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摊主

    余慈倒是没想到斜刺里杀出这一位,其实他对鉴宝什么的是外行,真把一个宝贝放在他眼前,他也估不出价钱,他只是意外发现这东西的有趣之处,来瞧瞧罢了。

    当这位女修靠近,余慈的注意力倒是大部分转了过来,毕竟在百川坊中,如此风姿绰约的美人儿也是难得一见。

    余慈一生见过不少绝色,但大多都是真正的修行中人,真正花心思打理衣妆,尽力展现女姓风情的极少。细算来,赤阴是一个,但与其说是展现风情,不如说是追求完美,喜好奢华;慕容轻烟是一个,说她风情万种也不过分,但那更像一种天赋;再就是眼前这位。

    任是谁见到眼前美人儿,都要眼前一亮。此女倒也没有披金镶玉,满头珠翠,一身短襦长裙,精美但颜色较素,并不张扬。可是细看便知,上面织纹暗花,精致细腻,无不有绝顶巧工,且娇靥如花,轻点香粉腮红,又晕入纹理,与素面无二。

    看得出来,她非常乐意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但又不屑于那种粗俗的炫耀,故而力求精致内敛,由此形成一种奇妙的矛盾和张力!

    余慈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么多,但这种衍生出来的想法,或许是眼前女子乐于见到的,想到这里,他也就心安理得,欣赏那花容月貌。

    两人视线对上,女修唇边逸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却不和余慈说话,依旧去问摊主:“这阴矿售价几何?”

    游蕊用习惯性的微笑,直面那个仰起头来的男子,一站一坐,她居高临下,自然有心理优势,不过那个男子神态倒也安然。这让游蕊觉得,这一场买卖或许要有些波折。

    所以她说话时就比较注意技巧。

    阴矿,什么是阴矿?

    这里面的界定可就太广泛了。简言之,所以汇聚阴气的矿石都可以称之为阴矿,这里有价值矩万的重宝,也有扔在路边都没人捡的烂石头。

    如此说法,就给后面议价留出了空间——当然,她议价的对象决不是那个因为三位还丹人物齐聚摊前,就紧张得险些昏过去的鬼修。

    摊主确实感觉紧促,不是它没用,而是鬼修对气机的感机比寻常修士要敏感得多,它的修为充其量就是通神境界,阴气尚不算凝练,也就是前面三位将气机收敛,否则一个外烁,它就要魂飞魄散了。

    这种情况下,它说起来话都很艰难,吱吱唔唔半晌,也没说明白。

    余慈见这模样,摇了摇头。

    其实他并没有必得之心,换了平日,让了也就让了,说不能还能论论交情,交个朋友。可眼下的势头有些微妙,那横插一手的美人儿看起来是比较高傲而强势的,这种人只要争起来,往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若是让了,她说不定又看不起你,无论如何,朋友都没的做,实在是顶难相处的一类人。而此时,陆青在后,要是缩得太快,也不知她会是个什么想法。

    莫名地有了些患得患失之心,余慈愈发地困惑了。不过他也是习惯了凭感觉行事,就问那可怜的摊主:“我对此物也有兴趣,你不妨开个价?”

    说着,他和那女修的视线又对在一起,不管对方怎么想,他笑了一笑:“原来都对此物感兴趣,也是有缘,位道友请了,在下卢遁,这敢问如何称呼?”

    是的,余慈说了个假名字,这也是为了省事儿。

    如今追魂的外号暂时是不能用了,而“余慈”的原名,也因为剑园之事,颇有几分名气,说不定会惹来麻烦。所以干脆就再换个假名,这名字乃是“鲁钝”的谐音,与“在下”、“敝人”等自称合起来,颇有喜感,让人印象深刻,倒是个不错的掩护。

    果然,那女修微微一怔,便也是微笑,落落大方地道:“奴家姓游名蕊,拙夫姓夏。”

    竟是有夫家了!余慈有些意外,但礼数不缺,在四轮车上略一欠身:“哦,夏夫人。”

    这本该是极正常的称呼,哪知女修闻言就有不悦之色。余慈看得莫名其妙,你那种回应,不就是让人称呼你为“夏夫人”么?怎么别人这么说了,你还使脸色?

