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伤死

    蛊雕临去前飞射的雕翎,威力竟是远及数里开外,且在地层中越飞越快,全化为流光一般。余慈也在攻击范围内,他本能地张开无瑕剑圈,要消卸雕翎来势。

    影鬼的警告终于是慢了一步,余慈猛然发觉,蛊雕放出的翎羽竟有破罡的效用,什么剑气防御全无用处,这才要闪躲。他精通遁法,反应也快,眼看大部分雕翎都躲了过去,哪知接下来霉运临头,遁走的路径上,竟然横着一片金属矿脉,虽不能挡路,却让他遁速骤减。

    随后就是惨哼。

    危急时刻,余慈强行打横,嵌了半边身子到含着金属的地层中,终于将要害避过。随后又挣扎着坐起来,但一条左腿却不能动了,上面插着至少三根雕翎,两处在小腿,还有一处,也是最险的一处是贴着大腿根,直刺入腿骨,稍偏那么两三分,余慈大概就可以抹脖子去死了!

    这时候,整条腿连带着左胯都麻木起来,蛊雕本命神通还是带着毒的!

    余慈忙将雕翎拔出来,捏碎解毒丹洒上,可惜效果不佳,忙又施展天河祈禳咒,先将毒素控制住,要说辟邪解毒,诸天飞星一系中,倒是没有更好的手段了,不过翻一下《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应该有一些不错的选择才对。

    即便如此,“诸天飞星”之术仍显精妙,天河祈禳咒成功将毒素压制,至少不再朝骨髓里渗透。松了一口气之余,他也忍不住骂骂咧咧,以发泄这回死里逃生的压力和快意。

    便在此时,有人到他身前,轻声道:

    “要帮忙吗?”

    能这样说话的当然只有陆青一个。此时,女修的气机正在逐步敛藏,境界也在一路下行,说话的空当里,已经回落到还丹上阶的水平。

    “呃,暂时不用吧。”

    余慈抬起头,话语有些模糊,一方面他不知道腿上的毒素究竟有多么厉害,不好把话说满;另一方面他还没有想好该用个什么态度和陆青交流。最后,他干脆苦笑起来:

    “原来陆坊主修为如此精深,倒是把我瞒得好苦……我前面做的是不是像傻子?”

    陆青微微一怔,随即便微微垂眸:“抱歉。”

    这回轮到余慈发愣了,他看起来是抱怨,其实是在装傻。刚才一战,他发现了陆青至少两个秘密,一个是步虚修为,另一个自然就是天魔裂魂化身。尤其是后者,瞒得过他,又如何瞒得过曾精修魔功的影鬼?

    不过,余慈知道轻重,步虚修为还能解释为低调,可那天魔裂魂化身乃是魔门中也极其精妙上乘的法门,又岂是寻常人物能修炼的?还有那个至阴化血刀,据影鬼讲也是魔门很有名气的一件利器。坐拥如此资源,这一位怕是魔门分支或是暗桩之流吧。

    所以,余慈就只在步虚修为上做文章,对于另一个秘密,只要陆青不挑明了,他绝对会持之以恒地装傻下去。但陆青的表现也是奇怪,难道现在的步虚修士都谦和到这种地步了?

    余慈不由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修,他忽然发现,之前的交往中,他对陆青的记忆和认识其实并不怎么深刻,认真打量的话,甚至有点儿陌生,如果在别的地方擦肩而过,他未必就能把女修认出来。

    怎么说也是一位美人儿呢,便是那对长而媚的眼眸,令人印象深刻,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影鬼在此刻插言道:“此女气机敛藏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连本身特质都能掩盖,藏身在阴窟城,要么是所图非小,要么……”

    这时候,陆青又问了一次:“真的不用帮忙?”

    余慈再拒绝的话,似乎有点儿不近人情,想了想便道:“有没有个歇脚的地方?”

