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石碑

    “不错,不错。”

    余慈心情很是愉悦,就算是举手之劳吧,能够得到对方的正面反馈,总是让人高兴的。这时他就不免多想了一层,在那个层次,那摊主也算是身怀重宝了,这里不知有多少人、鬼,在打那阴矿和《无常法解》的主意。

    好人做到底,余慈在嵌入鬼修阴躯内的神意星芒上留了点儿心,这样,也许还能照应两天。

    也在此时,车子忽地停下,是陆青站住了。

    “怎么?”余慈扭头,顺着陆青的视线,他看到了旁边的摊位上,陈列着一个很大件的东西:是一块碑。

    这碑横在摊位上,已经有些残缺了,碑首、碑座都已断去,但长有七尺的碑身,仍能看出完整时的规模。碑阴面朝上,刻着“鬼夜”二字,是用篆文书就,看上去莫名地阴气森森。

    鬼夜碑?这名字真怪。

    这里守摊的是一个中年修士,比较落魄的样子,做生意倒是活络,见余慈两人停在他摊位前,便主动招呼:“两位前辈,您看上了哪个?哦,这块碑……这块碑可是古物来着!”

    眼看他就要吹嘘起来,余慈直接道:“你把碑翻过来。”

    那人脸上就有讪讪,不那么情愿地动手,很是小心翼翼。

    果然,翻过来之后,碑阳面书写的碑文已是惨不忍睹,其正中似乎遭了一记重拳,拳印入石数分,几乎要将此碑轰穿,周围就是蛛网似的裂纹,震得碑面成鳞纹脱落,原本密密麻麻的碑文只余下断简残篇。整体来看,让人怀疑是不是稍稍晃那么一晃,这碑就要散了架。

    余慈啧了一声,那人脸皮倒厚,红也不红一下,就笑道:“前辈,这可是实打实的古物,卖相虽是不佳,可您看这‘鬼夜’二字,看看,鬼夜!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这里面还有典故?余慈是真不明白,他又扭头去看陆青,女修便道:

    “鬼夜城是华严城的旧称。”

    “嗯?”

    “此城当年鬼道大兴,怨魂汇集,阴气浓郁,甚至连火都点不起来,昏黑无光,故号鬼夜。不过四劫之前,有一个西来传法的和尚,在此说《大方广佛华严经》,使群鬼消寂,此地名不符实,故易名为华严城。如今万年已过,万鬼复苏,却依然比不过当年……”

    “难得,难得!”

    突然有人插言进来:“两位不是本地人吧,竟然对此城的过往了若指掌……”

    余慈就笑,这种搭讪的方式,实在是拙劣得很。扭头去看,说话那人一身文士打扮,倒也算得上五官端正,手中持一把折扇,以碧玉为扇骨,十分名贵的样子,可惜手上握得有点儿紧,失了几分洒脱。

    暂不知对方底细,余慈倒也和颜悦色,就是言语上稍刺了一记:“这位兄台,在坊市中也同行一段路了,不知有什么见教?”

    有照神图在,又是在生灵如此密集的环境中,真有人能避过他的感知,才真叫奇怪。

    这位显然不如卖碑的摊主脸皮厚,脸上红了一红,倒持折扇,拱拱手:“在下蔡选,好奇心重了些,刚刚在那边见二位风采,有了结交之心,才跟上来,若有唐突之处,还望见谅。”

    话说得还算得体,不过言语中还有些磕绊,再看他略有些紧绷的肢体语言,显然不是那种特别擅长与人打交道的,更不是心有百窍的老油子。

    余慈和陆青对视一眼,又笑道:“好说好说,相逢就是有缘,在下卢遁,这是陆青。”

    他有意把话说得简短些,不给蔡选留话茬儿,以其表现出来的性格,应该会难以为继,哪知这位迈出艰难的第一步后,竟然是再接再厉,硬是找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话题:“两位是姐弟?”

