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建议

    余慈当然知道附近是有玄水曜岩矿脉的,他不就是为此而来的么?只不过中了蛊雕之毒后,他一门心思都在解毒上,每日里精研符箓都来不及,又不良于行,搜索矿脉之事就耽搁下来。

    之前他所说“时不我待”,其中便有因此事而起的感叹,却不想一直陪他处理符箓的陆青,出去一趟,就给解决了?

    他愣了半晌,才知道上前查看,他虽然从没见过玄水曜岩,但《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中记载得颇为详细,看着石块被烧得通红,触手却有一层寒意直透掌心,再观察上面纹理,确实是玄水曜岩没错,而且品相极高,可惜,就是小了点儿……

    “还有更大的,整块都沉在岩浆湖中。”陆青真似能看透人心一般,她稍稍描述了一下那块的体积,便听得余慈喜不自禁。

    “距此多远?”

    “大约四百里左右。”

    余慈击掌道:“事不宜迟,我们速速取来。”

    正说着,他忽又一怔,终于反应过来,疑问尽都翻上心头:“陆坊主怎么想到找玄水曜岩来着?”

    “你说过的。”

    “我说过?”

    “你说有法坛的话,聚拢天地元气会容易许多,之前制作太阴幡时,也谈及配套法坛之事,至于玄水曜岩……”

    “呃,想起来了,我确实说过。”

    余慈记起,那也就是他和女修聊天时随口一说,若不是陆青提醒,他自己都忘了这码子事儿,也亏得陆青还记得。况且还有一点:“四百里呢,陆坊主怎么找着它的?”

    陆青平淡回应;“我修炼天魔裂魂化身,可分神多处,一神守中,化身则神游在外,寻着倒也不难。”

    她说得轻松,但本体在这边照顾得俱到,化身却能找到四百里外里的岩浆池,这神通当真是惊人,却不知比照神图如何?余慈是又惊又佩,当然还有感激,他是半途帮了陆青一回没错,但女修先让给他蛊雕内丹,三日里又助他铺设符纹,现在还费心寻了玄水曜岩过来,这个,这个……

    谢肯定是要感谢的,但如何谢法,却让他煞费思量。

    心中正计较的时候,陆青却看向地上的符纹结构,轻声道:“有些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余慈忙正容道:“请讲。”

    “我不通符法,但也看出这符箓要完成,并非一日之功。还要在这儿多呆几日的话,穷奇的威胁应考虑。它乃上古四凶血脉,性情之凶悍,非普通大妖可比,若它真的不顾不一切杀回来,首先还要到原战场收集信息……我们离得太近了些。”

    余慈颔首赞同,他可不会天真到认为这边有两个步虚修士,对上穷奇就是必胜之局,就算有照神图预先控制也一样。事实上,如今有他这个“累赘”在,铁阑和陆青都很难发挥出最高水准。

    “另外,就是你的伤势。”

    陆青一直没有用“道友”、“道兄”之类的敬称,而是直呼“你”,听起来感觉颇是奇妙。而且陆青一向寡言少语,难得说这么些话,也让人觉得这言语应是在心中盘桓许久方才出口,颇为郑重:

    “我无意置疑你的符法神通,但解毒治伤,成败间有肢体全、毁之别,不应有赌博之心。符法能治好就好,但若不成,也应有别的准备。”

    余慈当然不会因为她的“置疑”而恼怒,只问道:“怎么准备?”

    陆青又看了眼地上的符纹图画,道:“以符疗毒和求医检视不应偏废。”

    余慈就笑:“这个倒也不错,可这蛊雕之毒,也不是寻常风寒小疾,怎么也要找个名医吧……”

    陆青很快回答:“由此向北约七万里,可到华严城,那里有一个‘长青门’,门中修士多精医道,门主青松先生有步虚修为,其回春妙手名满北荒,或可一试。”

    “七万里?”

    余慈听得直摇头:“就是不计损耗,全力赶路,中间无事,也要十天以上,而且还不能保证效果。况且,我如今这身体,短途还好,连续跑上十天,嘿……”

    陆青眉头微皱:“怎么是十天?”