    “本来是有的。”女修轻叹一声,又想了想,道,“你稍等,我去整理一下。”

    看着女修离开,余慈愈发地不明白了,不过女修的善意他倒是可以体会。

    这就是几人在刚才的战斗中结下的交情吧,连续几次互相援助,也不好说是谁帮了谁,正是打出来的交情。若是前面余慈视若不见,又或者其间女修借机抽身,日后……不用说日后,现在他们已经被两个大妖吞下肚了。

    手指敲了敲还在麻木的左腿,余慈有些发愁,要是这毒素清不出去,他的乐子可就大了,身上还有没有什么有效的……

    影鬼忽地插言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咦,对了!”

    余慈忙发力,将已经沉入地层深处的玉白法印提出来,收入云楼树形的空间内,这正是当年他得自羽清玄分身上的玉神洞灵篆印,可说是真正的杀手锏,但事态激变,倒是省了这一回。

    影鬼不忘给讽刺两句:“也就是那女人突然放开境界,否则你那点儿算计,哪能有这种效果?”

    余慈不以为意,原本也就是为了脱身,谁能想到将两个步虚级数的大妖给赶跑来着?

    “这回仇也结得大了,蛊雕不说,我观那个大汉,虎头生翅,毛发如刺猬,气息中极具凶悍荒古之意,极有可能是上古四凶之一的穷奇血脉,这可不是个善茬儿,且还有昊典那回事儿……”

    “穷奇!”

    余慈看那些传说志异,常见这个名字,也可说是如雷贯耳,不过他不明白,这一位怎么又扯上已经坠入永沦之地的剑仙昊典,而且还是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

    “当年昊典为了以剑意重塑诛神刺,天上地下都跑了个遍,什么血狱鬼府、域外虚空都是杀了个几进几出,在六蛮山系拿诸大妖练剑也是有的。据我所知,其中的‘百灵化芒纱’就是那个时候搞出来,这个妖怪,大约就是当年哪个倒霉蛋的后代。”

    “百灵?”余慈怔了怔,“是妖血吧?”

    当年昊典以剑意复现诛神刺,由浅入深,取百灵、十阴、妖血、天魔、屠龙以及诛神正宫六部,现在余慈手中共有三部半,即百灵、十阴和屠龙,外加一个连昊典也没有完成的半部诛神正宫。这里论威力,明明是逐部递增来着。

    影鬼就笑:“妖血是指血狱鬼府的妖魔,百灵中的‘灵’字,才是指修行界这些万物生灵。要知妖怪、妖魔虽都有一个妖字,却绝不相同。后者纯粹是天地间浊气戾气化生的产物,血肉不过是其衍生;前者才是与常人一般,取天地阴阳之气化生,又以血脉承继的生灵。所以说,真要分清楚的话,你们和那些飞禽走兽算是一类,血狱妖魔是一类,域外天魔则算是另一类……”

    原来如此,余慈倒是少见这样的分法,对那些自许为万物之灵的人来说,这言论听来怕是不爽,但确实有些道理。

    影鬼也不介意为再为他提提醒:“那‘百灵化芒’虽然是借重外物,走了旁门,但威力才叫一个强悍。其实,要是你真想短时间大幅度提升战力的话,练练这个很不错的。”

    “是吗?”

    余慈有些迷惑,他以前在三种化芒纱中,舍百灵、屠龙而取十阴,一是因为屠龙化芒纱难度太高,二就是百灵化芒纱借重外物,少用内炼,与其说练剑,不如说是炼一种法器,但现在看来,这里面还有别的说法?

    “诛神刺原本就是一种特殊的法宝,只不过昊典喜欢它无坚不催的威力,才用剑意重新描化。这样看来,百灵化芒纱上的法门,反而是最正宗的。当然,要是你能到昊典那种境界,肯定是内炼之法更占上风,本就是青出于蓝么……”

    了解了。

    余慈连连点头,正要再与影鬼讨论,忽地大惊,一直开启的照神图中,忽地现出一个巨大的展翅妖物,在地层中急速飞来,观其形貌,正是蛊雕。

    难道是回马枪?

    余慈正要强撑着站起,却又猛松了口气:“铁阑啊!”

    细看去,那妖物完全没有步虚修为应有的雾霾,只是一个空壳,而在边上,铁阑分明也在,且是其飞行的动力来源……咦?

    这么说来,蛊雕那家伙,死了?

    ***********

    习惯性地放出黑色星星……为什么我说习惯?咳,红票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