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人们都是讶然。这时,余慈对陆青点点头,招手取回丹瓶,摊主的表情就像是再死了一遍。

    看它失魂落魄的模样,余慈指了指那枚记载了《无常法解》的玉简:“长生之难,不在传法之前,而在传法之后,只是天下求道之士,十有八九,连‘传法’这一关都过不得,实在是可惜可叹……你能得此一法,便是十中无一的幸运。”

    “它也算‘求道之士’?”

    回话的竟然是游蕊,这个女人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放到事件的中心,颇是不甘寂寞,不过必须要承认,她总能把话说到点子上,犀利如刀。

    余慈瞥她一眼,微笑道:“这是一位长辈对我说过的话。”

    不错,除最后一句外,余慈都是复述当年于舟老道的言论。老道执掌止心观时,也正是按此法,为散修大开方便之门,余慈就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

    他也奇怪,不知怎么的,竟想起这段话来。本人都如此,其他人没法知道余慈说这些话的意思,不过却能体会其中一些意味儿,那个摊主便眼巴眼望地看他,似乎还有一些小小的冀望。那种贪念,或者说是向上挣扎的欲望,时时刻刻都在燃烧。

    游蕊唇角微勾,说不出是理解还是嘲讽。余慈也不管她,又看了眼摆在摊上的那枚阴矿,示意摊主道:“还不快与这位夫人结了帐?”

    那鬼修总算回神,它也是个所谓的“聪明鬼”,否则不至于临时提价,当下就以饿虎扑食的姿态,一把将玉简抢到手中,不管不顾,先收起来,又向明显厌憎它的游蕊跪下去:

    “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小的给您磕头了。”

    游蕊看都不看它一眼,不过那枚玉简,倒是没有收回,至于阴矿什么的,一时也懒得去拿,余慈是退让了没错,但莫名一段话,就站在了高处,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倒要看看,余慈是另有盘算呢,还是轻轻巧巧空放嘴炮?

    生意做成了,但重点早不在这上面。余慈点点头,上下打量摊主几眼,道:“至于你那阴火劫什么的,应该就是一种病吧,是病,治就可以了。

    说得可真轻松啊。

    游蕊扫来一眼,还没开口,余慈就对摊主招了招手,那鬼修想到了某种可能,打着颤过去,正要开口,余慈袖子一摆,符法灵光一闪即隐,那鬼修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被收了进去。原本穿在身上的衣甲,都落了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周围当即微有骚动,且有迅速扩大的趋势。

    以百川坊的人流密度,刚刚这里的变故,早就被一圈人所察知,很多人都在看热闹,这里面涉及的《无常法解》和阴罗丹等物,更是让很多人眼都红了。然而什么信息都比不过余慈突如其来的这一手。骚动中,有人大叫一声:

    “符修!”

    这一叫,骚动就有扩大的趋势。

    游蕊愣了愣,随后哑然失笑:“这人……”

    余慈这一手,触犯了三家坊不得在坊市中动手的规矩,但最重要的是,这里是华严城,是北荒两个鬼修最稠密的大城之一。

    鬼修在面对同阶修士时,往往由于阳气缺乏而落在下风,不过有一弊就有一利,对战之际,由于鬼身虚幻不实,寻常修士应付起来也很难受,一来一去,总还能勉强维持个均势。

    但这种脆弱的平衡,在精通符法的修士面前完全被打破。所谓“引气成符”,任何一个符箓都是直接引动、运化天地灵光,如此手段,鬼修就很难豁免,对战时往往落在下风,憋屈之至,堪称众鬼修的眼中钉,肉中刺。

    久而久之,华严城就形成了一种风气,对符修那是相当的排斥,当然,还有一些特殊情况……

    不管怎么说,余慈这一手做得唐突,要是事态扩大,可就叫犯众怒了。

    游蕊失笑之余,忽地想起,她还不知道余慈究竟想干什么呢。

    余慈也察觉周围气氛不对,身后陆青则倾下身子,在他耳边解释。

    只说了两句,余慈就恍然大悟:“出手草率了,不过也没什么。”

    陆青便是微笑,直起身子,脸容则渐渐转冷,很自然地环视一周,说也奇怪,那些感同身受或怒或惧的、并无是非只是来凑热闹的、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的修士,吃这眼神一扫,心头就是猛窒,一时都开不得口,骚动便给暂时控制在周围十步之内,

    也就是众人一窒的空当,余慈又抖了抖袖子,刚刚被收进去的摊主化为一道清烟,莫名地又给送了回来。在地上一滚,便穿起了衣甲,面上怔怔的,犹未回过神来。

    游蕊也在奇怪,她投注目光,仔细观察,一望之下,就诧异得很了。

    “这是……”

    “老寇,你傻了?”

