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傻子

    余慈不算是个热心人,但却不会无缘无故给人惹了麻烦,却拍拍屁股走掉。

    陆青神色全无变化,只略微点头,道一声:“好。”

    刚刚说完,她就操控飞舟贴地减速,与之同时,飞舟外围罡雷汇聚,逐步运化,又含而不发,显然是陆青刻意控制之故。

    后方飞甲妖龙越来越近,余慈早在遭遇之初,就估量过它的实力,大约是在还丹中阶和上阶之间,但在沙暴中如鱼得水,真的掀起沙暴狂潮后,实力又将有一个极大的跃升。

    “速战速决最好。”

    他做好了准备,先一步飞出,陆青收了晴空罡雷舟,但那规模可观的淡蓝色罡雷并未散去,而是在噼呖啪啦的爆响声中,辗转变化,环披在女修身外,恍若一层雷光战甲,极是眩目壮观。

    余慈赞叹一声,他本来想张开无瑕剑圈来挡住外围风沙的,但周边雷光自有法度,十丈方圆之内,可洞金穿石的黑砂触之即被弹飞,省了他不少力气。

    飞甲妖龙已经在沙暴中若隐若现,这种凶兽心智并不高,它主要是追着那个裹着雷光的飞舟,如今飞舟不在,它就盯上了周身缭绕雷光的陆青,当然,连带着余慈也给扯了进来。

    庞大的身躯从城区上空掠过,高速飞掠的劲风本身就是恐怖的风暴,而这风暴,就由在风沙中巍然耸立的那座城池消受了。

    余慈刚刚在飞舟上看,此地占地约有二十里方圆,在修行界是比较普通的,外围蒙了一层稀薄的光,略呈灰黄色,阻挡着风沙渗透,飞甲妖龙带起的劲风冲在上面,发出暗哑的怪响,给人的感觉是要被穿透了,好险还能支撑。

    摇摇头,余慈全神感应飞甲妖龙的移动轨迹,准备出手。

    偏在此时,城中却有了变化。

    那层灰黄光芒,这本是北荒地上诸城必须的防护,可在此时,它却自发起了波动,震荡大气,在嘈杂的黑砂风暴中,发出嗡嗡之音,硬将肆虐的沙暴,连带着飞甲妖龙的劲风都倒逼回去。

    这一下子就惹恼了凶兽,其狭长的头部转过去,又是一声粗嘎的鸣叫,双翅收敛,本来已经有些减速的势子猛又提起来,轰地一声撞在外涨的灰黄光芒之上。

    卫护全城的防御阵光芒明暗变化,显然并不好过。但紧接着,里面又有几道刺目的光束飞射,目标明确,就是对准了飞甲妖龙,要说威力也不少,可是对浑身裹甲的凶兽而言,除了打得鳞片纷飞,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效果。倒是成功把凶兽给激怒了。

    一层黝暗的灵光从飞甲妖龙身上扩散,周围狂暴的元气与之碰触,便像是在熊熊烈火中洒下热油,周边的大气剧烈扭曲,随着妖龙肉翅的摆动,激荡澎湃。

    里面搞什么啊!

    余慈看得莫名其妙,想了想,微瞑双目,开启照神图。北荒地上环境恶劣,但生灵密度颇是不小,照神图当即照彻方圆五十里范围,城中的细节亦都纤毫入目。

    但他还没看到重点,就有一人,硬是从防御阵的光罩中冲出来,只见其人披散头发,只在额头箍一条灰巾,周身气机倒是个还丹水准,但和沙暴中,兼又暴怒的飞甲妖龙相比,明显不够看。

    然后余慈就听到一声叫唤:“十方大尊,九地起复,召劾神鬼,通幽指路……急急如律令,呔!”

    余慈眉头大皱,这都什么跟什么?

    正莫名其妙的时候,便见那人手上,忽地放出数十道五彩丝线,乍看是实物,仔细观察才知是一种奇妙的光丝,其可视外围风暴如无物,瞬间延伸出数十丈,穿透黑砂幕障,直取飞甲妖龙。

    五彩光丝速度极快,飞甲妖龙正鼓荡风暴之时,反应也慢了一拍,竟是一下子被缠住,紧接便是“砰”地一声响,那五彩光丝一变十、十变百,竟是转眼将飞甲九龙包成了大棕子!

    余慈愣了愣,随后就发现,五彩光丝的力度够戗,连妖龙的一对肉翅都没捆住,而黝暗灵光最初一窒,随后发散依旧,五彩光丝的光芒则是迅速黯淡,

    那披头散发的家伙明显大骇,随后又是大叫“十方大尊”,然而刚说了四个字,妖龙粗嘎的吼啸声已将那颠三倒四的咒语完全压过,风暴骤起!

    妖龙身上五彩光丝纷纷断裂,狂风则卷着黑砂迎面而至,只一波,那人身外的真煞屏障就崩溃掉了,持续不断的沙暴卷着致命的黑砂迎面而至,那人再顾不别的,翻身就要逃回,可防御阵从来都是好出难进,此时外间又有妖龙肆虐,里面的人让猪油蒙心了,会打开屏障让他进去?

