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内丹

    蛊雕的尸身就摆在余慈眼前。直到这时,余慈才算真正看清了这大妖的模样。这家伙果然像是一只大雕模样,只是很少有雕类会有如此巨大体型,且什么雕类也不至于头上长角吧。

    由于前面放出本命神通,蛊雕全身雕翎有大半都倾泄出去,故而巨躯上多处露出褶皱皮肤,呈暗灰色,可以看到,下面再无丝毫生机。不过余慈仍能从它尸身上感觉到浓郁的阴寒之气。

    铁阑刚才奉命追击,确认两个大妖远去,却不想在半途,见到了蛊雕的尸身。便给拿了回来,这也给余慈带来了困扰:“怎么也是个步虚级数的大妖,就死得这么容易?”

    “嘿嘿,容易?”

    影鬼冷笑一声,也不多说,通过余慈命令铁阑,将蛊雕的尸身翻过来,找到刚刚被至阴化血刀刺入的伤口,又撕裂一些,血液汩汩流出。虽然地层下光线昏暗,余慈还是看到了,那血液竟是透明的!

    “看到了?这就是至阴化血刀的厉害!一旦刺入肉身,立刻借助目标血液流动,强力抽吸生机,更释放出一种要命的毒素或是诅咒,将血液的活性全数抹杀,到头来就是这个样子。”

    余慈倒抽一口凉气:“这么毒?”

    “要么怎么是魔门排得上号的邪兵?我先前还以为这只是一把仿品,现在看来,怕是正品无疑。”

    影鬼有些疑惑,也在感叹:“穷奇运气好、反应快,及时脱离,这样因血液刺激生成的毒素诅咒,就大部分砸进了蛊雕体内,偏偏这家伙又动用先天元气,放出本命神通,生怕自己死得不够快……”

    余慈一边听它说话,一边在尸身上翻找:“听说解生灵之毒,往往要求诸生灵自身,这上面有没有能解毒的玩意儿?”

    影鬼还没回答,陆青的气息由远而近,很快到了眼前。见到蛊雕的尸身,女修愣了愣,随后就道:“这就好了,可将内丹取出,或对解毒有帮助。”

    “也是多亏了陆坊主的手段。”

    余慈也不矫情,让铁阑动手,在蛊雕尸身上摸索,寻找依旧浓郁的阴寒之气的源头。不一刻,铁阑手起剑落,将尸身颅骨剖开,一层极强烈的寒意挥发出来,又极具刺激性,余慈当场就打了个喷嚏。

    “怎么是在脑宫?”他有些奇怪,这世上不是没有类似的法门,不过一般都是专修阳神的手段,大妖向来以肉身强横著称,精修真形法体有先天优势,专修阳神的话,未免就舍本逐末了。

    铁阑并不在乎这些,它直接伸手,将其取出。

    “是刚刚移上去的。”看着透出的寒意光芒,以及尸身内显示的痕迹,影鬼下了定论,“原本应该是发现事不可为,想要以半成的阳神裹胁着内丹远遁,但临到破顶出窍时后力不继,又或是诅咒毒素发动速度想象,故而功亏一篑。啧,好一桩宝贝。”

    能够让影响开口赞赏的,绝对不俗。

    余慈便看到,在铁阑掌中,有一颗圆珠,径约两分,整体呈深蓝色,外表光滑,像是琉璃珠的模样,而在其外围,正有一圈乌光涨缩翻卷,扩到最大时,能将铁阑整个手掌都包裹进去。

    这就是蛊雕的内丹?

    “就算是吧,看起来和寻常的不太一样。”影鬼仔细看了半晌,勉力辨识出一二:“这里面肯定有至阴化血刀的作用。大概是蛊雕中刀后,因为血脉中生机精华正被化消,出于本能,残余生机便以内丹为核心,极力收敛,使所蕴的生机远在正常水准之上……啧,这玩意儿是珍贵了,可是不太合用啊!”

