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降落

    这边话音方落,雷光中,飞舟已经远去数千尺开外,再一闪,就不见了踪影。天空中只留下雷光烙下的长长轨迹,王安的叫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浮云船又是一次剧烈震动,比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激烈,王安甚至感觉到,整艘般猛地向上跳,并发出濒临崩溃的“吱嘎”怪响。

    这下他又是大惊失色,急看水镜,只见浮云船下方,明显被巨大的外力撞击,船底直接崩掉了一大块,最惨的是底部的货舱又被撞漏了一个,大量的货物倾洒下去。

    王安却连心疼的时间都没有,水镜中除了崩裂的船底,还有一个让人头皮发炸的大家伙,通体有七八丈长,几乎就是抵得上浮云船的一半。它有巨大的而狭长的头颅,獠牙如刀,全身都包裹着鳞片,通体没有一根羽毛,却扑扇着肉翅,从船底的黑砂风暴中钻出来,“嘎”地一声叫,嘶哑难听。

    “飞甲妖龙!”

    王安认出来,那是北荒黑砂风暴内部,最凶暴的猛禽之一,拥有鼓荡沙暴之力,寻常还丹修士,还不够其塞牙缝的!一时间,他心脏都停跳了。

    所幸,这个大家伙没有和浮云船纠缠,而是循着天空中飞舟轨迹,发力狂追,显然是被前面的飞舟惹得发了狂,浮云船,包括前面的沙盗,不过是遭了无妄之灾。

    见此,王安当即改口咒骂:“赶着去投胎啊,闲来没事儿去逗飞甲妖龙玩?”

    “王管事何必徒逞口舌之快?”

    自沙盗来袭之后,女修流利脆亮的嗓音还是首度响起,开口就不让王安省心:“这飞舟肯定是某位步虚修为的大人物驾驭之物,三家坊惹得起,王管事你却未必惹得起。”

    “你……”

    “我所言并无错处。”一直靠在窗边的女修轻扯半透明的披肩,盈盈起身,华美的六幅织锦长裙铺下,遮去她坐下时显露出的丰润曲线。她走出两步,却不再看王安,只是摇头:

    “我一直认王管事有掌握全局之力,只不过如今运气不佳,碰到了飞甲妖龙,毁了船体,发发火也没什么。只不过以如今的状态,这船想飞到丰都城,已经比较难了。若再不及时清理干净,能不能飞到华严城,还未可知呢!”

    王安死闭上嘴,盯着女修一贯的精致妆容,眼角连抽几下,终究没有再说话。

    他明白,游蕊说的不错,而且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给自己这边多加一份战力,速战速决,现如今能立刻提供帮助的,也有这个骄傲的女人而已。

    这小娘皮……

    ***********

    “快到华严城了吧?”余慈受外界变化惊动,放出神意稍做感应。

    晴空罡雷舟真的非常好用,尤其是高空飞行时,速度快,乘感舒适,相当平稳,不过有一点就是太过高调,飞行时罡雷环绕,雷光掠空,数十里外都看得清楚,所以,飞舟不得不经常潜入到黑砂风暴之中,遮蔽形迹,避免过分惹眼带来的麻烦。

    不过有时候运气不佳,便如此刻,就招惹了一头飞甲妖龙,陆青不愿和那个皮坚肉厚,且在沙暴中如鱼得水的怪物纠缠,纯凭速度将其甩开,又碰上之前的小插曲。

    “怎么回事?”余慈有些迷惑。受修为限制,在一眨眼就是千尺的绝快速度之前,他对外界的感应已经比较模糊,一些细节需要陆青告知。

    陆青便应道:“有人碰到了防御雷光。”

    “啊?”

    “是沙盗吧。”

    陆青修为暂停留在还丹上阶,可是天魔裂魂化身之术,最精于魂魄修行,因而感应远超常人,对外面情形了若指掌:“沙盗在打劫浮空船,似乎是三家坊的产业,我们正好碰上,如今已离得远了。”

    余慈“哦”了一声,并不怎么在意,能在北荒上空飞行的,未必都是强者,但一般而言,背后势力弱一点儿的,很难说突破各个堂口对地下城的重重关卡,到天上来。

    不过……三家坊?

    余慈忽然反应过来,北荒还有盗匪敢捋三家坊的虎须?