    “我命休矣!”那人已经闭上眼睛,可接下来,身外的沙暴却是莫名地衰减,黑砂仍将他打得头破血流,可是却不至于死掉,飞甲妖龙的叫声也突兀断去。

    咦?那人蜷着身子,缩头缩脑地回看过去,恰见到那飞甲妖龙正猛摇它狭长的头颅,似乎被什么东西击中,极是痛苦。

    这……这是怎么回事?

    用太初无形剑破开凶兽颅脑,送入诛神刺,成功地掀起沙暴的灵光打乱,余慈还有闲往旁边瞥去一眼。他也知道,有些散修独力修行,没有明师、法门,便是勉强定鼎枢机,战力也很有限,但像披头散发的那位如此肉脚的,也真是少见。

    当然,他也没忘张开无瑕剑圈,因为就在他念头转动的时候,陆青已经飞跃入空,遥隔里许,已经是拳意勃然而动,以飞甲妖龙为中心,激掠的黑砂竟是被硬生生定在当空,那片区域,像是被直接冻结。

    飞甲妖龙总算还有点儿挣扎之力,肉翅勉强击裂“坚冰”,想从拳意压制中脱身,也在此时,陆青拳意蓄势已毕,嗡然下压,拳锋乍出,周身雷光已经环聚在她出拳前臂之上,但并不是顺势飞落,而是受滚沸的拳劲催化,瞬化为一圈夺目的强光,便是余慈,也不由眯了下眼睛,然后,他就听到了轰隆雷鸣。

    余慈重睁开眼的时候,便见到以飞甲妖龙为中心,方圆千尺范围内的大气整个地压下去,其势头直抵地面,连带着一小片城池防御阵,都被拳劲压迫,硬向下陷,显出一个明显的广口凹地。

    砰地一声响,飞甲妖龙撞在凹地中心,似还要向上弹,却被拳劲硬压回去,“哗”地一声响,鳞甲崩碎,浑身焦黑,身下汩汩血流,眼见就不活了。余慈也感应到,他放出的诛神刺,也攻破了妖龙脑宫,将里搅得一团糟。

    确实是速战速决。

    余慈对陆青竖起了大拇指,又往远处扫了眼。那个披头散发的家伙死里逃生,却也被拳劲波及,摔了个七荤八素,此时正抬头看着陆青的身影发呆。

    此时,余慈透过照神图,看到城中居民因为飞甲妖龙的死,明显都松了口气,但那气氛,分明就有些诡异。

    这时候,影鬼开了口:“那凶兽怨灵未散,先收集了吧。”

    要怨灵干什么?余慈这么说着,还是依言取出太阴幡,只一晃,便在那边卷起一缕黑烟,收了进去。二十八窍的太阴役禁厉鬼术用在这里,算是大材小用。

    他的动作也惊醒了那个披头散发的家伙,那人就跳起身来,向天上打躬作揖,回头就拍击灰黄色的光罩:“打开防御阵!没见本座请来大尊座下使者……”

    话没说完,里面就有人大声嘲笑:“妖道,鬼扯你那大尊去吧,坑蒙拐骗到这里来,当我们好欺么?”

    “好胆,你们不怕大尊使者降怒……呃?”

    “妖道”突有所感,一回头,天上地下,哪还有那两位瞬杀飞甲妖龙的高人踪迹,本是最简单的狐假虎威的伎俩,也给他使得漏了。

    防御阵中,又有人大笑,最后汇聚成巨大的声浪。“妖道”大怒,一拳砸在防御阵上,却震得手骨裂开,光罩内里更有白光隐约蹿动,明显反击将至,他惊得魂不附体,一边叫着“十方大尊必让尔等悔不当初”之类的话,一边使了个土遁,撞入地下去了,后面还缀着那边一句评语:

    “呸,纯是个傻子!”

    ***********

    上面的纷纷扰扰,余慈和陆青都不再关心,收了飞甲妖龙的怨灵之后,他们便直接遁入地下,很快就来到一处依稀熟悉的所在。

    这里便是通往华严城的地下甬道,和阴窟城附近的甬道相比,这里人流密集得多,甚至可用车水马龙来形容。

    车?

    不错,这里的地下甬道竟然还是跑车的,车子是由一种特殊的地下巨蜥拉动,速度相当于人一路小跑,十分轻快便捷。当然,能够容得这种车子上路的地下甬道,其宽度和高度,都远远超过阴窟城那边,让人有种感觉,这不是逼仄的地底,而是某处繁华通衢所在。

    最重要的是,这儿的照明,显然比阴窟城气派得多。可以目见的岩层中,尽是星星点点的微光,完全就是阴窟城商业地带的照明配置,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人造的大灯嵌在岩层上,光曜十丈,正可谓灯火通明。

    “这就是华严城?”

    其实和华严城相去还远呢,余慈已经有了大开眼界的感受。

    **********

    今天当真效率低下,且下周就是会期,什么太阳月亮星星之类的,全看俺人品了……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