    “这个,我只尝试过一天赶上七千里路,那还是驭剑飞空,完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再多可是要死人的。连续十天的话,肯定比这个还要慢。”

    余慈倒是坦白,他看向陆青,有些恍然:“你不是把自己代进去了吧。我倒听说步虚修士全力赶路,有一天五万里以上的,不过那应该也不是常态。”

    “一日两万里并无问题……我们一起。”

    在余慈讶然的表情下,陆青取出一样东西,这是一个乌蓬小船模样,长不过半尺像是木制的,通体呈灰黑色,中央支立蓬子外层,刻着极繁密的符纹。女修见余慈目光盯着船蓬不放,干脆交在他手里,轻声道:

    “此物名为‘晴空罡雷舟’,以法诀操运,可放大百倍,用以载人飞行,日程最高可到三万里,我大约可催至两万里。如此,若一切顺利,我们到华严城,最多四五日时光。”

    余慈持船在手,来回翻看,见上面的符纹颇是玄妙,不由赞道:“真是好宝贝。”

    他也曾坐离尘宗的“太阴.水母飞舟”,那是可以乘坐数十上百人的的大型飞空法器,速度、防御俱佳,不过宗门之物与个人之物,感觉还是不同的,且按照陆青的说法,只论速度,这“晴空罡雷舟”当远在前者之上。

    余慈发现,他开始被陆青说动了,但目前,他还有疑虑:“这什么舟,不能在地下走吧……”

    “是,必须到地面黑沙风暴之上。”

    余慈倒是想起了刚到阴窟城那晚,在北荒上空看到的那个浮空巨船,以及暗处的载人飞梭,飞梭中修士碰到船上那个用剑的疯子,堪称不幸,不过那也证明,北荒上空,确是可以通行的。

    要是四五天的话,倒不是不能考虑。

    “另外,关于这符箓……”

    说着上,女修朝玄水曜岩一指,打入一道印诀,那五尺见方的通红岩石就浮起来,到了熔洞中央,也就是余慈画出的符箓分形上空。

    在余慈的注视下,忽有一道说不清色彩的光芒照下,将玄水曜岩和符纹地面连在一起,随后光芒消失,余慈正莫名其妙的时候,便看到玄水曜岩上部表层,一条纹路显现,随后就像是一个四通八达的根系,无数道符纹齐齐铺开,灵光四射,转眼已然成形。

    这符纹结构……一模一样!

    余慈牙缝里丝丝冒着凉气,刚刚出在玄水曜岩上的符纹,与地面上那块没有半点儿差别。不只是外形,还有相应的气机感应。这说明,刚才发生的,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纹路翻印,而是将余慈三天来,一点一滴注入进入的符法灵光也一发地“翻印”到玄水曜岩上,其中牵涉的气机,数以十万计!

    影鬼便在暗处惊叹:“这是化用‘裂魂化身’的技巧吧,这女人修为一般,但在法门活学活用上,可真是了得。”

    这几乎就是影鬼口中最高等级的褒奖了。

    如此神乎其技,也不是全无代价。陆青气机便有些暗沉,消耗应当不小,她也不怎么在意,又对余慈道:“这终究是翻印而成,为求万全,最好重新注入一回,但这样,总能省些力气。”

    余慈嗯嗯啊啊,看着这块玄水曜岩发呆。他这才明白,女修为何旁的玄水曜岩不选,独搬来一个这般体积的,说起来,把玄水曜岩作为运化地气的“台子”,其效果绝对要比普通的土层强上太多,只是一个材质强度便是远胜,而与地气的勾连则绝无问题。余慈甚至可以将符纹再简化,剥离掉那些防止“台子”崩解的分形结构,使符箓发动时,运转更为顺畅。

    现在余慈明白了,这翻印符纹、乘梭赶路的想法,陆青应该早有腹案才对,一开始不说,应该是看他的手段,后来觉得不甚保险,才又提出来。

    话说,她真的很谨慎呢。

    余慈的视线从陆青脸上扫过,他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产生什么嫉妒和不满的心思,但他实在是好奇,究竟是什么地方,会培养出陆青这样一位了不得的女修,而陆青又是为什么会在北荒,经营那个不入流的红牙坊呢?

    不知不觉,他看得太久了,陆青以为他有事,问了一句:

    “什么?”

    “呃,没什么。”

    余慈脸皮厚度还成,没有脸红,不过这么一打岔,他发现自己其实早做了决定。他点点头,便想同意,可话到嘴边,却是另一句话:

    “陆坊主,多谢你了!”

    陆青微微一笑,摇头不语。

    余慈叹笑一声,忽地翻手取出七星剑,在陆青疑惑的目光下,反手回刃,剑气森森,从喉间颔下划过,已经蓄了两年的胡须簌簌落下。

    “既然要走,就要多做准备,我结的仇人不少,这回出去,改头换面最好。”

    待胡须落尽,他收了剑,对陆青拱了拱手:“散人余慈,见过陆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