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亡命

    王安在舱室内来回踱步,舱外,尖锐的呼啸声此起彼伏,偶尔插入两声濒死的嚎叫,搅得人心烦意乱。

    “这群不知死活的杂鱼!”

    他骂骂咧咧,以前走得太顺,以为在三家坊的招牌下,没有人敢捋虎须,他却忘记了,这里是北荒,是极现实但又绝不缺乏疯狂的北荒。

    舱室之外,至少上百人规模的乱战……不,是一场见鬼的打劫行动正在进行中。那些蝼蚁似的亡命,撞开了浮云船的防护屏障,然后将偌大的浮云船塞得满满当当,战斗几乎发生在每一个角落。

    王安倒是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这点儿自信还是有的,而且他也知道,这是活跃在北荒地表的沙盗们惯用的伎俩。

    沙盗很少直接俘获庞大的浮云船,因为得罪了三家坊这样的势力,还带着这样一个显眼的目标,根本就是找死。沙盗们更喜欢做的,是突然发动袭击,在最短时间内攻破浮云船的防护,一哄而上,杀人的杀人,劫财的劫财,在船家的后援到来之前,甚至是船上的核心守备力量反应过来之前,又一哄而散,化整为零,避过风头之后,再故技重施。

    这一过程中,沙盗的核心主力往往不超过十个,但他们聚拢的亡命徒,却往往数以百计。那些大多数通神修为,连驭器飞空都做不到的亡命们,乘坐着简陋的飞梭,像是铺天盖地的蝗虫,飞附船上,四面劫掠,真正能有所斩获并顺利逃脱的,十中无一,可一旦成功,就有丰厚的回报。

    北荒别的都缺,只有这种亡命,从来没有减少过。

    他们有的为财,有的纯粹就是为了刺激,后者就是最麻烦的,因为这种情绪尤其容易传染。王安就听到外面那种兴奋到极致的啸叫,越来越密,船上的护卫已经出现了连续性的伤亡。

    浮云船上已经有一个存放货物的舱室被他们强行轰开,财货损失惨重,浮云船的动力也受到了影响,这样回去,贺家几位老爷们要活剥了他的皮!

    想到这儿,他的视线就不由自主地瞥向舱室另一边。那里,有一位女子,半托着腮,透过舱室的窗户,看向外面,那神态就像是看风景,像是悠闲从容,然而修饰得不染微瑕的细眉间,却是蕴着事不关已的疏离和嘲弄。

    看着那细纱披肩下,愈显精致的短襦纹理以及包拢的柔美曲线,王安胸口像燃起了火,从胸口再往下些,同样如此。

    游蕊这小娘皮……他忍!

    这女人本身没什么了不起,还丹初阶的地位,比他这个管事还要差两个级数,可是架不住这女人的姘头,乃是贺三爷的心腹,在三家坊是挂了号的“客卿”身份,连带着这女人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其实这样的女人,就该窝在家里当她的金丝雀儿,每天洗得香喷喷的,等爷们儿宠幸就是,偏偏她又不安份,整天跑在外面,甚至借她家姘头的地位,插手三家坊买卖中,油水最为丰厚的“真华坊”采买事宜,如此待遇,怎不让王安这种从底层打拼上来的管事为之眼红?

    偏偏她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姿态,贵妇人的派头摆得十足,真他妈的……

    王安的心情更加糟糕,此时他已经选择性忘记了,正是他自己被人家的美貌弄得五迷三道,亲自请人家上船来着。可惜,接下来进一步亲近的要求被人一个耳光扇回来,面子里子全丢个干净。

    要不干脆放沙盗们进来,看这小娘皮还摆不摆架子!

    类似的念头闪了几闪,王安终究没蠢到那种地步,再看又一个货舱也是危险,干脆一咬牙,跺脚下令:“向下,向下!”

    如今浮云船的控制中枢仍牢牢掌控在三家坊这边,王安命令一到,这艘长近二十丈,四层高度的巨舟便缓缓下沉,但速度越来越快,而下方不过一里的距离,就是漫天边际的黑砂风暴。

    又过片刻,巨舟的下半部,已经沉到了黑砂风暴的表层之下,由于前面整艘船的防护法阵已被破坏,如今只能靠着船体自备的小型防御禁法抵挡。在足以绞碎钢铁的黑砂侵袭下,船体磨损迅速,可下沉的势头丝毫未减。

