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化血

    突变就发生在眼前,除了那莫名的感应之外,没有任何缓冲,也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九尺大汉已经来不及考虑,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个情况,不论是对什么种族来说,后脑都是身体上最脆弱的位置之一,也是距离要害最近之处,就是九尺大汉已经将真形法体修炼到极至,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也不能让脑宫挪到胸腔里去。这一刻,它只觉得全身的毛发都为之倒竖,血脉中的记忆更像是烧得通红的烙铁,直打在它心头上。

    “昊典的诛神刺!”

    正如其凶厉的名声一般,诛神刺展开了其天下无双的突防能力,就是已臻圆满的真形法体,它也一突而入,冰凝的死气寒意直贯入脑。九尺大汉大叫一声,来不及多想,周身妖气几乎要燃烧起来,力拒那寒意突进。

    它是如此专注于此,以至于其他的东西全数忽略。

    然而那冰寒死意,在燃烧的妖气之下,真如一根尖锐却是由冰块做的尖针,瞬间融化,再无痕迹。

    没了?九尺大汉绝没有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昊典所传,凶名昭彰的诛神刺啊,怎么会这般容易就解决的?

    等等,他记得刚刚也是很容易就抵挡住……是了,就算那小虫子是昊典传人,说到底也不过就是还丹初阶修为,诛神刺的神妙他又能发挥几成?

    这个时候它的思路才转过弯来,说到底,他是被血脉传承的记忆和突如其来的要害攻击给吓到了,判断出现失误,整个地弄错了方向。

    此时,缥缈莫测的白绫利刃已当胸搠至,妖气燃烧爆发的余劲未散,可在其之前,竟如一张薄纸似的。如此利刃,比那诛神刺驭使的太初无形剑,也只逊色一筹而已!

    而且,九尺大汉也从中体会到一点儿别样的感觉,这路数似乎在哪儿听说过……是个威胁!

    但在此之前,它还要应付那两道特殊音波。

    两种音波同时炸开,攻击方式却不相同。一种内蕴至阳威凌之气,似乎来历不凡,竟在血脉上形成隐约的压制,让它怎么都不得劲儿。这个还好,感觉中也并非如何精纯,以它的绝对优势实力,也仅仅是不得劲儿而已。

    另一个则是趁着前者发力的时候,由音波先攻肉身,顺延至神魂,杀伤力也就罢了,诡异的动摇灵智,百幻丛生。它心志坚凝,本不至于如此,可是先是在诛神刺那边虚惊一场,又是这样数面齐攻,不可避免地有所分神,这内蕴的幻法就趁虚而入,即便不至于造成幻相,却也能干扰它的判断。

    “什么鬼玩意儿!”

    受其干扰,九尺大汉极其恼怒,它就不明白了,那小虫子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怎么这么多?末了,他干脆舌绽春雷,大喝一声,要强行扳正受影响的心智感应,同时伸手,准备接下前方白绫利刃的突刺,就在此刻,他眼前一花,眼前的陆青突地变成了两个。

    “又是这招!”九尺大汉出离愤怒了,它不知这招的名称,但接二连三地被类似的招数戏耍,难道很有趣吗?

    但很快,它发现不对。

    如果其中一个是幻影,就应该有两道白绫利刃才对,可是当前,当胸搠至的只有一道,上面气息诡谲莫测,难以捉摸;至于另一个,却是拳意浑然,分明就是大部分时段下,那个“正常的”的陆青。

    一个?两个?

    在九尺大汉眼中,诡谲白绫、朴拙拳意,截然不同的气机变化,便在它身前交错,突然有那一刻,两个“陆青”倏又重合,好像往滚沸的油锅中倒进水去,繁密的气机整个地炸了锅!

    这是无以伦比的爆发力,陆青的气机便如炸开的烟花,节节攀升,顷刻间竟似是没了极限一般,一举突破到它也要为之震惊的地步!

    “步虚境界……是了,这是天魔裂魂化身!”

    强敌!

    九尺大汉全身毛皮又是一炸,随即身上妖气爆燃,今天带给它的惊怔已经多得过分了,层出不穷的变数让它呕心,它要速战速决!

