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搅局

    九尺大汉再扑上去的时候,本已狰狞的头脸变得愈发难看。

    老古的尖啼声震动地层,妖气勃发,即便如此,一时间它也很难将喷发出的岩浆再给封堵回去。蛊雕生出大泽之畔,性喜湿润之地,在这片地下深处已经很不自在,如今岩浆横流,更是难受,更重要的是,如此浓厚的火土双行之气,势必会影响到它一身实力,被火气一烤,凶性发作,神智倒有几分不清楚了。

    天下妖物,尤其是它们这种身具上古血脉的大妖,论肉身强度,远在修士之上,论修行资质,也不比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逊色,然而最烦扰的一件事,就是它们天生传承的血脉戾气与自身灵智间的冲突。戾气上头的时候,本能往往压过理智,这样虽然可以发挥更强的力量,但同时也会增加变数。

    眼下本是稳赢的局面,何必再弄得乱套?

    九尺大汉也是恼了,他当然知道源头在哪儿!那个明明已经逃走的小虫子,竟然玩了一手回马枪!最奇怪的是,时机竟然把握得这么好,区区还丹初阶,又是遥隔十里,怎么跟得上这边的战斗节奏?

    没等想出个所以然来,此时,被烤得暴怒的老古,已经万事不管,径直展开巨翅,水汽黑潮强行压过岩浆热力,掀起了狂攻。作为搭档,九尺大汉不得不响应,大战又起。

    这回,比之前还要更激烈十倍,节奏则又猛提一个层级。这里面,也有九尺大汉刻意为之的因素——这种节奏,不管是陆青还是那个小虫子,能跟得上吗?

    余慈也在困惑,他已撤到与战场相隔近十里的位置,上一回插手效果之好,让他颇为意外。

    必须要承认,步虚修士的战斗节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极限,之前引动岩浆,是大势上的算计,也是在影鬼讲述蛊雕来历时得到的灵感,从他撤离战场边沿开始,就已经发动,为此,他用了超过三十个移山符,才打通了一条引来岩浆的“水渠”。且还要庆幸这片地界岩浆流动比较活跃,引过去的时机也有几分运气。

    倒是那阻止九尺大汉的诛神刺,确实是神来之笔,那一瞬间,余慈从陆青视角中发现情况不好,不假思索就出了手。

    这一击得手,余慈就是心中微动,

    论联手的实力,铁阑和陆青肯定是逊于那两个大妖的,若能再加一份力自然最好。他想帮忙,可是妄然插手这种层次的战斗——比如持剑上去拼杀之类,那纯粹就是扯后腿了,所以他才用花大力气引来岩浆,从大势上限制两个大妖的优势。

    这个思路是没错的,而更具体有效的手段,似乎还可以参考刚刚那一剑:他也可以直接参与到战圈中,就是形式要有变化。

    脑中念头转动,余慈又往后退,因为蛊雕布下的水汽圈受损,原来相对固定战圈也在扩大,步虚修士的爆发速度何其惊人,就是地层也阻隔不住,往往一次位移就是两三里路,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影响的区域早早就超出了十里范围。

    如此激烈的对战,修为的短板、默契的缺乏,简直就是致命的,很快,铁阑和陆青这边又出了问题。这回是铁阑出于对陆青速度的考虑,犹豫了一下,导至后续衔接不上,给了老古机会。蛊雕一个挥翅,就有乌黑水气凝化为十余道长索,锁定气机,要将它缠住,而九尺大汉则心有灵犀,立刻舍了陆青,夹杀而至。

    也在此刻,被夹杀在中央的铁阑晃了晃身,忽地一分为二,二化为四,转眼竟是分身四处,朝个不同的方向飞掠,更惊人的是气机也是同样变化,一下子将蛊雕的锁定弄得乱套。

    九尺大汉一瞬间也花了眼,他大骂一声,清楚地感觉到,这又是外力作用的结果。

    远方,余慈微笑,但额头上却是汗水渗出,愈来愈密:

    终于又赶上了。

    一个太乙星枢分身成功使出,他却不能休息,紧接着又是两个天河祈禳咒飞出,先在陆青身上加持,稍隔一线,就落在了铁阑身上。在步虚层面,天河祈禳咒已经比较落伍了,起的作用不大,但同源的符箓作用,生成了极微妙的联系,使得联手的一人一鬼彼此感应。

    这是为了弥补铁阑形成分身的同时,对陆青造成的干扰,使她先一步确认铁阑的位置,以便重新结成联手之势,等两个大妖也生出感应的时候,终究比“同源感应”慢了一拍。

    连续两种符箓,都是已结成种子真符的九窍符箓,念动即发,本身毫无难度。可是要想准确无误地落到十里开外,且对时机把握得精准无误,却是耗费了余慈大量的心力。

    完成这一切,最重要的自然是要捕捉、甚至预判到那用符的关键节点,这就需要余慈对当前战局有绝对清晰的把握,而这个对现阶段的余慈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还有对于生死一线的感应。

    十里的距离不算什么,此刻,余慈的心念一共是分成四份,两份是在陆青、铁阑那里,与之分享最直观的视角,另一份则是在战圈中——用内景外成之术,使心象停驻在那里,成虚无之态,最后一份,才在他十里外的躯壳内。

    若说身临其境,怕是没有人比余慈更有资格。正因为如此,他对一线之机的把握非但没有被距离抹消,反而是愈发地敏锐。

    四份心念中,不说十里外的那个,只这边就提供了三个不同视角的一线之机的感应,虽说这也是在时刻变化中的,却给了余慈判断的基础。

    自诛神刺中的后,他连续三道符箓作用,全都是辅助式的,没有直接对两个大妖造成杀伤,却依然转变了己方的不利局面,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也许这其中,本能占据了上风,缺少理智的分析,可是当无数本能的灵光拼接在一起,其心智也不可避免地调动起来,从基础的选择,慢慢开始参与分析与推演,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余慈心力消耗越来越大,但对战局的把握越来越准。

    事态正在起变化。

    交战双方、四个强者都感觉到了,在他们身畔,符箓的灵光忽闪忽灭,本身倒不是什么特别强力的东西,本身的作用也未必总能完全实现,可时机的选择是如此精到,每一次发动,都是对既有节奏的破坏,连续几次都是如此,其破坏性反而成为了另一种节奏,无形中带偏了整个战局。

    也许他不是主导者,但肯定是最大的搅局者。

    而其源头……在十里开外。

    邪门儿!

    九尺大汉发现,这场拼斗越来越不是劲儿,如此下去,变数可说是层出不穷,这对己方十分不利,一个不慎,莫说将对方三个全部拿下灭口,它们两个说不定还要栽上一回。

    低吼一声,他已经膨胀到极限的躯体上,一层华丽的斑毛翻上来,此时,“他”已经成了“它”,“人”的元素已经几近于无,妖气炽烈,蒸腾大气,形成奇妙的烟雾,随它粗重的呼吸而翻滚不休。

    一直维持在步虚初阶的修为,登时又上了一个层次。形成的澎湃灵压,根据它的心念,完全作用在相对弱势的陆青身上。猝不及防之下,陆青身形一窒,迎面就看到了九尺大汉金光暴射的巨眸。

    “死来!”

    “哧”声长音,一缕无形剑气及时杀到,剑气依附在某个奇妙的物件之上,瞬间突防之力,天下无双。就是以九尺大汉如精钢般的护体罡煞以及铜浇铁铸的巨躯,也难以完全抵挡,在占据绝对优势的妖气面前,这个级别的剑气杀伤力不足,却成功迟滞了它的发力节奏。

    这是第二次了,九尺大汉印象深刻。

    但在它心中更深处,更深刻的东西正在萌发:一个极度负面的印记,本非它的记忆,而从它的祖辈血脉中传下来,在此刻显化,让它的血液都要燃起来,它一声怒吼:

    “太初无形剑!”

    也在此刻,影鬼的厉喝在余慈脑中炸响:“停下!”