    影鬼叫余慈将内丹取在眼前,让他看上面如潮汐般起落的乌光:“所有残余的生机精华都在里面,当然也包括其本命神通里携带的毒素,这一条就把原本的解毒效用抹消,但最厉害的还是它未能逃脱的阳神,此刻灵智已泯,化为这浓重的怨厉之气,缭绕不散,正是顶尖的法器材料,放在懂行的人手中,这是无价之宝,但要是用此解毒的话,嘿,只嫌你死的不够快啊。”

    余慈有些失望,但不是太强烈,他本来也没有想到蛊雕会死在半途,且留下内丹来,不过听化血刀以及法器等字眼,余慈不免往陆青那边瞥了一眼,陆青神色却是淡淡的,对铁阑拿出来的妖修内丹并不如何在意,见余慈往这儿看,以为是在征询她的意见,便摇头道:“此物可由道友支配,我不感兴趣。”

    听她这么说,余慈也开始摇头。击杀蛊雕,主要还是由陆青出力,一个步虚大妖的内丹已是珍贵非凡,至于这加了料的玩意儿,其价值更不用说。余慈估计,自从他到了北荒,所花的那些钱款全加起来,怕都抵不上这东西的一半!

    要么说风标品格都是礼让出来的,陆青可以云淡风清,他也不能小气了:“这内丹也没法解毒,倒是个炼器的好材料……”

    陆青仍是摇头,看起来确实是没什么想法,影鬼则在后面撺掇:“收了收了,这玩意儿可少见得很!对了,你忘了诛神刺的‘百灵’法门?这玩意儿正合用啊!”

    影鬼明显是临时想出的理由,余慈心中一动,却也没有太过在意。难得碰上一位对外物不甚上心的主儿,他倒觉得陆青愈发地对脾胃,多想一层,近期内拿着这玩意儿,怕也是烫手的山芋,那边可还有穷奇在虎视眈眈呢。

    影鬼也觉得不可大意,但它也说:“短时间内,穷奇肯定也不好过。你看它连自家同伙的尸身都来不及收取,想来至阴化血刀的诅咒毒素就算没有浸入太多,总还是有的。这可比天底下任何毒药都来得阴损绵长,要想完全清除影响……”

    说着,它突地打了个磕绊,它又不是至阴化血刀的主人,如何能算出这里面的时限?

    余慈只好去问陆青:“陆坊主,穷奇中那一记化血刀,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哦,那是穷奇吗?”

    “呃,我猜是的。”

    余慈这才想起,他和影鬼的交谈陆青并不知晓,忙加以解释。听他说明,陆青点了点头:“怪不得,那穷奇为上古四凶之血脉,想来抗性不凡,完全排除‘化血咒’影响的话,一个月?”

    “一个月。”

    余慈嘴角抽动,也就是说,一个月后,就有一个红了眼的仇家满天下的追杀他了,若是运道不好,可能要更早些。

    敲了敲已经完全没有知觉的左腿,余慈觉得嘴里发苦。

    不过,在异性面前,他总要拿出一些气魄来。陆青已经将容身之地整理干净,请他过去。余慈便对铁阑道:“铁兄,且帮我一把。”

    铁阑依言上前,扶着他的臂弯,搀他起来。近距离接触,余慈便发现,铁阑的鬼体已经不是那么凝实,显然刚刚的激战,对重伤初愈的它来说,也很不容易。

    影鬼便道:“要是看它辛苦的话,帮着聚点儿阴气吧。”

    “那是自然,太阴幡如何?”

    “才祭炼一重天的破幡,顶个屁用?也就是那些没见识的,拿它当宝贝。”

    影鬼极是不屑,但它说的也对。就铁阑这样步虚级数的鬼修来说,想到迅速恢复到最佳状态,要么到九天外域,冒着被太阳真火蒸发的危险,汲取至粹玄真,要么就从本身性质着手,大力吸收阴气。

    可是步虚强者需求的阴气有多大量?莫看太阴幡里收拢了来自摄魂球中的万千阴魂,真用的话,还不够铁阑两顿吃的,况且,铁闸精修剑道、力求纯化,对那些带着戾气的玩意儿,也未必看得上眼。

    “那就只有等到步罡七星坛建成了。”

    余慈对铁阑道:“铁兄再等段时间,待法坛建成,我将铁魂还灵珠嵌在上面,既有利于吸纳阴气,也让铁兄为我护法。”

    铁阑垂头应了声是,这样一个还丹修士和步虚鬼修的奇妙关系,让旁边的陆青有些困惑,但终究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