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药散

    在大路上飞掠了半个多时辰,眼看离城越来越近,人流越来越密集,余慈终于也有车坐了。

    只不过和那些蜥车相比,他的车寒酸了些,只是一个代步的四轮车。

    还丹修士尚不能凭肉身千里飞渡,只有驭器方可登空,像余慈这样的符修,则多了一种选择,即是用虚空神行符,表面上看去无所凭依,其实符法灵光闪烁,明眼人一看便知。别处也就罢了,在人流密集之处,这样飞起就会惹人注目,说不定就招惹来什么麻烦,为此陆青在来此之前就施展妙手,用寻常木料制了一个四轮车,算不上法器,但上设机关,进退转折,都可应付。

    余慈坐在车上,初时还有些尴尬,但后来却是自得其乐,陆青则站在他身后,缓步跟随,偶尔在他操控不当时推上一把,速度竟也不慢。

    一边走,她一边解释:“华严城并非只是一座城,而是由分布在千里方圆内的十多个聚集区拼合而成,当然,核心处还有一个主城,那是狭义上的城区。相比之下,阴窟城就显得太过局促了些,也是建城未久,未能向外扩展之故。在北荒,华严城这样的才是常态,聚居区域大,密度小……足够混乱!”

    话音方落,来自远方的啸叫就在这宽广的甬道中回荡。一溜人马逆着方向,从远方直冲过来,当头一个男子,脚下健步如飞,却是直直地一线前冲,把后面的人都落下老远。路上行人都避让不迭,也有恼怒的,但见了领头那人的模样,都叫一声晦气,也都懒得计较。

    余慈正看得有趣,那一行人已经冲到近前,猛地见到余慈,便是放声大笑,后继以咒骂:

    “残废,他妈去死吧!”

    余慈眯起眼睛,但未及反应,那个无来由大骂的男子已经收不住劲儿,一头撞在一辆飞驰而来的蜥车上,轰地一声响,蜥车竟是被那人撞散了架,拉车的的巨蜥也被撞倒。

    那男子重重一撞,战果辉煌,却也是头破血流,偏又放声大笑,神态癫狂。

    车中主人从车厢中滚出来,见状大怒,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那人也不还手,只是大笑,最后车主人也懒得再理,猛踹一脚后,气呼呼认了倒霉,徒步走了。

    这时落在后面的那群人也赶上来,对痛揍他们同伴的车主人视若无睹,只是到那撞车的男子身边,也不搀扶,围成一圈,嘻嘻哈哈,最后干脆击掌踏足而歌,荒腔走板,词不达意,最后那撞车男子倒是自己爬起来,也加入其中,声音嘈杂,光影凌乱,直有群魔乱舞之相。

    余慈看得脑仁儿痛,旁边陆青喟然道:“这是服了‘鬼狱散’,神智不清。”

    “鬼狱散?”

    “就是华严城出产的一种散剂,流行于北荒,各地都很常见。此散原名为‘不老丹’,是一种驻颜丹药,十分名贵,寻常人根本用不起,华严城中便有人在不老丹的基础上,替换几味药材,制成散剂,价格骤降,竟然也有驻颜之效,且用来快美愉悦,名曰‘长春散’。”

    “长春散?”

    “原名是长春散,后来人们就发现,此散需日日服用,方可见长效,然而此药并不完备,长年服用,会渐渐刺激损伤灵智,药毒累积到一定数量,一切愉悦之感都要逆转,一羽之力加其身,都要化为千刀万剐之痛,宛若地狱苦刑,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方改名为‘鬼狱散’。”

    余慈奇道:“这还有人服用?”

    他背身看不到陆青的表情,只听到一声低低的冷笑:“无论是通神又或还丹,等到修为长年无寸进,日日见老,气脉衰弱,无助等死之时,什么药不能服?”

    “这……”余慈却是想起了于舟老道,终究是有人会有人反其道而行之的,当然,那是少数中的少数。大部分人或许会像陆青所嘲弄的那样,为了保住性命,不惜饮鸩止渴吧。

    又看了眼那群欢呼啸叫的人,虽然其神态癫狂,但看上去倒都青春焕发,很有活力的样子,再想到他们将来的结局,颇有种奇妙的荒谬感。

    这算是北荒的常态?