    余慈便感觉此女在高傲高调之外,还有些喜怒无常兼不可理喻。一时间印象转差,也不再多说,点了点头,又看向摊主。

    经过这些时间的缓冲,摊主总算回过劲儿来,尽力把鬼躯往后缩了缩,慢声细语地道:“这个,小的不要货币之类,只求换点儿东西。”

    它这么说,余慈和游蕊眼中便有深意。想来,这不是摊主原来的价钱吧。

    被两个还丹修士这么注视,鬼修差点儿就尿了——如果它还有类似功能的话。不过它也铁了心,明明是怕得要死,就是不改口,这也是典型的“北荒式”行事风格。

    两人都懒得和它计较,因为它连当对手的资格都没有。游蕊便先问它:“换什么?”

    这一句话,那鬼修便如奉纶音,大喜道:“有没有鬼道修行典籍?”

    显然这是它梦寐以求的东西,故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闻言余慈摇头,显然他是没有的,也许影鬼手里有,但层次上肯定是超出太多,太不划算。

    游蕊见余慈的模样,便是微笑,随即取出一枚玉简,掷到鬼修面前:“这一部《无常法解》,虽是残篇,但也能让你修到‘承日见影’的地步,当然,能不能结丹,要看你的造化。”

    那鬼修一个激零,“承日见影”就是将阴气凝如实质,日照出影,这已经是鬼修结丹前巅峰。它如今修为勉强算是通神中阶,实际还要差些,有这法门,三十年内,是不用再为行修法门操心了!

    它激动得鬼躯都快维持不住了,哪还顾得上摊子,伸手要去抓,却有声音响在耳边:“阴火劫不除,再好的法门,又有什么用?”

    鬼修又是一个激零,傻在了当场。

    这一下,游蕊和余慈都是怔愣,随后扭头,去看刚刚开口的陆青。

    陆青首度开口,便一语击中鬼修最致命处:“你是在明窍境界,服了鬼狱散后,强行冲关的吧,后来又长年服用此药,在行将不治之前,自绝做了鬼修。是也不是?”

    也不用回应,只看它的表情,便知端倪。

    陆青又道:“鬼狱散确实可以刺激阴神,对鬼修也有好处,但那至少也该是通神中阶,阴神初成之后,才好使用。你早早服了,阴火堆积,损伤神魂,便是弃生做鬼,也摆脱不了。这段时间,是不是觉得阴火焚身,消蚀修为,阴身难定,有散溢之状?”

    至此鬼修哪还不明白,当即大叫一声“上仙慈悲”,就跪下磕头。

    游蕊看陆青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但陆青似乎全无所觉,平淡说话:“根子坏了,修炼已经来不及了。不如寻一些急就章的办法……”

    “是的,是的,是这个道理。”鬼修点头如啄米。

    陆青取出一个瓷瓶:“一颗阴罗丹如何,助你重塑鬼身,虽说修为要往下掉,但打牢基础,也是好的。”

    “阴罗丹!”

    鬼修当然听说过阴罗丹,知道这是鬼修塑形筑基的上品,只有那些真正财大势大的人物,才有可能在修行鬼道之前,用上一颗,日后受用无穷。这又哪是“急就章”的法子,分明就是一劳永逸!他自然是千肯万肯。

    游蕊皱眉,她也是行家,之前只是全没把摊主当回事儿,不免就失了先机,还丢了颜面。要说她也有一些东西,可助鬼修消除隐患,但价值并不相符。她是有心较劲儿没错,但理智从来都占着上风,可不是专门来做冤大头的。

    她又看陆青,心中奇怪,这个女人,衣着朴素,又在余慈身后,低眉垂目,看着倒似是位美婢,可如今一语切中关键,又身怀阴罗丹这种灵药,究竟是何方神圣?

    陆青将放着阴罗丹的瓷瓶扔过去,落在鬼修眼前。鬼修伸手去拿,但到半途,却又僵住。

    阴罗丹是救命的灵药,自然无比要紧,可是前面几十年辛苦,没有合适修行法门的日子,它也是受够了。就算是要了阴罗丹,没有修行法门,接下来的日子,还不是照样蝇营狗苟,憋屈难受?

    阴罗丹?《无常法解》?

    两样宝贝就在它前,小小的,却比山岳还重。

    鬼修难受得整个身子都要扭曲了,说它贪心不足也好,说它不知死活也罢,它真的就想着,能不能……能不能都给它?

    它的心思完全瞒不过人。游蕊冷然一笑,也觉得厌了,现在摊主是纠结得很,可她自有评判的标准,陆青一句话便将她打落下风,她再为这种小事死撑,没的失了身份。

    挥袖便要将《无常法解》收回,偏在此时,四轮车上,余慈轻咳一声:“这阴矿,我们不要了。”

    ***********

    这,这也算是两更吧,就是晚了点儿,大伙儿见谅,想稳定更新时间,还有几天熬头呢。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