    外间甲板上响起一片咒骂声,沙盗中那些杂鱼,下饺子似的往下跳,抢入来时乘坐的简陋飞梭,四散逃走,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要抢进受禁法保护的船舱里去,却被三家坊的护卫力阻在外,恰逢下方黑砂风暴中,一个“大潮”掀起,飞射的黑砂当场将几个倒霉鬼打得满脸开花,眼看就不活了。

    顷刻之间,浮云船上局面就变得清晰起来,三家坊的护卫占据了绝对上风,眼看大局将定,王安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紧张了。

    “往上抬升,老刘领队,肃清货舱残敌,其余人都戒备了……”

    话音未落,极度亢奋的怪叫声就响起来,赤红如火的剑光从天而降,一剑削去了已破损多处的浮空船顶舱一角,里面正有修士躲避黑砂,见此大惊,想反抗时,被一剑削去了脑袋。

    赤红剑光的主人就要顺势杀进舱去,后甲板却又跃起一人,将他拦住。双方只一交手,还丹真煞便激烈碰撞,顶舱登时被崩飞大半,

    王安就知道会这样,那些亡命也就罢了,说白了就是拿来恶心人的,真正让人头痛的,还是沙盗的核心战力。根据前期战斗可以判断,这群沙盗中至少有五个以上的还丹修士,他们结成了一个核心,攻守来去,看似散乱,实则极有章法。开战以来,他们斩杀的护卫已超过十人!

    但最重要的是……

    轰地一声闷爆,整艘浮云船都晃了一下,王安心头一紧,这回不待他下令,货舱内的老刘已经先一步冲过去,两边斗成一团。隆隆闷响中,船体又崩塌一片。

    王安额头密密冷汗冒出,还有至少三个!

    能有五个还丹以上战力的沙盗,全北荒也不超过二十只,他这趟运货,真正贵重的货物不多,是按照三家坊的丙类标准配的防护力量,还丹战力有四名。当然这把他本人排除在外,也没有计算临时加入的游蕊及其护卫。

    照理说,三家坊这边仍然占据绝对优势,可攻守之间,不是那么简单的。擅长劫掠战术的沙盗,来去如风,又非常懂得借用黑砂风暴的恶劣环境,简单的人数优势并没有太多用处。

    更何况,他多年来埋首生意,久疏战阵,游蕊看起来也是个样子货,真打起来,说不定还是累赘。

    “快升起来!”

    王安心中大叫,他让浮云船沉入黑砂风暴中,固然是逼走了杂鱼,但也给了真正的核心沙盗以机会,论起来,利弊成色也不好说。事后追究,吃挂落的可能性极大,要是失了什么特别贵重之物,更可能就是绞死他的套索!

    真正珍贵的货物都在他手上的储物指环里是没错,但有几个大件宝物,由于体积问题,还是摆在货舱中,尤其是一块经过不知多少年自然天雷淬炼的巨兽头骨,乃是制器的上等材料,价值极高,他之前已经扯了线出去,若是有失,脸面、信誉真要丢尽了!

    浮云船多处破损,动力不像最初那么足了,偏在此时,天际又有人影扑下,一来就是两个!

    苦也!

    王安心中呻吟,沙盗中有三个核心战力是交战之初被船上两个还丹护卫引走的,此番回头,却是两个护卫反被对方一人拖住,局面当即急转直下。

    看那两人来势,直接就奔着货舱去了。王安急得跳脚,再看游蕊,女子却还是那悠闲的模样,眉目间的冷讥之意却是愈发浓重。

    好!好!好!

    王安只恨得咬牙切齿,偏偏他也没勇气堵上去,只在心里发狠,目标也偏了:若有机会,我必让你这娘们儿生不如死!

    正赌咒发誓的时候,舱外忽听到嗡嗡震鸣,激得人气血浮动。

    王安忙通过舱内水镜观看,只见浮云船外围不远,一个看不清形制的似舟似梭的飞行之物,冲破最后一层黑砂风暴,一跃而上,来到了百里高的虚空中。其外一圈深紫雷光盘结扭曲,遮蔽风沙,在长空中烙下极深刻的印迹,

    这东西来得太快,正扑下来的一个沙盗本能地放出法器攻击,这一下却捅了马蜂窝。受法器刺激,那东西外围,雷光急剧外涨,转眼便将那沙盗吞没,等雷光过去,那沙盗浑身焦黑,一头栽下,直落入黑砂风暴之中,便是现在不死,数息后也被死得透了。

    王安大喜:“天不绝我!”

    **********

    更得太迟了,年底了忙材料,还好没让余慈蹦到老一讲话上去-_-不过这一下子节奏被打乱了,请容俺调整两天,周末只保证一更,时间不定,下周一会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