    余慈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木制车轮咕噜转动,两人继续前行,将那群疯魔的人留在后面,两人都是沉默了片刻,余慈耳边忽又有声音传入:

    “况且,制药之人也把握得当,修士用此药散,除了驻颜之外,也有人能借药散激亢药力,一举突破长生关的,那时候再徐徐图之,减损药毒,也不是不可能。除此之外,还有一点……”

    陆青话说半截,忽地住口不言,并非她故意藏着,而是前面忽有个人影闪现,半途就伸出手来,做个拦停的姿势:

    “两位看起来面生啊。”

    余慈停下四轮车,乍一抬眼,就呆了呆。对面那人面容冰冷,似无血色,脚下竟没有沾地,更重要的是,这人身形竟是隐隐绰绰,周边的强光照过去,透身无影!

    “这是……”

    余慈仔细再看,来人身形半透明,脸上也显僵冷,但一身装束却是实物,尤其是罩着的一层外甲,用一种冰晶似的东西串联而成,中间缀以面料、金属,便如凡间的锁子甲,颇是威武。但与其本身对比,就很是刺眼了。

    他终于做出结论:这是鬼修!

    明知道比较失礼,余慈仍忍不住仔细去看,这可是鬼修呢!除了铁阑这个由剑鬼转化的特殊例子外,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纯正的鬼修——北荒还真是无奇不有!

    此时陆青开口道:“我们从千嶂城来,是去长青门求医的。”

    鬼修又看来几眼,点点头:“前面就是路卡了,两位不远万里而来,想必也不愿多生事端,照规矩来便是,请了!”

    “那是自然。”

    陆青语气平淡,自有一番从容不迫的气度,鬼修倒也懂得礼数,拱手放行。当然,这也是因为余慈和陆青都是气血盘结,有还丹之相的高手,它自然不敢轻侮。

    两句话一过,陆青推着余慈往前走,两下交错而过,余慈忍不住回了下头,见那鬼修又扬起手,拦下另一拨人。

    陆青轻声解释:“这里鬼修很多呢,华严城有北荒最大的怨魂坟场,生长着巨量的阴性草药和矿产,鬼道非常流行,是北荒第二大的鬼修群落所在,第一就是丰都城。”

    “还真有人走这条路?”余慈无法理解。

    无论是在野路子还是离尘宗这样的玄门正宗教导中,鬼修之路都绝不是一个好选择。

    这和修炼阴神绝不一样,阴神依托于肉胎,阴性虽重,却有一点阳和之气居中,乃是修行正途。可修习鬼道,归根到底,是要先绝了性命,使一身皆阴,再走那些偏激阴狭之路,只会是越走越窄,且绝不平坦。

    修为弱时,稍为强点儿的阳光都能致其死命;就是修为强了,由于走了邪路,遇到同阶修士,也自发弱了一等。更别提极容易被各种摄魂法器、符咒擒获,种下禁制,拘投使唤,到头来连死都难。

    正因为其种种劣势,余慈修行这么些年,还从没有见过有哪一位修士真正走的是鬼修的路子——铁阑也一样,人家修炼的是第一流的剑道正宗,能让全天下九成剑修嫉妒至死。

    北荒怎么净出这些稀罕事儿?

    “稀罕么?那也未必。”

    陆青轻声道:“前面所说的鬼狱散,除了驻颜、亢.进等药效外,还有一点,就是对阴神的刺激,许多本来已经无望再进一步的修士,完全可以用此药散刺激阴神修为,再转修鬼道,再存世百余年,也没什么稀罕。”

    “还能这样?但这不过是苟延残喘……”

    “真在生死间挣扎之时,谁还分得清呢?”

    “……也是!”

    想到一些往事,余慈心情有些低落,但同时他也开始佩服那个制成这种奇药的人物了。他又想到陆青所说的求医处是叫依稀与此药原名类似,便问:“这鬼狱—长春散是长青门所造?”

    “不是。但如今确实是长青门占了相当一部分份额。”

    陆青淡淡道:“如此药散,没有哪一家能完全吃下,北荒各个有名的大堂口,都在其中分一杯羹。”

    “这么大的买卖?”

    “北荒人数当有七千万以上,其中至有一成每日依靠鬼狱散过活,另有还有三到四成或多或少沾过,反正除非是绝望至极处,又或是平常注意的话,想戒去也不太难……反而经常有些囊中羞涩的散修,用此药散冲关来着。”

    余慈听得倒抽一口凉气;“价钱低,效用广,后果可控,又是在北荒这混乱地方,怪不得这等好买卖!制药这人,当真是把人心给算透了。”

    陆青微微一笑:“人心入药,才有这般滋味。”

    说着,进入华严城的哨卡到了。

    *********

    据说,一个连女孩儿的手都没碰过的资深魔法师,最重要的就是人品,俺就尽力维持吧……红票什么的还剩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