    终于有个胆气壮的遥叫了一声,将摊主惊醒。那摊主“哎哎”两声,却不是回应,它举起罩在衣甲内的双手,左晃右晃,最后干脆又“呼”地化为清烟,玩了两手鬼体变化,这才又凝实。

    如此,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鬼体清净,阴气洗炼……它,它这是到袖子里吃了阴罗丹吗?”

    那摊主终于有点儿回神,回望四周,对上那些熟悉不熟悉的脸,竟不知是该哭该笑:“我那阴火,阴火没了!”

    周围又是骚动。

    “而且没有降阶!”

    这句话游蕊只在心里说,她轻啮下唇,再看余慈之时,已经全然换了个眼光。

    轻易将一个将近通神中阶的鬼修拿捏,袖中片刻就助它重塑阴躯,这人,不但是符修,还是个精通魂魄心意之术的符修!

    正想着,她生出感应,转眼便见余慈冲她点了点头,算是招呼,随后微微一笑,靠在椅背上。陆青会意,不管那个被天降运道砸得癫狂的摊主,推着车走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不知道该继续围着,还是让开,然而陆青目光又冷,当下所到之处,人人退避,很快这一车两人,就没入百川坊的巨量人流中。

    推着车子,陆青微垂下头,在余慈耳边道:“滥施恩义,未必是福。”

    余慈便笑,只凭此言,便可见陆青与他的交情确实是不同了。放在此前,这种有些诛心的话,她肯定是不会说的。

    确实,他也明白“升米恩,斗米仇”的道理:如果将人的善意作为全然的依仗,少有反躬自省,这样的家伙,救了还不如不救。不过当时对余慈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凭一点感觉就去做了,还好后面也有一些补救。

    陆青见余慈不说话,又问:“为什么不用阴罗丹?”

    “哪能总让你破费,正好我有一门太阴炼形法,比较对症来着。”余慈说得挺客气,不过接下来就自嘲说,“不过我真没想到,这就是个马蜂窝。”

    “也没有什么。”

    陆青很是平静,北荒任何地方,都是以实力见高低,以余慈的符法造诣,还有展露出来的那些手段,简直就是标准的克星人物,应付十来个与之同阶的鬼修,完全不是问题。只有一点:

    “身份上要谨慎。”

    余慈很是赞同,要是表现得和“追魂”一模一样,他刮胡子、起假名也就没意义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华严城和阴窟城相隔数万里,除非是真到“名满天下”的地步,否则哪能轻易就联想到一起?

    他眼睛闭上,似乎是很享受被人坐在车上的感觉,其实是打开了心内虚空,通过照神图,去看一下那边的情况。

    鬼修摊主刚刚回神,又莫名地看着游蕊发呆。

    被这种孤魂野鬼式的家伙盯视,女修自然是不爽的,而且,更多的情绪还别有源头。目光扫过摊位上那个不起眼,但品种、品相都甚高的阴矿,她轻哼一声,也在此时,那摊主猛地抢出来,对着她又叩下头去。

    “活菩萨,小的不识抬举……”

    说话的时候,它言语打颤,刚刚稳固的阴躯又有些波动,但它还是伸手,将刚刚收起的玉简,从衣甲中掏出来,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就不动了。

    “不过是一时意气吧。”

    游蕊自认为也有透彻人心之能,对摊主的举动看得清楚明白。但不论如何,她是个讲究人,有那个卢遁榜样在前,她又怎能表现得小气了?可是这么一来,还是让那家伙压过了一头,她心情不免更差了些。

    一拂衣袖,游蕊再不管这边的事,和护卫一起转身离开,什么玉简、什么阴矿,都吝于再看一眼,甚至连带着逛坊市的心情也没了,自去后面休息。

    只余下那鬼修,恍恍惚惚,如在梦中。

    不过很快,周边那些或羡慕、或嫉妒、或不善的意念就将它惊醒,它打了个激零,迅速起身,摊子上什么东西都放弃,只取了那颗阴矿,和《无常法解》一起贴身放了,飞身到了高处,四面张望。

    ************

    晚上九点多还在班上挣扎,我以为今天要断了,事实上这时间更,和断了也差不多,只能顿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