行如隔山。

    余慈也没想细究,他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接下来大家就是闲聊了,经过一段时间接触,似乎赵放也有心请余慈入伙,但看到余慈的伤情,也不好开口。至于余慈,正是诸事缠身的时候,便是好奇,也绝不可能抽身,和他们去玩挖宝探险,“怨灵坟场”之事,对他来说太遥远了些。

    *********

    人算不如天算,余慈发现他还是小觑了怨灵坟场的影响力。

    隔天,也就是和长青门约定,面见青松先生求诊的日子,余慈和陆青却不得不多折一个弯,往华严主城外去,方向就是如今最热的怨灵坟场。

    因为长青门的驻守弟子对他们说,因为那边事态紧张,青松先生脱不开身,故而请余慈等人前去怨灵坟场外围,长青门的临时驻地去,青松先生会在那里接诊。

    细想来,有此变化也算正常。长青门是华严城有数的势力,在怨灵坟场那边也有很大的利益诉求,作为长青门的掌门兼第一高手,青松先生亲自坐镇并不奇怪,想必对近日上门的病人,也是能推就推,剩下的就是不愿开罪的。

    余慈和陆青表现在外的实力,怎么说也是两个还丹个修士,尤其陆青更在还丹上阶,在北荒称得上高端战力,故而也在接诊之列。

    唯一让余慈有些不爽的是,那种环境下,青松先生怎么可能安心诊治?

    不管怎么说,余慈和陆青还是到了怨灵坟场外围,长青门的驻地。这里已经挖开了几个岩洞,充作居所,不时见到有修士进进出出,显得十分忙碌。

    驻地外围有岗哨,不过余慈他们有长青门开出的信物,倒是一路畅通无阻。甚至还从哨卡上得知,在他们前面,已经有病人进去,至于后面,好像还有一拨。

    青松先生的居所在高处,需要向上一段距离。当下便由陆青推着四轮车,慢慢上行。余慈最初还没什么,但走了一半路程,扭头四顾之时,忽地就是一惊。

    “那是什么!”

    从他这个位置往北方看,视野竟是出奇地辽阔,一点儿没有地下世界的局促。一片幽暗的阴影从青松门驻地下方向远处延伸,无边无涯,里面燃烧着着无数苍白的火光,闪映出如一根根高直粗大的树状轮廓。

    “那里就是怨灵坟场。”陆青如是说。

    “这里?”

    听到“怨灵坟场”这个名称,余慈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处处坟头的荒凉景象,可如今,他发现,这哪儿是坟场:“明明就是森林!”

    且是如此无边无际。

    陆青微微一笑:“说是森林也对,因为从这里开始,一直延伸到丰都城,就是北荒最大的地下生灵圈子。北荒超过四成的地下原生生灵,都生活在里面,繁衍生息,还有数量是其数倍的阴魂、怨灵、阴魔等等,种类繁多,唯有人类修士,不适合在此地生活。”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余慈用最俗套的感慨来表达心中的情绪,而紧接着,那片森林深处,一团夺目的强光,纷飞的剑芒,以及随之而来的阴森鬼啸,提醒他那里还是一个引得无数人窥伺的藏宝地,以及……坟场!

    **********

    终于断了。不过错开那个该死的空虚寂寞冷的所谓平安夜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