    在步虚修为的催运下,白绫利刃已经完全失去了形体,锋刃未至,诡谲气息已与这边妖气卷缠在一起,极大消蚀其抗力。九尺大汉全神贯注,伸出手去。

    也在此刻,它忽觉有异,在它脚边,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便如同一条毒蛇,无声无息贴在它脚踝上,重重一口!

    它的灵觉这才发现那为何物——那是一道形制奇特的双钩长索,钩如弯月,此时正有一个锋利的钩尖刺入它脚腕。其实说“刺入”不是太准确,它已臻大成的真形法体不是那么好破的,这钩子只是钩着了外面一层表皮,然后便尖锐震鸣。

    那声波,就是刚刚在耳边响起的第二种尖音。

    粗壮的腿脚莫名地猛一抽搐,然后就是全身,不知怎地,这妖异的音波震荡竟然遍及全身每一个角落,贴合它周身气脉。是了,这是第一回渗进来的……

    念头未绝,前方白绫利刃已经杀至,因为此事分心,它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拦截时机,便没有时间多想,骤然发力。

    然后就是浑身剧痛!

    发力瞬间,体内渗入的震荡扭曲变化,九尺大汉全身经络都似被勾子勾住,猛力一扯,那种分经错脉的痛苦,猝不及防之下,什么上古大妖都禁受不住,当下一声惨嘶,整个身子都忍不住扭曲痉挛,

    这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它绝对优势的修为下,那些撕扯经脉的“勾子”并不强韧,只一下子就崩溃掉了,脚腕上的双钩索也自行脱落,但这时候,它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反应机会。

    白绫贯胸而入,真形法体只是稍事抵挡,便被其中阴冷的消蚀力量破开,利刃穿刺,滚沸的气血激射,喷溅在白绫上,染得一层血红颜色。乍沾了血,白绫便似乎变成了活物,不停地扭曲蠕动,恐怖的吸力传至,暗红的血液倒流,沿白绫而去。

    这玩意儿不只在吸它精血,同时还将一种足以致命的邪门儿毒素注入到五脏六腑之中。毫无疑问,这是一件邪道魔兵,且还是最阴毒的那种!

    九尺大汉一口血喷出来,知道事情再不可为,厉啸一声,背肋处突地骨肉突起变化,两道长翅嗡声伸展,虽是九地之下,周边元气竟然也急速旋动,掀起足以绞碎地层的乱流。

    周边地层颤动不休,九尺大汉肋生双翅,整个身躯竟是硬生生从插胸白绫上拔出来,灼热血液喷洒,却再无东西能钳制它,此时陆青秀美的面颊上着了一层赤红颜色,乍看去倒和余慈的状况有点儿相像。

    又是一声轰鸣,九尺大汉插翅巨躯一下子穿出了近里许的土层,急速向上拔升。

    这是要逃了!

    此时,铁阑已经赶至,不言不语,以斩妖剑法门杀来。它剑势判断极准,眼见落到九尺大汉头颈结合处,借其冲势,甚至可一剑枭首,但此时,后方蛊雕也追上来,二话不说,就是黑潮飞卷,为同伴掩护,铁阑无奈,只好移开位置。

    没了钳制,九尺大汉天赋尽展,长翅再扇,无人能够追及,转眼不见了踪影。

    这种局面下,蛊雕又哪敢久留了,尖啼一声,也往上飞,同时放出了场面话:“他日再见,我必将你们碾碎了骨头,拿回山去,让万灵分而食之……呀!”

    暗红长影倏地闪灭。

    已经吸满了大妖之血的长绫不复本色,阴毒却是远甚,在土层中穿移游动,竟是无声无息到了蛊雕背后,如毒蛇吐信,一穿而入。蛊雕嗓音陡地哑了,同时长翅猛振,向上便逃,暗红长绫完全没有了长度的概念,穿在蛊雕身上,如影附形。

    有段时间没说话的影鬼啧啧称奇:“好辣手!”

    话没说完,便听到蛊雕又一声尖啼,全身雕翎倏地倒竖,随即嗡然射出,那速度好快,且又密集如雨,长绫受刺连震,最终还是收回,蛊雕趁机远遁。

    “魔门至阴化血刀,见血则神通暴涨,那家伙未必能活……”

    影鬼还在感叹,忽地发现危机,忙叫道:“快躲,这是本命神通!”

    **********

    话说已经深入阅读了,大伙看书可能不太方便,请见谅。新的一周,还要请大伙儿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