    陆青倒是见得惯了。若是人人都知道趋凶避吉,只捡软柿子捏,北荒还怎么称为是蠹修最密集的地方?沙盗裹胁下的亡命徒,正是一群无法无天,连自己身家性命都不在意的疯狂之辈,这种人,也是北荒的常态。

    “在阴窟城似乎没这么厉害?”

    “阴窟城立城未久,许多地方都是空白,那里人行事,目的性仍很强,有个要做事的欲望。然而越往北去,这些事情越是频繁,当然,到了北方四城,那又是另一种气象。”

    陆青简单解释,北荒十大城,大约是个南五北四中一的格局。

    其中丰都城位于北荒中心,也是最繁华之地,所以不但随心阁的随心法会在那儿举办,三家坊的本部也设在那里。过了丰都城再往北,其实宗门势力已经开始上升,四个大城直线距离并不远,形成一个庞大的修士生存圈子,相对之下,也显得颇有法度。

    至于丰都城以南,阴窟、千幛、华严、流火、飞廉五城,彼此之间相距极远,各有各的特色,但总体来说,从阴窟城越往北,就越是混乱,其乱象一直延续到丰都城外。

    余慈啧了一声,但也没有再细问下去,看那个飞甲妖龙缀在后面,一时难有威胁,又低头去处理手边的活计。

    他已经在飞舟上度过四天时间了,比计划中稍晚一些,这是一开始他不适应飞舟高速导致的结果,但总算一路平稳,而且在飞舟上,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利用。

    如今他手边有两件事,一个是在玄水曜岩上镌刻“地祗厚德神符”的部分符箓分形,另一个还在是玄水曜岩上,只不过不是他亲自动手,而是和陆青沟通,将开采的另一块玄水曜岩毛胚,打造成步罡七星坛的主坛体。

    有了玄水曜岩做材料,步罡七星坛不说,地祗厚德神符的进度也快了许多。玄水曜岩的材质比普通的土石岩层要坚韧太多了,这就省了余慈许多功夫,当然,玄水曜岩上的符箓分形主要功能还是作为运转九地之气的枢纽,真正引发灵应的关键符箓,需要另行准备,现在余慈已经将那部分完成。

    他取出一片略呈椭圆,像是树叶般的奇形灵符,将其贴在玄水曜岩上来,稍稍滑动,一层层相对内敛的灵光开始波动,两边互有感应。余慈就借此检查玄水曜岩上,符箓分形的状态。

    那树叶形状的灵符上,才是地祗厚德神符的真正精髓所在。若是余慈此时有步虚修为,直接激发就行,也不用再做别的准备。至于制成此符的材质,才叫一个珍贵,那正是正寄生在余慈背上的云楼树上,一片刚刚发育出来的叶子……

    “准备下去吧。”陆青提醒又似商量道,“只要在空中,飞甲妖龙就是不死不休,但却无法入地,我们早降落一些,到地下甬道中,再走千余里路吧。”

    余慈自然答应。

    陆青便让他坐好,自己则操控飞舟,一路下行,已经积蓄到相当程度的罡雷轰声外烁,将黑沙风暴挡下,若有什么凶兽猛禽冲来,也直接轰杀。百余里路程,在此种高速下,根本不算什么,很快,飞舟就冲到了近地处,准备直接钻入地底。

    但此时,陆青却是轻咦一声:“这里还有座城?”

    “地上城吗?”余慈想起了他到北荒之后,所入的第一个城市,也就是全无生机的黑沙城,就是在那儿他碰到了万全。

    陆青则没什么感触,只是操控飞舟稍转方向。外间轰轰的破空声蓦地变得激烈起来,那是飞舟带动的冲击波与城市外的防御阵碰撞,生成的爆音。

    晴空罡雷舟开始减速,在陆青的控制下,舟内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外间,这艘不过两丈长的飞舟则是化为一团飞火流星,从城市的上空斜掠而下,身后则是电光如链。

    眼看飞舟入地,余慈的耳朵却是动了动,飞甲妖龙粗嘎的叫声尾随而来。在沙暴中,这怪物的速度,还要快过飞舟一线,但很显然,它追不上了……

    唔,等等!

    余慈忽然想起一事,那飞甲妖龙的脾性可不太好,而且掀动黑砂风暴的能耐,确实是当者披靡,这样的话……

    他心念微动,神意星芒散出,而密集的反馈,让他猛吃一惊:“这么多人!”

    下面的城市显然不是黑沙城那种破烂地方,其中生灵数以万计,余慈便有些头痛,他抬眼去看陆青,挠了挠头:“要不,咱们把后面那畜牲清理掉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