    在余慈刮了胡子后,看起来确实非常年轻,而陆青缄默淡然的性情,也显得成熟一些,不过,这位怎么绕到这上面去的?余慈的脑子多绕了一圈儿,猛地醒悟是这位是把“陆”听成了“卢”,不过这倒也是掩护吧,他正要点头,身后陆青的声音便响起来:

    “这是我家主人。”

    余慈好悬没从四轮车上翻下去,陆青你这玩笑过火了,且完全是莫名其妙。而此时蔡选的反应倒是抢先一步,连声道:“唐突了,唐突了。在下是想说……”

    在余慈险险失态的时候,对面那个欠缺历练的家伙还在为失言而懊恼,最终干脆直入正题:“不知道二位对入怨坟挖宝,有没有兴趣?”

    “怨坟?挖宝?”

    余慈还记得之前陆青说起过华严城具有北荒最大“怨灵坟场”,但具体的情况一概不知。至于挖宝,无论是谁,或多或少,都不可能没兴趣吧。当然,余慈现在是绝不会说实话的,他摇了摇头:

    “我到华严城是求医而来。”

    只看他不良于行的模样,这个理由就无懈可击。而且蔡选也不傻,见余慈不冷不热的态度,便知症结所在,苦笑了下,黯然拱手告辞。他这种绝不纠缠的做法,倒让余慈有了些好感,不过,眼下这事儿不是重点,重点在……

    他压低嗓音:“陆坊主,你那是……”

    陆青回应很是平常:“遮掩身份更方便些。”

    “方便?我可一点儿都不方便……”

    坦白说,余慈觉得自己的嘟囔好生虚伪,别的不管,“方便”这词儿,在与陆青相处之后,几乎是处处见得,作为最大的受益者,他说这种话,实在是有悖于心。

    当然,与之捆绑在一起的,还有浓浓的疑惑和些许压力。

    此时,卖碑的摊主有些不耐烦了,虽是没胆子使脸色,但还在在旁边堆着笑,问了一句:

    “两位前辈,这碑……”

    余慈现在没心情再和他计较,既然陆青对此碑感兴趣,买下来就是。

    见他表明了意向,这个摊主就兴奋起来:“前辈好眼光,此碑石材,是南城大坑所产的‘青墨铁石’,如今已经给挖绝了,只此一项,就极有收藏价值,还有这前后碑刻,古意盎然,至于碑阳面的痕迹,说不定就是哪位高人所留……”

    这人总算还有点儿底限,只是着重于“收藏”之类,没有再往上吹,大概也有忌惮之心。既然他知情知趣,余慈也不会锱铢必较,由他开了一个略有些虚高的价格,稍一还价,就拍板买下。

    陆青看着他付了钱款,微微一笑,上去将石碑收入储物指环中,十分自然,并不见外。

    如此余慈的感觉倒是舒服,也笑了笑,又问道:“那,咱们再逛逛?”

    陆青只回了一个字:“是。”

    这算是逗趣吗?余慈真服她了!

    陆青又推起车,在人流中移动,时不时有人投来好奇的一瞥,余慈已经完全不在乎了,也懒得动用车上的机关,就让陆青推着,倒也惬意。但没多远,他们就被拦了下来。

    “恩公,请受小的一拜!”

    刚刚那个走了大运的鬼修终于找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头便跪伏在地,大礼参拜,引得路人侧目。说是“一拜”,它是连拜了几拜,这才跪直了身子,恭恭敬敬地将那枚阴矿举过头顶。

    对这个懂得知恩图报的鬼修,余慈还算看得入眼,也明白它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摇头:“那位游道友没有取走阴矿,也没有收走《无常法解》,是看你可怜,也是给我的面子,我又怎能出尔反尔?”

    其实这是鬼修做得还不够爽利,若它再硬气一些,不取走《无常法解》,余慈也不介意完成这一桩交易,但现在,厚此薄彼的意味儿就太浓厚了。

    鬼修这时也想到这一点,一时间坚持也不是,不坚持也不是,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余慈见周围人越聚越多,不想旁生枝节,略一思索,便道:“这样吧,各取所需。那位游道友是看上了矿,而我则另有所图……把矿石给我。”

    伸手拿过矿石,稍一打量,找准位置,他催运剑气,穿了进去。感觉着剑气触碰到目标,他使了个巧劲儿,往外一勾,一样黄豆大小的物事便被他抠出来,纳入掌心。

    余慈将这物事用两指拈起,看了一眼,并没有明确的认识,此时,矿石也只是崩缺了一角,并无大损,余慈仍将矿石递给鬼修,正要说话,旁边忽有人叫道:

    “这甲虫可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